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2 am - Friday 04 December 2020

提防中國,他要求美軍做好「今夜開戰」準備

週二 2016年05月10日, 9:5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6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07HARRIS-articleLarge
JANE PERLEZ 2016年5月9日

「我要說我是一個軍人,觀察事情會陰暗一些,這是我的職責。」——小哈利·B·哈裡斯上將

檀香山——他把中國稱為「挑釁者和擴張主義者」,指責它「用海沙建起一座長城」,「顯而易見」將西太平洋爭議水域「軍事化」。「除非認為地球是平的,你才不會這麼想,」他有一次在國會露面時說。

這些話出自美國負責亞太地區軍事行動的指揮官海軍上將小哈利·B·哈裡斯(Adm. Harry B. Harris Jr.)之口。其措辭總是比三軍統帥歐巴馬更為嚴厲,不論是在北京還是華盛頓,他都引人注目,但也令人頭疼。

哈裡斯的坦率讓更為謹慎的白宮頗感不安,但他不會為此道歉。中國正在南海這一長期以來由美國主導的戰略水道上修建具有軍事防禦功能的人工島。哈裡斯說,他有責任把這一威脅告知國會、公眾以及美國的海外盟友。

「政府機關和軍事指揮系統之間存在天然的矛盾,我認為這是一種健康的矛盾,」他在自己可以俯瞰珍珠港的辦公室裡接受採訪時說。「我在和我們國家的指揮當局進行私人會面時表達了自己的觀點。有些觀點被採納了,有些則沒有。」

對中國人而言,59歲的哈裡斯不僅有厲害的嘴皮子。他生於日本,母親是日本人,父親是美國人,曾在美國海軍裡當軍士長。中國人注意到了他的族裔身份,並以此來攻擊他。

「可能有人覺得過於強調一名美軍將領的日裔背景有點不厚道,」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稱,「但是,對於理解當前美方在南海驟然升級的攻擊性的背景,便不能忽視哈裡斯將軍的血統、出身和政治、價值觀傾向。」

哈裡斯認為,這種透出貶義的評論有兩個目的。首先,它們意在表明太平洋司令部 「和政府其他部門是脫節的」,而這種觀點「大錯特錯」。

其次,它們似乎旨在詆毀他。「你知道,把我稱為日裔將軍是不對的。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非得在將軍前邊加個定語。」

他們一家搬回田納西州鄉間以後,他母親不肯教給他日語,堅稱自己的兒子是百分之百的美國人。本着這種理念,哈裡斯雖然是美國第一個被任命為司令部指揮官的亞裔美國人,但他並沒覺得這是多大的事兒。

他對自己的美國身份極為堅持, 因此中國的評論在他看來尤其令人惱火。「他們試圖在某些方面將我妖魔化,這種做法非常醜陋,」他說。「我想,從很多個角度來看,中國的公共事務機構傳達的訊息對他人感受太失察覺,還帶有侮辱性。」

海牙的聯合國下屬法庭計劃很快就菲律賓提起的申訴作出裁決,屆時,中國在南海諸島新建的防禦工事可能被判定為非法。中國宣稱對南海大部分地區擁有主權,而法庭可能宣布這種主張是無效的。南海從中國沿岸一直延伸到東南亞國家的海灘。

外界普遍認為,法庭會做出對北京不利的裁決,從而可能讓中美之間日益脆弱的關係急轉直下。

哈裡斯目前關心的主要問題是,中國會對相關裁決做出多麼強烈的反應。他的任務是,假如中國繼續推進控制南海航道的活動,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他需要推薦美國可採取的軍事回應。每年經由這條航道的貿易總額高達數萬億美元,包括石油和天然氣貿易。

四年前,中國從菲律賓手中奪取了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oal,中國稱黃岩島——譯註)。中國的軍事評論員稱,中方計劃把這一環島礁打造成一座堡壘。那裡距離菲律賓海岸僅120英裡,或許會對美國的這一盟友構成潛在威脅。北京還可能宣布在南海部分地區設立防空識別區,從而迫使民航客機繞路飛行,增加路程和開支,以免與中國空軍遭遇。

一位知情的美國官員稱,這當中牽涉的利害極為重大,因此歐巴馬最近在華盛頓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時曾警告後者,不要在斯卡伯勒淺灘有所動作,或是啟動防空識別區。鑒於此事的外交敏感性,此人要求不具名。

任何一方都不希望因為南海上的彈丸之地起衝突,但對這種可能性必須予以考慮。五角大樓官員稱,美國或許會借斯卡伯勒淺灘來表明立場。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小約瑟夫·F·鄧福德上將(Joseph F. Dunford Jr.)最近恰好問過哈裡斯這個問題。記者在五角大樓無意中聽到兩人聊天,但沒有聽清哈裡斯的答案。

不久後,再度被問及是否會為斯卡伯勒淺灘開戰時,哈裡斯輕輕地笑了。

「還好我的聲音很低,」在自己寬敞的辦公室裡,他坐在沙發上,一邊打開一罐可口可樂,一邊說道。「我要說我是一個軍人,觀察事情會陰暗一些,這是我的職責。」

他表示,為了捍衛美國的利益,「我不得不動用自己擁有的工具,而它們是軍事工具,是很棒的工具。」

「在中國問題上,我們需要準備好以有利位置來迎接所有的後果,」哈裡斯上將說,「包括斯卡伯勒淺灘,整個南海,又或者是某種網絡攻擊。」

他說自己並不怎麼擔心南海上的中國軍方和其他國家的軍隊之間產生誤會。「我認為他們是專業的軍隊。」他說更大的風險在於,由中方的准軍事船隻引發的衝突,可能會迫使美國部隊承擔美國盟友的防務工作。

美國在全球共有九名司令部指揮官,他們既是軍人,又是外交官,要在他們負責的戰區按照兩位老闆的命令行事,一位老闆是總統,另一位是國防部長。

哈裡斯給自己的工作增加了一項內容:他還要當溝通者。對一名軍方領導人而言,這個目標可謂不同尋常。去年他起草了一份名為《指揮官的意圖》的文件,描述了他的目標。文中寫道,「我們必須和關鍵受眾清晰地交流,包括我們的盟友、合作夥伴以及潛在的對手。」

無論走到哪裡,他都會指出,他的職責範圍並不局限於中國,還涵蓋了當前的緊迫危險之源朝鮮等地。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從寶萊塢到好萊塢,從北極熊到企鵝。」

最近,他把自己的觀點帶到紐約,將其傳遞給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30名成員。他拜訪了亨利·A·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還拿出基辛格所著《核武器與外交政策》[Nuclear Weapons and Foreign Policy]的第一版,請對方簽名)。

隨後他又去往馬來西亞,和該國的國防官員一起乘坐美國的P-8偵察機。他此行的目的是說服馬來西亞在南海爭端中採取與美國更接近的立場,而非站在其主要的經濟贊助者中國那邊。

從馬裡蘭州安納波利斯市的美國海軍學院(United States Naval Academy)畢業後,哈裡斯接受了海軍飛行官訓練。在1991年,他曾參加美國和伊拉克的一場海戰,飛越波斯灣。在那場戰役中,美軍只用48個小時就擊潰了伊拉克海軍。

哈裡斯的大多數職務在亞洲地區,但他還是去過其他一些地方。

大約10年前,他在關塔那摩灣擔任過指揮官。他還去牛津大學研習過戰爭倫理。後來,在負責落實推動以巴達成最終地位協議的「路線圖」期間,他被任命為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的軍事顧問。

他辦公室的牆壁上掛着一幅和希拉裡的合影,上面有一張手寫的便條:「哈利——謝謝你陪我走遍世界——希拉裡。」

他辦公桌左側懸掛着一幅南海地圖,上邊星星點點地散落着許多小島。被黑色圓圈圈出的是斯普拉特利群島(Spratly Islands,中國稱為南沙群島——譯註)中的三座人工島,中國在那裡修建了可作軍事用途的飛機跑道和其他一些設施。哈裡斯把那些人工島稱為中國的軍事基地。

他辦公桌後邊的書架上擺滿了與世界事務有關的文獻。「通過閱讀史書可以發現,比起沒有自己的軍隊且未做好準備的國家,擁有自己的軍隊且時刻準備着的國家要成功得多,」他說。

哈裡斯談到了他的部隊必須做好「今夜就開戰」的準備。他最近讀過T· R·費倫巴赫(T. R. Fehrenbach)以朝鮮戰爭為主題的《這類戰爭》(This Kind of War),該書把這一點講得很明白。「他說美國當時沒有準備好,」哈裡斯說。「它真是一本給力的書。」

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本文作者@JanePerlez。

翻譯:李瓊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6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