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4 pm - Tuesday 29 September 2020

「一帶一路」牽動俄羅斯神經

週四 2015年10月29日, 9:06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1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英國《金融時報》 傑克•法爾基 報導 2015年10月29日 06:59 AM

塵土飛揚的乾草原上一片荒涼,幾棟嶄新華麗的建築拔地而起,與旁邊生鏽的航運集裝箱極不協調。其中一棟高樓的牆體為大理石與玻璃打造,看上去閃亮耀眼,裡面卻空空如也,只有底層有一家免稅商店。隔壁有家商店在賣俄羅斯蜂蜜和中國女鞋,兩種商品並排擺在貨架上。

這就是地處中國與哈薩克斯坦邊境的霍爾果斯(Khorgos),這裡曾經是俄羅斯帝國的邊緣。雖然從現在的外觀上不大看得出來,但中國已立志要將這個邊境口岸改造成通向西方的新門戶。

霍爾果斯市新建無水港商務總監赫沙姆(Hicham Belmaachi)說:「東方與西方相遇,就在這兒,這裡是連接點。」這座無水港的設計宗旨是加快中國商品經新疆運往中亞、歐洲或中東的速度。

霍爾果斯只是整個中亞地區「一帶」項目上的一環,這些項目旨在幫助中國實現新「絲綢之路」夢想。該計劃得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支持,它將有力地把中國的威望和影響力從西安傳播到歐洲。

絲路戰略所承諾資金已達數百億美元,這項戰略如果能夠落實,可能重塑中亞的前蘇聯經濟體,這些經濟體近期受到大宗商品價格下降和俄羅斯經濟衰退的打擊。

但是,在中國經濟自身健康狀況讓人不確定的時候加大對中國的經濟依賴,並未受到中亞國家的普遍歡迎。而中國發起區域一體化的努力,必將使其與俄羅斯發生衝突,俄方一直在遊說這些國家加入其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該計劃還加大了北京方面的賭註:隨著中國對這個與阿富汗接壤的脆弱地區加大投資力度,它將發現更難抵制被捲入政治和軍事事務。

英國皇家聯合軍種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中亞專家拉菲洛•潘圖奇(Raffaello Pantucci)表示:「這是中國在不經意間得到的帝國。在世界的這個部分,中國顯然正成為最舉足輕重的地緣政治力量。我不認為他們考慮過長期而言這意味著什麼。」

古駝鈴的回聲

兩年前,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未來派風格的首都阿斯塔納發表講話,他提到了張騫,這位外交家在公元前2世紀幫助中國打開了與世界的貿易通道。

習近平說:「站在這裡,回首歷史,我彷彿聽到了山間迴蕩的聲聲駝鈴,看到了大漠飄飛的裊裊孤煙。」這位中國領導人形容哈薩克斯坦是一片「神奇土地」,他呼籲沿著古老的貿易路線創建一個新的「經濟帶」。

他說:「古老的絲綢之路日益煥發出新的生機活力。」

其他人則在更近的歷史時期找到了相似之處,19世紀時,沙皇俄國與大英帝國曾為爭奪該地區的影響力展開角力。隨著中國將影響力擴大到前蘇聯的部分地盤,中亞可能成為中俄之間一場新的「大博弈」(Great Game)的焦點,或許還會把伊朗、土耳其和西方國家扯進來。

但隨著西方逐漸從阿富汗撤軍,其對該地區的興趣消退,而俄羅斯受自身經濟衰退影響,投資能力受到制約,中亞的大博弈可能會呈現一邊倒。過去20年,中國悄然成為該地區首屈一指的經濟強國,如今許多中亞國家對中國投資前景表示歡迎,視其為他們避免經濟下滑、進而危及政治穩定的最後機會。

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都是蘇聯解體後建立的中亞國家。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中國與這五國之間的貿易從2000年的18億美元增至2013年的500億美元,此後由於大宗商品價格下跌而略有下降。這意味著中國已在近年超過俄羅斯,成為該地區最大的貿易夥伴。

該地區的一大西方投資者、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的中亞經濟學家阿格里斯•普雷馬尼斯(Agris Preimanis)說:「看看該地區的投資需求,不誇張地說,中國的參與非常重要。他們在所有領域都越來越活躍,西方資本或俄羅斯資本根本無法取代他們的位置。」

在哈薩克斯坦的石油產量中,中國企業佔到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與哈薩克斯坦國家石油公司大致相當。在天然氣儲量排名全球第四的土庫曼斯坦,中國已取代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成為該國天然氣主要買家,去年佔到出口的61%。這一轉變的主要原因是2009年開通的中亞—中國天然氣管道,該管道為盛產能源的中亞經濟體提供了一條不受莫斯科控制的主要出口路線。對於該地區比較貧窮的國家來說,中國已經成為一個經濟強國。中國企業已經投資了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煉油廠和水泥廠,以及該地區各國的道路和隧道。

有關中國在中亞投資規模的數據是不完整的,因為很多投資是在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中國進出口銀行(China Eximbank)等中國國有銀行,與中亞各國政府或國有企業之間的雙邊層面上進行的。

但塔吉克斯坦財政部副部長去年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中國在未來三年將對塔吉克斯坦投資60億美元,這個數字相當於該國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三分之二。

這種經濟主導地位意味著,現在中亞各國政府最重要的後台往往似乎是中國,而不是俄羅斯。8月份哈薩克斯坦允許本幣自由浮動,引發堅戈立即貶值逾五分之一,隨後該國的首要任務就是讓中國放心。

哈薩克斯坦央行行長卡伊拉特•克里姆別托夫(Kairat Kelimbetov)表示:「我們的總統在作出這一決定後第一個訪問的國家是哪兒?承諾所有投資已經到位的第一個國家是哪兒?中國。」

中亞最貧困的國家塔吉克斯坦的央行今夏儲備緊張時,與中國央行簽署了一筆價值32億元人民幣(合5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協議。

新絲綢之路並非一路坦途。這個地區傳統上與俄羅斯和土耳其的文化親緣關係更近,政界人士往往對中國抱有懷疑。2010年,讓中國在哈薩克斯坦租賃一大片農業用地的提案在該國罕見地引發公眾抗議。

阿拉木圖智庫——風險評估集團(Risk Assessment Group)負責人、哈薩克斯坦政治學家多瑟姆•薩帕耶夫(Dosym Satpayev)警告稱:「中國在哈薩克斯坦提高影響力的任何嘗試,都會喚起更多的反中國情緒。」

莫斯科的妥協

儘管許多人認為,「新絲綢之路」在更大程度上與其說是一項具體計劃,不如說是要把中國在中亞的經濟參與正式化,但圍繞它的大張旗鼓的宣揚,激怒了把中亞視為俄羅斯「勢力範圍」的一些人。復旦大學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主任趙華勝表示,宣佈絲綢之路戰略的時候,俄羅斯官員將其視為對俄羅斯提出的地區一體化項目——歐亞經濟聯盟的挑戰。

「中國提供了很多解釋,」他說,「中國認為兩個項目能夠以一種相互合作的方式同時發展。」

過去,俄羅斯阻止了另一個由中國主導的地區性組織——上海合作組織(SCO)延伸觸角的嘗試。該組織包括除土庫曼斯坦以外的中亞所有國家。

然而,今年5月習近平訪問莫斯科期間,兩國簽署了一項有關歐亞經濟聯盟與絲綢之路項目合作的聯合聲明。智庫莫斯科卡內基中心(Moscow Carnegie Center)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表示,這項協議是俄羅斯方面進行了「痛苦的內部討論」之後的結果。分析人士表示,莫斯科和北京之間心照不宣的共識是,俄羅斯將把其在中亞的經濟主導地位讓給中國,但會保持自己在該地區的軍事和安全實力。

「克里姆林宮所希望的是莫斯科和北京在中亞進行分工,」加布耶夫表示,「在這個大機制中,中國將是經濟發展的主要拉動者,莫斯科則依然是首要的硬安全提供者。」

但隨著中國在該地區的經濟利益增加,它或許發現自己很難置身於地區安全事務以外。中國已經開始向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提供一些軍事援助。「儘管這是一個經濟項目,但這個項目可能產生政治衝擊或影響力,」趙華勝教授表示,「我認為中國將更多參與該地區的安全事務。但這不意味著中國將在軍事上介入該地區。」

解放軍將軍劉亞洲在2010年的一篇文章中稱,中亞是「上天賜給今天中國人最豐厚的一塊蛋糕」。這篇文章已成了中國在該地區推行擴張政策的某種宣言。

自上世紀90年代起,中國大幅提高對該地區的投資,分析人士從中看到了兩大動機。

首先,隨著中國的大宗商品消費激增,中亞是鄰近的石油、天然氣、鈾、銅和黃金供應地。第二,北京希望和這些新近獨立的國家合作,以控制其躁動不安的新疆地區。新疆本土的維吾爾族人在文化、語言和宗教上與中亞更為接近,在中亞地區也生活著大量維吾爾族人。

劉亞洲在文中寫道,新疆和中亞地區居民在文化上相近,並指出「其優勢是,它為中國與中亞區域經濟合作提供了極大便利。」

通向市場的新路徑

隨著新絲綢之路項目啟動,分析人士看到投資將向基礎設施和其他行業轉移。「如果說以前中國的投資對象是石油和天然氣行業,那麼現在投資將轉向基礎設施、工業、農業、旅遊業和其他領域,」政府背景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中亞研究室主任丁曉星表示。

在哈薩克斯坦-中國邊境的霍爾果斯,這種轉變正成為現實。鋥亮的新鐵軌向遠方延伸,準備好承載越來越多的中國產品。霍爾果斯無水港的赫沙姆自豪地說,他的團隊僅用時47分鐘,就能把來自中國的一列火車的貨物轉移到哈薩克斯坦的火車上——兩國鐵路的軌距不同。

哈薩克斯坦國家鐵路公司Kazakhstan Temir Zholy(KTZ)投資2450億堅戈(合9億美元)建設這個無水港。該港從8月開始投入使用,最近正式啟動運行。9月,江蘇省宣佈了一項協議,將在5年期間向霍爾果斯周邊的物流和工業區投資6億美元。

德勤(Deloitte)前地區主管達里爾•哈達韋(Darryl Hadaway)正在開辦一個專注於哈薩克斯坦業務的物流公司。他說,霍爾果斯有望成為地區和國際貿易中心,扮演亞特蘭大在美國的角色。

根據KTZ的說法,從2011年到2014年,中歐之間經由哈薩克斯坦、通過鐵路運輸的集裝箱數量已增長18倍,今年還有望再次翻倍。這條路線對於惠普(HP)等電子公司而言頗具吸引力——惠普協助開拓了這條路線——對這些公司而言,為了比海運更短的運輸時間花錢是值得的。從中國到歐洲,通過該路線運輸一個集裝箱的成本為9000美元左右,而海路運輸成本為3000美元,但前者僅需14-16天,而海運需要一個月或更長時間。

KTZ希望到2020年承運中歐之間6%的貿易;目前98%的貨物通過海路運輸。

「歐洲和中國的公司從來沒有仔細研究過這個選項。人們只是忙著用海路運輸,沒有關注這條路線,」赫沙姆表示,「我真的認為,這是供應鏈的下一件大事。」

哈達韋說,增加這條路線的列車班次,或許也有助於為蔬菜水果等容易腐壞的產品開闢新的貿易路線。「亞洲有很多商品從來沒能進入這個市場。」

譯者/何黎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1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