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4 am - Saturday 07 December 2019

素珠之亂不是種族歧視,是階級壓迫(管仁健)

週一 2016年06月13日, 10:4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1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發布 2016.06.13 | 10:26 AM

自稱是「公民記者」的洪素珠藉採訪名義辱罵一名老榮民,要他滾回中國,張貼影片後在網路上不斷發酵。 圖:翻攝網路

階級,是台灣各世代、各性別與各族群共同的禁忌話題。任何社會事件,從網路到媒體,大家去戰世代、戰性別或戰族群的都有;卻有一個共同默契,就是對階級問題避而不談。2016年6月初爆發的「素珠之亂」,以及接下來藍營政客操弄的什麼「反族群歧視法」,就是最典型的惡例。

2016年2月28日,擁有「台灣民政府身分證」的「台灣公民」,且長期以來自稱是公民記者的洪素珠,於高雄228和平紀念公園「採訪」外省老杯杯,並在6月9日將影片PO網。影片中她指責對方是「中國難民」,要他「滾回去祖國」。雖然被害者想離開,但洪素珠不死心,不斷大聲辱罵對方「不要臉」。事後洪素珠還發文聲稱,台灣民政府對於台灣外省族群,皆認定為「中國難民」,而非台灣公民。

洪素珠的謾罵 早就不是正常人行徑

洪素珠在Facebook隨機辱罵老榮民的PO網影片不只這一件,顯然並非單一事件,多年來她已多次在高雄市街頭進行類似行為,只是大多數老榮民選擇無視與原諒。最可笑的是,影片中竟有她對操福佬語口音的80歲老翁,還是照樣雞同鴨講的謾罵,這樣的影片也PO網,早已不是正常人的行徑。兩岸鄉民對其人肉搜索,公布了她的工作、地址和手機號碼,全台各大媒體也開始報導。

洪素珠在面對記者採訪時,聲稱是對方先挑釁才反擊。但她自己PO網的影片中,卻都只有她自己在潑婦罵街的聲音,不見任何對方挑釁的證據。她受訪時只是一副若無其事的對媒體說:「看你可不可以把那個伯伯找出來,我跟他道歉。」還一派輕鬆說︰「你又不是不知道中國榮民的品質就是那樣。」

在下樓接受記者採訪前,洪素珠並未選擇向發給她身分證的「台灣民政府」尋求保護,而是向「中華民國」警方報案。但轄區高雄市警察局三民一分局三民派出所派員前往發現,現場都是前來守候的媒體記者,並沒有要對洪不利的人。同一時間「台灣民政府」也發出聲明,表示「對於洪姓公民記者的發言確實有不妥善的地方,應該自己要出面修正。」「台灣民政府方面並無所謂的公民記者,洪姓女士的言行與台灣民政府無關。」

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則表示,針對洪素珠辱罵老榮民事件,院長林全支持高雄市警察局進一步了解並依法執法,退輔會主委李翔宙也已報告此事,並正在尋找受辱的榮民,以便安撫與提供協助。另一方面高雄地檢署也發布聲明,表示將介入調查,於13日上班日列分他案進行偵辦。但表態最積極的竟是國民黨主席洪秀柱,11日提出擬制定「反族群歧視法」。

郝柏村皇民說 壓垮國民黨最後稻草

洪素珠刻意選在外省人比例較低的南台灣,專挑貌似外省退伍老兵者挑釁,甚至找錯人,發現對方是操福佬口音的老夫妻時,照樣謾罵並PO網,這怎麼還會是什麼族群問題?這是階級問題。台灣這幾年來在媒體上最赤裸裸地散發族群偏見的兩人,就是軍頭郝柏村與白狼張安樂。2014年11月19日《蘋果日報》報導︰

「行政院前院長郝柏村下午參加中視《政治三缺一》節目後表示,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是台灣皇民的後裔,柯的爺爺同前總統李登輝一樣都是皇民,做官不做官都不重要,當時的皇民都是日治時代在台灣的特別、特權階級,當然也許會懷念日治時代當時的地位,這是情理之常。」

郝柏村在北市輔選國民黨提名人連勝文時,因為這段「皇民說」引爆各方批評,指他撕裂族群,選後外界也認為這段將日治時代的台灣人視為皇民,不但嚴重挑起省籍情結,也是國民黨敗選的主因。但是即使拖垮了台北市連勝文的選情,甚至連累了基隆市立委郝龍斌的選情,郝柏村依舊不會閉嘴。

說穿了郝柏村選前不認錯,選後不改口,發言甚至更加麻辣的原因也不奇怪。白癡也看得出民意支持度探底的馬英九,不但會讓國民黨失去總統寶座,連立院多數黨也不可能保有,就像1949年中國全面赤化之際,老蔣要排除李宗仁等黨內一切其他勢力,獨佔台灣為根據地,如今的國民黨不也就像1949年的台灣?

2014年六都與縣市長的地方大選,國民黨被郝柏村的「皇民說」拖垮,幾乎完全被殲滅後,12月9日《自由時報》報導,郝柏村到高雄西子灣的中山大學演講「八年抗戰與兩岸關係」,在答覆「台灣光復了嗎?」的提問時表示︰

「大家只重視二二八、白色恐怖,卻不重視台灣如何光復。二二八包括失蹤者不到一千人,加上家屬一萬人,白色恐怖槍斃的都是外省人,這中間可能有冤枉的,包括柯文哲祖父是皇民,二二八被抓了三天挨了打,當然與他基本思想有關;而李登輝也是皇民,有日本名字,這就是少數在台灣特殊權貴。」

日治時代的台灣人有日本名字,這有什麼稀奇。孫文的日文名字叫「中山樵」,蔣介石的日文名字叫「石岡一郎」。如今郝柏村這無知的大軍頭,到日本名字的中山大學去演講,還要罵李登輝與柯文哲的祖父有日文名字,這不就是最典型的族群歧視嗎?為什麼高級外省人可以用日本名字當中華民國的國父?當五任總統再傳給兒子當二任?有日本名字的台灣人,第三代卻連個市長都沒資格選?

洪秀柱別假仙 專法管不了張安樂

另一個煽動族群仇恨的就是白狼張安樂,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張安樂領群眾意圖進入國會,在鎮江街口與組人肉圍牆的民進黨議員,隔著警察叫囂。據4月1日《蘋果日報》報導,張安樂站在宣傳車上,拿著麥克風叫囂,接著向國會內的學生喊話︰

「我們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把國會還出來,不讓我們進去,你們既然敢包圍行政院、包圍總統府,你們人也比我們多,就這樣躲在後面,為什麼不敢讓我們進去,恬不知恥,中國人不需要你們,中國人不需要你們,攏是中國人幹出來的。」

要比公然發表仇恨式的族群歧視言論,郝柏村的「皇民說」與張安樂的「中國人幹出來說」,都比「素珠之亂」嚴重。問題是洪素珠欺善怕惡,只敢找安分守己的南台灣老榮民挑釁,卻不敢去找一出門就警衛森嚴的白黑兩道頭子,很明顯這就不是族群歧視,而是階級壓迫,全台灣每個人都知道郝柏村與張安樂是什麼背景,洪素珠當然也不例外。

在台灣,最常遭受歧視的族群,就是來自東南亞的外配與移工,其次則是原住民,再來是客家人。至於明顯佔有與人口數量不成比例,握有相對優勢的外省人,以及在人口數量上佔絕對優勢的本省人,在需要制定專法來保障的優先次序上,都是假議題。

洪秀柱與國民黨都別假仙了,「反族群歧視法」能約束郝柏村的「皇民說」與張安樂的「中國人幹出來說」嗎?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素珠之亂」不是種族歧視,是階級壓迫。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18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