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 am - Monday 25 January 2021

人渣文本:反對紀念六四的台灣人

週日 2016年06月12日, 6:3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1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6/06/12 00:00

六四事件二十七週年剛過。三十五歲以上的台灣人,應該都還能講出一些當年的回憶,不過,少數獨派人士似乎很討厭台灣人紀念六四活動。若有獨派人士針對六四發聲,這些反對紀念六四的獨派,就會指責這些人被大中國主義教育給「污染了」。

在他們眼中,要去中國化,就要連六四也去得乾乾淨淨。這種非黑即白的二元主張,看來是知識原則,其實也代表這些人的道德觀大有問題。從某些角度來看,這些人與他們最討厭的另一票人,根本沒什麼兩樣。

這些反對紀念六四的獨派(或所謂「台派」)認為台灣人會關心六四,是因為國民黨當年塑造出來的「自由民主中國情懷」,是過往政治宣傳的遺物,是錯亂的情感。六四只是他國事務,太過關心,會失去台灣主體性。

少數人更延伸這種想法,認為中國若平反六四,就會變得民主化,民主化之後國家正常化,台灣人就可能想和中國統一了。因此為了台灣獨立,中國最好不要民主化,當然也就不能平反六四。

這想法其實蠻病態的,但在說明這種些人病在哪之前,不妨先來看看台灣人為什麼該關注六四事件的幾個理由。

第一,是道德標準有普遍的性質,極權政府暴力放在台灣是錯的,那放在中國也會是錯的。如果台灣人對過去的專制統治與白色恐怖有所不滿,那對於他國的類似情境,也應該以同樣標準評價。

不然,談台灣時用得是一套倫理標準,講外國又用另一套標準,這之間的落差或矛盾要怎麼解釋?除了台灣人以外都不是人類?

第二,如果中國是敵人,那六四就是他們的弱點。

中共當前的領導中心基本上就是後六四體制,其根本權力是源自於六四前後的政爭,因此檢討六四,就會影響到這個政權的合理性與實存基礎。如果能擴大對於六四的價值平反,就會進一步弱化這個政權。當這個政權弱化,對台灣的侵略威脅也會削弱,那為何不這樣做?

第三,澄清真相是最有力的說理。對付巨獸,讓它變得透明,就是最佳策略。

就算不談策略,在學術求知上,追求真相也是有識者的本務。六四是怎樣,就怎樣,不需要造神,也不用造魔,讓每個經驗者陳述自己的所識所見,讓所有人說出自己對此的道德評價,就是最理想的表現方式。

但現在一堆受過學術訓練,被教育去追求真理與真相的人,一碰到六四,這些或「獨」或「紅」的人全閉上眼,不要真相,只要政治利益。這當然說不過去。

「紅」的人,專事舔共,可以略去不管。那「獨」,又是拿什麼理由反對紀念或探討六四呢?他們的主張成立嗎?

這些人的第一個理由,是主張六四為「外國事務」,不需特別關心,如果要關心,那韓國的518光州事件也要不要紀念呢?

這種類比其實相當失敗,因為韓國並非台灣的敵對國,他們自身也不是沒有在檢討光州事件,加上語言不通,多數人對韓國近代史不熟,此事對台灣影響不大,是以台灣人對此事關心度不高,還算人情自然。

此外,我們也無法要求人在道德活動上「比照辦理」,你捐錢給某甲,不代表你也要捐錢給同樣貧困的某乙。這道理不難懂,但就是很多人不懂,或是故意裝不懂,只是出一張嘴,看你救了某甲,就要你也去救其他另外乙丙丁戊一堆人,不然你就是壞人。這像話嗎?

如果覺得韓國五一八很重要,那你就好好關心,協助宣傳理念。如果你覺得不重要,那你也沒資格要求其他人一定要關心,因為連你這種知道此事的人都不關心,那要怎麼說服不識者去關心?

而少數獨派認為不應關心六四的第二個理由,是主張這會讓台灣人腦中的大中國主義洗不掉,破壞台灣主體性,或是認為平反六四會讓中國變民主,而中國民主化後將會吸引台灣人,不利台灣獨立,所以不能談六四。

這類推論,就不只是「小壞壞」,而是「大惡」了。這是把「台灣獨立」放到普遍的道德價值之上。為了可能會影響「台獨大業」,就對邪惡避而不談,甚至要別人不去談,這怎麼會是正確的心態呢?

換個角度來看,這就是把「台灣獨立」當神來拜,把台獨當成「人生終極目標」。台獨怎麼會是台灣人人生的終極目標呢?那台灣獨立之後的第二天你要幹嘛?繼續對抗中國?那如果中國說,就讓你獨立囉,以後我們就當好朋友相安無事囉,然後你要幹嘛?大腦一片空白?去自殺?

「台灣獨立」只是一種政治手段,充其量只是階段目標,其背後要有更重要的目標來支撐它,這樣的階段目標才有意義。就價值論的角度推估,這終極目標應該會是「台灣人認為的幸福生活」。

台灣人若多數選擇台獨,那也是因為多數人認為這個手段對於追求幸福生活有正面效果。並不是把台獨當神拜,然後就不用吃飯睡覺了。把台獨當神拜,就像把「統一」當神拜,把陸客當神拜,把ECFA當神拜,是一樣的蠢。

「手段」有用,能帶來幸福,那就用,如果這手段沒有效果,或是有明顯道德偏誤,無法帶來幸福,那就該扔掉。道德與內在價值才是衡量手段好壞的準繩,而不是反過來,用手段來衡量道德原則,選擇性的對邪惡視而不見。

中共不就是因為穩定大過一切,才有六四嗎?你現在不也是台獨大過一切,那接下來要犧牲什麼?講句難聽的,正是因為這種錯誤的價值認知,才讓中立者對台獨抱持疑慮。

話說回來,在統獨天平最兩端的人,其實還真有那麼一點相似。看看這兩票人拿香亂拜的情境,不覺得很像嗎?或許不只很像,就某種價值角度來看,根本一樣。

就是因為這種對手段的瘋狂崇拜,急統派才搞丟他們的「中華民國」,那這些反對紀念六四的獨派呢?就看他們什麼會意識到,自己的皮,是該拉緊一點了。

香港六四紀念活動。翻攝香港《蘋果日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1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