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5 pm - Saturday 06 March 2021

蒙藏委員會究竟何時裁撤?檢討西藏政策並祝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成功

週三 2016年04月27日, 10:1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3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6-04-27 10:34

蒙藏委員會為臺灣主管蒙古與西藏事務的政府機構,並為行政院會議的當然成員。這是全球各國當中,唯一以專屬中央部級單位處理西藏事務的國家,在蒙古與西藏之外,也只有對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美利堅合眾國的「行政院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在臺灣的國政中受到如此崇隆而獨特的對待。

但不同於中、美兩國的是,蒙、藏並不是臺灣對外關係的重點,於臺灣的國家存續無足輕重。蒙藏委員會是中華民國繼承自大清帝國理藩院的邊政機構,象徵著中國對於蒙古和西藏的主權,在蒙古獨立建國之後,蒙藏委員會一度將蒙古國事務劃出由外交部主管,但在中華民國終止與蒙古外交關係後,蒙古國事務又重歸蒙藏委員會至今。蒙藏委員會的蒙古事務處理範圍,涵蓋各個蒙古地區,包括蒙古國、內蒙古和俄羅斯聯邦共和國境內圖瓦、喀爾瑪克、布里雅特三個蒙古族自治共和國。

令蒙藏委員會無比尷尬的是西藏事務。流亡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依西藏人民議會之決議,拒絕與蒙藏委員會有官方業務往來,理由是認定蒙藏委員會為一象徵中國對西藏主權的機構。流亡西藏儘管表示願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下享有民族區域自治權,其前提卻在於西藏的民族自決權,因而不承認中國擁有西藏主權,自也不接受臺灣的〈中華民國憲法〉。相較之下,蒙古國則對蒙藏委員會並不在意,蒙古國並未參與中華民國制憲,本就不屬於中華民國領土,遑論其他俄屬蒙古自治共和國。他們覺得蒙古事務行政歸屬純屬臺灣內政,何況蒙古國際地位遠高於臺灣,臺灣願意對蒙古事務特別對待,他們有充足的自信加以接納。雖然藏人行政中央的杯葛,導致臺灣涉及流亡西藏之業務推廣存在若干困擾,但仍無礙於蒙藏委員會在我國政府內部有關西藏和流亡西藏事務的主管機關法定地位。

然畢竟臺灣以中央部會處理亞洲內陸的蒙藏事務,根本不切實際,完全不合乎臺灣現實的需要,也是國家資源的錯置浪費,因此,廢除蒙藏委員會自始即為政府改造工程的首要目標之一,所以蒙藏委員會在陳水扁總統任內,就已經開始弱化其功能,除了法定編制員額所需之人事費,專屬業務壓縮到最低,原有業務則整併到外交部、陸委會以及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由於〈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組織條例〉尚未通過,裁撤共識程度極高的蒙藏委員會,竟然因此而再三延宕而存續至今。因為蒙藏委員會為行政院會議核心成員,所以就讓具有政治份量的政務委員兼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從許志雄以後,歷任委員長如高思博、羅瑩雪到蔡玉玲,都是由負責法案協調的政務委員兼任,至於委員長是否具備蒙藏事務處理的經驗或專長,皆非所問,委員長的功能純粹是作為行政院會議核心成員的資格而已。民主進步黨新政府候任的委員長林美珠,專長在民政,於蒙藏事務同樣毫無淵源。於此在在表明,裁撤蒙藏委員會指日可待,故臺灣政府以漠不關己和敷衍其事的態度,來表達他們對於裁撤蒙藏委員會的決心,但國家重臣名器如此率爾輕授,視若無物,唾面自乾,卻也讓國家的尊嚴和公信力,連同蒙藏委員會委員長的專業尊嚴和品位,一起遭到嚴重損傷。

可是,年復一年、日復一日,蒙藏委員會依舊如故,我們不禁要問,蒙藏委員會究竟何時裁撤?而若一天不裁撤,難道我們就要任由這樣的政府部門繼續尸位素餐下去嗎?臺灣最低程度的蒙藏政策,就是由這樣幾乎不見中心指導思想和總體政策目標的機構繼續主持下去嗎?

我們且以蒙藏委員會蔡玉玲委員長去年一年任內的西藏政策工作成果為例,說明蒙藏委員會如何地失格與失職。根據蔡玉玲向第九屆立法院提交的施政報告,民國一百零四年蒙藏委員會的西藏工作成果,可分為兩大類,一為強化西藏現況研究,推廣西藏文化;另一為增進西藏事務交流與合作。在前項,其所列舉的成果有出版專書和新聞資訊彙整、設立在臺藏人子女教育及急難救助專戶、關懷在臺藏人專案、西藏文化體驗營、開辦藏語班和宗教與文化研習班、中國大陸少數民族影展、西藏唐卡藝術特展、協助藏傳佛教來臺弘法入境事宜;在後項,則補助臺北醫學大學、高雄醫學大學和臺灣健康合作發展組織在南印度藏人社區的醫療和健康服務計畫、國立政治大學青海藏區的援助計畫、青海藏區醫事服務、派員出席青海民族大學學術會議。我們願意肯定政府對於在臺藏人生活適應的關懷、對於青海和南印度藏人提供的醫療健康服務,以及西藏宗教文化在臺灣的推廣,可是,西藏政策只有這些嗎?

眾所周知,西藏問題和臺灣西藏難民問題,都是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西藏的侵略和黨國暴政統治,我國先總統蔣中正於一九五九年西藏抗暴時曾發表〈告西藏同胞書〉,宣示承認西藏人民的自決權,並願意在中華民國重返中國大陸後由西藏人民自決其政治前途,由此可知,中華民國支持西藏民主自決的立場是很清楚的,也對於西藏人權的遭受迫害,多年來皆提出了聲援和救助。二零一五年,正是西藏自治區成立五十週年,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以有悖於民族自決和自治的精神,將黨國體制施加於西藏人民的五十週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了紀念這一事件,則於八月召開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國家主席習近平全面闡述治藏方略,將其所謂的達賴集團亦即流亡西藏定位為分裂勢力,亦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實施名副其實民族區域自治的中間道路政策定性為西藏獨立。其後於九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署室發布《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的成功實踐》西藏白皮書,竟誣指中間道路的最終目的,是要在西藏恢復神權政治。中共對於流亡西藏嚴重詆譭的這一年,達賴喇嘛八十歲,他表達了來臺弘法和訪問的意願。

去年一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盤整了其西藏政策,對流亡西藏做出了無比荒誕的攻擊,形同全面宣戰,拒絕任何重啟對話的可能性,這令我們想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提出的刁難方案,也在二零一五年被香港立法會否決。這都顯示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動和強悍。整整一年,蒙藏委員會對西藏極端惡劣的人權和政治狀況,有提出任何的公開呼籲或批評嗎?非但沒有,為了避免「中國不高興」,我國也拒絕了讓達賴喇嘛來臺歡度八十大壽。

蒙藏委員會的西藏政策完全地去政治化,對於西藏問題發生的根本原因欠缺檢討和認識,若不是因為蔡玉玲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缺乏批判和指正的道德勇氣,就是她對於西藏的根本無知。辦影展、畫展、藏語和文化研習、補助醫療志工援藏和關懷臺灣藏人,這些除了花錢,而一般民間非政府組織都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我們搞不清它們為什麼能夠證明蒙藏委員會的存在價值?蒙藏委員會不能站在人權高於主權的高度,基於臺灣對中國大陸政策的總體需要,和流亡西藏合作,在西藏的人權議題發聲上,至少讓臺灣得到全球援藏團體的尊敬和肯定嗎?

《尋找共同點》──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正由藏人行政中央駐臺灣代表處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主辦,臺灣漢藏友好協會等民間團體協辦在臺北召開,我們不知道蒙藏委員會是否為許多簽證困難重重的外賓提供了行政協助,為漢藏關係表達了何等的關懷,也思考了如何就臺灣的立場和國家的能力,可以為臺藏關係和西藏問題做出何種的貢獻。如果蔡玉玲因為顧忌具有官員身分政治敏感而不便與會,已發布為未來委員長人選的林美珠,是不是也該以個人身分預習一下西藏的功課,到場向來自國內外的西藏問題專家、政治和人權工作者學習請益?

新政府內閣人事中,我們注意到候任的客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楊長鎮,他是臺灣圖博之友會的創會副會長,在民進黨黨中央任職期間,曾輔佐蔡英文主席推動民進黨執政地方縣市舉辦圖博日之西藏抗暴紀念活動,是民進黨政府內真正的西藏問題專家。我們希望蒙藏委員會在林美珠委員長的領導下,在還沒廢除之前,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恪遵職守,對於蒙藏委員會委員陣容做必要的調整,比如聘請楊長鎮或臺灣援藏人士兼任,發揮對政府建言和集體決策的效果,以使西藏政策能與我國外交和兩岸關係政策相互配合協調,還能有一點作用,不要虛擲了人民的稅金,也不要辜負了臺灣人民和國際援藏和友臺力量對於蔡英文總統和民進黨新政府的期望。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3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