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5 am - Tuesday 13 November 2018

即使中國非外國,也可修法懲治叛國!

週日 2016年05月01日, 1: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4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6-05-01 12:32

范姜提昂
資深媒體工作者。曾參與1980年代台灣新電影運動;之後曾任「電影行銷廣告」主管;五年後調任衛星電視台「製作資源」部門主管;兩年後轉往無線電視台,主管創台初「企業識別系統導入」及製播器材管理,以及量化管理觀眾服務等不同領域工作十年。

即使中國非外國,也可修法懲治叛國!

對中共組織工作有基本了解的人,不會認為李天鐸這句話是危言聳聽。但滲透全台又如何?他們其實受台灣法律的保障。(圖片取自網路)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我國,動用「刑法外患罪」卻辦不了通敵叛將,以致因為判決「非外患罪」「非貪污罪」,所以依法退休俸照領!國家元首可以自稱「合法合憲」叛國,也照樣舉國束手無策!

因為現行憲政體制和法院司法體系,認定中國非外國,刑法「外患罪章」根本無用武之地,掣肘太多,必須從非常角度下手,才能解套。首先,現行修憲門檻是「不准修憲」超高門檻,指望修憲根本不切實際,只能在「法律層次」找出既不違反法院「中國非外國」的認定,又能解決問題的眉角。

關鍵在定義(what)創新,而非how to do創新

本世紀初,「創新經濟」、「知識經濟」蔚為顯學。其理論機要在所謂「創新」之核心關鍵,在於what(定義)的創新,而非how to do的創新,值得借鏡。

當年,瓦特改良「挖礦抽水用」的蒸氣機,若停留在how to do思維,那麼,瓦特的成就不過是改良挖礦設備;可是,當他把蒸汽機重新定義為「新動力」,並依此定義,把蒸汽機移出礦區,取代風力、水力等設施,成為生產工廠新動力時,這一念之間,就帶動驚天動地的工業革命,啟動一個全新的時代。

定義的創新,威力就是這麼猛!同理,國會立法、修法若沒有根本性「定義性」的觀照,只從how to do的枝節下手,就可能頭痛醫頭,甚至頭痛醫腳。近來,電信詐騙案釀成國際紛爭,無獨有偶,「巴拿馬文件」也透露各國富豪及政治人物在「境外」洗錢,一時間,「境外」成為最夯關鍵字。

法律境外概念,不涉統獨

有趣的是,這個時候引領風騷的「境外」概念,正好間接觸及上面所說,我國國家概念最畸形的痛處:中國非外國!而「境外」概念正好刺激我們思考:假如不去理會中國到底是不是外國,而把中國當成單純的「境外」,進而在法律上,將中國重新定義為「我國境外」之一,把中國轉化為不必涉及「統獨爭議」的單純法律概念,是否反而可以擺脫政治紛擾,而達到「讓刑法外患罪復活」的目標?

去年9月,刊登在《民報》的拙作〈叛國超爽?學學中國刑法絕招!〉除了意在凸顯我國這種「辦不了叛國者」的國家災難之舉世無雙,也提到我國應該學習中國刑法,在「中國也不承認我國是外國」的前提下,中國如何處置「勾結台灣」的叛國者。

中國的做法是在該國刑法102條「背叛國家罪」的處置規定,訂定「第二款」規定(意旨):勾結「境外」者,與勾結外國者同罪!而境外,自然包含台灣。

通謀中國的叛國者,無所遁形

本文重提這個主張,是因為去年9月發表該文時,國民黨雖選情落後,但席次落差尚未可知;如今民進黨國會席次過半,且小英多次宣示將「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處理台海雙邊關係。因此是時候了!在泛綠已有足夠實力的新國會,應該盡快學習中國刑法,以「勾結境外者與勾結外國者同罪」的概念修法,並採上述「定義的創新」的思維角度,「重新定義」中國乃「我國境外之一」的概念,處理所有涉及中國的相關罪罰規定。刑法「外患罪章」則增訂以下意旨之條文:「通謀或勾結境外機構、組織、個人者,與通謀或勾結外國者同罪」。

如此一來,通謀中國的叛國者將無所遁形!就這麼簡單。還有,本文所強調「定義之創新」透過修法重新定義中國之後,其他凡涉及中國,卻因法院認定「中國非外國」而束手無策的困境,都可以「境外」概念予以解套。重點:不必動用修憲,也不要寄望修憲,立刻動手修法!過去,告不動馬英九集團涉嫌叛國的案子,也可以隨著修法通過,迎刃而解。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44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