01:25 pm - Saturday 28 November 2020

公共工程糟透了 都是最低標惹的禍

週五 2016年04月01日, 11:0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小英總統不能不知道的台灣老問題 系列1〉
公共工程糟透了 都是最低標惹的禍

作者:彭杏珠 │ 攝影:賴永祥
出處:2016年4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358期 瀏覽數:45,000+

今年5月20日即將政黨輪替,蔡英文一就任總統,立刻要面臨許多考驗與挑戰,《遠見》特別盤點出台灣社會的沉痾,推出「小英總統不能不知道的台灣老問題」系列報導。本期首先針對台灣的公共工程進行總體檢,探究為何工程品質與效率始終這麼糟?機場捷運、金門大橋,20年無法通車;桃園機場兩條跑道,整建要花15年,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應該如何改善?未來幾個月,《遠見》還將推出〈住宅危機如何解?〉〈年輕人的未來怎麼走?〉〈景氣好差怎麼救?〉等系列報導, 持續把脈台灣社會,提供新政府做為施政參考。

2015年11月21日,住在台北的退休主管曾良海帶家人到日本京都賞楓,他們搭早上10點航班,登機後卻毫無動靜,在跑道等了約35分鐘才起飛;26日下午回台灣時,「飛機明明已抵達桃園,卻在上空盤旋近40分鐘才降落,」曾太太愈說愈火大。

一家人拿完行李搭客運回台北,花了約50分鐘。當天下著雨,曾太太不小心踩到一塊浮動的人行道地磚,濺濕鞋襪,嘆了口氣,「唉,日本的人行道鋪得平整又牢固,台灣為什麼就不能?」

如果桃園國際機場跑道提早施工;如果機場捷運儘快通車;如果地方能做好工程品管……,曾太太身為台灣人的滿意度應該會高許多。

一個月後,機場北跑道在2015年12月24日竣工,終於揮別塞機夢魘;但讓國人等了20年的機場捷運,還不知何時通車?至於各地的人行道、車道等工程品質,依舊令人搖頭。

例如台北市花1.8億蓋的自行車道就被台北市議員陳建銘批評,甫完工的復興南路段品質「掉漆」,人孔、標線與路面有10元硬幣高的落差,至於復興北路段則施工進度落後,無法如期完工。

八根螺絲鬆了 拖垮公共工程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民眾只要一提起公共工程,腦中閃出的大多是:工期延宕、品質低落、壽命不長,甚至偷工減料等。

到底台灣的公共工程出了什麼問題?這是全民都想知道,也是5月20日即將就任的總統蔡英文及新團隊必須面對的課題。

「其實,癥結點就在錢跟人,」泛亞營造前總經理高銘堂一言以蔽之。

對此,《遠見》盤點出拖垮台灣公共工程的八大關鍵因素:

關鍵1〉工程預算偏低

首先是錢,工程預算普遍偏低。由於國庫困窘,加上公務員怕被扣上圖利廠商,政府從上到下瀰漫著以「省錢、便宜」為最高原則的地攤文化。

民代監督時,不管工程難易度,也不檢視預算合理性,先砍了再說,才代表有幫民眾看緊荷包。

等到工程發包時,預算還會再被刪,廠商拿到手時已七折八扣。

高銘堂拿出2014年43個主要國家、以倫敦為基準換算的建築平均成本數據指出,台灣居然倒數第三,僅贏過越南與印度而已,顯示台灣的營造工程管理費及施作成本偏低。

低成本也意味著風險,將犧牲到工程品質。例如鋪地磚時,水泥砂漿要先抹勻抹平才能鋪,部分業者為省成本、趕工期,有些步驟就省略了。

這種地攤文化導致台灣的工程常常延宕,甚至追加預算,「結果一毛錢也沒省到,還拿到不好的成品,」內政部前部長、台大土木工程系教授李鴻源說。

關鍵2〉工程多採最低標

第二個問題是一般工程都採最低標。

為杜絕弊案,2006年行政院曾裁示公共工程以「最低標為原則、最有利標為例外」,並行文各機關。從此,各大小機關都奉行「最低標」。

其實,近十年來公共工程已因國庫空虛,逐漸縮小預算,規模也從2009年最高峰的5024億元,降至2015年的3179億元。「最低標」形同雪上加霜,廠商為求生存,先削價搶到案子再說,甚至有人打四折競標,再以案養案,導致皮包公司林立,倒了一家再換一家投標,造成劣幣驅逐良幣。

近年來已有部分大型營造廠不再標政府的最低標工程,轉往民間或海外發展,其他業者也只能跟著流血競爭,「不接工程,怎麼養幾百個員工,」一位營造公司董事長無奈說。

國登營造董事長洪金富更直言,「你給我『國宅』的錢,要我蓋出『豪宅』的房子,是不可能的。」

關鍵3〉需求不明、專業不足

第三個問題是業主需求不明,專業不夠。

一位工程會的官員說,他遇到很多機關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需求?例如蓋公園,居民使用率多少?要具備什麼功能?沒想清楚就要蓋,才會出現很多閒置公園。其中有不少建設都是為了兌現首長的選舉支票,不一定是地方真正的需求。

多數機關也因為工程人才不足,公共工程均委外處理。李鴻源舉例,如教育部、文化部等非工程單位,從規劃設計、發包到監造都是委外,連評選責任也丟給外部委員。機關無法掌控真正需求,又不能正確營運與維護保養,正是問題所在。

關鍵4〉工程使用壽命短

第四個問題是法規並未定使用年限,導致工程壽命不長。

想想看,日據時代留下的不少建築,如總統府、監察院、新竹火車站等,不僅具特色,還歷經百年屹立不搖。但光復後新建的公共建設,可比拚者有多少?

以澎湖跨海大橋為例,1970年通車,三年後就出現腐蝕,1984年又花10億維修。根據最近的2010年統計資料顯示,全國47座改建橋梁,平均使用年限僅35.7年,遠低於先進國家。

歐美及日本、大陸對重要道路、橋梁、隧道等的壽命都訂在百年以上,興建中的大陸港珠澳大橋使用年限更達120年,對比台灣正在施工的淡江大橋,卻無使用年限規劃。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6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