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2 pm - Thursday 26 November 2020

美國研究:中國社交網充斥「五毛黨」評論

週日 2016年05月22日, 9: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6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6年 5月 20日

研究說這些「五毛黨」發帖的內容大多是為國家的成績及其歷史唱讚歌」

一個報告說,中國社交媒體充斥了所謂「五毛」的評論,當局試圖以此影響公共輿論。

哈佛大學學者利用被洩露的文件對中國的網絡「五毛」進行了研究。研究認為政府及其支持者每年發出4.48億個帖子。

當局除了找到並刪除敏感內容外,通過大量充斥社交媒體的評論來分散批評政府人士的注意力。

哈佛大學著名政治學者Gary King和他研究團隊發現,大部分發表在社交媒體上的評論貌似發自普通人。

大部分這類帖子都不會反駁批評者的發言,也不會同他們爭論。

研究認為,「無論面對多激烈的批評,這些人不為政府,領導人及其政策辯解,他們似乎只是要完全避免有爭議的問題。」

根據這個研究,「讓爭論平息,或改變話題,通常比爭論或支持某人更有效。」

研究說,這些大批為中國政府點讚的帖子很多出自佯裝做普通網民的政府雇員所寫,研究中4.48億個帖子當中99.3%來自政府雇員。

這些帖子的內容大多是為國家的成績及其歷史唱讚歌。這些支持政府的人被稱為「五毛黨」,因為有未經證實的傳言說,發言者每個帖子可以換來5毛錢的報酬。

這項研究使用了2014年被洩露的文件和記錄,這些資料顯示了為中國當局服務發帖者在網上使用的姓名和假名。

研究人員由這些材料進一步推斷在中國社交媒體中官方的活動規模。研究認為,使用分散策略,而不是審查或反擊,有合理的心理方面的原因。

他們的結論是「因為審查會激怒公眾,而五毛假冒草根民意的帖子的好處是能夠讓政府不必對內容進行控制和審查就能實施主動控制。」

(編譯:橫路;責編:路西)

中共聘用網絡大軍“五毛黨” 估計一年貼近5億評論
美國哈佛大學研究員首次深入分析中國政府聘用的“五毛黨"在社交網絡的活動

2016年5月20日 中午12:11


“五毛黨"揮動手提電腦,高唱:“只要5毛,不要6毛!"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五毛黨"揮動手提電腦,高唱:“只要5毛,不要6毛!"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點擊此處可閱讀英文原文>>

中國聘用大量網絡評論員為政府歌功頌德、打擊批評人士,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但美國哈佛大學研究人員稱,他們不但掌握這種行為的真憑實據,還清楚中國的動機。

率領該研究團隊的是美國最著名的政治科學家之一金加里(Gary King)。該團隊形容其研究為“首次大規模的實證分析",研究範圍是所謂“五毛黨"的網上評論。“五毛黨"之所以得名,是因為許多人誤認為他們每發一則捍衛政府的評論,就會得到五毛錢報酬。

該團隊研究了逾2000封洩漏的電郵,來源是江西赣州一個地區政府的網絡宣傳辦公室,日期介於2013年2月至2014年11月。研究人員稱,目的是要拆解中國的網絡審查運作。

大多數電郵都是政府部門與五毛黨之間的通信,內容關於指派的任務和工作報告。

研究人員花了一年時間,找出逾200個政府部門僱員發出的近43800則相關網絡貼文,佔總數99%。


“五毛黨"手持“我是五毛,我驕傲"的旗幟。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金加里的團隊估計,該地方政府一年內在社交網絡張貼了約4.88億則評論,以抗衡公眾的批評聲音。

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喬木表示,這項研究揭示了中國網絡審查部門分散民眾注意力的策略,但這只是中國互聯網生態的一部份,因為仍有許多 “五毛義工",在網上與其他人辯論、塑造輿論。

喬木認為,這些義工在引導民意方面的影響力,有可能更甚於政府僱員。他說,政府僱員僅為完成任務,不必擔心後果。

研究人員分析過相關帖子之後,發現發帖者都避免與質疑黨政機關的網民爭論,也避談爭議議題。

相反,這些帖文大都意在分散注意力,方法是歌頌國家或政權代表人物,或宣揚中共的革命歷史。

研究人員還發現,沒有證據顯示這些發帖者有收取額外報酬,因為他們都是政府僱員,發這些帖文是他們工作的一部份。


哈佛大學政治科學教授金加里(Gary King)率領是次研究。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這些帖文最常在重大政治活動前後出現,或政府宣揚某些議題的時候(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中國夢"之時),又或者發生重大事件之後(如新疆自治區出現騷亂或炸彈襲擊後)。

審查部門更著重刪除一般網民發起集體行動的帖文,而非單單批評政府的言論。

哈佛公布有關“五毛黨”研究報告

|美國之音 時間:2016-05-20


由哈佛大學研究人員加里·金領導的團隊日前公布一份針對中國網絡水軍“五毛黨”的分析報告。加里·金表示這是首次對“五毛黨”網絡行動的實證分析研究。
2016-5-20

五毛人民幣。中國網民有時候在他們所認為的“五毛黨”的帖子后面貼出這類圖片。

《南華早報》報道說,中共雇傭“五毛黨”為其唱贊歌并且攻擊批評人士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不過金的團隊不僅找到了中共雇傭“五毛”的證據,還發現“五毛黨”的策略和之前人們猜測的有所不同。

這一團隊查閱了兩千多封從江西贛州一個區政府的網宣部門泄露出來的電子郵件,發現里面絕大部分內容都是當局給“五毛黨”布置工作以及“五毛”的工作匯報。

據此,研究人員確認了將近四萬三千八百條“五毛黨”發布的消息,并且發現幾乎每一條都是由政府雇員所作。這些雇員來自兩百多家政府機構。以此為基礎,金的團隊估算中國政府每年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信息條目約為四億八千八百萬條,其中53%的信息發布在政府網站上,余下的則發布在知名的商業社交網站上。這些信息主要針對的是民眾對當局的批評。

研究還發現,中國當局的策略是避免與質疑中共和政府的人爭論,甚至不去討論有爭議的問題。“五毛黨”主要做的就是通過贊揚國家或中共政權,或者擁護中共的革命歷史分散公眾的注意力。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沒有發現這些信息的發布者收取額外報酬的證據,因為這些人都是政府雇員,充當網絡水軍是他們工作的一部分。

此外,諸如《人民日報》等中國官媒開始向西方主流的社交媒體進軍,并且發展迅速。據財經媒體Quartz報道,在2015年4月,《人民日報》在社交媒體“臉書”上的關注人數是300萬,十二個月之后,這一數字猛增至1800萬。

然而,這看上去風光的數字背后卻似乎有些蹊蹺。英國著名報紙《金融時報》在臉書上的關注者只有290多萬,《每日電訊報》的關注者約為327萬,《衛報》約為576萬。這三大世界知名媒體的關注者人數總和約為1200萬,遠遠低于《人民日報》的關注人數。在美國久負盛名的《紐約時報》在臉書上的關注人數也不過約1120萬。作為一家以中文為主的媒體,《人民日報》如何在短短一年時間瘋狂“圈粉”,將“粉絲”人數擴大了約6倍?

據Quartz報道,《人民日報》的臉書關注者絕大部分來自那些以經營“點擊農場”而臭名昭著的國家。公司可以在這些國家購買臉書“點贊”和“轉貼”數量。比如《人民日報》的“粉絲”中有120萬來自緬甸。而緬甸全國只有710萬臉書用戶,而且英語并不是緬甸的官方語言。

此外,《人民日報》排名前十的“影響力人士”或吸引最多人數閱覽其臉書更新的“粉絲”在最近一周似乎也并不活躍。

哈佛研究中國「五毛黨」 中官媒怒批:沒見識的書呆子

中國「五毛黨」在網路輿論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圖片截取自《Digital Trends》)
2016-05-22 10:59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向來在輿論控制上不遺餘力,美國哈佛大學更在近日針對所謂的「五毛黨」進行研究分析,但報告一發布後隨即引來中國官媒的不滿,反批哈佛學者是一群對中國「一知半解的書呆子」。

「五毛黨」指的是在中國網路中,刻意美化政府當局,用以和諧言論的網路評論員。哈佛團隊的報告中指出,中國政府與五毛黨每年在社群媒體上發布的訊息多達4.8億則,影響力可說是相當大。但中國《環球時報》有一篇社論指出,哈佛團隊的報告是站在西方觀點來抹黑中國,批評他們對中國國情一知半解

社論中提到,「輿論引導」在中國國內體制是具有「正當性」。而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體制、輿論生態各有不同,認為西方國家也有自己的輿論引導規則,中國也不可能向他們看齊,強調「中國輿論工作者對這個原則完全可以理直氣壯」。

社論中寫到,中國社會其實對於引導式的輿論不但「認同」,也覺得「有其必要」,認為哈佛報告中賦予「五毛黨」神出鬼沒、無所不能的形象,與實際情形有很大的出入。文章中也批評哈佛團隊「像是在用算數去解微積分」,是一群「缺少見識的書呆子」、「只知道順應西方價值觀來博取注意的市儈學者。」

Revealed: the digital army making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social media posts singing praise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US researchers carry out first deep analysis of China’s government-backed internet warriors known as the ‘50-cent gang’

PUBLISHED : Thursday, 19 May, 2016, 5:18pm
UPDATED : Friday, 20 May, 2016, 10:39am

Li Jing

It’s an open secret that China ­employs a veritable army of ­internet commentators to sing the government’s praises and attack its critics, but researchers at Harvard Univers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say they not only have ­evidence this is the case, but also what Beijing’s motive is.

The team headed by Dr Gary King, one of America’s most ­distinguished political scientists, carried out what they describe as “the first large-scale empirical analysis” of online comments by the notorious “50-cent gang” (wu­mao dang) – so called in the popular but mistaken belief that this is the amount they are paid for each online post made in defence of the ­government.

The team examined a trove of more than 2,000 leaked emails from a district government ­internet propaganda office in Ganzhou, Jiangxi province, dating from February 2013 to November 2014, to begin “reverse engineering online ­censorship in China”.

Most messages were communications between authorities and the 50-centers on their ­assignments and work reports.

Over a year, the researchers ­identified nearly 43,800 online messages posted accordingly, finding virtually all of them – more than 99 per cent – were generated by employees at more than 200 government agencies.

King’s team estimated the government posted about 488 million social media comments a year to deflect public criticism.

Professor Qiao Mu, of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said the study shed light on the distraction strategy adopted by Chinese internet censors, but it ­offered only “a partial description of China’s internet ecology” as there were still “volunteer 50-centers” involved in online debates and shaping public opinion.

“These people – who are not getting paid or ordered to post online – do not want to see drastic changes in society and they are voluntarily defending the authorities,” Qiao said.

And their influence in shaping public views could be even larger than the government employees, who were simply “getting their job done without worrying about the impact”, he added.

Analysis of the messages ­revealed the commentators typically avoided arguing with sceptics of the party and government, and shunned discussions on ­controversial issues.

Instead, the posts are devoted primarily to distraction through cheerleading for the state or symbols of the regime, or espousing the revolutionary histo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researchers also found no evidence the commentators received extra payment for the posts because they were government workers and it was part of their job.

Typically the largest volume of online messages are posted around key political events such as Martyrs’ Day or themes like the government’s promotion of President Xi Jinping’s “Chinese dream”, or following major incidents such as riots or explosions in the troubled Xinjiang (新疆 ) autonomous region.

Censors were more interested in removing posts by ordinary internet users calling for collective action than those merely criticising the government.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6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