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 am - Wednesday 23 June 2021

《炎黃春秋》文革文章被腰斬 人民日報夜評文革

週三 2016年05月18日, 7: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7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60518195234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東方 2016.05.17 23:58
華盛頓—

根據被稱為中國毛「左」派大本營的《烏有之鄉》網刊報導,2016年5月《炎黃春秋》第五期被暫停出版。據悉被封殺的原因是因為這一期上刊載了一些「以反思文革之名行反黨反社會主義之實的稿件」。

反思文革文章被刪

《烏有之鄉》網刊發胡喬傑的文章,題為《馬曉力發難與《炎黃春秋》第五期被依法封殺》。文章透露,《炎黃春秋》被晢停出版後,經有關部門依法審查處理後,第五期得以出版,但5篇「反思文革」的文章被全部撤掉。胡喬傑在文章中對《炎黃春秋》提出了激烈的抨擊,稱《炎黃春秋》雖然名義上打著「秉筆直書」的幌子,但實際上卻成了偽造歷史、顛覆歷史的大本營。它抹黑毛澤東,抹黑中國共產黨,抹黑社會主義,抹黑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其手段之下作、造謠之無恥,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說它是一份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雜誌,似乎並不過份。

中國當局《炎黃春秋》雜誌進行過多次打壓。2013年1月,《炎黃春秋》網站被關閉;2014年9月,《炎黃春秋》雜誌社被變更主管主辦單位;2014年11月,《炎黃春秋》總編輯、兩位輪執主編和網絡主編四人同時被迫辭職;2015年3月,《炎黃春秋》23年來每年召開的新春聯誼會,先是「被改期」,後來又「被取消」; 2015年4月,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向《炎黃春秋》雜誌社發出《警示通知書》,責令立即糾正違規行為;2015年7月,《炎黃春秋》新任總編輯楊繼繩辭職。這次《炎黃春秋》反思文革的文章被腰斬,是最新一次打壓。

萬馬齊喑中的深夜發聲

今年5月16日是中共發動文化大革命50週年,然而在中國的官方媒體上,這個紀念日幾乎沒有提及。相比起海外針對中共文革五十週年而舉辦的各種討論會、展覽會、出版文革題材書籍等文革研究熱,中國國內可以說是萬馬齊喑。不過,在對文革保持沉默了整整一天之後,《人民日報》在5·16午夜剛過,5月17日的零點零分,突然拋出一篇署名任平的評論文革的文章。任平被認為是人民日報評論員的諧音。

《人民日報》在這篇評論員文章中,把文革定性為:「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嚴重的。」人民日報對文革的評價用的是「內亂」,而沒有用通常所說的「浩劫」兩個字,被海外觀察人士解讀為給罪惡的文革洗地。

這篇文章沿用了1981年中共11屆6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的說法,將文革描述為「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文章刻意拿掉了中共決議中文革發動者毛澤東的名字。

一位北京維權律師表示,葉劍英曾說文革中兩千兩百萬人非正常死亡,上億人被牽涉其中,居然才是一個「錯誤」。那什麼是罪孽呢?一個執政黨,把人間變成殺人地獄,把社會變成恐怖空間,把中國變成瘋人院,經歷了十年,造成中國沒有法制,沒有信仰,沒有人性,沒有底線。今天所有的亂象都是文革文化和文革思維的延續。可以這樣說,文革毀掉了一個有五千年文明進化的古老民族。

針對海外學者在反思文革時呼籲中國反對個人崇拜、反對一黨專政、進行全面政治體制改革的看法,《人民日報》提出了兩個區分:把”文化大革命”時期同作為政治運動的”文化大革命”區分開來,把”文化大革命”的錯誤理論與實踐同這10年的整個歷史區分開來。《人民日報》評論員稱,發表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回擊借否定文化大革命來否定黨的歷史、否定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錯誤觀點。

遺風猶在

與此同時,海外媒體關於文革仍有可能在中國死灰復燃的擔憂繼續被證實。5·16期間,大連國際徒步大會出現毛澤東畫像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旗幟。《大海航行靠舵手》是文革時期一首非常流行的歌曲,這首歌中把毛澤東比作「舵手」和「太陽」。

除了大連之外,湖南韶山和山西等,也出現群眾紀念5·16通知50週年的活動。烏有之鄉刊登的一副圖片顯示,有民眾打出「山西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的旗幟,紀念5·16通知50週年。

針對海外媒體認為中國文革仍有可能再來,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評論員單仁平試圖平息海外的擔憂。單仁平在文章中說:我們早就對”文革”說拜拜了,今天可以再說一遍,”文革”不能也不會捲土重來。

中國獨立作家余傑對《環球時報》所謂「再說一遍文革不能也不會捲土重來」表示不能苟同。余傑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四年時間,可以說文革在中國全面回潮,如果說薄熙來當年只是在重慶很小區域裡面唱紅打黑,把文革的很多意識形態恢復,現在我覺得習近平是升級版的薄熙來,全國範圍內來搞小規模的小型文革,當然他經濟上不能像毛時代那樣搞計劃經濟那一套,跟世界斷絕開來閉關鎖國,但我覺得他在思想控制、言論控制、意識形態這些領域裡面他仍然倣傚毛的一系列做法,包括我們看到最近在國家歌劇院開始唱當年的大海航行靠舵手,要反對美帝國主義等等,我覺得這是非常嚴峻的一個問題,所以我個人的看法是我不認為1976年結束了,文革一直延續、發展,或者說它變成一種暗流,隱形地以一種陰影,依然籠罩在今天,無論是從習近平這樣的最高官員,還是中國的普通民眾,所以從廣義上來說,中國還是一個後文革時代。」

再祭海外敵對勢力的法寶

被稱為毛左領軍人物之一的司馬南在5·16當天發表文章,稱反思文革要剔除「陰謀史學」。司馬南在文章中說,不跳出好人壞人的幼兒園思維框架,不除祛陰謀史學的影響,不排除借反思文革而在中國行去共化的敵對勢力的干擾,難以得出關於文革真正符合客觀實際的認識。司馬南對30多年來,有人堅持不懈在民間普及「陰謀史學」,把文革說成是罪惡,把罪惡說成壞人行為,把壞人行為解釋為人格問題,把人格問題解釋為心理變態,甚至直接開罵法西斯納粹希特勒……表示遺憾。司馬南反問道:這和嚴肅的歷史反思有一毛錢關係嗎? 司馬南再次在文章中抨擊公共知識分子茅於軾,稱「溫文爾雅耄耋老人茅於軾就是這樣幹的,一些在大學、在研究機構,甚至在相當重要崗位上的人也是這樣幹的。」

司馬南再次將反思文革和海外敵對勢力聯繫起來,稱「不排除借反思文革而在中國行去共化的敵對勢力的干擾,難以得出關於文革真正符合客觀實際的認識。」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7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