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別管張景森了 台北市有夠醜才是重點

妖言獲眾 – 妖西 實踐哲學家
04月28日(四)

無論最後都更是公辦、民辦還是其他,台北市的都更如果最後無法解決醜陋和走路兩件事,我認為就是失敗的,只是把舊房子拆了蓋新房子而已。(黃江洪攝)

蔡英文還沒上任,但這陣子預先公佈的人事任命卻疑似在有心人的媒體操作下,引發各種爭議。有的爭議甚至不能怪媒體操作,而是準官員自己講了不恰當的話,比方說張景森。

結果,一群崇尚古溫良公儉讓、滿腦封建意識的泛藍網民,趁此機會打蛇隨棍上,加入響應要蔡英文撤換張景森的輿論聲浪中,聲勢之大,一時之間逼得蔡政府必須親上火線應對,好像蔡英文已經就職了一樣。

我不禁納悶,此番光景怎沒在馬英九上任前得見?啊!原來如此,因為那時候扁維拉已然成形,所以輪不到馬英九在上任前被高規格檢視。

不談張景森這個人,他的失言帶出的都更才是值得我們深究的議題。

我記得很清楚,2008年我從倫敦唸完書回到我出生地台北後,痛苦了好長一段時間,甚至一直痛苦到現在。本來在台北住了二、三十年都不覺得,但在倫敦住一段時間回來後才發現,台北有夠醜,非常傷眼地醜。街道、房子幾乎毫無設計美感或歷史感可言,整個都市跟核四一樣像台拼裝車,東拼西補。

從上空看,醜;從地面看,更醜。難怪有首歌歌頌「台北的天空」,因為台北只有從地面往上空看,有時還可見美麗的藍天白雲。

台北人經濟水平一般來說並不差,但住的都市卻那麼醜,實在很奇怪。我是直到接觸台灣近代史才知道,原來日本時代台北、高雄等幾個重要都市,是有現代化大型都市計畫和美好想像的。無奈後來接手的是一個連自來水都未曾見聞的國民黨,無能繼承日本人的規劃與願景,只好混亂和醜陋至今。

我也是到後來才知道,有的道路明明是一條直線,但某路段卻以很奇怪的方式歪曲,原來是因為國民黨那時候帶百萬難民來台,台灣各都市原本並無規劃容納突然暴增的一堆外來人口,有些難民沒地方住,就隨便找塊地方埋鍋造飯,住久了就成了個村子,路碰到他們自然必須拐個彎了。

除了醜之外,行人沒有尊嚴也是一個大問題。這問題的根源在人行道的設置與功能不彰,很容易被停車位、商家、電線桿、變電箱等給侵佔。在台北,大車欺小車、小車欺機車,機車欺自行車,自行車索性閃到人行道來欺行人。

連好好走個路都要被霸凌、毫無公平性與尊嚴,我們到底要怎麼去談論其他更高層次的公平與正義?

要解決美學與行人路權和尊嚴這兩個問題,都更恐怕是唯一的方法。現在一個爭點是都更應該由政府主導,還是由民間主導。我的看法是,美學的問題或許交由民間會有更好的表現,但道路部份如果要重劃,一般多會牽涉大面積的都更,恐怕不是民間可以承載和處理的。

之前看過一張郝龍斌時代台北都更的構想圖,是呈點狀的,一間房子一間房子為單位。我當時一看就在想:這種點狀而非面狀的方式,可能解決橫跨多個房子周邊的道路的問題嗎?

而抽象一點來看,我也很懷疑,台北的醜是政治與歷史扭曲結構下的產物,許多人長期在這樣的屋簷結構下思考與行動,完全不靠新政府力量,有可能單靠民間就扭轉、導正嗎?

總之,無論最後都更是公辦、民辦還是其他,台北市的都更如果最後無法解決醜陋和走路兩件事,我認為就是失敗的,只是把舊房子拆了蓋新房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