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 pm - Thursday 02 February 2023

被掩藏的歷史真相:匈奴、鮮卑、突厥、蒙古的真實關係

週六 2016年06月11日, 1:1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21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匈奴是現代蒙古人和突厥人的共同祖先,匈奴國是蒙古歷史上的第一個朝代,這是基本的歷史常識。

2016-06-10 由 世界歷史

古突厥最早也是蒙古人種,高加索相貌是後來才混入。所謂遊牧民族,就是到處遊蕩的放牧,今年在蒙古草原放牧,過幾年草場鬧雪災、鼠災、蝗災或其他災難時,就可能轉場去中亞草原了,再過十年中亞草原再鬧災時,可能就轉場去東歐草原了,一路掠奪人口,可能一個突厥男人在中亞掠奪了一個波斯女人生一個兒子是混血,十幾年後他混血的兒子在東歐又掠奪了一個俄羅斯女人生個孫子是高加索人了,結果一家人蒙古人種、歐亞混血、歐洲人都有,今天土耳其人以及其他突厥人就是這樣誕生的。

蒙古語和突厥語都是同源,底層詞彙都是相同的,兩種語言分化是西遷後的事情。而西遷前的固有詞彙,在當代蒙古語和當代土耳其語、烏茲別克語、維吾爾語是共同詞彙。

【圖】同屬阿爾泰語系的蒙古語、滿語、土耳其語的第一人稱單數分別是bi、bi、b?n;第二人稱單數ci、si、s?n;第一人稱複數bid、be、biz;第二人稱複數ci、suwe、siz。蒙古語和土耳其語有相同的複數後綴(蒙古語nar / ner、土耳其語 lar / l?r),其他共同特點還有很多。

古突厥與今天的突厥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古突厥的直系就是現在的蒙古人。蒙古人屬「留守突厥」,而今天土耳其以及其他的眾多突厥人屬「西遷突厥」。土耳其人和蒙古人一樣,原本也是信奉薩滿教的長生天的信徒,後來才皈依了真主,長生天即「蒙哥·騰格里」,蒙古語是「Mongke Tenger」,突厥語是「Mangu Tangri」。歷史上從蒙古西遷的人幾乎全部伊斯蘭化,現在意義上的「突厥人」的含義即「來自蒙古草原伊斯蘭化的遊牧人」。14世紀蒙古金帳汗國和伊兒汗國選擇伊斯蘭化,也是為了迎合和拉攏當地的突厥同胞。隨著金帳汗國和伊兒汗國的伊斯蘭化,當地蒙古人的後裔也成為了新一代的突厥人。14世紀中亞著名的帖木兒大帝就是蒙古爾斯坦的突厥人(即伊斯蘭化的蒙古人),帖木兒屬尼倫蒙古的八魯剌思(Barulas)部,他的祖先在西遷前與成吉思汗的祖先是親戚。

從匈奴、鮮卑、柔然、突厥到蒙古都是一脈相承的,這點就連稍有良知的國內學者都承認,如《北狄與匈奴》中說:「匈奴語言上的通則與蒙古語言上的通則,不相違背。匈奴、突厥、鐵勒之俗又與蒙古同。近代學者一致承認柔然使用的語言是蒙古語,突厥語又同柔然語,柔然的部族皆高車,蒙古又是鐵勒中土拉河北的部族。這樣,從匈奴、鮮卑、丁零、鐵勒、高車、柔然、突厥到蒙古,世代相接,世系相銜,是為一脈相聯也。」

[hana-code-insert name=’Ad2_336X280′ /]

【圖】蒙古國北部諾因烏拉(Noyon uul)匈奴墓葬中發現的「蒼狼白鹿」圖騰。《蒙古秘史》開篇第一句話這樣寫道:「蒙古人的祖先是承受天命而生的孛兒帖赤那(蒼狼)和妻子豁埃馬蘭勒(白鹿)一同過騰汲思海(貝加爾湖)來至斡難河源頭的布爾罕山前住下,生子名巴塔赤罕。」

【圖】匈奴語、蒙古語、匈牙利語的對比。匈奴語和蒙古語相似度達到90%以上。同時鮮卑語詞在《二十四史-》中大量地保存著,和今天蒙古語也幾乎一模一樣。

2006年,法國遺傳學家Christine Keyser-Tracqui用2300年前的古匈奴貴族屍體與現在蒙古地區的蒙古人群體,以及現代安納托利亞的土耳其人群體進行的Y染色體、線粒體、常染色體脫氧核糖核酸分析。結果表明,古匈奴和當代蒙古人為延續世系。

匈奴國末期被自然災害、內鬥折磨得逐漸衰敗,此時四周長期受匈奴欺辱的鮮卑、烏孫、漢朝、丁零、烏桓熱火朝天地進行反攻清算,鮮卑成為攻擊匈奴的主力。公元46年,由於鮮卑和其他部族長年地進逼,加上內亂不斷災荒不絕,曾經雄踞朔原的北匈奴被迫敗退到燕然山(今蒙古國杭愛山)和阿爾泰山地帶。其後奄奄一息的北匈奴又屢屢慘敗,最後由鮮卑在原來匈奴的地盤上建立了強大的鮮卑國,60萬北匈奴成了鮮卑國的主要居民。

2007年的另一項名為"Genetic analyses on the affinities between Tuoba Xianbei and Xiongnu populations"的研究中,遺傳學者用拓拔鮮卑的mtDNA與匈奴進行對比,結果兩者高度吻合,證明匈奴與鮮卑的基因傳承關係。

【圖】圖門汗,尼倫(柔然)汗國的萬戶長,突厥汗國的創建者和第一任可汗。他是阿史那·吐兀的長子,又被稱為「不明汗」或「伊利汗」。「圖門」在蒙古語中的意思是「萬戶長」。

中國人所謂的「蒙古出自東胡室韋」,是因為宋朝學者洪皓犯下的一個低級錯誤,由於他對地理知識的缺乏,導致了後世中國史學界出現了「蒙古出自東胡室韋」的謬論。室韋和女真僅僅一江之隔,而蒙古在漠北,從《蒙古秘史》第一句,10世紀就在蒙古三河之源的布爾罕山,與室韋隔著幾千里,稍微有點地理常識,了解12世紀的歷史地理的就不會鬧出這樣的笑話。匈奴、鮮卑、柔然都是蒙古種族、蒙古語族,他們稱霸草原的時候,室韋還在母系社會。但中國官方很樂意宣揚「蒙古出自東胡室韋」論,因為這樣一來,蒙古人的起源地就成了「中國東北」了,意圖非常明顯。

原始突厥是匈奴里的北匈奴一支,居住在貝加爾湖西邊,屬蒙古利亞類型,這個地方就是蘇武牧羊之地,當時看管蘇武的匈奴人就是突厥人,貝加爾湖西岸跟西方人居住地很近,當時屬於高加索種人的塞種人遊牧地區跟此地接壤,所以突厥人在早期就混入高加索血統很正常,但那個時代突厥還是蒙古利亞人血統為主體的人群,包括到後來的阿史那家族以及之後的塞爾柱突厥皇族都是蒙古人種,就是今天蒙古人的長相。

【圖】突厥國皇族成員Kul Tigin的頭部雕像。

【圖】塞爾柱突厥帝國皇族的頭部雕像。12世紀突厥占領波斯後,有大量人口從蒙古本土遷移到波斯。

歷史上的匈奴國、突厥國、蒙古國同波斯的關係比同中國的關係還要密切,匈奴國、突厥國的領土都是橫亘東亞中亞的,當時中亞居民是講波斯語的粟特人、塞種人等民族,這些民族也農耕民族,有富庶的城市群,匈奴國、突厥國在東部邊界打中國,在西部邊界跟波斯語民族常年戰爭,並且匈奴國經常直接管理中亞的波斯語城邦。而突厥時代則更直接,則直接鳩占鵲巢的搶奪了波斯語民族在中亞的城市,進而中亞的突厥融入了波斯血統成為歐亞混血的伊斯蘭人群,所以波斯史書關於匈奴突厥的記載比中國歷史更詳細。

「韃靼」一名,最早記載於西元6世紀,韃靼是使用蒙古語的部族。13世紀初,這些遊牧的不同群體成為成吉思汗部隊的一部分,因入侵到歐洲,就被歐洲人統稱為「韃靼人」。

【圖】公元12世紀末的韃靼(塔塔爾)部,韃靼最早的記載出現在突厥國時期的闕特勤碑,稱為Otuz Tatar Bodun(韃靼十三部) 和Tokuz Tatar (九部韃靼),其位置在蒙古的中部。韃靼部是今天蒙古人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今天俄羅斯韃靼族的主要組成部分,與俄羅斯人有大規模的混血。這也是如今俄羅斯人與蒙古人血緣上的主要聯繫。

無論匈奴、鮮卑、柔然、突厥原本都不是民族概念,而是政治集團的概念,他們本身在語言、習俗和基因上都是相通並且一脈相承的。蒙古人不是成吉思汗時代就一夜之間從天上掉下來的,蒙古人的祖先自古就生活在蒙古高原,他們在古代被稱為匈奴人,中世紀突厥和土庫曼人西遷後,突厥的主體留守了下來,成為後世的蒙古人。而突厥西遷也並非中國人所謂的被唐朝擊敗,唐朝之後的五代十國中突厥的一支沙陀人還曾建立過後晉、後唐、後漢、北漢 等幾個政權,突厥留守部族由多個部族組成。12世紀留守突厥的蒙兀爾部里誕生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統一了突厥西遷後分裂的北亞草原,以蒙兀爾的名字命名新的統一國家為蒙古,大蒙古國建立後,北亞草原各留守突厥人都以「蒙古」為這個統一的民族名字,蒙古民族從此誕生,蒙古人就是留守突厥人,蒙古民族誕生前的蒙古人和從北亞草原西遷的所有人都叫突厥人,蒙古民族誕生後西遷的蒙古人再伊斯蘭化後又演變成了新的西遷突厥人,會很自然的融入當地突厥同胞中去。

突厥國建國前,突厥人就叫匈奴人,古代遊牧民族和現在的俄羅斯一樣沒有人種概念,講同一種語言居住在各地的人們,在不同時代都以自己的政權名字自稱,突厥人和蒙古人就是這麼誕生的,先有突厥國和蒙古國,後有突厥民族和蒙古民族。不論匈奴人、突厥人還是建國初期的蒙古人,都是同一個群體,他們之間一脈相承的關係並沒有割裂,不是很多中國人眼中的所謂「北方草原經常你來我往的更換民族」。

突厥一部分西遷中亞,定居在河中地區東南部並且伊斯蘭化,就是蒙古爾斯坦地區;一部分留在了蒙古草原,成吉思汗就是這部分的人。蒙古西征的很多地區,其實都是自己的同胞,西遷突厥人的地區,蒙古西徵到多瑙河時,當地還居住著幾個西遷的突厥小部族,這些人日後演變成波赫人的祖先。

匈奴、鮮卑、柔然、突厥、回紇、蒙古是一個國家的不同朝代,相當於中國的秦、漢、宋、明的傳承概念。反而中國歷史上各朝代都是由外來的遊牧民族建立的,秦是戎狄;唐是鮮卑;元是蒙古;清是滿洲。只是中國人一直強調中國的歷史統一性,而重點強調其他民族的不完整性,試圖給人一種錯覺:中國一直是一個統一體,而蒙古你來我往,主人經常更迭。

而中國將其他民族的定義縮到無限小,把所謂「中華民族」的偽定義擴到無限大。現在中國官方為了搞和諧把「中華民族」的大帽子往別人身上一扣,搞得很多民族都很鬱悶。歷史上中國經常被這些北方人滅了半壁江山甚至滅國,如果這些外國人是「中華民族」的話,歷史上那麼多南遷漢人都成阻礙祖國統一和抗拒民族融合的罪人了,楊家將、岳飛、文天祥也都成阻礙祖國統一和抗拒民族融合的罪人了。

因 為中國很多少當代少數民族都跟古匈奴/突厥有關係,外加現在突厥和蒙古民族主體都在境外,而且都有自己的母國,所以歷史書就必須把匈奴/突厥和當代中國的很多民族割裂掉,千方百計的把匈奴/突厥納入所謂的「中國古代少數民族」,現代已經消失掉了。把匈奴/突厥打造成古代民族就跟當代很多少數民族沒有關係 了, 那些少民自然就成了所謂「中華民族「的幾十朵花了。這種史觀起源於蘇聯,蘇聯為了對抗所謂的「泛突厥主義」而編造歷史,把國內的韃靼人與外面的蒙古突厥同胞割裂掉,後來這種史觀被中國照搬。

但是真實的史書和民族關係並不是這樣,匈奴/突厥的後代並沒滅絕。中國千方百計的把匈奴/突厥納入古民族現在已經消失的人群,毫不猶豫的把講匈奴/突厥語言但在不同時代被漢字史書寫成不同稱呼的同一個人群或同一個人群中的 一支,果斷的當做一個跟匈奴/突厥人完全沒關係的新民族,所以讀習慣了國際正常史書的外國人閱讀中國當代歷史書時,經常一頭霧水,「怎麼很多少民都好像從天上突然掉下來的,沒祖宗啊?」;「怎麼北亞草原經常更換主人啊,原來的主人怎麼一夜間都死光光了?」

突厥人原本就是跟今天蒙古人一樣的蒙古利亞類型人種,當代突厥人的語言相近,但人種分一下幾個集團:

【1】部分突厥西遷中亞後,遊牧突厥人很少跟波斯人混血,主體還保留原始突厥人血統,還是蒙古利亞類型的人種,比如:哈薩克人、吉爾吉斯人等民族。

【2】原始突厥人西遷中亞後混入波斯語諸民族的血統,農耕突厥人演變成歐亞混血的人種,比如:烏茲別克人、土庫曼人、維吾爾人等。

【3】歐亞混血人種的中亞伊斯蘭化突厥人繼續西遷,西遷的至高加索以西的歐亞混血突厥人混入了亞美尼亞人,希臘人血統,演變成南歐型人種,比如:土耳其人、亞塞拜然人等。

【4】歐亞混血人種和蒙古利亞人種的中亞伊斯蘭化的突厥繼續北移,進入斯拉夫人的東歐,演變成東歐韃靼民族。韃靼人有兩個人種:斯拉夫人種的韃靼斯坦人、伏爾加韃靼人。歐亞混血人種的克里米亞韃靼人、西西伯利亞韃靼人。

就像意淫「漢朝打敗匈奴導致匈奴西遷」一樣,當代歷史憤青們同樣意淫「唐朝打敗突厥導致突厥西遷」。其實動動腦子就會發現,唐朝都滅亡了,留守突厥還有能力建立後晉後唐後漢北漢等幾個政權,突厥貴族石敬瑭都有出賣幽雲十六州的能力。突厥西遷的真實情況是:當時中亞河中地區波斯人的龐大城市群被突厥徹底拿下後,突厥需要遷移大量人口去管理中亞的波斯城市群,而當代伊斯蘭化的突厥文明正是形成在中亞河中地區的前波斯人城市裡,河中地區是伊斯蘭突厥文化的發源地,在此之前在東方時,突厥人就是近代的蒙古人形象,是薩滿教徒而不是伊斯蘭。

唐末大亂天下最有實力的兩個集團就是留守突厥的沙陀部,以及朱溫集團,留守突厥最終建立了後唐等政權。搜索「安史之亂的安祿山,史思明」、「石敬瑭」、「後晉、後唐、後漢、北漢皇室」的族屬,你就發現突厥人驚人的表現。突厥曾建立過幾個中國化政權,主要有:後晉,後唐,後漢,北漢。著名人物有:石敬瑭、李克用、李存勖(李亞子)、李嗣源、劉知遠、劉崇等。

【安祿山】安史之亂的始作俑者,安祿山是突厥與粟特的混血兒,他兒時玩伴也是他日後的副手史思明也是突厥人,他們是同部族的老鄉。

【史思明】安史之亂的另一個始作俑者,同樣是突厥人。史思明本姓阿史那(突厥國皇族),他原名是阿史那·崒干。史書記載他身形消瘦,皮膚光滑,脾氣暴躁。

【石敬瑭】後晉開國皇帝石敬瑭本姓朱邪,屬突厥沙陀部(Turkey Cigil),該部就是突厥闕特勤碑提到九姓烏古斯(Oghuz)。

【李亞子】五代皇帝,突厥沙陀部人,李克用之子,本姓朱邪,以勇猛聞名。朱溫評價李存勖說:「生子當如李亞子」,毛澤東也同意這個看法。

就連唐朝皇室都是鮮卑/突厥系,唐高祖李淵父系的七世祖名叫李暠,就是晉末張掖地區(月氏故地)西涼國的涼武昭王,典型的禿髮(拓拔)鮮卑,後為南匈奴單于沮渠蒙遜吞併。《魏書·列傳》記載,西涼滅後李暠的後裔李翻投奔了阿爾泰山的柔然,曰:「翻,字士舉(休屠),小字武疆(無者),奔伊吾(阿爾泰山),臣於蠕蠕(柔然汗國)。李翻的兒子後來投奔了拓跋北魏,為「鎮西大將軍」。唐高祖李淵的祖父名叫李虎是代北武川(今內蒙古、武川縣)人,是西魏(鮮卑)「八柱國」之一,另有「唐國公」稱號。「八柱國」與後世努爾哈赤的「八和碩」的涵義一樣。

鮮卑和匈奴一樣,是蒙古種族、蒙古語族。李世民的母系同樣是鮮卑人,從李虎娶妻「獨孤氏」(西魏鮮卑皇族)。李淵的皇后即李世民的生母也來自鮮卑,史稱「竇皇后」。李世民也娶妻鮮卑,稱「長孫氏」,唐朝皇室難覓一絲漢民族血緣成份。

《隋唐嘉話》記載,單雄信曾呼李世民之弟李元吉為「胡兒」,李元吉小字亦叫「三胡」。《舊唐書》記載,一直到李淵的曾孫滕王李涉都是「狀貌類胡」,也就是長相體形都是胡人,和漢人完全不同。李世民有廢太子名叫「承乾」,史載他椎髻,說胡語,吃胡食,愛慕突厥狼頭纛,甚至不願過宮廷生活,喜歡去草原遊牧,結果被廢黜。同樣的事情北魏也發生了,魏孝文帝太子元恂留戀草原竟不願南下,被迫南下後又擅自北上,孝文帝大怒,把他廢為庶人。兩個太子的行為已經清楚地反映出他們的民族背景。

李淵起兵也並非一人,他是與突厥國始畢可汗聯手乾的。當時始畢可汗與李淵是君臣關係,他們可能還有血緣關係。史載李淵與始畢可汗有約,曰:「若入長安,民眾土地 入唐公,金玉繒帛皆可汗有之」。他們聯手內侵,遵循著匈奴以來結盟南下的傳統(***清朝的滿蒙聯盟)。由於有突厥可汗的武力撐腰,李淵順利取得關中重地,突厥則滿載而歸。我們看到唐初的「刺史」(地方軍政首領)為清一色的突厥人,並且都是世襲,那是遊牧民族固有的氏族軍事組織的影子,與遼金時代的「探馬赤軍」蒙元時代的「達魯花赤」相同。

李世民會說突厥語也是明白無誤的。史書記載唐高祖李淵時突厥國頡利可汗率軍攻入渭水便橋,秦王李世民迎戰。在橋邊李世民屏退左右,單獨一人「與頡利可汗隔津而語,責以負約」。「太宗獨與 頡利臨水交言,麾諸軍卻而陣焉」(《舊唐書》)。其時李世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還有誘之以利,於是突厥人抽身引退,並相約幾天後便橋再會。其後他們如約 而至,「刑白馬,與頡利同盟於便橋之上」。史載突厥薛舉可汗及部下常與李世民共同圍獵,「太宗與之遊獵馳射,無所間然」,於是突厥部眾「咸願效死」。如果李世民平時說漢語就不可能出現「無所間然」的情況。李世民頻頻狩獵,「狩與堯山」,「狩與岐山」,「狩與驪山」,不絕於史,這顯然是遊牧民族的生存方式。

史書記載唐王室屢現「亂倫」之象,太宗死後唐高宗便把太宗的美妾武則天擁為己有了。所謂「亂倫」是後人的說法,在唐高宗看來並無此嫌疑,「妻其後母」是遊牧民族的古老習俗,對於遊牧民族出身的唐王室來說不存在道德障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遊牧民族自古沒有守寡的傳統。武則天的故事與清初皇太后下嫁多爾袞類似,在當事人看來並無不妥,完全符合風俗習慣。

我們看到唐朝與遊牧民族交往的那種深度和廣度是漢民族創建的朝代從未有過的,因為統治者的血緣對其基本國策必然產生深遠的影響,唐朝皇帝的遊牧民族血緣正是 唐代開放大氣的深層原因。歷史上中國人一直在迴避唐朝皇帝的血統來源,因為不願看到大唐盛世與胡人的關係。當我們以此去閱讀和思考《舊唐書》的時候,許多問題就不再是問題了。

戎狄就是蒙古人的祖先,也是匈奴的前身,蒙古是匈奴的後代,一脈相承。《呂氏春秋審為篇》「狄人、獫狁,今日匈奴。」《晉書北狄傳》「匈奴之類,總謂之北狄。……夏曰獯鬻,殷曰鬼方,周曰獫狁,漢曰匈奴。」司馬遷的《史記》可信度很低,因為此書成書於漢朝,距離傳說中的「炎黃時代」已有2000年,而且《史記》中關於三皇五帝的歷史被歸類在「神話」目錄下。但如果我們假設《史記》中的內容都是史實,那麼黃帝本名「軒轅」,先秦古籍中匈奴被記作「獫狁」,「軒轅」與「獫狁」讀音相同,是同一個族名的異寫,黃帝與匈奴實屬同類,軒轅黃帝就是4000年前的忽必烈,南下征服中原建立王朝。《史記》中清楚地記載黃帝部族是入侵中原的遊牧民族,如《史記·五帝本紀》:「(黃帝)邑於涿鹿之阿,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韂。」這是遊牧民族居無常處,遷徙為生的真實寫照。

遊牧民族首領軒轅黃帝是戎狄(現在蒙古人、滿洲人、突厥人的祖先)南下的一個分支,黃帝率兵由北方南下,逐鹿中原,黃帝部族與炎帝部族打敗蚩尤,是典型的遊牧民族對南方的征服戰,與後世的鮮卑突厥結盟建立唐朝、滿洲蒙古結盟建立清朝一樣。按照《史記》的記載,恰恰是後世的遊牧民族匈奴-鮮卑-突厥-蒙古-滿清才是軒轅黃帝的正統延續,是黃帝部族本部的後裔。而中國人則是軒轅部族南下後與當地土著混血誕生的後裔,屬於黃帝別部,而實際根本也沒有幾分黃帝血脈。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history/yaz8mk.html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21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