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1 pm - Tuesday 13 April 2021

72年前,那個世界上最美的平安夜

週六 2016年12月24日, 7:1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6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6年12月24日 來源:  微信: 鍾二毛

今晚是平安夜,不準殺戮,把槍給我。”

世界上最美的平安夜

1944年12月16日,希特勒打響二戰最血腥的戰役——阿登戰役。這個戰役前後廝殺一個多月,德國與以美國為首的盟軍雙方傷亡慘重。德軍傷亡人數達10萬,盟軍傷亡8.1萬,其中美國士兵佔95%以上,達7.7萬人,犧牲近2萬將士,是美軍歷史上傷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戰役。

阿登戰役

故事發生在1944年12月24日,平安夜。

地點是德國戰區許特根森林(HürtgenForest)。森林深處,一位名叫伊麗莎白•維肯(Elisabeth Vincken)的德國婦女,為了逃避戰亂帶着12歲的兒子弗瑞斯(Fritz Vincken),住在林中一個用於狩獵的小木屋裡。遠處,槍炮聲依稀可辨。

伊麗莎白•維肯做了一頓雞肉餐,和兒子靜靜等待丈夫回來團聚。丈夫應徵在附近小鎮當民防軍,是一名廚師。每天的食物靠丈夫帶回來。

大雪封山,戰火未滅。丈夫還能回來嗎?

突然,有人敲門!

小弗瑞斯以為父親回來了,跑去開門,呀,是美國大兵!

兩名戴着鋼盔的美國大兵站在門前,還有一名則躺在雪地上,像死去一樣。其中一人用他們不懂的語言說著什麼。

這三個美國大兵是美軍第8師第121步兵團的士兵,與自己部隊走失,在滿天風雪中,他們一面躲避德軍的追擊,一面尋找己方陣地,已經在森林整整徘徊了三天三夜,饑寒交迫,身上滿是凍傷。其中一個美國兵大腿中彈,失血很多,生死未卜。

荷槍實彈的美國大兵,沒有一腳踹開木屋,沒有舉槍殺人,他們站在門前懇請主人收留。

伊麗莎白懂了對方的意思,沉默着。兒子小弗瑞斯看着母親。納粹德國規定,收留敵軍者格殺勿論!這一點母子心裡清楚。

出人意料的是,伊麗莎白把美國大兵請進了屋。她將傷兵安置到小弗瑞斯的床上,將床單撕開做成繃帶為傷兵裹傷。她讓兒子去弄一桶雪,為凍傷的士兵揉擦手腳,又讓他去把家裡公雞捉來,另外多拿6個僅剩的土豆,做成聖誕晚宴。

簡陋的木屋,香氣四溢。

這時候,又有敲門聲!

小弗瑞斯以為又是迷路的美國大兵,去開門,發現是4名德軍士兵!

德國士兵說他們與自己部隊走失,在森林中迷了路,要借宿一晚。

伊麗莎白溫柔地說:歡迎進來暖和身子,也歡迎和我們共享聖誕晚餐,不過我們還有其他客人,這些人不是你們的朋友,希望你們容納他們。”

德軍士兵警覺並厲聲追問:是美國人嗎?!”

伊麗莎白問答說是”:“今天是平安夜,你們誰也不準在這裡動干戈,請將武器放在門外。”

德軍士兵眼睛盯着伊麗莎白。伊麗莎白靜靜看着德軍士兵。最後,德軍士兵放下了武器,走進小木屋。

小木屋內的美國大兵,早已準備好決一死戰。一名叫拉爾夫•布蘭克的士兵已經亮出了手槍,手指扣在扳機上。

伊麗莎白攔在他們面前用法語說了同樣的話:今晚是平安夜,不準殺戮,把槍給我。”

伊麗莎白收繳了美國大兵手槍。

德美兩方士兵就這樣共處一室。因為房子太狹小,雙方士兵不得不緊緊地擠在一起,肢體碰觸。他們彼此提防着、警惕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戰鬥隨時會發生。

唯有伊麗莎白面帶微笑一邊和他們說話,一邊忙來忙去準備聖誕晚餐。

小木屋的溫暖、食物的香氣、伊麗莎白慈母一般的熱情與平和,讓士兵們緊繃的神經慢慢鬆弛下來。美國兵將自己的香煙盒掏出來,請德國士兵抽煙,德國兵則從背包中拿出一瓶紅酒和一塊麵包,與大家分享。一名德國兵走過去為美國傷兵檢查傷口,並用自己的急救包為他處理包紮槍傷。這位德國士兵是幾個月前才從海德堡一所醫學院肄業一個的學生。他能用英語與美國兵交流。他告訴美國兵說,因為天氣寒冷,傷口兵沒有感染,僅是失血太多,應該無生命危險,休息和營養會使他恢復健康。雙方的猜忌與警惕漸漸消失。

晚餐端上了桌,伊麗莎白開始做飯前祈禱,她含着眼淚禱告說:“感謝主的恩典,讓大家能在這場恐怖殘酷的戰爭中和平地共聚一室;在這個聖誕之夜我們承諾不分敵我,友好相處,分享這頓並不豐盛的聖誕晚餐;我們祈禱儘早結束這場可怕的戰爭,讓人人都能平安回到自己的家鄉,兒子可以和媽媽團聚,可以與姐妹擁抱。”

寂靜的夜》劇照

伴隨禱告聲落下的是,年輕士兵們的眼淚。他們想念家鄉和親人,渴望和平。

這個平安夜,7名士兵同床共眠。

第二天早上,伊麗莎白給美國傷兵餵了雞蛋湯;德國下士用地圖告訴美國兵他們陣地的所在地,並特意告訴他們不要去蒙夏鎮;因為德軍已重新佔領該地區,去那裡等於自投羅網。德國兵還做了一副擔架,給美國傷兵使用。雙方再三感謝伊麗莎白和男孩弗瑞斯之後,握手告別,朝不同方向離去。

故事仍沒完。14年之後,1958年,小男孩弗瑞斯長大了,他居然移民到美國夏威夷,還開了一家比薩餅店。在美國朋友的敦促下,他把這段經歷寫了出來,投稿給《讀者文摘》。

弗瑞斯

多年來,弗瑞斯一直渴望與7名士兵重逢,但遲遲不能如願。直到整整51年之後的1995年,美國電視系列節目《未解之謎》,將弗瑞斯的故事製成視頻播出。不久,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鎮一家養老院的一位工作人員,打電話告訴《未解之謎》,他那兒的一名二戰老兵,多年來也在講述同樣故事。很快,相隔51年後,弗瑞斯和拉爾夫再次見面。二人相擁,喜極而泣;拉爾夫對弗瑞斯說,你媽媽救了我們的命!”

後來弗瑞斯又聯繫上了另一名美國兵,但他,卻始終未能找到那些德國士兵。

弗瑞斯與他和母親當年拯救的美國大兵R. Blank會面,就是那位在小屋裡掏出手槍的拉爾夫•布蘭克。

弗瑞斯2002年辭世。同年,好萊塢出品了一部根據這個故事改編的電影,名字叫《寂靜的夜》(又名《遭遇平安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鍾二毛

✎鍾二毛,小說家,故事狂人、時評人。當過警察、記者。多個電視節目談話嘉賓。出版有長篇小說《小浮世》、《小中產》、《我們的怕與愛》,短篇小說集《舊天堂》等書.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6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