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 am - Wednesday 18 July 2018

管仁健觀點》時力叫閃兵 新黨叫青年軍

週一 2018年01月01日, 7: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5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發布 2018.01.01 | 08:07

王建煊(右)曾擔任新黨「全國廉政勤政委員會」召集人,為參選市議員的常中天(左)輔選。 圖:翻攝自新浪部落

「教人吃齋吃乎清,自己到處偷摸奶。」用這句台語俗諺來形容那個不知是「在賣菸?還是賣台?」的黨主席最合適了。2017年12月19日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4人被搜索並帶回約談,名嘴周玉蔻趁機爆料他們成立了類似軍事訓練的組織,目標是「戰時管用」。

周玉蔻的爆料是否屬實?王炳忠或許受限於歌壇的偶像包袱,自始至終沒回應;但有「豬隊友」之嫌的新黨主席郁慕明,卻在22日下午受訪時反駁:「他們連軍訓都沒上過啊!沒上過軍訓課,還要去結合人家,笑死了!」

閃兵VS.青年軍

這位歌壇新秀究竟是不是匪諜?可以先擱置不論;但郁慕明還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原來王炳忠與侯漢廷這兩位新黨青年軍都沒當過兵。可是根據中評社9月28日報導〈郁慕明:台獨年輕人太窩囊〉,三個月前他還在記者會上說:

「我是代表台灣善良的民眾,到大陸去推展兩岸關係改善,是去得到14億人的信任,……一旦大陸武統的聲音愈來愈高,戰爭的危險愈來愈接近,請問是不是會有第二個288事件的發生?……這些台灣年輕人要不要趕快報名從軍?軍校為何招不到人?不要一天到晚只會打嘴砲,……」

2016年1月26日《周刊王》92期也報導過〈太陽花4人幫閃兵傳奇〉:「以反中為主要訴求崛起的第三勢力『時代力量』,從黨主席黃國昌到其區域立委候選人林昶佐,都強力鼓吹台灣獨立,甚至其主要成員林飛帆、陳為廷也同聲附和。不過檢視他們的兵役,不是國民兵就是免當兵或替代役,完全沒當正規軍的紀錄,這種作法不啻是看著台灣的年輕人跳火坑,『太陽花4人幫』卻站在一旁喊爽。」

新黨的閃兵議員

其實不只是新黨,藍營裡的其他政客,例如國民黨的洪秀柱與蔡正元,也都曾嘲笑時代力量是「閃兵慣犯」。但回到歷史來看,連戰的兒子、女婿、宋楚瑜的兒子、馬英九的女婿,甚至蔣經國的兒子、孫子,這十幾個權貴子弟也都沒一人當過兵。若要檢視「逃兵」問題,總不能說時代力量的人叫閃兵,新黨的就叫青年軍吧?

新黨自2003年2月首次設立「黨主席」一職後,這位菸商就跟兩蔣當總統那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萬年黨主席把新黨版圖縮小成眷村黨,再縮小為與愛國同心會類似的舔共團,這樣王小二過年的一年不如一年。但新黨剛創立時還真跟他們的黨歌一樣「大地一聲雷」,比現在的時代力量風光多了,格局也大多了。

1993年以趙少康為首的立法院改革派次級團體「新國民黨連線」,因反對當時的國民黨主席李登輝,8月10日宣布脫離國民黨成立新黨。當時他們不僅標榜自己是柔性政黨(容許黨員跨黨),而且定位是都會型中產階級政黨,所以並未設置黨主席,而是找趙少康出任「立法院委員會」召集人,陳癸淼為「全國競選暨發展委員會」召集人,王建煊為「全國廉政勤政委員會」召集人。

新黨創黨時為了擴大版圖,極力避免揹著「外省黨」的包袱,1994年省市長大選,三強鼎立下趙少康雖敗給陳水扁,但得票數卻超過國民黨提名的現任官派市長黃大洲,新黨也在「母雞帶小雞」的策略下,不僅獲得15席省市議員,還在台北市議會擁有兩成席次。

1995年12月,新黨更在立委選舉裡得了122萬票,囊括21席,成為當時國會中的關鍵少數。雖是外省人,趙少康在競選時以台語發表政見,立委周荃原本甚至還是中視閩南語新聞主播兼製作人。但隨著趙少康淡出新黨轉戰媒體,周荃脫黨參選台北縣縣長,朱高正遭開除黨籍,新黨在不斷內鬨下,不知不覺就成了創黨時要迴避的「眷村黨」。

當然,新黨會淪落到今日這光景,黨內生態的老化僵化是主因,但時勢的發展,例如宋楚瑜脫黨參選總統,敗選後成立親民黨;李登輝脫離國民黨,擔任台聯精神領袖。親民黨與台聯將不得志於國民黨的台籍政客,全都挖了過來,不僅第三大黨的地位,被親民黨、台聯取代,地方公職亦逐屆遞減,在大部分縣市逐漸失去影響力,只能回過頭來以更頑固的立場應對變局。

黨內成員同質性太高的新黨,失去了創黨時的兼容並蓄。更糟的是隨著兩岸經濟發展的消長,新黨不再提創黨時主張的清廉制衡、公義均富、族群和諧,尤其是「在中國實現民族統一、民權自主、民生均富的三民主義新中國」。許歷農與郁慕明戒嚴時代以「反共」為名充當兩蔣鷹犬,如今赤裸裸地舔共,這種「有奶就是娘」的鷹犬主張,連在眷村裡都無法被完全接受。

新黨泡沫化的導火線

撇開舔共爭議,新黨既然要當「眷村黨」,黨內很多爭議就應小心面對。郁慕明對時代力量成員閃兵的口誅筆伐,本魯也認為理當如此。但就像台語俗諺說的:「叫人養性尬修心,自己不時撞貓間。」新黨對閃兵爭議,不能因是不是自己人就有雙標準。

王炳忠與侯漢廷這兩個綜藝咖,其實也不是新黨的閃兵首例。新黨第一個綜藝咖的閃兵始祖,就是他們的台北市第九屆議員常中天。新黨台北市議員為了顧及同僚私情,在議會裡不斷的護短,不僅讓二選區(內湖、南港)的支持力量被連根拔起,從此再也沒有新黨提名人當選,更成為新黨泡沫化的導火線。

籍貫山西省榆次縣,1965年生於台北市的常中天,借用郭冠英的話來形容,就是典型的「高級外省人」。常中天的父親常勝君(崇寶)曾任《中國時報》總編輯,母親宣以文曾任僑選立法委員。身為家中獨子的常中天,從幼稚園到高中讀的都是天龍貴族學校再興。

1979年1月1日,台美正式斷交,隔年1月1日,台美協防條約宣告結束。國民黨將1980年定位是「自強年」,高級外省人貫徹「自強」的方式,就是「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立刻移民。常中天的父母也在這一年舉家赴美,定居德州休士頓,成年後獲美國公民。台灣承認雙重國籍,因此常中天就跟馬英九女婿蔡沛然那樣,從此成為合法的閃兵。

1994年常中天返台擔任體育主播,成為家喻戶曉的彩券專家。1998年第8屆台北市議員選舉時,擁有高知名度的常中天,有意參加新黨的黨內提名初選,但新黨曾在1994年的台北市議會裡,不斷質疑民進黨副市長陳師孟的雙重國籍,所以黨部規定黨員初選時,就必須簽具放棄美國籍的切結書,常中天因此放棄參選。

但2002年第9屆議員選舉時,新黨卻一改往例,未再要求登記時先簽具切結書,常中天因此獲提名角逐二選區(內湖南港)議員。但在選舉時受到同選區親民黨市議員黃珊珊的質疑,由於2001年新黨大內鬥,莫名開除了鄧家基、秦儷舫與黃珊珊三人,而黃珊珊於2002年加入親民黨,在市議員選舉時因支持者重疊,因此與新黨提名的常中天形同對決。

最後黃珊珊與常中天都順利當選第9屆台北市議員,但競選時已鬧到沸沸揚揚的雙重國籍問題,不再只是空洞的新黨公職人員政治誠信問題,那是關係常中天是否能取得議員當選資格的法律問題。

內政部民政司司長林美珠指出,依選罷法67之1條規定,如果常中天未於2002年12月25日就職日前放棄外國籍,依選罷法規定「視為當選無效」,就代表自動喪失當選資格,不需再經任何行政或法律程序。

2003年2月13日,常中天舉行記者會,出示美國在台協會的信函,證明在去年12月19日,該會已收到他申請放棄美國國籍的申請書,同時也收回了他的美國護照,喪失國籍的手續已經完成。

但常中天在就職前放棄了美國籍,固然是解決了自己的當選資格問題。可是另一個更大的麻煩來了。38歲的常中天,之前具有雙重國籍者,依法可依其志願免服兵役,而常中天當時選擇的是免服兵役;但現在常中天放棄了美國國籍,在台灣就必須服兵役。

醜態百出的閃兵議員

依照當時的兵役徵集程序,常中天抽到的軍種是陸軍,按規定年齡超過36歲或已結婚役男,可申請「專案延期徵集」,每次一年,延期至40歲以後即可不用入伍,很多高齡役男以這種方式逃避服役。但常中天的閃兵問題,已經成了全國矚目的焦點,要再拖一年並不容易。

當時的育部和內政部還算通融,核定38歲的常中天以專長資格服,只需替代役一年十個月,先至成功嶺進行五周新兵訓練,接著再進行2至4周專長訓練,然後再依訓練成績,選填至偏遠地區或師資缺乏地區,協助英文教學工作。不用真的下部隊數饅頭。

但常中天若依徵兵令,在2004年8月26日入伍服替代役,擔心因此會連續缺席兩個會期,喪失議員資格。因此他開始與役政單位「大鬥法」,一直企圖申請專案延期徵集,拖過服役期限。他先以自己是獨子,父親過世,母親年過65歲,獲准延至10月13日入伍。

役政署長鍾台利說:「北市兵役處2004年把常中天編入陸軍1936梯次,原本12月15日就該入伍,常中天以家庭因素改申請替代役,役政署徵召他時已比原入伍時間晚了十個月。如果再辦理延徵,實際當兵時間將不滿一年,不符合兵役制度的公平性。常中天身為議員,應樂盡國民服兵役的義務,以免給外界不好示範與特權聯想。」

內政部政務次長李進勇也說:「和行政院、法務部商討後同意,常中天在服役期間仍可保留議員資格,但不能領薪水,也不能行使議員職權。常中天的議員任期到2006年初,已核准常中天因為家庭因素在2005年10月提早退伍,因此在退伍後就能恢復議員身分。」

但常中天仍堅持:「10月4日已和役政署高層官員達成協議,在市議會本會期進行期間,比照兵役法第43條;後備軍人屬民意代表,正值開會期中者,得免除本次教育召集、勤務召集、點閱召集』的相關法規,准予暫緩召集。不料內政部片面推翻所有結論,堅持要立即徵召他入伍,目的是想藉此機會除去他的市議員身分。」

內政部一再強調常中天的議員資格不會因服役而喪失,但他以「議會開會」為由申請緩徵,與相關法規不符。其實正常人都能分辨,退伍後的後備軍人緩召,跟常中天主張的緩徵理由根本不相干。

但新黨其他幾位台北市議員仍堅持護短,協助常中天用癱瘓議事的手段,在市議會裡質詢役政處官員,遭主席民進黨籍的顏聖冠以「利益迴避」為由制止,雙方嚴重口角,議員李慶元兩度丟擲議事資料,最後散會收場。

除了癱瘓議事,常中天又以自己將於11月2日「結婚」為由,向兵役處申請緩徵。兵役處長黃雲生表示,已核准緩徵一梯次,改在11月18日入伍。但輿論質疑他的結婚對象是前妻,下次常中天若再度出類似「奧步」申請緩徵,下一梯將是明年1月6日,而常中天明年9月就滿40歲,這樣豈不就拖過服役年齡上限?

常中天則否認再婚對象是前妻,強調女友並非政壇人士,雙方交往十多年,早已論及婚嫁,但因女方家長不同意婚事,才遲遲未結婚。但為了常中天的兵役緩徵問題,市議會議程已被新黨延宕三天,結果到了11月3日的預定結婚日,常中天又說女友反悔了,所以婚沒結成。台北市兵役處則表示,常中天申請緩徵理由無論真假都無罰則。

開鍘也挽不回的新黨泡沫化

到了11月18日早上,緩徵快一年的常中天終於入伍了。兵役處長黃雲生表示,替代役的常中天將被分發到「偏遠地區」南港區公所檔案室上班。而常中天的母親明年即滿70歲,因此可提前在明年10月25日退伍,恢復議員資格。議會法規室表示,雖收到內政部的函文,但仍會發給常中天每月36萬元的議員研究費及助理費。

如果常中天能在南港區公所安分守己,閃兵爭議就能告一段落。但到了4月13日,常中天又用「送公文到議會」為由,參加議長盃籃球賽,由於身手矯捷,立即引來媒體關注。但常中天剛到南港區公所報到,就以除夕打掃家中時從梯子上滑下,右手韌帶遭玻璃割斷,從2月14日請假到3月11日,如今卻能生龍活虎的打籃球,遭媒體批評濫用議員身分「摸魚」。

常中天一年多來常駐新聞版面,讓新黨支持者難以忍耐了。「摸魚」事件後,新黨廉政勤政委員會終於決議,以常中天從兵役問題、主持樂透電視節目、同時領議員及替代役男雙餉,不滿停車格遭佔而將車停在議會車道上、辦公室髒亂、出席率不佳、助理聘請不足額、服役時藉送公文之便打籃球被記申誡、未設議員服務處等,經媒體揭露而嚴重損害議會黨團及新黨形象,決議處以停止黨權9個月處分。

10月25日常中天一退伍,恢復議員身份後第一件事,就是宣佈退出新黨,但常中天與新黨這一路走已兩敗俱傷。如今郁慕明又自己踢爆王炳忠與侯漢廷這兩位新黨青年軍都沒當過兵。唉!時力不當兵的就叫閃兵,新黨不當兵的卻叫青年軍,郁慕明對閃兵的雙重標準,會不會加速新黨的泡沫化?就看新黨支持者自己的忍耐力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55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