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9 pm - Wednesday 19 September 2018

中華民國如何敗壞台灣農業(上)◎Mock Mayson

週一 2017年05月08日, 10: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7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8275202_927694594037812_3306684110584528603_n

前陣子因為八田與一銅像被腦殘中國人割頭的事件引發人們對台灣農業的討論。一群從來沒有關心過台灣農業的中國統派突然開始學舌背誦起以前在國立編譯館黨國教材中塞給他們的洗腦名詞,還胡亂散播一堆無腦智障文。幸好人類的愚蠢不像一般疾病一樣,發作的時候會壓迫到痛感神經,不然這群中國統派外掛中華民國人早就因為愚蠢發作而痛到天天用台灣健保掛病號。

愚蠢雖然不會疼痛,但是這群中國蠢蛋卻總是讓我們這群台灣人感到痛苦難受。我大概只剩幽默感可以當我的止痛藥。趁著今天是八田與一逝世紀念日(五月八日),我就來好好給大家上一堂戰後台灣農業簡史的免費課程。因為篇幅關係,我拆成上中下三篇,各位可以從中知道戰後的台灣農業是怎麼被這個中華民國摧殘的歷程。

一、中國的「橡媼嘆」來到台灣了

你知道為什麼研究台灣農業多年且自己也在從事農業的作家吳音寧(註)要把大唐帝國詩人皮日休的詩作「橡媼嘆」給放在她的著作當中嗎? 你知道吳音寧為什麼要把這首「橡媼嘆」的唐詩就給它恰恰好放在中華民國來台灣之後的那一個章節嗎?因為這首詩所描寫的情景就非常完美地契合了中華民國來台之後對台灣農民橫徵暴斂的歷史啊。

請看看這首名為「橡媼嘆」的唐詩在講什麼?

山前有熟稻,紫穗襲人香。
細穫又精舂,粒粒如玉璠。
持之納於官,私室無倉箱。
如何一石餘,只作五斗量。
狡吏不畏刑,貪官不避贓。

這首詩到底在說什麼?就是在說山前的稻子已經熟了,風吹過紫色的稻穗而飄來稻香。農人一束束仔細地收割稻米並搗米去糠,讓一粒粒的白米就像玉墜一樣地晶瑩剔透。然而這些收割的米糧卻必須繳納給官府,農家自己根本就沒有剩餘的稻米。而且官府收糧的時候還會把一石(ㄉㄢˋ)多的米故意給打折量成五斗米。狡猾的黨官根本不怕刑罰,貪婪的官吏根本就不會避諱去收取他人的贓物。

吳音寧在她的著作中給了這首唐詩一個註解:「在中國歷代王朝,糧食被暴斂入官府,甚至任其化為土,造成廣大農民不得食的情形,屢見不鮮,而這套制度,輾轉隨著國民黨政府進駐島嶼。」(見「江湖在哪裡」,頁44。)

「而這套制度,輾轉隨著國民黨政府進駐島嶼。」
「而這套制度,輾轉隨著國民黨政府進駐島嶼。」
「而這套制度,輾轉隨著國民黨政府進駐島嶼。」(迴音~~你聽到了嗎?)

中國國民黨在戰後立刻把這整套在中國奴役與剝削農民的自私東西給搬到台灣來。而你小時候讀的國立編譯館教科書卻絕對不會讓你知道中華民國到底幹過什麼噁爛的事情。我保證那個自稱「補教界馬英九」還跟統促黨白狼合照的中文系狼師也不會教你這首唐詩跟台灣有什麼關係。但是等你長大之後,你可曾試著讓自己頭上的那顆名為大腦的東西自行運轉過一次啊?我看沒有,所以很多人才會變成中國統派9.2。

你以為「如何一石餘,只作五斗量。」只是個發生在古代唐帝國的形容句嗎?你知道早期中國國民黨控制的農會系統對於台灣農民送來的白米秤斤也只會秤少不會秤多的事情嗎?能撈則撈就是中國政治文化的基本常態。我在下一篇文再告訴你國民黨控制的農會幹過什麼鳥爛事。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盛產稻米一年兩到三穫的台灣,在戰後中華民國來了之後,竟然出現餓死人的飢荒,然後台灣農民與一般基層人民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只有番薯簽可以吃的慘況,你這輩子可曾想過為什麼會這樣嗎?還是你們的萎縮腦只塞得進去國共兩黨丟給你們的官方版教科書,然後一輩子都無法更新版本,跟個過期的視窗九八一樣活在一群王八互相取暖與造謠的Line社群當中?

你知道這首詩的橡媼(採收橡子的老農婦之意)在嘆什麼?不是嘆息這些吃台灣米吃到撐的中國米蟲死老頭,而是嘆息某些吃不到油水還被坑的台灣人還在對橫徵暴斂的中華民國政府與國民黨歌功頌德啊。

(註:吳音寧的爸爸就是詩人吳晟,其詩「甜蜜的負荷」也為人所熟知。)

二、搶錢搶糧的中華民國

一九四六年三月十四日,也就是二二八事件爆發的前一年,國民黨籍的中部警備司令部少將蔡繼琨帶著一群中華民國軍隊衝到霧峰農會把儲存的白米搶劫一空。對!你沒看錯,中華民國軍隊的軍人直接到農會倉庫搶劫台灣人民的米糧。

你也沒看錯,就是那個被黨國體系美化成「台灣交響樂之父」的蔡繼琨,我不知道台灣交響樂界聽到各位有個不但會指揮樂團,還會指揮軍隊去搶劫台灣人白米的前輩,然後竟被稱為「台灣交響樂之父」,不知做何感想?蕭泰然請你安息別生氣。

國民黨軍少將蔡繼琨搶完米糧之後,霧峰林家的林獻堂就在日記中寫道:「蔡繼琨命軍隊二十餘名,各持短鎗來包圍農倉。欲取米栗。士英使人來問如何對付。矚其不可抵抗,一任其自由搶奪。」

好啦!中華民國這些米蟲軍人搶完米糧之後,霧峰的林獻堂沒辦法,只好叫鄉公所把樹薯籤粉發給人民。林獻堂在日記中繼續寫道:「鄉公所三時開樹薯籤粉配給會議,因農業會之米被蔡繼琨盡數取走,無可配給,非代用食不可也。由鄉長為代表,對農業會借出二十萬円,買籤仔粉三萬斤,每斤六円五角也,配給貧民,僅收半價。」

然而不做任何抵抗,乖乖讓中華民國軍人搶劫米糧的林獻堂,果然又被這些欺善怕惡、吃軟怕硬的中國米蟲給找上門。這些中國軍人的態度就跟黑幫勒索沒兩樣,認為林獻堂一定還有餘糧,就再次脅迫林獻堂要他交出剩下的糧食。

本來是軟骨頭的林獻堂當場壯了膽就對要前來搶糧的蔡繼琨少將說:「政府搬去的米糧皆是老百姓的伙食米,他們現在都是買黑市米維持生活,但因糧價飛漲,困苦異常。正在籲請發還前所運去的米以抒困境。政府若沒有米可還老百姓,亦應結價給予價款,假使現在不能立即給發,亦應指定日期償還。政府一味向老百姓要米,而拿去之米分文不給錢,如此作法,不但老百姓無法維持生活,政府也無法維持威信。」

當時陪同蔡繼琨少將一起來搶劫的另外一名國民黨軍熊克禧少將聽完林獻堂的話,氣到威脅說:「只看林先生答不答應,若不答應,就請您老先生同我們上台北去。」然後就指揮四個憲兵拿著上刺刀的步槍衝入。好啦,台中縣存放的白米就這樣被中華民國官兵搶劫一空,台灣人只好改吃樹薯籤粉充飢。(以上對話請見法國巴黎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黃惠君的著作「激越與死滅:二二八世代民主路」,頁61。或是台灣前輩作家葉榮鐘的「台灣省光復前後的回憶」。)

這整段中華民國米蟲軍隊前來搶台灣米糧的歷史就是當時台灣的常態景象之一。對於林獻堂這種抗日親中的台灣大咖企業家與頭人都是這種態度,更別說這些中華民國軍人對於一般台灣老百姓是什麼死要錢糧的「鱒顏」嘴臉。現在知道沒有一個挺台灣的獨立主權國家來保護你台灣人有多慘了齁,繼續給我「商人無祖國」這種白癡說詞啊!

三、能混則混、能撈則撈的中華民國

我現在就來清楚交代一下這些中華民國軍人搶劫台灣米糧的時代背景,讓你知道為什麼中華民國官兵會當起土匪搶劫起台灣人民的白米。

二戰末期以及戰爭結束的時候,由於缺糧的關係(原因是部分農地轉為軍用、壯丁參戰當兵、肥料工廠與水利設施遭美軍轟炸、美國海運封鎖導致肥料來源阻斷、戰後一九四五年九月南台灣颱風肆虐等原因,見「台灣總督府農商局食糧部移交清冊」,收入「館藏民國台灣檔案匯編」,冊41,頁314。)使得一九四五年的台灣米糧產量約為承平時期的七成以下而已,因此日本採取米糧控管配給的制度,以避免飢荒發生。

你以為日本對台的米糧配給政策只是到台灣農民的家敲敲門,然後跟他們說把米給我交出來這樣而已嗎?它M你以為你是來收保護費的啊?就算是來收保護費,你也得先練練身體、探聽清楚與傳好家私吧。你想要施行米糧配給制度,你就必須做一堆的前置準備工作,包括:

生產前的輔導、給予確切的種籽數量與低廉的肥料補助、下種後由各街庒役場將耕地面積種米產量列表並呈報食糧局、農業指導員負責赴各地指導耕種、生產中不斷丈量耕地面積與紀錄禾穗生長情形、收成前還要測量一次做為征購額度的實測依據、依照年齡與職業別「計口授糧」.…這種種必須做到位的硬底子步驟一樣都不能少。

正因為日本政府在戰時對於台灣米糧確實地做到「征購」與「配售」的管制步驟,並且精確即時統計全台的農戶生產數與全島消費數,所以即使這套制度對於台灣農民相當苛刻,但是一直到戰爭結束的時候,台灣都沒有發生飢荒的問題,台灣農戶也多能保有自用的消費米而得以吃到白飯。(見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86期,頁96及頁114。蘇瑤崇所著的「戰後台灣米荒問題新探」。)

戰爭結束之後,日本政府甚至還因應中華民國在台前進指揮所的要求詳細擬定了一套「對前進指揮所有關米榖管理的要望事項」(米榖管理ニ關シ前進指揮所ニ對スル要望事項)以及「台灣總督府農商局食糧部移交清冊」做為如何管制米糧與物價的攻略本,要教導你們這些中華民國人怎麼管好米糧啊。當時的台灣總督府還要求仍在執勤的日本警察與官員繼續維持秩序並保持米價以及物價的平穩,還建議中國直接派遣警察與憲兵直接協助並指導米榖管理措施。所以根本沒有這些蠢蛋中華民國人所白賊亂說的「日本戰後就馬上放棄控管」的擺爛情事。(見「台灣總督府農商局食糧部移交清冊」,收入「館藏民國台灣檔案匯編」,冊41,頁295-297。)

好啦,一九四五年十月,這群真正擺爛摸魚、能撈則撈的中華民國人就這樣來到了台灣。這群中華民國人剛來到台灣之時成立了「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台灣分署」。你光聽名字會覺得說,挖~這群中國人要來救濟台灣了耶!是這樣嗎?你光從字面的意思去理解中國人實際會做的事情,那你對中國人的認識可說是雨八令刀。

當時這群中國人根本不知道台灣缺糧的實際狀況,他們落車頭也不探聽一下情形,馬上就急著想要用船把台灣的米糧運去中國。除了中華民國軍政部急著伸手要台灣的米去支援他們中國的內戰,當時的救濟總署台灣分署長錢宗起剛到台灣就馬上致電他的長官蔣廷黻說明要怎麼把台灣的米糖運到中國,然後還美其名為「讓台灣經濟流通活絡」。等等,啊救濟的事哩?您還記得這衙門叫做「救濟總署」歐,您記憶力真好。(見「錢宗起致蔣廷黻署長酉微電」,收入「館藏民國台灣檔案匯編」,冊37,頁378-379。)

等到兩個月後,也就是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七日,救濟總署台灣分署長錢宗起真的來到台灣辦公之後,才知道啊靠北哩台灣還真的沒米可以送去中國。那過去這兩個月,這個救濟總署台灣分署長錢宗起在幹什麼哩?剛來台灣十七天就又飛去上海跟重慶去忙他個人的私事。什麼台灣米荒,他中國人根本沒在鳥你台灣人死活的啦。

即使從米糧分配與台灣食用人口數的角度來看,當時的台灣米糧雖然不足,但只要控管得宜,也不至於會餓死人。因為到了一九四六年四月,日軍被遣返回日本的人數就已經達十六萬人,而被遣返的日本平民則達到二十八萬餘人。換句話說,到了一九四六年四月底,在台日本人被遣返回日本的人數已經高達四十四萬人以上,也就是說超過95%的日本人已經回到日本。而當時一九四六年中國軍民來到台灣的人數才只有三萬一千多人而已(等到一九四八年與一九四九年中國內戰進入末期之後,流亡來台的中國難民才突然暴增)。所以一減一加之下,理論上一九四六年在台的米糧供應甚至要比戰時還要來得充裕,而且一九四六年第二季的台灣產米量也恢復正常了,但是台灣怎麼會在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四七年之間發生餓死人的糧荒呢?

四、盛產米的台灣變成餓死人的台灣

接著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這群擺爛摸魚、能撈則撈的中華民國混帳官員是怎麼辦事的。中華民國剛來台灣的時候,聽從了日本政府的米糧控管建議,把日本時代整套的米糧配給制度拷貝過來,然後改個名字叫「台灣省管理糧食臨時辦法」。重點是,中華民國承接日本的糧食配給制度之後,不但沒有像戰時的日本一樣起到平抑米價與物價的作用,還在日後讓整個台灣經濟局勢與糧荒情勢變得更為糟糕。為什麼平平採用同一套的制度,事情卻往兩個不同的方向發展,很明顯地,中華民國所帶來的這批中國官員就是問題的核心點。

我前面不是跟你講過實施米糧配給制度一定要做的一堆前置工作嗎?日本人在戰時乖乖地把這些行政工作一一做完,那中華民國官員呢?你覺得一群能混則混、能撈則撈、滿腦只想貪錢的人能搞出什麼屁?

你知道日本時代的台灣總督府官員是怎麼評論前來交接的中華民國官員嗎?請看看下列這段文字:

「初期中國官員只在意『物』的接收,相當重視設施、物品、金錢等方面,但對於日方所提或準備之『事務繼續與接收』、『懸案事項』,『緊急要務』等行政事務方面,幾乎不感興趣。」(見台灣總督府殘務整理事務所編,「台灣統治終末報告書」中所收入的「最後總督府資料集」,頁270-273。)

上面這整段在講什麼?就是在講中華民國官員對於這種需要繁瑣行政與精細田野調查的事情根本就不感興趣。這群中國人就只是一群腦滿腸肥只想撈錢貪錢、根本不想治理國家的蝗蟲混帳啦,幹。所以一些對中國併吞台灣抱有期待的蠢蛋台灣人,你真以為中國人會照顧與保護你台灣人?我保證這些中國人在併吞台灣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怎麼劫掠你台灣人的財產。好吧,我知道你們蠢蛋中華民國人一定不會相信日本官員所說的任何話。那接下來你自己就好好看看這些中華民國官員來台灣後幹了什麼好事讓盛產稻米的台灣出現餓死人的飢荒。

當時中華民國成立一個專門負責米糧控管的單位叫做「糧食局」。照理說這個「糧食局」要承接日本時代所有該做的米糧控管行政工作,就像前述的一堆事情。但是很抱歉歐,這個中華民國「糧食局」根本就沒有對台灣耕地進行精確的丈量與收成估計,還以「接收伊始千頭萬緒」的狗屁理由來搪塞。奇怪哩?點交日產與接收財物的時候就不會「千頭萬緒」,要幫農民丈量個耕地與計算收成數量的時候就「千頭萬緒」,有沒有那麼死要錢啊。

這個中華民國糧食局想要管控米糧,卻根本不想做該做的行政工作,結果還叫農民自己去調整繳納米糧的數量,然後下了一個超級偷懶的命令,就是「調整後總額不得少於原派額總數」。這是什麼意思?就是我他M的什麼事情都不想做,你以後就乖乖給我繳納固定數量的米糧就好,但是絕對不能少於日本時代調查得出的數量。蛤?官可以這樣當的啊?難怪中國大官個個都吃成腦滿腸肥的蠢豬樣。

這種做法就是中國封建皇朝官員的標準SOP,不提供肥料、不輔導農民、不丈量土地、不調查收成狀況,什麼事情都不做,反正我給你一個數字,時間到了你就乖乖繳納就對了。你收成欠佳、耕地淹水或是你個人經濟發生什麼狀況干他屁事,反正時間到了,你就是得湊出一定的數量上繳。這種中國封建王朝的官僚做事方法拿到當時已經現代化的台灣來施行,不出事才見鬼。

果然,這種中華帝國的官僚擺爛方式很快就讓整個米糧配給制度崩壞。這種毫無公信力也不考量個別農戶狀況的擺爛方式形成了對農民的嚴重剝削,也產生出一堆糾紛。再加上中華民國以遠低於市場行情價的方式想要收購農民的稻米,也沒有實施肥料與種籽配給的補助措施,我如果是當時的農民,已經夠窮了,還要我把稻米用遠低市價的方式賣給你政府,那我大腦一定是被灌漿變成控固力才會這樣做。

當時一九四五年末就發生三芝民眾拒絕提供倉庫糧食給政府,結果中華民國派武裝警察強制執行,最後引發數百村民持械反抗與宣傳政府壓迫的暴動事件。一年多後發生所謂的二二八抗暴事件也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累積民怨而來的,不然你以為全台起義反中華民國這種事情是大家突然集體起乩啊。

好啦!米糧配給制度就這樣被這批中華民國無能貪腐官員給搞爛了,「征購」都做不到了,更別說接下來的「配售」了。既然都搞爛了,中華民國一不作二不休,乾脆在一九四六年初下令整個廢除米糧配給制度。一堆蠢蛋一定會想說,挖,廢除日本時代就實施的米糧配給不是很好嗎?就隨便市場自由發揮啊。你想像一下,在當時已經因缺米糧而糧價飆漲的台灣,如果政府連米糧配給制度都做不到,也無能控制米價飛天高的情形,那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呢。你以為日本人是笨蛋嗎?

這個中華鳥爛國突然說要廢除米糧配給制度,結果一堆已經繳了白米的農民沒有餘糧可吃,更領不到原來可以配給到的米糧,你是要叫他們吃屎嗎?然後一九四六年米糧配給制度一廢除,白米價格開始暴漲,才三個月的時間,白米價格就從一市斗88元漲到一市斗235元,連翻了快三倍。那麼中華民國對市場米價暴漲做了什麼有效措施呢?六個字,什麼屁都沒做。中華民國官員看到米價突然暴漲,就成立一個沒屁用的單位:「糧食調劑委員會」,然後召集地方人士,跟他們說你們自己去想辦法吧。蛤?

有某統派青年還說當時米價暴漲的原因是「戰爭」的因素,請問一九四六年的台灣還在打太平洋戰爭嗎?當時不只米價暴漲,糖、鹽等民生必需品也都瘋狂漲價,平民連想要工作拼經濟來應付這些瘋狂漲價的狀況都不行,因為連賣火柴、賣樟腦、賣菸賣酒、賣度量衡,這些事都被中華民國的專賣局給搶去專賣了。

更誇張的是,中華民國名為廢除米糧配給與管控制度,讓民間「自由買賣」,但是這群中國狗官反而對台灣的米穀採取更為「強勢」的「管控封存」手法來強取豪奪台灣民間的白米,所以才會發生前述國民黨少將蔡繼琨與熊克禧帶著憲兵去搶劫霧峰農會伙食米的事情。結果變成民間想要「自由買賣」白米,還沒有米可以買,因為米都被這些中國土匪兵給搶走了。

中華民國官員還把這些要「管控封存」的白米說成是要「配撥軍糈」。問題是當時一九四六年中國來台官兵才三萬餘人,而你中華民國「封(ㄑㄧㄤˇ)存(ㄐㄧㄝˊ)」的白米卻高達十一萬餘噸。(見台灣省糧食局代電「電陳本省撥借軍糧平價接濟民食實施辦法乞核示由」,收入「館藏民國台灣檔案匯編」,冊86,頁346-347。)

等到台灣糧荒變得更嚴重的時候,中華民國在一九四六年四月竟用「施捨」你們台灣人的心態說,好吧,我拿出十一萬噸白米中的六千噸白米來救濟你們台灣人。真的好棒棒啊,幹!這十一萬噸被「封存」的白米原來到底是誰種的啊?更好笑的是嘴巴說拿六千噸白米來救濟民用,實際卻只拿出三千一百餘噸白米而已,而且還以市價的水平來販售給人民,這些中國人甚至還拿日本時代已經放到壞掉的日軍軍糧出來「救濟」,你它M的9. 2都快要跪下來磕頭說蔣恩浩蕩了。我前面不是說過,你用中國人講的屁話來衡量他們實際會做的事情,那你對中國人的認識根本零分。

更別說這群中國人還用台灣糧荒的名義跟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要了一百萬包麵粉說要救濟台灣,最後只有十萬包麵粉到台灣,然後這群中國人還把原來要拿來救濟台灣飢民的麵粉拿去販售圖利。還不只這樣,中華民國人還跟聯合國要了二十四萬噸肥料說是要協助糧食增產,結果運到中國上海後,再轉運到台灣的時候只剩十三萬噸肥料。你沒發現少了多少噸嗎?然後這十三萬噸肥料還只有一萬噸真正用於糧食生產,中華民國還用貴於行情價一倍的價格賣給台灣農民。一隻羊不知道被剝了幾層皮還在那裡高喊中華民國萬歲哩。

中華民國真的有需要用到這十一萬餘噸的白米嗎?若是用軍人一日食米781公克食量為基準,可足足供給五十萬軍人連吃280天。更別說三萬個中國軍人可以吃多久了。所以中華民國所說的白米「配撥軍糈」根本就是狗屁,講白就是用來囤積貪錢跟官商勾結用的。當然,一堆中華民國蠢蛋乖寶寶都很聽話的,國民黨跟你說「配撥軍糈」,就是「配撥軍糈」,連它M的拿起計算機計算一下的基本能力都沒有,難怪「反攻大陸」跟「六三三」這種口號可以騙他們這群九點二蠢蛋騙那麼多年。

這種把民間白米通通搶過來的做法就是中國封建時代慣用的統治手法,把物資通通掌握在官方的手上,然後讓負責配給米糧的官員可以從中囤積走私與牟利貪汙,還可以丟一點殘渣給你來彰顯皇恩。本來台灣還有足夠的白米給所有的人省著點吃,還可以吃很久。好啦,中國土匪兵用「配撥軍糈」與一堆混帳推託的理由把台灣民間的米給搶光了,一九四六年八月中華民國甚至繼續用「田賦征實」的無賴方式搜刮台灣白米(簡言之,「田賦征實」就是中華民國什麼輔導補助調查配給的事情都不用做,就可以伸手拿到台灣的白米)。所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你用膝蓋想也知道啦。

鹽分地帶代表作家吳新榮在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六日的日記中寫道:「雨而不降,風而直吹,番薯及不大,百姓即直餓,福而不到,禍而直來。」這群中國人來台後種下的禍根,終於開始長出毒果:

創立於一九四六年的台北「人民導報」在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一日與十四日的報導中寫著:「高雄餓莩倒斃街頭。」

「人民導報」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二日三版報導:「饑民僵斃路上,令人慘不忍睹。」

「民報」在一九四七年二月十八日的三版放上「花蓮港米糧漲,一家三口自縊。」的標題。

事情都變成這樣了,你還以為二二八事件只是個賣私菸的婦人所引爆的偶發意外嗎?前面一長串累積的怒火民怨,你都當作沒看到嗎?

(待續,接著中篇再來跟各位說說一九五○與六○年代,台灣農業在中華民國荼毒下的慘況。)

【上圖為台灣戰後藝文雜誌「新新」於一九四六年八月十二日第六期所刊出的諷刺時事漫畫,暗諷這些吞錢過日的中華民國大官。下圖左為美國報紙Washington Daily News在一九四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所下的刊頭標題:「中國人剝削台灣比日本人更甚。」(Chinese Exploit Formosa Worse than Japs Did)下圖右為「民報」在一九四七年二月十八日的三版標題。】

中華民國如何敗壞台灣農業(上)

前陣子因為八田與一銅像被腦殘中國人割頭的事件引發人們對台灣農業的討論。一群從來沒有關心過台灣農業的中國統派突然開始學舌背誦起以前在國立編譯館黨國教材中塞給他們的洗腦名詞,還胡亂散播一堆無腦智障文。幸好人類…

Mock Mayson 貼上了 2017年5月8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79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