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6 am - Saturday 15 May 2021

質疑107總綱 學者: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是威權遺物,應刪除

週五 2016年08月12日, 4:2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8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唐詩/台北報導 2016-08-12 13:17
質疑107總綱 學者: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是威權遺物,應刪除
台灣教授協會今(12)日上午舉辦「請停下腳步:重新檢視12年國教總綱」記者會,質疑教育部12年國教總綱(107)課綱倉促準備上路,不應無異議通過,要求通盤做出調整。國中教育裏童軍、高中裏的「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全民國防教育」,基本上是威權時代的遺物,「建議應刪除」。圖/唐詩

「自己的課綱自己審」,但已經被「框定」好時數和內容方向要上路的107總綱OK嗎?政大歷史系副教授金仕起表示,課綱中的時數配置有問題,例如國中的「綜合活動」,家政童軍和輔導,這是個問題,高中的國語文課程還放了「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大概我們40年前在讀高中時就有的」,再來軍訓換湯不換藥變成「全民國防教育」,第三是科技的問題。

他說,國中教育裏童軍、高中裏的「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全民國防教育」,在我們的視野來看,基本上是威權時代的遺物,「建議應刪除」,特別是「全民國防教育」,教育部前幾天才宣示,五年內要請教官離開校園,「這課為什麼還要在」?

「而且,上過全民國防教育的同學大概都知道,就是去了解步槍的構造,軍艦的規格,平常大概就是看看電影啦!上的好一點的情況,大概就是老師跟你講講孫子兵法,浪費時間」,金仕起說。

金仕起接著表示「至於科技是重大議題,要讓未來社會能融合的課程,但要有先備條件,現在中小學來講挺困難,若考慮城鄉差距,建議也應該拿掉」。

此外,他表示,有些課程應回復時數,如社會領域內的歷史、地理、公民與社會三科固定必修,應適度回復時數,「不是反對合科教學,但要配套,如師資培育要跟上」,若無配套率爾上場,已惡化的問題會更加惡化。

金仕起也指出,現行課程內容一再重覆則是另一問題,「國中小都教同一套,到了高中還這樣教」,研修必須對這問題切實檢討,必須要有統整、連貫、循序漸漸的概念,而非貿然遷就總綱的時數規劃倉促上路。

輔大哲學系助理教授沈清楷認為,教官全面退出校園後,對於「全民國防教育」的軍訓已可廢除,關於「國家」的認同、安全、發展則可納入社會科教學中討論。

提到「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沈清楷也批評,它既不「中華」也不夠「文化」,不夠中華是因為只有儒家為主,缺乏道家或其他優美的思想,第二是如果我們要給下一代小孩子文化涵養,「你會不會把中華文化當作唯一的選擇」?

「我們延續威權時代要以政府控制教育的課程,在民主台灣有什麼樣的意義」?他說,教育部如果覺得很重要就應放必修,而不是用一個上限的方式把它(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放進去,「如果文化基本教材有必要的話,我們應思考要怎樣的文化基本教材」?

台灣教授協會今(12)日上午舉辦「請停下腳步:重新檢視12年國教總綱」記者會,多位學者今天出面質疑,教育部12年國教總綱(107)課綱倉促準備上路,不應無異議通過,要求通盤做出調整。

台教會會長許文堂表示,當年馬英九政府為了趕在卸任之前推動新的12年國教課程內容,提前一年在2014年在12年國教總綱硬推上路,但大多數的國人,包括大學專業教授、各級學校授課教師還來不及瞭解內容的狀況下,教育部就宣告通過,這樣的決策流程與總綱內容豈能不重新檢視?

金仕起則強調,在「9年一貫課程」中,曾將歷史、地理、公民3科統整為「社會學習領域」,但以實施現況來看,表面是統整,但實施是不一樣的,要延用到高中要做很多配套措施。「學分數大大不足之下,硬要上路對老師教學負擔會非常沈重」,若合科為教學帶來困擾,也為研修製造問題。

沈清楷則指出,12年國教希望能釋放多點時數讓各校自由訂定必修、選修,不要再由教育部由上而下控管,而有校定的必、選修,「部定的必、選修都是屬於教育部要推的核心素養和目標」,而教育部部定必修學分中,國文20,英文18學分,語文科有38學分,面對未來公民這配置是否合理?而史地公民的合科他也認為沒必要,「只是為了縮短時數而已」,從各8小時縮到6小時。

沈清楷說,部定必修把史、地、公民這種最能開拓國際視野的課各減2小時,再看自然科,第6頁物理、化學、生物、地球科學,普通高中要求基礎的科學能力,沒有的話競爭力會有問題,但只有授課12小時,有學校放選修課中,「可做可不做」,教育部是不是在部定必修展現培養國際化和公民素養能力,這是要思考的。

「教育部次長蔡清華才說教官要全面退出校園,全民國防教育這件事還放在12年總綱,代表當時設計還有威權心態,威權殘餘還保留著」,沈清楷表示,如果按照總統蔡英文說法「威權時代哪個不是選擇服從」?可是我們現在不是威權時代,應把不對的事情揪出來好好檢討。

他強調,「我們還有機會,等它(總綱)上路我們就困難了」,今天他們也希望拋磚引玉,希望各科老師出來說明,課程能否符合未來的想像。

政大台灣史研究所教授薛化元則在會中拿出一份不便出面的「K博士」所提出的質疑,「如果做一般的資訊概論介紹沒問題,但若期待透過教育的內容讓學生做相關的學習,必須注意整體配套」。

他表示,資料中K博士提到五、六年級要學「數位資料表示法」,但那時學生還在學十進位,電腦是二進位概念,會不會造成混淆?七年級的「資料數位化之原理與方法」課程,但睥學中連續與離散的概念,在這階段還未提及。而基本程式語言如(C++與JAVA)在大學必修都還是一整年,「高中是否能達到?需要再考量」,再來是師資有準備好了嗎?

K博士的結論是,「資訊科技領域六大面向中,演算法和程式設計不適合放在12年國教」,薛化元說,設計理念很好,但必須配套,否則可能揠苗助長。

薛化元也表示,總綱整體設計來看,是要開更多選修科,「這本來是一件好事,但請注意學校的規模」,台灣大、小學校不一樣,愈小的學校師資已不足,有能力開那麼多選修科嗎?

薛化元說,他不主張小校要併校,但城鄉差距很大,「12年國教既不是12年國民教育,也不是12年基本教育,只是讓你感覺往上延伸3年,但壓根底就不是國民教育」,整體來看就是急就章,總綱「務必要審慎處理」,課綱審議已經是最後一階段,「那已經是課程內容『研發』的最後」,這也不是社會科一科的問題,「總共時數就這麼多,應該怎麼辦」?應認真再檢視。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8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