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6 pm - Thursday 05 August 2021

揭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面紗 監控中國留學生逼做間諜

週三 2017年05月10日, 12:3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70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阿波羅新聞網 2017-05-09 訊】

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留學生來到海外求學,雖身處自由的環境,但仍然難逃中共在海外的再次洗腦和監控。不僅留學生組織成為中共在海外滲透的工具,留學生也成為被利用的對像,或從事間諜的相關活動。

留學生組織受中共領館操控

目前有32.9萬大陸留學生在美國學習,他們也是美國高校迄今為止最大的外國留學生群體,大陸留學生通常繳納全額學費,因而可能成為一些高校的經濟命脈。

在大多數情況下,大陸留學生初到美國後,都會接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簡稱CSSA)各地分會。美國目前有150多個CSSA分會,這些分會與中領館的關係已經不是秘密。

康涅狄格大學和北德克薩斯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網站上都提到他們獲得了中共領事館的支持,或者受其領導。

謝田現為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分校(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Aiken)教授,他表示,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試圖為CSSA挑選職員,並定期派一名代表在汽車旅館和學生會面。

而在中共國家安全部供職多年的李鳳智,2003年到丹佛大學讀研究生。他說,中共政府把CSSA當作一個宣傳和〝信息採集組織〞。李鳳智最終逃離中共,聯邦調查局的反間諜特工就CSSA的活動訊問過他。

甚至有的CSSA成員具有間諜身份,聯邦調查局2011年的一份機密報告顯示,2005年比利時當局表示他們確認了又一名中共間諜的身份——一名魯汶大學(Leuven University)CSSA會員——稱此人負責協調在歐洲各地的產業間諜行動。


大陸留學生來到海外求學,但仍然難逃中共在海外的再次洗腦和監控。

中共利用CSSA打壓反共言論

中共政府通過CSSA分會,將中共的監視及強硬介入手段帶進美國校園,這些組織與中共步調一致,進行海外滲透,推動親中議程,打壓西方校園裡的反共言論。

CSSA的影響力讓一些中國學者和人權活動家擔憂,〝基本上,我認為任何一個由政府控制的學生組織都不該出現在外國的大學校園裡——而CSSA明顯受到政府控制〞英國布里斯托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的國際發展教授傑弗裡.亨德森(Jeffrey Henderson)說。

亨德森是香港問題專家,2014年,CSSA和其他兩個團體在英國達勒姆大學(Durham University)召開了一個〝雨傘運動〞研討會,邀請他在會上發言。香港〝雨傘運動〞抗議者,抗議中共政府沒有在該城市進行民主選舉。

亨德森說,他收到了一封來自CSSA會長的電子郵件,稱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對本次研討會甚為關切,希望不要有什麼東西干擾香港與中共的和諧關係〞。

亨德森無視大使館的建議參加了研討會,然而,他發現研討會的問答環節受到了嚴格控制,只能提已經通過審查的書面問題。

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2007年到哥倫比亞大學演講,內容是關於中共政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發現演講場所戒備森嚴,因為CSSA針對這場演講發起抗議活動。後來,CSSA哥倫比亞大學分會在其網站登了一封威脅性電子郵件,目的在於警告麥塔斯及其他持反共人士。

2007年,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連續發表了兩份調查報告,揭露CSSA如何在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的控制下成為中共在海外的工具,特別是如何成為輸出人權迫害的工具。

調查員與中共駐紐約總領館分管紐約市、長島的領事姚達(Da Yao)對話表明,在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NYUCCC)發起了反對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事件中,中共駐紐約總領館明顯涉嫌還在繼續組織策劃操控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

留學生被監控利用從事間諜相關活動

CSSA不僅成為中共對海外進行滲透和影響的工具,同時也對來自大陸的留學生進行再度洗腦和監控。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Riverside)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林培瑞(Perry Link)表示,CSSA是中共〝外交部的一個工具〞,從事包括監視中國學生〝不愛國〞言論等活動。


幾乎所有中國學生都知道自己的言行可能會被匯報,所以在公共場合要注意自己的言論。

他說:〝這種監視的重點不是要讓某些人遭到逮捕或受到懲罰,而是蒐集中國學生的言論,幾乎所有中國學生都知道自己的言行可能會被匯報,所以在公共場合要注意自己的言論。〞

1980年代末來到美國普渡大學學習化學的謝田(Frank Tian Xie),見證了CSSA對中國留學生的影響力。他說:〝我來到美國,想著,『哇,太好了,我來到一個自由的國家,現在我希望一切都很酷、很快樂』,但是我後來發現,(中共)政府的控制甚至延伸到了在美國的中國學生身上。〞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官媒在2016年2月發佈新文件,要求將〝愛國主義教育〞貫穿到學校的各個階段和方方面面,中共當局把自己的這類〝洗腦〞進一步擴大,甚至跨越國境。教育部說,在國外的留學生也必須被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點對像。

美國情報人員表示,中共打著〝愛國〞招牌利用大批中國留學生在海外從事低階間諜活動,在海外大打〝間諜〞人海戰術。

英文《大紀元》引述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中共往往在留學生出國之前,對他們進行間諜〝培養〞。消息人士說:〝中共的安全官員會與這些即將出國的學生接觸,要求他們對中共保持忠誠,而且要他們將所有對中共有利的消息匯報給中共官員。〞而這些接受招募的學生,誤信在海外當間諜是一種〝愛國行為〞,往往因此斷送自己未來的前途。

澳洲的《悉尼晨鋒報》報導,中共在澳洲大學的學生社團網路中進行間諜活動。中共學生間諜通過網路監視其他中國學生,給其他中國學生施加壓力,並在學生團體中舉辦維護中共利益的活動。

該報導提到,澳洲一所知名大學的中國講師表示,自從他在一所大學的民主研討會上做過一次講演後,接到中共國安人員的四次調查詢問,他甚至知道是哪個人傳遞情報給中共。該報導認為這種情況在澳洲大學中非常普遍,因此很多澳洲大學的中國學生和教師對於自己說的每句話都非常小心。

報導說,這些間諜並不僅僅是盜竊情報,還負責監控中共認為很重要的人。澳洲政府和美國一樣,為了應付中共學生間諜的問題,正努力的提高情報機構的反間諜能力。

據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前外交官陳用林表示,早在2005年他逃離悉尼領事館時,就知道僅悉尼一地就有超過千名中共間諜。陳用林說,中共會命令這些學生間諜幫忙收集澳洲情報。

陳用林逃出中領館時,攜帶了幾份秘密文件,其中一份情報是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的代辦事項清單,內容詳細記載中共領事館是如何使用學生間諜網,來執行中共政府在海外的命令。這些文件還提及中共駐悉尼中領館的工作任務,包括賄賂收買澳洲當地的中文媒體、招募新學生加入中共間諜網和滲透西方政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509/926760.html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70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