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5 a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汪精衞們」在台灣◎陳永苗

週一 2016年06月13日, 9:3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3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民國當歸 – 陳永苗 知名憲政學者

06月13日(一)


大陸專制對台灣民主的滲透控制,由經濟到政治,逐層推進,就像日本侵華戰爭在民國大陸的推進情勢。(資料圖片)

大陸專制對台灣民主的滲透控制,由經濟到政治,逐層推進,就像日本侵華戰爭在民國大陸的推進情勢。那麼台灣急統派毫無疑問是與日本東亞共榮的「汪精衞政權」,而台獨毫無疑問是積極抗戰的民國國民政府。

急統派挺搞怪的,一方面立場「漢賊不兩立」,一方面與共黨又同一戰壕,真是「兩頭真」,兩頭都很真誠。莫非相信,即使中共專制統一台灣,也會反過來被台灣民主化掉?

急統派現實政治方案背後有個大歷史感或者超現實主義的政治信仰,那就是民國國體高於共黨,一定反過來融化共黨,或者台灣民主能用來民主化共黨。我也相信這個大歷史觀是對的,但是如此置台灣人和台灣民主於一場大恐怖大驚險的小白兔實驗中。就像當年汪精衞有可能同樣相信儒家文明反吞併入侵異族的經驗,相信最後日本人極有可能被反過來,同化入中華民族。

與狼共舞,才有機會滅掉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個說法也是成立的,柏拉圖說,偉業聳立於風暴雨中。看來急統派比獨派更崇拜國體的力量,共同體的消化力,更迷信台灣民主的消化力。

急統派以南轅北轍,汪精衞曲線救國式的立場與手段,來撐其「國體」維護與統一的一致性。當下立場手段與未來性目標之間,有著敵對性。其當下性的部分實現,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進一步征服消滅中華民國的進一步實現,即使打著民國復興的名義,不過是死亡路上的更進一步,以死的方法追求活,類似於鳳凰涅槃,先找死然後覺得複興中。

中共對「一個中國」的壟斷和最大的濫用,聯合國2758決議之中共代表權對國體的傷害,以及不可迴避的捕獲每一個國人,都被統派用內化的方式虛化了,這本來是必須做出站隊決斷的前提條件。首先和第一步必須做出決斷的問題:不管你是不是民族主義者,是不是愛國的,是不是民國派,你首先得回答,你到底是不是站在中共一邊。

當他們把黨國獨裁體制「私人化」為官員的政治信仰問題和道德立場問題,不再有體制統治的真實存在,這時候站隊和敵我問題就由前提條件變為非常次要的,凱撒的歸凱撒去,不重要。只能說,這時候他們已經被中共體制化,體制化的顯著標誌是認為共黨僅僅是個牌子了,空洞的神主牌。類似於八九後大量的知識分子試圖加入黨來改變黨。

在他們的政治信仰或者超現實主義政治方案中,是否站在中共一邊,是非常低的,手段性的,不重要的。但是當他們推己及人,用來啟蒙說服別人時,就會把對中共的服從,當做真理,強迫他人服從,以作為先決條件和絕對必要性。手段變為目的,因為道德啟蒙,這樣他們政治信仰中的目標抵達是否,就變為不用考慮的,但是民眾是否相信他們說的那一套主義,他們的真理感,就是至關重要的。他們幻覺認為自己凌駕於中共和民眾之上,為國家繼國體,具有道統,然而卻只是幫助中共洗腦民眾的幫兇,打下手的。

這是羅馬書第十三章耶穌與凱撒關係,從耶穌方案扭曲為保羅方案的問題。對於耶穌而已,羅馬僅僅是個打擾,是不斷打擾對上帝信仰的虛無之物。凱撒的歸凱撒,意思是說,納稅的事情不重要,不要提到信仰問題的範圍,甚至提到同樣的重要地位。而到了保羅那裡,作為使徒的保羅,必須以必要性,以使徒的權威,教導信徒服從羅馬,因為羅馬是上帝的工具。從基督下降到使徒層面,就發生了一次逆轉,雖然這個逆轉還是在上帝之下,但逆轉的產生,就足以讓信徒跌倒:羅馬足以敵基督,模仿基督,獲得基督的權柄。

天下形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都在一個天下中。即使台灣真的獨立建國於大陸,日後也是可以邦聯於一個天下,邦聯同樣有著地緣政治上的統合,讓大陸不失去台灣的屏障作用。急統派讓台灣人民當做實驗小白鼠,卻對天下的格局沒有信心,不敢冒風險,由獨立再到聯邦或者邦聯走一遭。統一之路當下反而造成大陸一方極權專制,台灣獨立,而長遠來說,獨立之路會保護台灣民主,反過來促進大陸民主化,最後還是統一之路。分是為了合,合倒是促成了分。由獨立先行然後統一,這是《國統剛領》中說的清清楚楚的。獨立派還是統一派,只是當下的路徑選擇不同。統一肯定是民主化統一,不然這種統一背離了民族國家統一的目的,那麼當下寧可民主的獨立,也不要專制的統一。

為了統一的目的,不擇手段,或者根本沒手段只能依附投射於大陸專制,這種馬基雅維利主義,與大陸知識分子改革派為了政改,加入共黨改造共黨,是一樣的。當沒法民主化轉型政改時,改革已死時,不顧一切探測政改的信號,假裝有政改成為首要任務。當民主化統一已經只剩下統一,並且已經變為專制性統一時,甚至認為中華民國是統一的障礙,只要是統一就行,不管是不是大陸民主化作為前提的。這種主義已經非常非理性,飲鴆止渴。就像一個人餓得半死,吃觀音土也很好一樣。就像一個病重亂投醫的傢伙,即使吃毒藥也甘之若飴。

與大陸知識分子改革派一樣,急統派是一個有高度純潔愛情理想的妓女,覺得自己在行動上越賣淫,越有錢,就越能實現立場上的高度純潔愛情理想。只要理想不墜,就能出污泥而不染,就有著獨立性,獨立於台灣和大陸之上,代表著民國國體與民族國家。就像汪精衞自己認為的一樣,以做國賊的方式保護中華民國。他們比汪精衞不同的,在於汪精衞是有能量有力量有手段的,不僅僅有立場,而且有行動,依附於日本同時一定程度獨立於日本,而急統派是三無人員,只有立場,沒有獨立性行動,只有依附於大陸專制。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3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