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 am - Monday 30 November 2020

林濁水觀點》值得為WHA邀請函承認九二共識嗎?

週五 2016年04月29日, 10:2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作者:林濁水| 2016-04-29 14:37

馬總統驕傲的所謂「國共合作的台灣WHA參與」,意義其實是打壓台灣主權與尊嚴,呈現北京對台灣的宗主權。新政府有沒有必要為參與WHA而參與,並不惜承認九二共識這一個足以鞏固中國宗主權的「一個中國原則」?答案已是不言自喻了。

國民黨一直認為2005年國共《胡連公報》向北京要到了願意和台灣「討論台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包括優先討論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活動的問題。 」是很了不得,很有意義的貢獻。馬總統現在正是這個看法。

馬總統替北京撐腰,要蔡英文主席接受九二共識,他說,因為國共達成「九二共識」,所以2009年我們才能夠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他說,「過去7年我們都會以正式觀察員的身分參加大會。」「希望這樣的情況能夠延續」。

WTO下個月就要開會了,台灣到目前還沒有收到WHA的邀請函,馬總統說,「這是敏感中的敏感,重中之重。」只是,目前台灣的民意一面倒反對九二共識,新政府應該為了一張邀請函站在主流多數民意對立面嗎?

WTO下個月就要開會了,台灣到目前還沒有收到WHA的邀請函。目前台灣的民意一面倒反對九二共識,新政府應該為了一張邀請函站在主流多數民意對立面嗎?圖為世界衛生大會。(www.who.int)

馬總統認為我們以「中華台北的名稱、正式觀察員的身分參加大會,而不是一般的技術性會議,邀請對象是我衛生部長。」是很有意義,很有價值的事。

只是有意思的是,美國政府每年必須向國會提交協助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每年報告的重點幾乎都以美國支持我「有意義」參與WHA及WHO為重點。

這豈不等於承認現在台灣對WHA及WHO的參與在「意義」,並没有馬總統說得那麼有價值有意義?這得要探討。

美國政府在2015年的報告中指出,台灣應該有意義地參與「WHO工作小組或技術性會議,包括終止結核病夥伴組織、全球流感監測和因應系統、西太平洋區域署、國際食品安全網絡、流感大流行防範框架。」

馬英九認為台灣以「中華台北的名稱、正式觀察員的身分參加大會,而不是一般的技術性會議,邀請對象是我衛生部長。」是「很有意義,很有價值的事。」(資料照,記者叢昌瑾攝)

一方面,由於在全球各地人員來往頻繁的當代,全球流行病防疫體系不容有任何地區有缺漏,另一方面,台灣的整個醫療體系妥善名列世界前茅,台灣若能在 這些WHO的機構和技術會議中參與,世界各國都認為非常有價值和必要,美國看法當然也是如此。因此,美國所謂的台灣有意義的參加,重點是在希望台灣對國際 衛防疫提供實質貢獻。

對台灣的參與,美國重視的和馬總統重視的,看來並不那麼一樣。

美國重視的是台灣在專業技術上的貢獻,但馬總統強調的是:「超過一般的技術性會議」的WHA會議。他顯然認為藉由部長的參加WHA,可以呈現在九二 共識下中華民國做為一個政治實體在國際場合的存在。當然,他知道中華民國的名義在這場全行不通,於是退而求其次接受中華台北做為大會觀察員的名義。

事實上,由於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實質上只有「旁聽權」沒有表決權,意義實在很小,真正有實質意義的參與,其實是馬總統認為層次很不怎麼樣的WHO下屬機構,技術性會議。

至於北京,認為台灣參與WHA和WHO的意義在於藉著操作矮化台灣的手段,來彰顯台灣是中國一省的立場。北京在這樣操作之餘,還大辣辣地宣傳台灣在 其的安排下參與,是北京的「惠台措施」。2009年4月30日,北京國台辦發言人就是這樣宣布的:「臺灣受邀參加世界衛生大會,體現中國大陸當局致力於推 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誠意」。

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實質上只有「旁聽權」沒有表決權,真正有實質意義的參與,是馬總統認為層次很不怎麼樣的WHO下屬機構,技術性會議。圖為2009年,時任衛生署長葉金川率領台灣代表團首度以「中華台北」名義觀察員身份出席WHA。(中央社)

北京的矮化措施是透過2005年和WHO簽的秘密備忘錄。

「秘密備忘錄」共有22條,洋洋灑灑數千字,非常繁瑣,要求台灣的醫療衛生專家要參加WHO會議,必須轉中國衛生部審核;必須以個人身分出席,層級 要在處長以下;會議資料要註明來自「中國臺灣」的專家;台灣發生重大疫情時須由中國衛生部認定;WHO衛生專家協助臺灣需要由中國衛生部同意。最後還規定 當相關的專業技術單位邀請臺灣專家時,也應該努力邀請來自中國大陸的醫學和公共衛生專家,等於必須要由北京派人臨場監督⋯⋯。

這些繁瑣的,給台灣穿小鞋的矮化措施造成台灣參與的許多很大的障礙,例如OECD於2014年出版的《Health at a Glance-Asia/Pacific 2014》因不耐冗長繁瑣的審核程序沒有把台灣納入調查,以致於亞太區域健康狀況的並沒有完整正確的呈現。

這樣的「惠台措施」,台灣的醫界感受的強烈和深刻就不用説了,比較出乎北京意料之外的卻是這樣:

本來北京堅持臺灣的國際參與必須和北京磋商,而「不應透過外 部因素來試圖介入」,只是北京既然為台灣的參與費心設計了一堆麻煩的關卡,反而創造了「外部因素介入」的空間,例如,WHO雖積極就對抗伊波拉疫情籲請各 方援助及募款,而臺灣在面臨與WHO交涉困難之情況下,便透過和美國協調合作,捐贈防護裝備和100萬美元予「美國疾管局」。

北京的矮化台灣主權的措施是透過2005年和WHO簽的秘密備忘錄。圖為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平面文宣(2005年版,由當時的行政院新聞局製作,維基共享)

美國行政部門對國會的報告中也表達了對我國參與WHO名稱問題的關切,強調在WHO內外通訊中,應該都採用Taiwan或Chinese Taipei,呼籲WHO秘書處依循「WHA模式」,美國反對在WHO/WHA內部文件以及所有其他臺灣參與之國際組織中,使用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Taiwan, China”或其他WHO內部文件指涉之相關名稱。

基本上,美國既然不贊成台灣成為WHO正式會員,只支持台灣持觀察員地位,表示美國對台灣的有意義參與,重視台灣實質的貢獻,遠大於維護台灣的主權 和完整的尊嚴,只要不讓台灣過度受挫折到成為北京的一省就可以;而北京重點全在於打壓台灣的主權地位和尊嚴,至於台灣可以提供實質貢獻這件事,北京不只毫 無興趣支持,甚至於不惜設下台灣貢獻的路障,不惜讓全球防疫體系出現破口。

馬總統驕傲的所謂「國共合作的台灣WHA參與」,意義其實是這樣,簡直只是在於呈現北京對台灣的宗主權。那麼,新政府有沒有必要為參與WHA而參與,並不惜承認九二共識這一個足以鞏固中國宗主權的「一個中國原則」就很明白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6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