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 pm - Wednesday 21 October 2020

你若知道人類祖先有多殘忍,你就明白人類現在有多孤獨

週一 2017年03月06日, 11:0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2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灣控:取自中國網站!沒政治立場,就單純分享人類演化進程。

2017-03-06 袁碩 中國新聞週刊

千百年來的生存經驗告訴了這些草原之王,

誰才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一席」(yixiclub) 作者:袁碩

袁碩,中國國家博物館講解員。

一萬兩千年前,我們智人祖先無意之中從俄羅斯走到了阿拉斯加,這可完蛋了,美洲生物以屬為單位滅絕。北美47個屬裡滅絕了34個屬,南美60個屬裡滅絕了50個屬。僅僅兩千年的時間就從北美最北端的阿拉斯加,一路瘋狂地血洗到了南美最南端的阿根廷火地島。

 


文字有所刪節,推薦您直接觀看視頻


進擊的智人

袁碩

大家好,我是來自中國國家博物館的袁碩。

我平時喜歡在網上叫自己河森堡,之所以給自己起這個名字,是因為我特別崇拜一個德國的物理學家海森堡,但是我覺得他的知識就像汪洋大海,我的知識就像涓涓小河,所以他是海森堡,我是河森堡。

中國國家博物館有四十多個講解員,久而久之,我們這些講解員就會產生自己比較專長的領域。有的同事比較擅長講青銅,有的比較擅長講瓷器,有的擅長講隋唐史、秦漢史,而我自己最喜歡的一個時代就是石器時代。

石器時代的上古洪荒格局,是後來文明誕生以後的歷史絕對無法比擬的。其實我今天之所以想向大家介紹這段歷史,是因為今天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這段歷史巨大的慣性之中。

我們今天的故事是從這件文物開始的,北京猿人頭蓋骨。

北京猿人生活在距今70萬年前至20萬年前北京房山區周口店龍骨山附近。成年男性北京猿人和我們現代人相比,他的眉脊粗壯,吻部前伸,沒有前額和下巴,樣子長得比較像猿,所以被稱為猿人。

每次講到這兒,我都喜歡在展廳裡問來參觀的觀眾,北京猿人和現代人之間有著怎樣的關係。大家都說北京人是我們的祖先嘛,我們從他進化而來的。

嚴格來說,北京猿人和我們現代人之間沒有任何關係。為什麼呢?因為北京猿人的生物學分類是直立人,而我們現代人的生物學分類是智人。智人和直立人是人屬之下的兩個不同的人種,兩者之間是有生殖隔離的。所謂的生殖隔離,指的就是兩個不同的物種之間無法繁育出有生育能力的健康後代。

給大家舉個例子,直立人和我們智人之間的關係就好像馬和驢之間的關係,馬和驢之間通常是不能繁育後代的。二者就算是生出了騾子,這個騾子也是沒有生育能力的。所以今天在場的每個人體內都沒有流淌著北京猿人的血,我們和他們之間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成年男性北京猿人的身高據推測在一米五六左右,但是他的肌肉非常發達,體格非常強壯。儘管體格強壯,但是他們的身體有一個致命的缺陷。

有一個研究古人類的朋友告訴我,他們閒得無聊就把圓珠筆架在北京猿人的眉毛上,他們有那個復原模型。眉毛上能架根兒筆啊,大家可想而知這眉毛有多高。但是北京猿人的腦門直接就挫平下去了,再加上他的骨壁是我們現代人骨壁的兩倍厚,腦容量只有今天在場諸位的三分之二多一點。這造成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後果:北京猿人智商低下。

說白了,就是比較傻。傻到什麼程度?北京猿人作為人類的一種,在舊石器時代竟然沒有站在食物鏈的頂端。換句話說,他們作為人類還有天敵。當時北京附近有一種猛獸,叫劍齒虎,它就是北京猿人的天敵。早上北京猿人出山洞打獵晚上沒回來,死外邊了,讓劍齒虎在外邊吃了。

大約在距今20萬年前的時候,北京猿人開始逐漸地消失在東亞地區。他們去哪了?或者說為什麼消失?我們一會兒再來說這個問題。現在,我覺得我們應該把注意力重新轉移到剛才我們提到的那件文物上,那就是北京猿人頭蓋骨化石。

我不知道大家在上中學歷史課的時候,有沒有人覺得這件文物不太對勁。大家看,這塊北京猿人頭蓋骨化石為什麼只有眉骨以上的位置?眉骨底下的臉為什麼沒有?眼睛那個位置為什麼沒有?

我曾經問過上百個學校的學生,基本上沒有人能給我靠譜的答案。其實是因為這個知識非常冷僻,在這兒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是一個非常醒腦的故事。

當時主持研究工作的並不是中國學者,而是一位來自德國的古人類學家魏登瑞。有一天,魏登瑞在研究北京猿人骨骼化石的時候,發現一件事特別奇怪。

大家看,人是一個腦袋,兩個胳膊兩條腿,所以就算這人死了變成屍體、變成骨頭最後乃至變成化石,頭骨跟四肢骨的數量至少也應該是1:2才對,一個腦袋兩個胳膊兩條腿嘛,這才是正確比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發現的所有的北京猿人骨骼化石裡,頭骨跟四肢骨的數量無法構成1:2的正確比例——頭骨太多了,四肢骨的數量卻不夠。

當時魏登瑞就提出了很多假設。第一種假設是是不是考察隊員粗心大意,把有些化石落在現場了,沒拿回實驗室研究?這應該不可能。考察隊對現場進行了非常全面認真仔細地挖掘,別說那種大塊骨頭了,就連碎牙和骨頭碴子都從土中篩出來拿回實驗室研究了,落一條大腿在現場,這不太可能。

魏登瑞又想,是不是野獸嘴欠,看到一點骨頭就順嘴給叼走了?他想了想說也不太可能。因為首先這就是化石,不是什麼新鮮骨頭,上面沒肉可以吃。而且就算是野獸真嘴欠,也應該把所有的骨頭都叼走吧,不可能還小心翼翼地專門留下腦袋然後把四肢給叼走。

後來魏登瑞發現,這山洞底下連著一條長長的地下河,他想是不是有時候這河水的水位太高了,水漫上來把骨頭給沖走了?他想了想,這也說不通。因為水是沒有意識的,不可能嘩啦一下衝過來專門繞開腦袋只把別的骨頭沖走了。

所有的可能性都排除了,只剩下最後一種可能性,也是最恐怖的一種可能性,那就是在幾十萬年前北京房山區那個山洞裡,有北京猿人拎著別人腦袋回來了,所以山洞裡頭蓋骨的數量明顯過多。當時魏登瑞順著思路往下一想,果然發現在頭骨上有明顯石器打砸的痕跡:左眉弓讓人拿石器削開了,頭頂被石器砸穿了,後腦被石器擊漏了。

魏登瑞立刻就想起了一件他覺得毛骨悚然的事。什麼事呢,在太平洋地區,無論是波利尼西亞地區,還是美拉尼西亞地區、密克羅尼西亞地區,太平洋海島上食人部落的食人風俗非常常見。

腦袋怎麼吃呢?諸位,人的額頭其實是非常非常硬的,腦門這個位置有多硬?我有12年的格鬥訓練經驗,空手道在全國都拿過名次。我的經驗告訴我,其實人的手並不適合當武器用,就算是把它握成了拳頭,手的強度都是不夠的。

所以當時那些食人部落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腦門這麼硬怎麼吃?沒關係,他們是吃人的專家。他們找幾塊大石頭咵嚓一下,把人臉給砸碎了。大家知道人這兒都有眼睛有鼻子有嘴,這兒是鏤空的,有窟窿,這一塊結構可不穩定。當時那些食人部落吃剩下的人腦袋都這樣。

在山洞裡發現了五塊北京猿人頭蓋骨化石,無一例外都是這樣的。所以可想而知,在幾十萬年前北京房山區周口店那個山洞裡發生了怎樣的慘劇。那個山洞裡曾經生活著一個食人魔,他喜歡到附近去獵殺別的北京猿人,把人殺了以後屍體大部分就地享用,腦袋用鈍石器割下來拎回山洞裡繼續去吃。

剛才我為大家介紹了這麼半天北京猿人,但是大家其實應該記住一點,就是北京猿人並不是我們的祖先。目前為止,我們尚未發現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北京猿人和我們在基因上有傳承關係,這是目前為止最嚴格的人類學說法。

北京猿人為什麼最後在東亞地區消失?目前為止這件事其實在學術界尚無定論。有些學者認為也許是在舊石器時代的氣候突變,使得北方更加寒冷、南方更加乾旱,他們可能是滅絕於氣候突變。有些學者認為,也許北京猿人是在寄生蟲和疾病困擾之下逐漸走上了窮途末路。當然了,還有一些學者認為北京猿人之所以最後在東亞地區消失,是因為後來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又發生了更加恐怖的事情。什麼事,這恐怕就得從頭開始講起了。

我相信很多觀眾家裡養過一些小寵物,但是只要大家觀察一下,你會發現咱們今天養的這些小寵物裡頭,倉鼠有很多種倉鼠,兔子有很多種兔子,龜有很多種龜,鸚鵡有很多種鸚鵡,那人為什麼就只有一種呢?曾經我在展廳裡問過同學們這個問題,那些同學告訴我說人不止一種啊,這不是有黑種人、白種人、黃種人嗎。

其實判斷兩個個體算不算一個物種,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就在於這兩個個體之間有沒有生殖隔離。今天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聽說過哪兩個人之間有生殖隔離,沒法互相生孩子,所以今天這世界上就只有一種人。

這是為什麼呢,其實這個問題需要從這個「屬」字開始說起。所謂的屬指的是生物分類法中的一級,簡單來說,今天我們一些在生殖上彼此存在著隔離的物種,如果在很久以前它們的血脈可以追溯到某個共同祖先身上的話,那麼我們就在生物分類時把它們劃分為一個屬。

給大家舉一個例子,今天大家所熟知的獅子、老虎、豹子及美洲豹,它們今天彼此之間存在生殖隔離,但是它們的血脈都可以追溯到距今640萬年前的某個共同祖先身上,所以我們在給生物分類時就把它們全部劃分為了豹屬。

那麼我們人屬的故事又當從何開始講起? 1973年11月底,一支國際考察隊在埃塞俄比亞的阿爾法谷底發現了一些古猿化石,通過觀察這只古猿的膝關節角度,這些人類學家驚訝地發現這只雌性古猿在生前竟然是直立行走的,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可以稱得上是我們全人類的祖奶奶。

沒多久之後,他們就在營地裡開辦了一個盛大的party以示慶祝。在這個party上,有一個錄音機一直大聲循環播放著這首曲子。從此之後,這只南方古猿阿爾法種個體就被考古學者們親切地稱呼為Lucy,而Lucy也正是我們人屬故事的開始。

在Lucy之後的300多萬年的時間裡,Lucy的子孫後代陸續地離開了非洲,走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要想活命自然就得演化出相應的特質以適應當地的環境,這些在世界各地獨立進化的Lucy的子孫們,就是我們人屬的成員。

目前為止在人屬之下到底有多少個人種,這件事沒有定論,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總是可以發現一些新的人種。但是今天,我為大家重點介紹其中四個重要人種,分別是匠人、佛洛勒斯人、尼安德特人以及智人,也就是我們。

長久以來,人們一直有一種錯誤的觀點,覺得好像是南方古猿進化成了直立人,直立人又進化成了尼安德特人,尼安德特人又進化成了我們。之所以會有這種錯誤的觀點,是因為人們想當然地認為這世界上自始至終就只有一種人類,人類是單線程發展的。其實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現在大家看到的是剛才我提到的那幾個人種的時間和空間分佈圖。

大家可以看到,在Lucy之後經過了一些早期人種的過渡,大約在距今180萬年前的時候出現了剛才我們提到的第一個重要人種匠人。為什麼這個人種重要呢,因為大家可以看,匠人這個人種有一部分離開非洲朝東邊去了。這支東去的匠人一分為二,一部分進入到了東亞,成為了剛才我們提到的直立人,就是北京猿人的祖先;另外一部分則進入了東南亞,在這兒成為了一會兒我們要提到的另外一個人種佛洛勒斯人的祖先。

而留在非洲的匠人也沒有停止他們的演化,而且經過了先驅人的過渡之後成為了海德堡人,而海德堡人又是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共同祖先,所以匠人這個人種非常重要。他正好站在一個進化的十字路口上,很多古人類的血脈都可以追溯到他的身上。

2003年,印度尼西亞的佛洛勒斯島上發現了八具奇怪的屍骨。這些屍骨非常奇怪,都是成年人的屍骨,但是身材特別矮小,所以最開始學者不以為然,覺得這就是侏儒症患者的屍骨,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但是隨著研究的深入,這些學者驚訝地發現,這些屍骨的主人在生前竟然屬於人屬之下,一個原來從來沒有被人發現的新的人種,所以就用發現地的名字來給這個新的人種命名,從此之後這個新的人種就被稱為佛洛勒斯人。

可以跟大家說,成年男性佛洛勒斯人,平均身高就一米,腦容量是現代人的三分之一,女性還不到一米,就幾十釐米高。因為他們的身材太矮小了,所以歐洲學者在研究他們的時候,給他們起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異名,叫霍比特人。

其實佛洛勒斯人的祖先跟我們現代人身高差不多,但是他們祖先遷移的時候地球上特別寒冷,海平面恨不得比現在低100米,所以印度尼西亞的島和島之間是連著的,他們直接步行走到了佛洛勒斯島上。走到島上之後地球又變暖了,海平面又漲上來了,他們就被困在了那個島上。

剛才大家也看到了,小島的面積非常小,相當於台灣島的三分之一大,所以物資非常緊缺。凡是那種身高體大、飯量特大的人和動物,適應不了環境全完蛋了,能活下來的人和動物身材都特別矮小,因為他身材小消耗得就少。島上一切的東西都變成袖珍版,人是小矮人,像是小矮象。大概到了距今18000年前到12000年前的時候,他們逐漸走向了滅絕。但是,印度尼西亞當地的一些民間傳說給人類學家提供了非常有意思的線索:

相傳到18世紀的時候,按照咱們中國時間線都清乾隆嘉慶年間了,在印度尼西亞的雨林深處還曾經生活著一些神奇的小矮人。這些小矮人有時候會從雨林深處走出來,和當地人進行交流,甚至想學習當地人的語言。但是他們腦子不行,腦力不夠,一直沒能學會當地人的語言。

而且他們的文化處於石器時代,是沒有道德觀念的,所以經常從雨林深處走出來,偷一些當地人的糧食,偷一些生活物資。這本來就讓當地人已經非常不爽了,結果有一次這些小矮人做得太過分了,他們偷走了當地人的孩子,而且把小孩抓走之後還吃掉了。當地印尼農民一直把他們追到了雨林深處的那個山洞裡,然後一把火把這些小矮人集體燒死在了山洞裡。

所以大家可想而知,也許按照當地的民間傳說提供的線索,可能都到了200多年前的時候,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屬之下的另外一個人種和我們一起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人類的進化歷史可能要比我們想像的複雜得多。而且那個傳說的結尾可謂意味深長,那個傳說的結尾說,在混亂的屠殺之中,有一對小矮人趁亂逃進了雨林深處,從此下落不明。所以今天一些學者浪漫地猜測,也許在印度尼西亞的雨林深處還有他們的身影在活躍著。

其實我是不太相信的,因為就算逃出去倆人,還得正好是一男一女,他們得多努力才能讓這個族群繁育下來,所以我覺得可能性已經不大了。

剛才我為大家介紹佛洛勒斯人的時候,相信大家能感覺到這些小矮人和我們現代人相比差距太大,他們無法對我們構成任何實質上的威脅。但是在我們智人征服世界的過程中,其實遭遇過一個強有力的勁敵,我們曾經和他們之間展開過激烈的衝突,甚至還一度處於下風。這個曾經擊敗過智人的人種,被稱為尼安德特人。

成年男性尼安德特人平均身高在一米六五到一米六八之間,其實跟我們現代人差不多,但是尼安德特人極度強壯。歐洲學者在研究尼安德特人的時候,發現他們特別喜歡居住在山洞裡,所以就給他們起了一個名字叫穴居人。但是後來歐洲學者驚訝地發現,他們居住的那個山洞經常是從熊那兒搶過來的。

而且尼安德特人可不傻,他的腦容量比智人還大,他們也會製作工具,也會使用火。十萬年前的時候,我們智人曾經試著第一次走出非洲,可能是因為水土不服,但是更有可能是因為尼安德特人太過強大了,我們祖先剛一離開非洲立刻就遭到了尼安德特人的迎頭痛擊。我們智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又蜇伏了三萬年,大約在距今六萬多年前到七萬多年前的時候,智人第二次走出非洲。

這次可不一樣了。這次智人攜帶著精密的語言,精良的石器,強大的社會組織動員能力以及過人的免疫能力。尼安德特人發現無論如何也無法阻止智人了。我們的祖先大量地離開非洲,進入尼安德特人的地盤,這兩個人種在大規模接觸以後會發生什麼事,人類學家原來給出兩種猜想:

第一種猜想是兩個人種一見如故、相親相愛,從此就像童話故事的結尾那樣過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當然了,第二種想法就比較現實了,就是兩個人種勢同水火、彼此仇恨,最後我們智人對尼安德特人發動了種族滅絕。

其實這兩個答案都是對的。我們智人確實是對尼安德特人進行了種族滅絕,大約在距今兩萬五千年前到三萬年前的時候,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個尼安德特人死在了伊比利亞半島,今天的西班牙境內,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尼安德特人了。但是他們的基因搭上了我們的順風車,今天在場的所有觀眾,包括我在內,其實都是純種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混血後代,純種智人和尼安德特人在基因上存在著1%-4%的交融。

有的觀眾可能會說等會兒,你剛才不是說生殖隔離嗎,倆物種之間應該有生殖隔離,怎麼又基因交融了,這是怎麼回事啊?兩個物種之間是不是有生殖隔離並不是非黑即白兩種絕對的情況,他們中間還有一個灰色地帶。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都是海德堡人的後人,因為長期的地理隔離逐漸地產生了生殖隔離,但是就在這兩個物種漸行漸遠藕斷絲連的時候,中間他們又有了一腿,所以我們在場的每個人都是純種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混血後代。

而且他們那基因還挺討厭的,今天很多人像什麼2型糖尿病、抑鬱症、上癮、血栓之類的,這些都是尼安德特人的基因有關係。他們那基因在石器時代是好基因,在那個時候挺好的,能給生活帶來便利,但是今天就不行了,已經開始給我們添麻煩了。

動畫片《瘋狂原始人》裡頭那個男主角的人設就是智人,克魯德那一家子,就是勁特大但是傻呵呵那一家子,他們就是尼安德特人。所以大家在參加完這次活動以後回去再看那個動畫片,一定會覺得意味深長。

我身後是撒哈拉大沙漠,撒哈拉大沙漠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一個沙漠。很多喜歡作死的人在撒哈拉大沙漠裡辦那種極限運動,但是它有一個條例特別有意思,就是如果你參加這個活動,你作為選手首先要墊付自己的屍體運輸費,就是把自己的運屍錢交了,組委會或者賽事舉辦方他怕你死在沙漠裡沒人給你收屍,所以先把自己的運屍費交了。比賽結束的時候發現你沒死啊,那就再把那個運屍費退還給你。所以可想而知撒哈拉大沙漠氣候環境極為惡劣。

而且這麼巨大的可怕的一個大沙漠橫貫北非,正好把非洲出口給擋上了。有這麼討厭的一個大沙漠橫貫北非,撒哈拉以南地區的生物要想離開非洲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撒哈拉大沙漠是副熱帶高氣壓帶的產物,但並不是永遠這樣。大約在距今十萬年前的時候,赤道地區空氣受熱上升得特別猛烈,這樣一來就把副熱帶高氣壓帶推向了緯度更高的地方,如此一來撒哈拉地區就擺脫了副熱帶高氣壓帶的控制,迎來了大量的降水,撒哈拉大沙漠很可能變成了撒哈拉大濕地。

擋在非洲出口的那個討厭的大沙漠也就消失了,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擋撒哈拉地區以南的人或者生物離開非洲了。所以我相信,當時生活在撒哈拉以南地區的我們智人祖先,臉上的表情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我們智人祖先征服世界的過程中,有一步特別值得一提,那就是距今四萬五千年前的時候,智人祖先登陸澳大利亞。大家都知道,澳大利亞和歐亞大陸在地理上是長期隔離的,所以生態系統之間彼此也隔離,四萬五千年前我們智人登陸澳大利亞以後,一定會見到一些別說今天的我們,就連當時的他們都聞所未聞的奇怪物種。

比如說有像老虎一樣的掠食者,還有像大狗熊一樣的雙門齒獸。澳大利亞當時的生態系統逗到什麼程度,就是除了鳥類和爬行動物以外,這些大型動物肚子這兒都長一育兒袋,就跟袋鼠似的,能把自己幼崽放進去。

這種有袋動物本來是澳大利亞生態系統的最高主宰者,但是智人登陸澳大利亞以後,整個澳大利亞的生態系統重新洗牌。24種體重超過50公斤的大型動物滅絕了23種,剩了一種,就是袋鼠,其他的全讓我們智人給掐巴死了。而且我們智人當時瘋狂到什麼程度,澳大利亞曾經在舊石器時代有一種特別可怕的大蜥蜴,叫古巨蜥。現在發現的證據可以證明古巨蜥的長度已經達到7米,好幾噸重,就跟恐龍一樣。但是在我們智人祖先面前也是枉然。

大家知道白令海峽那兒經常連著,那塊要不然是零下六十度,要不就是海平面一降直接陸路就通了。一萬兩千年前,我們智人祖先無意之中從俄羅斯走到了阿拉斯加,這可完蛋了,美洲生物以屬為單位滅絕。北美47個屬裡滅絕了34個屬,南美60個屬裡滅絕了50個屬。僅僅兩千年的時間就從北美最北端的阿拉斯加,一路瘋狂地血洗到了南美最南端的阿根廷火地島。那些我們都沒見過的奇怪生物,像什麼猛獁象、乳齒象、大地懶、巨型駱駝、擬獅,這些猛獸的尖牙利爪在我們智人的面前沒有任何意義。

我們智人恐怖到什麼程度,給大家再舉一個例子。剛才我為大家介紹北京猿人的時候曾經說過,北京猿人有一種天敵是劍齒虎,但是大家想一想,今天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劍齒虎了。有化石證據顯示,劍齒虎就是在我們智人擴張的時候從地球上消失的。

我曾經看過一集《動物世界》,給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在東非塞倫蓋蒂大草原上有一群獅子正在吃一頭角馬,吃得滿臉是血,非常滿足,突然有一隻獅子站起來,看遠處有幾個馬賽族獵人,手持著長矛和弓箭就朝這些獅子走過來。哇,   這些獅子立刻表現出極度恐懼的樣子,撒腿就跑。獅子逃跑的背影漸漸地消失在地平線的遠方,這時候鏡頭轉過來拍這些馬賽人,然後趙忠祥老師那深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響起來,他說:

千百年來的生存經驗告訴了這些草原之王,誰才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當年劍齒虎沒有想清楚這個問題,成為了國家博物館裡的化石。大家恐怕不知道馬賽人是一種多麼可怕的存在,馬賽人是世界上平均身高最高的民族,平均身高兩米,裸眼視力可達8.0。歐洲人給他們測視力的時候,發現視力表對他們沒用,他們不理解那視力表是干什麼用的,就是這兒長倆人肉望遠鏡。

最要命的就是馬賽族曾經有一個習俗叫獵獅,男孩15歲的時候要去殺一頭獅子,把獅子尾巴剁下來,拿這些獅子尾巴就知道你是成年人了,可以成家立業了。所以馬賽人曾經在非洲草原上看見獅子恨不得追上去弄死。後來還是肯尼亞政府出面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保護獅子。所以今天馬賽人已經放棄了他們獵獅的傳統,但是大家感興趣可以去馬賽馬拉看一看,依然是非常有魅力的一個民族。

其實大家剛才看到的是智人征服世界的線路圖,從最北端的阿拉斯加的徹骨極寒,一直到最南端的潘帕斯草原的奔騰獸群,我們智人僅僅用了兩千年的時間就血洗了整個美洲,成為世界上分佈最廣的一個物種。

說到這兒的時候我其實挺感慨的,今天大家可以看很多影視明星喜歡做一些公益廣告,他們說我們應該保護環境,因為這個環境被破壞了,所以物種大規模滅絕。沒錯,他們說得很對,今天物種確實是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滅絕。但是這個廣告讓很多人有一種誤會,就覺得我們發展了工業,工業破壞了環境,造成物種大規模滅絕,發展工業以前我們跟這個世界相處得好著呢。胡扯。其實這個世界上非常多的物種是我們祖先在舊石器時代滅絕的。

最後我想跟大家總結的一點,就是儘管今天很多人戴著眼鏡、打著領帶、拿著書本,看著還挺斯文的樣子,其實我們智人是一個非常兇狠恐怖的物種。我們對別的物種絕不留情,別說對別的物種絕不留情,對別的人種都絕不留情。別說對別的人種,對咱自己都絕不留情,我們智人瘋起來連自己都打,就是僅僅因為不同的意識形態和宗教信仰恨不得就把對方斬盡殺絕。

今天這個世界上確鑿無疑地發現只有兩種哺乳動物會自發地組織起來對同類實行種族滅絕,一個是我們智人,還有一個就是黑猩猩。有人說狼也可以,但是目前為止這件事有爭論。所以大家可想而知我們是怎樣兇狠殘酷的一個物種。

但是每次給大家講到最後的時候,我都會給他們一些希望。沒錯,我們智人確實是非常兇狠殘暴的一個物種,但是好在後來進入文明時代以後,我們發明了很多美好的東西。我們發明了科學,發明了藝術,發明了禮教,發明了法律,我們要做的,就是用這些美好的東西去壓制我們內心中真正陰暗恐怖的那一面,這當然也是我們智人最後的尊嚴所在。

謝謝大家。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刊立場。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2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