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9 pm - Thursday 24 September 2020

為228遺骸找回家路/林媽利上書蔡英文 沒有墳的家庭、無法忘記痛

週二 2017年02月21日, 9:1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9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馬偕團隊建228遺族DNA庫,8名個案留存檢體,他們一生都在找尋罹難的親人

文/黃筱珮、楊惠君 2017-02-20 11:01

林媽利(左)領導的團隊除基因體研究還有醫學資訊統計等專業人員,他們希望用科學完成轉型正義,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圖/楊惠君攝

林媽利(左)領導的團隊除基因體研究還有醫學資訊統計等專業人員,他們希望用科學完成轉型正義,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圖/楊惠君攝

「雖然過了那麼多年,但二二八受難者的遺族們,很多人還是活在恐懼之中,他們甚至到了今天,還不敢回到台灣來,沒有遭遇過的人,可能不會明白,那種恐懼有多麼巨大!」2011年起,即開始推動「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計畫的馬偕醫院輸血醫學研究室前主任林媽利,談起這個台灣近代最慘烈的白色恐佈屠殺案,仍氣憤難平、並對受難家庭心疼不已。

78歲的她,參與建立台灣輸血體系、以DNA為台灣人身世溯源,生涯完成了多項台灣重要的血液與DNA親子鑑定研究工程,學術生涯最後階段令她最掛心的使命,便是「幫助二二八亡靈回家」,替受難者遺族建立DNA資料庫,等待有一天尋獲遺骸時,讓這些家庭終能「團聚」,與常民一般也能享有「祭祖」的安慰,她深信,唯有如此,這個歷史悲劇才能真正被撫平。

越南已鑑定越戰遺駭 台灣豈有不做的道理?

2016年蔡英文總統當選,林媽利立即寫信給小英總統為二二八受難者請願,她於書信中提到:「69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帶給台灣人民很大的災難、痛苦及恐懼,許多遭受到殺害的台灣人到現在還找不到遺骸。」

「誠如您在228紀念會致詞時陳述一個阿根廷記者對歷史的反省:『當那麼多的人沒有墳墓的時候,我們怎能遺忘過去』。因此在台灣的我們這一代,須要努力去尋找這些遺骸,再比對家屬與遺骸的DNA,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實現『轉型正義』。」她認為,這項工作刻不容緩,因為相關的親人已漸漸凋零。

她並提到,經濟和醫學發展都落後於台灣的越南,也已投入2500萬美元與德國Bioglobe 公司合作,鑑定越戰受害的50萬軍民的遺骸。台灣豈有不做的道理?誠摯呼籲小英總統:「希望這封信能成為您在制定將來政府的政策時的參考。我們希望讓受難者遺骸回家,回歸家族,以實現落葉歸根的人類最基本的願望。」

但是,這位台灣傑出的女科學家的建言,沒有等來總統府的回音,向二二八基金會申請經費補助沒著落,幸而馬偕醫院支持她,「預支經費」,2013年2月15日為該計畫設計專門實驗室。到目前為止,該實驗室已接到8名失蹤受難者家屬的委託,建立DNA的檔案,每一個家庭,都有一段心酸血淚,他們分別來自美國、琉球等地,有些人一輩子不敢回台灣生活。

一生都在找父親 希望子孫能迎回祖先

「我一生都在尋找我的父親!」這是一名80歲的委託者林先生對林媽利說的話,僅僅只是轉述,都讓林媽利紅了眼眶。

她說,這位先生每年都從美國洛杉磯回台灣找尋二二八時遇難的父親,遍尋不著,老先生對林媽利說:「我日益年老,不知還能再找幾年?」因輾轉獲悉她在建立二二八遺族的DNA庫,立即找上門,把自己的DNA樣本託付給馬偕醫院輸血醫學暨分子人類學實驗室,懷抱著希望,倘若有天父親遺骨出土,就算自己已不在,子孫們還是能經由比對DNA迎父親回家。

接受委託的個案中,最特別的是還有來自日本琉球(沖繩)二二八受難家屬「青山惠昭」,前年也來馬偕保存DNA。73歲的青山惠昭在基隆社寮島(現和平島)出生,父親「青山惠先」是漁夫,於二二八事件遭逮捕,從此人間蒸發、音訊全無。青山惠昭於2013年向台灣政府提出請求承認其父為二二八事件的外國受難者並要求賠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2016年判決青山惠昭勝訴,二二八基金會須賠償600萬元,青山惠昭成為首位因二二八事件獲賠的外籍受難者家屬。

早期社寮島住有許多從琉球來台捕魚的漁民,是北部最大的琉球人聚落,二二八事件約有30多名日本人受害,有些下落不明,這幾年有許多日本琉球人到基隆和平島打探家人消息,追悼當年不幸罹難的亡靈。

此外,二二八事件遇難的銀行家陳炘的女兒,也已保存了自己的DNA、留取一線尋親的機會。生於1893年的陳炘是台中縣人,當年取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後,回到台灣創設日治時代第一家台灣人經營的金融機構「大東信託」,可說是台灣金融界的先驅。1947年3月11日二二八事件中遭逮捕並處死,屍骨不知何處。

母寧讓子「父不詳」 至今仍活在恐懼中

每年,二二八紀念相關活動,林媽利都會率研究團隊前往活動現場「擺攤」、宣傳這個計畫,也希望能有更多遺族來保存DNA,迄今,留存家庭樣本不多,除政府未大力支持、協助宣傳外,也因為許多遺族至今仍活在不安與恐懼中。

林媽利研究團隊的研究人員王澤毅提到,去年參與二二八基金會活動到現場宣導時,很多人還是不敢上前,直到今天,還是在害怕自己的「身份外洩」。「有位年約50歲上下的先生,談到父親在二二八失蹤,從小媽媽擔心他和家族被牽累,幫他報戶口不敢填父親的名字,他一直跟著母親姓,父親的姓名在家族裡更是禁忌,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真的,還出示身分證上父親欄確實寫著『父不詳』,秀出身份證時還小心翼翼遮住自己的姓名、不敢曝光,那種害怕的心情好強烈,最後沒有留下資料就離開。」

林媽利說,二二八事件的發生,造成數以萬計的台灣人無辜犧牲,由於當時的高壓統治,至今許多人的骸骨仍然無法回歸家庭,散落各處。對台灣人而言,死後骸骨能回歸家庭、回歸到自己子孫的懷抱中是十分重要而必須的,希望藉由二二八受難家屬與二二八受難者遺骸配對的研究與努力,讓受難者的靈魂真正安息,也讓受難家屬們獲得一絲的欣慰。


馬偕「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髓回家」計畫專屬實驗室。

林媽利(左)及團隊研究人員王澤毅。圖/楊惠君攝

鑑定技術沒問題  難的是法令限制

林媽利有30年的親子鑑定實驗及分析經驗及15年研究台灣族群血緣的專業知識和台灣族群血緣資料庫,團隊除基因體研究還有醫學資訊統計等專業人員加入,曾經從距今約4500年前的大坌坑遺址中的遺骸檢定出該遺骸的母系血緣,要從近代的二二八受難者骨骸中萃取DNA,並檢測其DNA標記,技術上完全沒有問題。

林媽利說,她原本的想法是希望把可能是二二八受難者遺骸(1顆牙或1小塊骨)的DNA萃取、定出序列,再與許多家屬的資料比對,鑑定出遺骸的身分,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以安慰死者、家屬及社會。

「實際執行發現困難重重,因為無從取得『遺骨』。」研究團隊與法務部聯繫,得知在國內如果有遺骸被發掘,在無法確認是凶殺案或自殺、或是二二八事件遺骨情況下,都先列為「刑事案件」,要由檢察署進行調查釐清,再交由法醫研究所比對建檔家屬DNA資料,確定無名骨骸身分。

林媽利認為,要開挖和尋找在二二八遭屠殺的遺骸並不困難,「因為文獻史籍已知道,有幾處是大規模的屠殺現場,像是嘉義水上機場、且據說因槍決民眾曾使當地海面上遍滿浮屍的基隆和平島、淡水也有刑場等等,所以若法令上或政策上支持,都有地點與方向去開挖。

今年228擺攤宣傳  讓更多遺族留存DNA

雖然目前有法令上的限定,但研究團隊也希望可以和法務部合作鑑定、將二二八遺族的DNA資料列入無名屍的比對中,或是期盼日後法令能修改,未來實驗室也能取得無名骨骸比對。但在找到遺骸之前,當務之急就是必須先保存遺族的DNA資料、建立起資料庫,才有機會比對。

林媽利說,遺族來留存DNA檢驗是很簡單的,只要刮一下口腔取唾液即可,不痛不癢、也不必付費,儘管目前只有8名個案,但她和團隊都不會放棄去努力,今年228紀念活動,還是會去現場說明、宣導,「無論如何,我們做我們的事,至少也在這時代裡盡了一份心力!」

今年2月28日當天下午,在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舉辦的二二八紀念活動中,馬偕團隊一如往年,會在現場擺攤,繼續向受難家屬說明這個計畫、並希望有更多遺族留存DNA,為受難者「回家」預留一條路。


林媽利給蔡英文總統的一封信

「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相關資訊
聯絡方式:
電話(02)28094661轉2384
email: [email protected]
比對方式:
一、從二二八受難者的遺骸中萃取DNA (由遺骸中取兩顆牙齒或約1平方公分的骨頭一片) 。
二、從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中採取檢體(口腔黏膜細胞或血液)萃取DNA。
三、從上述兩步驟中採得的檢體,檢測母系血緣、父系血緣、體染色體STR(同親子鑑定) 。
四、建立以上血緣資料庫以相互比對,以期達成遺骸歸回家族之目標。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9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