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am - Monday 21 August 2017

美國之音的崩壞比古巴導彈危機更嚴重

週四 2017年05月18日, 2:4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2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7-05-18 11:42
余杰
中國人文及政治題材作家(小說家、評論家、散文家),積極參與中國人權活動並公開表達自己觀點。代表作品:《火與冰》《鐵屋中的吶喊》《劉曉波傳》…等。

美國之音的問題主要有兩個癥結,一是歐巴馬王朝的綏靖主義遺風,某些美國政客一廂情願地將中國看成是笑容可掬的熊貓;二是“富起來”的中共投入巨資,以“大外宣”手段控制海外華文媒體乃至西方主流媒體,美國之音首當其衝成為其“戰利品”。圖/取材自pixabay

中國確實如作家柏楊所說,是一個如海洋一般廣闊的「大醬缸」。兩千年一以貫之的東方專制主義文化,再加上近代以來從法國和蘇俄引入的暴力革命、共產獨裁的意識形態,兩者相遇,立即產生化學反應,產生優敗劣勝、全民「比壞」之毒素,中國乃至整個華人世界由此陷入癲狂狀態、個個窮凶極惡、人人厚黑無形,中國共產黨因而在中國維持漫長的暴政。

即便在民主自由的美國和西方世界,任何與中國有關聯的人物、機構和組織,如果不事先設定楚河漢界,很快就會染上無法治癒的「中國式病毒」,迅速與中共「精神同構」,正所謂:「有華人之處,或與華人交友者,即可聞到醬缸之臭。」比如,促成中美建交的美國政客基辛格、在中國有巨大利益的社團「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美國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等,幾乎與中共政權融為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體。而近期美國之音中文部(乃至擴展到整個美國之音)的崩壞,又為之提供了一個新的案例。

當美國之音前線記者正在對郭文貴進行現場直播的專訪時,美國之音總部下令強行切斷信號,使得原訂爲三個小時的直播採訪縮水到一個小時二十分鐘,郭文貴尚未到達「扒糞」之高潮,拒絕繼續接受錄播採訪,當場拂袖而去。此事件發生之後,引發全球輿論關注:代表美國國家形象和立國價值的美國之音,居然像傀儡一樣被一雙看不見的黑手控制;中共對新聞自由的戕害,居然從中國蔓延到美國,到處暢通無阻。

誰也未曾料到,事件的焦點從作為被採訪一方的、爆料者郭文貴的身上,迅速轉移到作為採訪者的美國官方媒體美國之音的身上。美國之音若是在新聞自由這一基本原則(明確寫入《美國之音憲章》)上失守,比郭文貴爆料暫時受阻這一具體事件更讓人不可接受。郭文貴不僅沒有損失,反倒身處“風暴眼”,等於美國之音和中共無償爲他打廣告。在「自媒體」爲王的今天,即便沒有美國之音的平臺,郭文貴照樣可以在推特、臉書等社交媒體上自由發聲,他還計劃召開規模龐大的全球記者會。中共不惜犧牲早年即安排在美國之音的「深喉」也要阻攔郭文貴發聲的做法,可謂弄巧成拙。不過,該事件直接危害了美國的新聞自由和國家安全——一旦美國之音變成「中國之音」,則意味著美國的心臟地帶已經被中共嚴重滲透,美國已然處於比美蘇冷戰高峰時期還要危險的境地。

美國之音變臉成為人民日報?

此次美國之音在新聞自由價值上的失守,其嚴重性怎麽高估都不過分,惟一可以與之相提並論的是當年千鈞一髮的古巴導彈危機。史家普遍認為,一九六二年的古巴導彈危機是自從美國建國以來,其本土遭到的最大威脅——一九四一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固然使得美國海軍損失慘重,但珍珠港畢竟離美國本土有千里之遙,美國可以從容應戰;而本拉登發動的九一一恐怖襲擊,反倒讓全美民眾同仇敵愾,引發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給伊斯蘭恐怖主義沉重打擊。

古巴導彈危機差點引發美蘇兩大陣營的全球戰爭。當時,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自以為蘇聯的實力已經壓倒美國,便與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達成秘密協議,在古巴部署中程導彈,向古巴提供伊爾-28噴氣轟炸機。蘇聯用瞞天過海之伎倆,將幾十枚導彈和幾十架飛機拆開裝到集裝箱裡運往古巴,其中每一枚導彈都攜帶有一個威力比在廣島的原子彈大二十或三十倍的核彈頭。三千五百名蘇聯軍事技術人員也陸續乘船抵達古巴。

十月十六日,美國總統甘迺迪得知情報後,決定作出強硬回應,為此不惜一戰。十月二十四日,在六十八個空軍中隊和八艘航空母艦護衛下,由九十艘軍艦組成的美國龐大艦隊出動,從佛羅裡達到波多黎各布成弧形,全面封鎖古巴海域。美國導彈部隊也奉命處於“高度戒備”狀態,導彈在發射臺上聽候指令。美國在佛羅裡達和鄰近各州集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最龐大的登陸部隊,劍拔弩張地準備打一場全球性核戰爭。

在美國的高壓下,赫魯雪夫終於發現自己實力不足,被迫對美國作出妥協:十一月十一日,蘇聯將已部署在古巴的四十二枚導彈全部撤走,並答應撤走全部伊爾—28型轟炸機。此舉可謂唾面自乾。不過,人類由此免於一場毀滅性的核戰爭。

今天的中共政權對美國和西方的威脅已然超過了昔日的蘇俄。古巴導彈危機是冷戰的最高潮,走到了一觸即發的「熱戰」之邊緣。不過,蘇俄的導彈和飛機畢竟只是部署在一海之隔的古巴,離華府還遠得很。如果說古巴導彈危機是一處看得見的戰場,對美國而言僅僅是傷及肢體的可能;那麽,如今由於中共的腐蝕所造成的美國之音的崩壞,則意味著在另一個看不見的戰場上,美國的心臟部位已「中毒」。

當年,絕大多數美國人都清楚地認定,蘇俄是與美國對立的「邪惡帝國」,蘇聯文豪索忍尼辛揭露蘇聯勞改營真相的巨著《古拉格群島》在美國熱銷數百萬冊;但在今天,大部分美國人對中國的挑戰和危害一無所知,對獄中的中國人權活動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處境不聞不問。中國成功地收買了相當一群美國人(當然也包括一部分生活在美國的華裔人士,其中就有若干美國之音的工作人員),讓他們覺得中國比美國更加可愛。整個冷戰時代,蘇俄從未成功控制過任何一家美國的重要媒體,但今天中共卻在美國新聞界攻城掠地:不僅美國的中文媒體十有八九淪陷於中共之手,很多主流媒體上都充斥著爲中國塗脂抹粉的荒誕言論。

美國之音中斷郭文貴專訪事件的真相尚待公佈,但根據目前流出的部分資訊可以作出如下之判斷:若干美國之音的官僚和員工,雖擁有美國國籍,雖經過安全審查,但其內心效忠的對象並非美國,而是中國的獨裁政府。多年之前,我已然發現美國之音遭到中共之全面滲透:有一次,我應邀參加美國之音記者和編輯的一場派對,耳邊聽到的全是咒罵美國和讚美中國的聲音,恍若身處《環球時報》編輯部。美國之音的招聘方式本身就存在重大缺陷,許多原先在中國各大新聞機構任職的人員,憑藉對新聞專業的經驗而成功應聘。美國方面並不知道,中國的傳媒並非西方的自由媒體,如新華社等媒體充當著半個情報機構的功能。這些身份曖昧的人士進入美國之音、甚至逐步佔據要津之後,就舉重若輕地將美國之音的部分欄目變成中國政府的喉舌。

荒唐至極的「壞人審查好人」

日前,楊建利、陳光誠、韓連潮等民主人權活動人士發表聯名聲明,因對美國之音的現狀深感失望,宣佈從此拒絕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很多美國之音的聽眾和讀者也紛紛表示,「別了,美國之音」。也有若干中國海外人權活動人士前往美國之音總部門前示威抗議,這在美國之音成立七十五年來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幾年以前,德國之聲的新任臺長全面倒向中共,宣佈德國之聲將與中國央視展開全面合作,並解聘了多名報導中國人權議題的記者和編輯。有中國網友諷刺說,「所謂德國之聲,其實是東德之聲」。如今,美國之音正在步德國之聲的後塵,從美國納稅人支持的、對外推廣美國民主自由價值的媒體,蛻變爲中國共產黨的「駐美喉舌」。很多美國之音工作人員常常出入中共使館,爲中共使館的節日活動充當主持人,或被待若上賓。當年,美國總統克林頓傲慢地說,人類進入網路時代之後,中共若還想控制媒體,如同「將果凍釘在墻上」。如今,美國之音卻被中共像果凍一樣釘在墻上。令人遺憾的是,FBI和CIA等機構對如此嚴重的情況熟視無睹。

五月二日上午, 美國之音台長艾曼達會見普通話部成員,宣佈對龔小夏、東方、李肅、寶申、楊晨等五人停職接受調查決定。同時,艾曼達說,在採訪郭文貴被腰斬事件中,美國之音的決定受到中共壓力影響是零。

此前,資深記者、前駐北京首席記者東方在推特上披露:「頃接領導書面通知,從明天開始停職,接受調查,時間不定,直到調查結束。被查期間需交出所有電子設備、門卡、鑰匙等,不得使用美國之音官方電郵。採訪郭文貴團隊的所有重要成員均被停職,所幸工資照發,生活暫時無憂。停職期間不得以美國之音記者名義活動,包括寫作和報導。遭此處置,實出意料之外。」苦澀之情,溢於言表。

緊接著,美國之音網站發表了美國之音公關部關於人事處理的聲明。這份聲明稱:「在進行全面調查期間,美國之音中文普通話語組主任龔小夏和另外四名普通話語組員工被要求行政休假。美國之音非洲部總編輯斯科特·斯特恩斯擔任普通話語組的代理主任,直至另行通知。」聲明還說:「在決策過程中,管理層從未考慮過不進行採訪,亦未考慮因任何原因縮短進行中的採訪。相關決定是基於核實、平衡和公平的新聞原則,這些原則是新聞行業的標準做法,並普遍適用於美國之音的所有語言組。任何語言組都必須採取同樣做法,沒有特例。」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這份聲明跟天朝外交部及《環球時報》的口吻一模一樣,給人「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感。難道報道中國的腐敗、專制的新聞,也要堅持所謂平衡、公平的原則嗎?難道要抄寫中共央視、人民日報、新華社連篇累牘的謊言,才算平衡和公平嗎?那麽,在報導北韓的消息時,為什麼不大量引用金正恩的講話呢?大部分時候,中國政府的發言人根本不回答提問,比如此次郭文貴爆料的內容,中國官方連正面反駁的勇氣都沒有。那麽,難道中國政府不接受採訪、不提供另外一面的資訊,這個新聞就不應該被報導嗎?所謂核實、平衡和公平的新聞原則,成了美國之音高層破壞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幌子。

更匪夷所思的是,遭到調查的是五名在前線採訪的、堅持新聞自由原則的記者,郭文貴公開揭露的、破壞此次訪問的東亞部執行主編張晶偏偏安然無事,在此次報導過程中立場兩度發生根本性轉變的臺長阿曼達更是置身事外。這簡直就是「壞人調查好人」、「犯罪嫌疑人充當法官」。此種調查能得出什麽樣的結果,人們可想而知。

遭到處分的龔小夏、東方、寶申、李肅等人沒有保持沉默,隨即發表一份針鋒相對的聲明。該聲明指出,他們是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停職的,並提出具體要求:「聯邦政府對爆料的原中國商人郭文貴採訪停播的事件進行公平與全面的調查。……我們要求獨立於美國之音的聯邦機構來從事調查,調查的對象應該包括所有捲入的人員,包括美國之音的高層。……郭文貴採訪被中斷的事件僅僅是最近幾年美國之音中文部發生的一系列系統地損害美國對華廣播、導致工作人員士氣低落的最新例子。」這份聲明是否能引發白宮和國會的重視,重新組織獨立團隊展開一場真正的調查呢?

歐巴馬王朝遺風與中國顛覆美國的陰謀

就我個人的觀察和分析,美國之音的問題主要有兩個癥結,一是歐巴馬王朝的綏靖主義遺風,某些美國政客一廂情願地將中國看成是笑容可掬的熊貓;二是「富起來」的中共投入巨資,以「大外宣」手段控制海外華文媒體乃至西方主流媒體,美國之音首當其衝成為其「戰利品」。

就前者而言,從美國之音臺長阿曼達以下的若干高層官僚,統統都是歐巴馬時代的舊臣,他們忠實執行歐巴馬時代的對華綏靖政策,與狼共舞、與敵同眠。歐巴馬本人具有極左派意識形態,其妻子蜜雪兒曾經在白宮的聖誕樹上公開掛出毛澤東頭像。在歐巴馬八年的任期當中,不惜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來討好中國。習近平並不領情,反而以若干小動作羞辱歐巴馬,歐巴馬亦忍氣吞聲地接受(比如,習近平不給來訪的空軍一號提供舷梯,迫使歐巴馬從飛機肚子下鑽出來)。歐巴馬如此,其治下的大小官員們當然也都對中共卑躬屈膝。阿曼達女士本人從追求新聞自由的普利茲獎得主淪為新聞自由的殺手,這個軌跡也就不讓人吃驚了。阿曼達及若干美國之音高層,與中共究竟存在有何利益關係?為何最年來美國之音刻意遮罩更尖銳地批判中共的聲音?這些疑惑都應當早日得到釐清,川普政府應當早日撤換不稱職的美國之音管理層。

就後者而言,經過中國長期的滲透、收買和精心佈局,美國之音早已成為一處「紅色重災區」。當年蘇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今天中共卻成功地辦到了。在美國之音的諸多毫不掩飾其親共思想的工作人員中,既有登記註冊、如假包換的中共特務,也有拿到中共各種好處的「準特務」或「編外人員」——比如,這些人物的若干親人朋友還在中國,中共當局通過軟硬兼施的手腕,給他們的親人朋友各種好處,以此換取他們本人的好感乃至合作。久而久之,美國之音就成了中宣部的「下屬機構」,反倒對其真正的主管部門美國廣播委員會的監督和批評置若罔聞。美國之音敢於批判現任美國總統川普(以此顯示他們有新聞自由),卻對中共黨魁習近平網開一面(以此顯示他們的新聞很「專業」,從不報導未經核實的新聞)。正是自由世界的「吞舟是漏」,造成此種怪現狀泛濫成災。

美國之音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美國和西方世界不可放馬南山、束手就擒,任由極權主義思想腐蝕美國的立國之本。曾任美國愛達荷州議員的柯帝士·鮑爾斯(Curtis Bowers)曾經拍攝過一部英語紀錄片《碾碎美國的圖謀》(Agenda: Grinding America Down),該紀錄片追溯了共產主義運動在美國的發展過程,探討了馬克思主義與現今美國左派之間的聯繫,並且分析指出,多年來,共產主義有計劃、有步驟地從內部滲透美國,破壞道德、信仰、教育、經濟,以期顛覆這個偉大的、自由的國家。今天的中共已取代昔日的蘇俄,成為向美國輸出「毒素」的首要國家。鮑爾斯在影片的結尾指出:美國正面臨許多威脅,「而共產主義的滲透正在從內部毀滅我們,例如『政治正確』。這讓我們失去指出邪惡為邪惡並且站出來與之對抗的能力。」他向美國民眾呼籲,必須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一切,如果對此不以為然,「那麼少數人會悄然實施他們的計畫,我們的孩子和後代將付出可怕的代價,生活在他們創造的社會裡,而事實上,後果將更為嚴重。」

川普任命的高級經貿顧問、經濟學家納瓦羅在其《致命中國》一書中亦指出,中國崛起之後,不僅對人類文明沒有任何正面貢獻,反倒不斷對世界輸出使世界、政治、大學、媒體、人性墮落的「精神毒品」。中國最厲害的武器就是錢。「中國的錢讓你在甜蜜中睡著,讓你在甜蜜中墮落,讓你在甜蜜中接受它的控制和使喚,還甘之如飴。錢這武器才不管你是得到什麼普利策獎,主張什麼立場,主張什麼政治路線,都如入無人之地。收買滲透靠的就是這人見人愛的東西。」納瓦羅分析說,過去,中國很窮,沒錢搞外交和公關宣傳,在國際社會名聲不好,長期破罐子破摔;如今,中國的錢多了,制訂出周密、龐大的計劃,對西方發動輿論戰。由於中國的所作所為,世界各國、各領域的墮落狀況,正在快速進行著,世界的「中國化」是可怕的災難。作者堅信,只要中國不走向民主自由,依舊維持極權和霸權統治,中國的錢越多,世界就越來越麻煩,越來越危險。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蘇聯東歐共產集團崩解之後,世界並沒有像政治學家福山所說的那樣走向「歷史的終極」。反之,中共對人類文明的危害,超過伊斯蘭極端主義、恐怖主義,位居「世界之最」——這大概是中國多如牛毛的世界之最中惟一貨真價實的一個。而自由世界能否打贏這場「美國之音保衛戰」,直接關係著自由世界的生死存亡。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26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