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 am - Wednesday 18 July 2018

親中愛台?來看留德華教授李忠憲寫的:中國好棒棒之養套殺德國版

週日 2017年07月30日, 3:1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7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7-07-30
圖片來源:PIXABAY

這是由成大教授李忠憲所寫的一篇,正好給親中愛台者省思,節錄部份,全文請按閱讀更多:

「中國好棒棒之養套殺德國版」

(德國經濟週刊 15/2017 閲讀筆記,文長慎入!捉到了!德國經濟週刊逢中必反!看完之後覺得台灣只有電子代工、紡織業、石斑魚、虱目魚和後來的IC設計等領域,真的是太幸福了(大誤))

中國在川普的時代就是自由貿易的救星,是重商主義的同義詞,許多德國中小企業都在中國擴大規模,今年三月慕尼黑拜仁足球隊已經在上海開設了辦事處,中國有一億三千多萬的球迷,世界最成功的德國足球隊征服世界成長最快的足球市場:慕尼黑拜仁前進中國。

通常德國中型企業到中國會擴張的非常快,今年三月,慕尼黑拜仁在上海成立辦公室,在青島和深圳成立足球學校。這是一場古老的遊戲,當哪裡有巨大的市場,德國人就會到那裡。中國人也很高興,因為會有巨大的技術轉移。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但是真的是這樣嗎?中國轉向資本主義大概在40年前,現在是一個大出口國,有便宜的工資和廣大的市場。機會稍縱即逝,德國和中國的足球盛宴是最近的例子。尤其美國總統川普的美國優先主義,讓中國這個「資本共產主義」的國家得到一個很好的機會,習近平甚至在最近的世界經濟論壇上,變戲法地表示「自由貿易是孔子發明的」,在年度人大會議的閉幕典禮上,總理李克強莊嚴的承諾歐洲國家在中國會受到公平的對待。但是好像沒有人聽過什麼叫做自由市場,就在梅克爾要飛往華盛頓去見美國總統川普尋求共識之際,習近平在下午就重複這樣的言論。

我們必須想像這樣真實的世界,美國的億萬富翁讓我們想起保護主義,中國共產黨卻熱衷於世界貿易。德國去年對外貿易總額,中國已經超過美國:1700億歐元 vs 1650億歐元。

但是德國仍然忍受中國不友好的貿易遊戲,在日常運作和交易中,中國籍的裁判和善地對待對手球員的踢腿、吐痰、犯規,和中國式的越位。中國只能容忍一個贏家,「他的名字就叫做中國」,最近最常見的例子就是「中國製造2025」,這個由中國共產黨所設計促進經濟成長的計劃,國家將投資三千億美金在核心技術上,包括機器人、環保工程、生物化學等等,希望最終趕上已發展國家。當全球對新的白宮主人將摧毁世界經濟的秩序感到害怕之時,由中國所製造出德國公司的災難,幾乎無人察覺。事實顯示:更差的川普他的名字叫做習近平。

「歡迎來被偷」

最近的日子在中國的德國企業領袖最常聽到他們講的三個字眼,養(attracted, angelockt),套(squeezed, ausgequetscht),殺((r)eject,(r)ausgeworfen),滿滿的感受就是如此。在幾年前,西門子的前執行長 Heinrich von Pieter 說了一句名言:「不去中國比去中國的風險更大」。幾乎所有德國大集團企業的老闆都非常認同這句話,當時Metro的老闆 Eckhard Cordes 在2010年於上海開了第一家 Media Markt他強調還會再開100家店,他完全不聽其他人對於這個複雜國家給他的建議。今天他的繼任者解決了所有的店,很諷刺地全面撤出中國。

李忠憲
2017/07/29 10:17 ·

「中國好棒棒之養套殺德國版」

(德國經濟週刊 15/2017 閲讀筆記,文長慎入!捉到了!德國經濟週刊逢中必反!看完之後覺得台灣只有電子代工、紡織業、石斑魚、虱目魚和後來的IC設計等領域,真的是太幸福了(大誤))

中國在川普的時代就是自由貿易的救星,是重商主義的同義詞,許多德國中小企業都在中國擴大規模,今年三月慕尼黑拜仁足球隊已經在上海開設了辦事處,中國有一億三千多萬的球迷,世界最成功的德國足球隊征服世界成長最快的足球市場:慕尼黑拜仁前進中國。

通常德國中型企業到中國會擴張的非常快,今年三月,慕尼黑拜仁在上海成立辦公室,在青島和深圳成立足球學校。這是一場古老的遊戲,當哪裡有巨大的市場,德國人就會到那裡。中國人也很高興,因為會有巨大的技術轉移。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但是真的是這樣嗎?中國轉向資本主義大概在40年前,現在是一個大出口國,有便宜的工資和廣大的市場。機會稍縱即逝,德國和中國的足球盛宴是最近的例子。尤其美國總統川普的美國優先主義,讓中國這個「資本共產主義」的國家得到一個很好的機會,習近平甚至在最近的世界經濟論壇上,變戲法地表示「自由貿易是孔子發明的」,在年度人大會議的閉幕典禮上,總理李克強莊嚴的承諾歐洲國家在中國會受到公平的對待。但是好像沒有人聽過什麼叫做自由市場,就在梅克爾要飛往華盛頓去見美國總統川普尋求共識之際,習近平在下午就重複這樣的言論。

我們必須想像這樣真實的世界,美國的億萬富翁讓我們想起保護主義,中國共產黨卻熱衷於世界貿易。德國去年對外貿易總額,中國已經超過美國:1700億歐元 vs 1650億歐元。

但是德國仍然忍受中國不友好的貿易遊戲,在日常運作和交易中,中國籍的裁判和善地對待對手球員的踢腿、吐痰、犯規,和中國式的越位。中國只能容忍一個贏家,「他的名字就叫做中國」,最近最常見的例子就是「中國製造2025」,這個由中國共產黨所設計促進經濟成長的計劃,國家將投資三千億美金在核心技術上,包括機器人、環保工程、生物化學等等,希望最終趕上已發展國家。當全球對新的白宮主人將摧毁世界經濟的秩序感到害怕之時,由中國所製造出德國公司的災難,幾乎無人察覺。事實顯示:更差的川普他的名字叫做習近平。

「歡迎來被偷」

最近的日子在中國的德國企業領袖最常聽到他們講的三個字眼,養(attracted, angelockt),套(squeezed, ausgequetscht),殺((r)eject,(r)ausgeworfen),滿滿的感受就是如此。在幾年前,西門子的前執行長 Heinrich von Pieter 說了一句名言:「不去中國比去中國的風險更大」。幾乎所有德國大集團企業的老闆都非常認同這句話,當時Metro的老闆 Eckhard Cordes 在2010年於上海開了第一家 Media Markt他強調還會再開100家店,他完全不聽其他人對於這個複雜國家給他的建議。今天他的繼任者解決了所有的店,很諷刺地全面撤出中國。

幾年前另外一個例子,德國的汽車工業,嘲笑中國嘗試製造自己的汽車,德國汽車的品質是無與倫比,德國工程師和中國工程師的技術水準有天大的距離,只冒一點點技術被轉移的小風險,沒有道理忽略一個巨大的市場機會。中國簡單地利用外國的專家帶著中國的菜鳥一同工作,讓外 國專家出賣德國公司的機密,規定外國可以和中國的企業合資經營,但是中國的企業至少要佔51%的股份。中國的企業已經從他們的對手吸收了很多的專業知識,現在中國幾乎每賣出兩台車有一台就是中資企業的品牌,去年中國企業所賣出的車子比2015年多了超過20%。

專家建議如果外國公司生產中國還沒有能力製造的產品,不要在中國進行投資。北京歐盟商會的負責人 Joerg Wuttke 指出「我們的企業是處於系統性的不利位置」,只有帶來重要技術的德國企業才會在中國受到歡迎。現在響起完全不同的聲音,不再天真,中國對公平競爭的傷害,已經完全不能再忽略了。

以 Knorr 剎車系統公司為例,這個德國火車零件供應商,在七十年代末期鄧小平經濟改革的初期就進入中國,但是投標關鍵基礎設施的案子,還是被以菜鳥對待,零分,是評審候選的最低分,而它的競爭對手卻是最高的十分。

另外一個例子是紡織業巨人 Hugo Boss 也顯得非常無助,中國當地的公司仿冒它的西裝,用完全一模一樣的品牌名稱,中國法院卻判決並不違法,Boss 要用錢買回它自己的品牌。根據三月駐中德國商會的調查,四分之三的德國企業認為這三年來情形完全沒有改善,有三分之一認為情形更加惡化。

中國人甚至直接竊取公司機密的智慧財產權,專利智財權的核准時間完全是隨機的,規則是不公平的,你不得不欽佩他們把中國公司保護的那麼好,德國製藥公司的新藥核准程序都比他們在中國的競爭對手要長得多,而且外國公司只被准許銷售在中國研究發展的新產品,政府強迫所有的公司在中國建立更多的研究發展中心。

「相同的規則,為什麼?」

網路長城的檢查對外國公司來講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在外國網站的網頁被打開的速度平均比在中國的網頁慢五倍,這些問題對有些公司,例如軟體企業,造成很大的影響,他們必須依賴這些網頁技術存活。

一個在上海小公司的主管這樣說:從德國進口的食品對中國而言,將要變成全部被懷疑有問題,未來所有的進口食品都必須遵守檢疫的規定,按照國際的標準,只檢查有疑問的肉品,這些檢疫的證書不只昂貴且曠日費時,更要跟官僚體系做無止境的交涉。

主管的公司來自德國下薩克森邦,已經在市郊成立十年,大約有100個員工。一個運作良好的公司,但是當地的環保局已經來干擾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要求公司添購建置新的空氣過濾設備來對抗已知的無害廢氣,否則官員會來做更進一步的徹底檢查,這是一種巧妙的威脅。因為出於恐懼不敢具名,這間公司的老闆說:「我們根本完全不需要空氣過濾設備」,即使在德國也沒有這樣法律規定。對於這樣的小公司購置不需要的昂貴的過濾設備是相當不公平,在距離幾條街相同對手的中國公司,從來沒有聽說要他們購買這些過濾或是防火設備,卻要求我們德國公司每隔10公尺就要有滅火設備。

公平競爭對中國而言不應該是藉口,德國聯邦工業協會理事長說:「德國公司還可以在中國市場獲利至少十年」,但是長遠看來,建議德國公司趕快再找一個其他的市場遷移。德國駐北京外交官 Michael Clauss 非正式表示,今天中國的策略,就是想要把競爭的對手像德國公司趕出市場。

另外一個例子是德國的風力發電設備廠商,在期待之中,進入這個巨大的帝國,急於能源轉換,想要取代燃煤,中國的高層承諾所有的事情,例如來自漢堡的 Nordex 和再生能源公司 Senvion 非常興奮地進入這個市場,但是非常糟糕地失望收場。

中國行政機關首先強迫德國公司成立跨國合資公司,藉此打開獲取技術的窗口。然後成立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破壞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由純中資的公司建立許多巨大的風力農場。在2011年才2012年這兩間風力發電設備公司分別關閉在中國的工廠,今天中資企業佔有的風力發電市場接近百分之百。

同樣的更知名的西門子公司集團,在幾十年前,幫助中國建造第一條從北京到天津的高速鐵路系統,中國政府要求西門子必須邀請德國媒體參加開幕典禮,並且淡化這是德國製造的色彩。在多年竊取技術之後,中國政府的這項擔心已經不復存在。不管是南亞、在遠東甚至在美國,中國販賣輸出他們「自己發展的高速鐵路系統」,這個從德國偷來複製的東西。

這個國家這樣擴展工業的方式是有增無減,在中國的崑山進行產業升級,德商 Bihler 所製造的齒輪模具設備大約是一輛卡車的大小,每分鐘可以製造250個,中國每台洗衣機都要靠它才能運轉,這個來自巴伐利亞,世界領先的品牌公司從2013年就在這個兩百萬人的城市裡面設廠,在此之前幾乎所有的公司都會買德國的機器,現在80%的顧客,都只能買中國產品,原因是「中國製造2025」的國家政策,這是「國家組織性的壓迫」。一開始國家會補貼購買這種昂貴的機器,這個機器高達五十萬歐元,Bihler 生意太好以致於所有的訂單都要在兩年之後才可以交貨,當時完全沒有任何中國的競爭對手,公司老闆完全不用擔心任何事情,他對於中國的公司能夠生產這種機器的能力有很大的懷疑,許多德國的經理人都和他有同樣的想法。德國商會的理事長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想法,這幾年來他一直批評中國對外國廠商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完全沒有獲得改善。尤其中國製造2025的政策在2025年有70%的核心設備零件,需要由中國生產製造,一切都為了這個目標,根本不可能對此有所改善。

與外國公司合資的企業不再受到歡迎,百分之百中國資金的公司才是政府要扶持的對象。已經有無數德國公司對WTO 投訴中國的案件,這些案件共同的特徵是,短期內中國先投放一些資金在這些公司裡面,目標是竊取這些公司所擁有的技術,這些中國沒有能力發展的技術。

當中國築起一道貿易的城牆,德國還繼續要開放嗎?當這些年德國企業在中國承受不公平的對待之際,沒有進入中國市場的方法,同時北京政府在背後支持的中國企業正在歐洲進行大量採購,Kuka 機器人、EEW 能源、Osram 照明只是去年中國採購外國公司長長名單中的三個。根據柏林 Merics 研究所的報告顯示,光在2016年,中國企業在歐盟之內投資超過350億歐元,比前年多了77%,其中110億歐元是在德國投資,針對德國工業的強項,機械、能源和資訊技術。

「逃避是沒有用的」

在此一相同的時間,中國並沒有同樣類似的開放,儘管中國宣示要讓外國銀行和保險部門更容易進入中國,但是安聯和安顧保險公司都需要中國對等合資夥伴,外國公司想要在中國做生意,必須申請各省獨立的執照,相對之下中國本國的保險公司,申請的過程非常迅速,甚至可以申請一張全國的執照,外國公司卻不行。

德國對中國經濟的政策已經響起警報,執政黨的經濟專家 Michael Fuchs 在從事政治生涯之前,是在中國創業的企業家,他要求跟中國要有強硬的協議,「如果中國只允許德國企業在中國擁有49%的股份,德國應該也只允許中國企業在德國擁有49%的股份」,現在的環境看起來執行比較簡單,中國的經濟已經在弱化,事實上重要的經濟改革已經進行多年,但是沒有新經濟推動力的來源。在刺激經濟的同時,這個國家已經到了一個危險的地步,中國的負債總額已經超過國民生產毛額的2.7倍,這樣的趨勢已經造成中國的危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德國的政治人物和企業家難道還不知道怎麼跟中國交涉嗎?

做一隻縮頭烏龜並不能改變什麼,幾年前當梅克爾在總理辦公室接見達賴喇嘛的時候,中國政府威脅德國,中國將禁止賓士S級汽車的進口。關起門來,好幾個德國公司的中國總經理向中國的外交部,針對梅克爾的行為表達歉意。這些軟弱的行為其實一點也沒有幫助,中國領導人偷偷地大笑,送技術來還要卑躬屈膝。

合適的強硬是必要的,歐盟的委員會針對外國的投資尤其是背後來自中國政府,有深度的瞭解。WTO前總裁 Pascal Lamy 表示中國對市場的干預還有對外國公司不公平的對待,WTO對中國的制裁事實上是遠遠不足的。

「歐洲完全低估了中國」,在針對中國風險的時候,採取的錯誤的標準。德國聯邦經濟女部長 Brigitte Zypries 在杜塞爾多夫 G20 經濟部長會議上,也說了類似的話,我們想要跟中國擴展夥伴關係,但是要在自由和公平的交易基礎上,德國經濟部已經提出一個更嚴格檢驗中國在德國併購企業的法案,我們想要維持一個開放的經濟體,但是會更嚴格檢驗中國的做法,併購公司一方的母國如果沒有相同的開放市場經濟狀況,我們會有不同的考慮,這是針對不公平競爭下的措施。

在德國總理辦公室強硬的交涉之下,換來中國些許的讓步,原本2020年電動車排除德國製造商的計劃已經有所改變,德國公司可以參與中國市場的銷售。這是德國式貿易談判藝術的勝利嗎?這根本不是事實,即使中國政府強力介入把電動車當成國家政策,中國的汽車製造商仍然無法滿足質量的要求,中國的領導人需要這樣來促進電動車的普及化。

說來說去北京政府再次證明自己才是受益者,一句話做結論:「中國優先」!

閱讀更多:

全文: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73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