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6 am - Tuesday 22 January 2019

遠離家鄉八十年,一群漂洋過海移民沖繩的台灣血脈、人生最後的返鄉之旅

週五 2016年09月23日, 10:0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8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Posted on 2016/09/23 想想論壇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1930 年,有一群從台灣漂洋過海,到沖繩八重山群島移墾的台灣人。他們曾經不被認同是日本人,也不是台灣人;無國籍長達三十年,最後才在法律修正下終於入籍日本。

第二、三代的孩子們因為被排擠而往往不願意學習台語——直到長大了,看到才漸漸接納自己除了日本人也擁有台灣血脈。

(責任編輯:林芮緹)

玉木慎吾(圖片來源:《海的彼端》部落格)
玉木慎吾(圖片來源:《海的彼端》部落格)

文/ 毛奇

離台灣最近的日本是那裡呢?是沖繩的八重山群島。八重山群島也稱八重山諸島,為 琉球列島 西部的島嶼群,位於釣魚台群島的南方,宮古群島) 的西方。

miyakoshichou_in_okinawa_map
八重山群島相對位置圖(圖片來源:alberth2 ,創用 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沖繩比鄰鹿兒島,古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稱琉球,跟中國以及台灣來往超過 2000 年的歷史,人民由土著以及日本而來的大和民族組成。

而沖繩島嶼作為二戰時期戰爭的前線,歷經慘烈的沖繩島戰役(如硫磺島之戰),死傷人數甚至逼近當時島上人口的四分之一;

戰後,沖繩由於其優異的地理戰略位置,1945 年到 1972 年間由美國託管,並在上面設置美軍基地。直到交還,這 30 年的特殊政治治理情勢,讓沖繩島上產生許多後冷戰特殊情境下的無國籍者。

這些無國籍者,有的是沖繩女性跟美軍生下的孩子,但其中對於台灣人來說更是不能忽視的, 是 1930 年代期間,由台灣移墾到沖繩八重山群島的台灣人,他們也是日本沖繩無國籍情境下的一份子。

直到 1984 年修改《國籍法》,這些在沖繩生活第二代、第三代的台灣後裔,始取得日本國籍,並以日本姓氏入籍。

我們必要放在此種情境下來觀看,二戰末期台灣底層農民的對於生活的努力與盼望,而歷史與國家回報其家族與個人,除了是延遲認定的國籍不明身分,尚有殖民治理以及日本國家羈靡國家邊陲的治理方式。

來去八重山群島

1930 年代台灣移民前往八重山群島,多出身中部貧窮農村的年輕人,乃是根據日本官方頒佈的八重山內殖移墾命令,2012 年更在石垣島的名藏水庫旁立起「台灣農業者入植顯頌碑」,肯認這段農業殖民的歷史。中日甲午戰爭使得沖繩正式被收編到日本帝國內部,同時開始參與殖民地台灣的經營。

這兩個過程,並非兩條平行線,而是在相輔相成之下,互相增加彼此強度。

服務於警界與教育界的沖繩人,鎮壓武裝抗日行動及推動台灣殖民地教育不餘遺力(又吉中譯 1997:103-192),顯示出甫成為「日本人」時日不久,在殖民地台灣對「支那人」進行統治的沖繩人,為了對日本帝國誓誠,必須比出身其他地方的「日本人」更加努力表現。結果是,間接強化了沖繩人的「日本化」(朱惠足 2002)。

 前總統李登輝於今年7月參觀紀念台灣農民協助開墾石垣島的「台灣農業者入植顯頌碑」(圖片來源:謝長廷臉書)
前總統李登輝於今年 7 月參觀紀念台灣農民協助開墾石垣島的「台灣農業者入植顯頌碑」(圖片來源:謝長廷臉書)

台灣出身農工階級的移民就成為這種「成為日本人」的階序格局中,雙重擠壓的對象。

台灣移民一面以從台灣家鄉帶來的鳳梨品種以及水牛勞動力,辛苦開墾對日本主要治理中心來說相當偏遠的「沖繩先島」地區,並發展起數十年興盛的沖繩鳳梨加工產業 ;而彼時八重山群島的日本人,不乏前往台灣首都台北尋找體面工作者。

在《海的彼端》羅東特映演唱會中表演的,八重山地緣音樂團體 B-shop 中演奏傳統樂器三線的樂手 Kei Mukaizato(迎里 計)就指出,他出身石垣島,教他三線傳統樂器的爺爺,在年輕的時候因為在石垣島找不到工作,曾經來台北的北門郵局工作了快 10 年,戰爭爆發了才回去,可以說流利的台語,正是戰前八重山跟台灣交流密切的說明。

而現在當地最大的台灣人家族玉木家族(入籍日本前姓王,王木永以及王玉花),雖然曾經一度因為太平洋戰爭爆發,回到台灣;但台灣戰後、國民黨來台爆發二二八事件,瀰漫全台不確定的政治氛圍,加上兩人為了相守,選擇搭偷渡船再回到戰前王家在石垣島的開墾地求生。

如今玉木家族帥氣的孫子玉木慎吾,在東京發展成為搞笑金屬搖滾團體 Sex Machinegun 的樂手,也跟像是 Kei 以及具志堅巨樹這樣來自共同家鄉石垣島的樂手合作演出。

終於能夠承認自己的台灣血脈

對比於灣生情境能夠呼喚起台灣與日本台日友好的懷舊情緒,這些選擇前往日本發展的台灣移民,無疑在承認自己台灣血脈這條路上走的更加辛苦一些。

玉木家族第二代的女兒們,在經過入籍日本多年後,才有辦法自在地承認自己的台灣人身分,並為自己成長過程中因為遭排擠不願意學習說台語感到可惜。

開設家庭餐廳的玉木家兒子則表示,成長的一路因為自己的國籍身分,「不能夠輸」的好強信念伴隨他長大。

如今,隨著沖繩台灣移民的對於當地的重要性得到肯認,繪本、報導紀實文學的出現(如,松田良孝所著的 《八重山的台灣人》),這些移民國籍的曲折敘事,終以家族史紀錄片的形式產生。

當我詢問兩位駐台的沖繩相關官方代表,台灣移民帶給八重山與沖繩最美好的禮物是什麼呢?

石垣市駐台代表首先說「當然是鳳梨和芒果的農業成果」,沖繩縣台北事務所的吉永亮太先生接著補充表示「像是《海的彼端》這樣一部關於文化交流的紀錄片的誕生,說明台灣與八重山島嶼的歷史,就是最好的禮物」。

YouTube Preview Image

延伸閱讀:《八重山的台灣人》(link is external),松田良孝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84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