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8 am - Wednesday 23 June 2021

金馬 台灣驕傲!◎黃暐瀚

週一 2016年11月28日, 9:1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5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暐瀚觀點 – 黃暐瀚 政治記者

11月28日(一)
儘管今年被「絕殺」,儘管只拿5項獎,台灣的電影,並沒有「完敗」。(資料圖片)

第53屆金馬獎前晚頒獎,一夜過去,台灣電影被大陸電影,給徹底「血洗」了。

22個獎項中,台灣只拿下5項,而最壓軸,最具代表性的最後四個大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被大陸全拿,橫掃千軍。

原本,國人很期待的「一路順風」,入圍8項最後只拿了1項;國人很看好的「再見瓦城」入圍6項,最後全部槓龜。

我一個人獨自看轉播看到深夜,最後一小時的典禮過程,幾乎與「台灣」無關,夜冷茶涼,難免有些落寞。

網路上一些網友耐不住,直接開罵:「這到底是金雞獎?還是金馬獎」?「不能鼓勵台灣電影的影展,收掉算了」!

言者隨意、聽者傷心,台灣人少得獎,心情不佳我懂,但台灣人拿獎少,難道是金馬獎的錯?

目前華人世界有三大影展,分別是「台灣金馬獎」,「大陸金雞(百花)獎」以及「香港電影金像獎」。其中,台灣金馬獎已經辦了5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剛剛滿35年,大陸的金雞獎也是35年,近年來改成「金雞、百花」輪流舉辦,一年金雞,一年百花,金雞專業,百花由觀眾票選,隔年輪流舉辦。

大陸與香港的影展,晚了金馬獎快20年,這20年的差距,是種嚮往,是種說不出的感覺。

今年得到最佳劇情片的「八月」導演張大磊,他說:

「到金馬,到台北,可以說是來朝聖的,金馬獎在我心裡面,像是一個神壇一樣。在我電影啟蒙的時候,台灣電影,台灣新浪潮電影是啟蒙老師,只能是感謝,我把台灣的電影,也當成是我的父輩」。

上台領獎的張大磊,緊張到嘴裡口香糖來不及吐掉,他驚訝得獎,也驚喜得獎,和其他盛裝出席的大陸導演和演員們一樣,來到金馬,征服金馬,是種榮耀,是夢想成真。

金馬獎當然不是金雞獎!

如果是金雞,那就不會把四項大獎,全部頒給「外地作品」;如果是金雞,以香港占中,雨傘革命為背景的「九月二十八日、晴」,根本沒機會,獲選最佳劇情短片。

正是因為「金馬獎」完全看「優劣」,不管「政治」,也沒有任何「地域之見」,能單純論實力給獎,才會讓電影人們這樣嚮往!把金馬獎當成了華人電影界的「最高殿堂」。

還還記得當李安站上奧斯卡舞台,拿下最佳導演時,公開感謝「台灣」的感動嗎?還記得王建民站上大聯盟投手丘,拿下19勝的英姿嗎?每每看到台灣人,征服「最高殿堂」時,總是感動,總是那麼,令人驕傲!

如今,華人電影圈的「最高殿堂」,已經就在台灣。我們該做的,是拍出更好的電影,吸引更多的觀眾,留下更多的獎項;而不是「不讓對岸來參賽」,也不是「不讓對岸拿走更多獎」,更不是讓金馬獎從此不再是「最高殿堂」。

儘管今年被「絕殺」,儘管只拿5項獎,台灣的電影,並沒有「完敗」。就像2011年,劉德華拿到金馬獎時說的一樣:「現在是香港電影最低迷的時候,我也希望我們這群人,能撐過去,跑到跟你們同樣的目標」。

五年不到,香港電影撐過來了。香港可以,台灣一定也行。

暐瀚 2016-11-28 de 台北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5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