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9 am - Friday 06 August 2021

韓連潮:川普對華政策會出現顛履性變化嗎?

週二 2016年12月06日, 12:2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62 views
  • Print Print

2016.12.04 04:40 韓連潮

川普和退役中將弗林在維吉尼亞州的競選大會上(2016年9月6日)。川普當選後任命弗林擔任國家安全顧問

編者按:這是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韓連潮為美國之音撰寫的評論文章。這篇特約評論不代表美國之音的觀點。轉載者請註明來自美國之音或者VOA。

美國大選已經過去了幾週,人們從勝出的彈震中逐漸復甦,開始關注川普政府人事任命及其政策走向。

從其人事任命的情況來看,川普似乎準備兌現自己的競選諾言,但在主管外交的國務卿人選上卻遲遲拿不定主意。據報導,可能的人選包括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前美國中情局局長彼得雷烏斯,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以及田納西州聯邦參議員科爾克。

朱利安尼多年為外國政府做諮詢賺錢,利益衝突太多,得到參議院的批準有難度;羅姆尼應當是個較好的人選,但川普團隊內部反對呼聲太強;彼得雷烏斯的醜聞的嚴重性恐怕超過了希拉蕊,道德上先矮了一截;博爾頓的觀點極端,難獲大多數參議員支持;科爾克是參院外交委員會的主席,有兩黨的支持,通過批準會一帆風順,有在平衡中出線的可能性,但他是一個傳統的、現實主義的共和黨外交政策執行者,能否與川普合拍也是未定之數。

國務卿人選的不確定性也反映了川普外交政策的不確定性,尤其在對華政策方面,川普的團隊內部似乎並未形成一致意見,鷹派主張實力和平,加強亞太力量,遏制中共;鴿派則主張讓中共主導亞太,美國參與亞投行、一帶一路。川普雖然力主收縮,不去參與改變他國政權和國家建設(nation building),但從其前後矛盾的競選言論來看,他對華政策的思路也不十分清晰。

中共政權及其學者似乎對川普寄予很大期待。他們認為,川普競選期間的言論不足為懼,而其孤立主義傾向會改變希拉蕊·克林頓設計、歐巴馬政府實施的重返亞洲政策,使美國從世界各地收縮力量,並要求亞太盟國承擔更多防務責任。這樣的舉措必然使美國的亞太盟國陷於混亂,讓中共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志在必得。此外,川普的上台,證明了民主制度的失敗,中共可以通過丒化美國民主制度來宣傳一黨專制。最後,川普是個商人,沒有一定要堅守的原則,任何事項都是可以談判,通過利益交換解決,或許能將他打造成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式的人物。

我認為這恐怕是一相情願的想法,可能是對川普其人瞭解不夠所致。

川普並不是個石頭裡蹦出來的孫猴子,他在房地產和影視界早已大名鼎鼎。美國至少有五名長期追蹤他人生歷程的專家。據這些專家稱,川普的父親是個典型的日爾曼人,對孩子兇狠嚴歷近於苛求和冷漠,其兄也常常欺凌嘲笑他,培養了他孤獨而好強的性格;川普從小到大一直在不斷地試圖向父兄證明自已是強人,有能力做大事擔大任。當選美國總統就是其成功的最好證明。

有人稱,2011年歐巴馬在白宮記者協會晚宴上拿川普開涮,嘲諷他只知道與世界小姐打交道,而對與各國領導人的外交一竅不通,從而起意競選美國總統。事實上,早在1988年他就意欲以共和黨人身份問鼎白宮,2000年又在明尼蘇達州長溫楚拉的說服下,決定以剛興起的第三黨改革黨候選人的身份參加美國總統的角逐。2011年他曾再度考慮參選2012年的總統選舉,最終權衡後放棄。當然歐巴馬的調侃,很可能堅定了不能忍受屈侮的川普參選總統的決心。

如今勝出,川普所要做的是向美國和世界上其他質疑和否定其領導力的人證明他能做好美國總統,兌現其讓美國再度強大的諾言。川普通過非常規出牌,獲得了競選的勝利,他也會通過這一模式來主政,恐怕在對華政策上一切照舊(business as usual)的時代一去不返了。

川普國家安全顧問的任命也證明了這一點。新國家安全顧問弗林曾擔任過美國軍情部門的主管,他贊同川普將ISIS作為美國主要威脅,但同時認為中國、朝鮮和俄國是支持這個穆斯林恐怖組織的黑手,主張美國必須對抗這一全球聯盟來擊敗ISIS。

從這個角度看,美國的對華政策出現顛覆性變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川普在外交上口無遮攔,一些言論常常讓人覺得他天真幼稚,低估他的能力。譬如,川普在對華問題上立場和言論前後不一致,讓人以為他對中國一無所知。其實,據報導,川普在2011年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他瞭解中國,瞭解中國人的思路,這些年來讀了幾百本有關中國的書籍,並當場僅憑記憶列舉了二十本,其中包括張戎的《毛澤東: 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查建英的《弄潮兒》以及張彤禾《工廠女孩》等。這一舉動是許多號稱廣讀詩書的領導人所做不到的。

因為在中國經商的緣故,川普重視中國,希望瞭解中國,這個邏輯一點也不奇怪。他的品牌商標在中國遭遇挑戰,十數年官司纏身,輸了兩場,第三場官司在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一個多星期後,奇蹟般地打贏了。我認為,川普這些直接對中國特色的"法治"和「自由貿易」的經歷體驗,使得他對中國的瞭解遠遠超過華盛頓的政客,很可能會驅使他直接主導對華政策的制定。

2011年川普在 CNN 的一次訪談中對記者伍爾夫·布利策稱,中國不是美國的朋友而是敵人。原話這樣說的: 「(the Chinese)are not our friends. These are our enemies. These are not people that understand niceness.” 當然,我們無從知道他講這番話的目的和動機是什麼,也可能他在為自己2012年參選造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反映了他對美國過去多年的對華政策極為不滿的立場。應當指出,川普在這裡說的中國是指中共政權而不是中國人民。

這一立場也不是憑空形成的。早在2000年,川普作為改革黨人競選總統時,其競選綱領包括改變不公平貿易、消除國債和建立全民醫保等議題。可見川普政治上嶄露頭角與改革黨、茶黨以及與不公平貿易密切相關。

而改革黨、茶黨的反叛和形成,主要是共和黨基層選民對多年參與推進的美國保守主義運動不能展現成果(Deliver results)感到失望、對建制中大佬們不以為然、洋洋自得的心態,以及和基層民眾嚴重脫節高高在上的作風感到憤怒所致。他們普遍認為美中之間貿易不公平,是單向自由貿易,而不是真正的自由貿易,而這一單向自由貿易導致美國大量工作流失,人民收入減少;與此同時,中國利用美國市場、資金、技術崛起成為美國的一個強大敵手,要修改國際規則,重建由其主導的國際秩序。無論這些看法正確與否,川普順應或利用了這一情緒,從而在本次大選中勝出,但他為了要保持其選民基礎,一定要有所作為,打破傳統和現狀,提出新政策,至少會堅持改變中國不公正貿易的做法。

雖然共和黨傳統上親貿易、支持全球化,有很重的中國情結,主張對華不遏制但防範的外交政策,該政策一般不會因總統更替有大的變化,但目前共和黨的選民基礎已經改變,民意已經轉向,一切照舊意味著共和黨將失去傳統的選民基礎。代表了共和黨新基層選民的川普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可能會制定與之相適應的顛覆性對華政策。

目前中國經濟下滑,而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又極大地依賴於高速度增長,所以北京沒有其他的辦法,一定會繼續大量增加貨幣量,刺激經濟,造成人民幣的進一步貶值,給川普理由來對中國貨物增加45%的關稅,引發一場貿易戰。

川普與中華民國的蔡英文總統最近的電話通話或將是這一顛覆性變化的前奏曲。美國對台灣關係法以及過去里根總統的六項承諾都是在台灣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時制定的。中華民國已經實現民主轉型二十餘年了,成為亞洲一個主要的民主國家,這迫使川普政府感到有道德義務重新審視一個中國政策,重新修訂對台關係法和里根的承諾,支持民主原則和價值;這和孤立主義並不矛盾,因為即便奉行孤立主義,美國也要選擇自己的朋友和貿易夥伴,而基於同樣民主理念和自由貿易制度的台灣是最佳選擇之一。

由於川普在華有生意,團隊內意見並不一致,所以會讓未來對華政策複雜化,甚至出現變數,回到一切照舊的老路。但是,我認為川普的最大驅動力是證明那些質疑他、否定他有能力主政美國的那些人的錯誤,所以,他不會因自己的部分生意而破壞自己成為重振美國雄風的總統的機會。

總之,好戲還在後頭。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6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