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 am - Sunday 16 May 2021

三星關廠清倉撤離 深圳成為最大贏家!

週日 2018年04月29日, 10:1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3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阿波羅新聞網 2018-04-29 訊】作者:冷眼

在大陸、台資、日本和美資企業因為生產成本、中美貿易戰等原因跑路美國、東南亞建廠的大背景下,當前韓資企業也加快了撤資、轉移的步伐。今年年初日資世界五百強兩大巨頭——日東電工和尼康公司相繼撤離蘇州,留下廢棄的工廠和大量的裁撤人員,引發了媒體關於外資撤離的大討論。今天,這種討論又將甚囂塵上了。

1

4月27日,「我們最後還是簽了離職合同」,深圳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的中層員工向藍鯨TMT記者反映,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將被撤銷,除6位韓籍高層外,所有員工將於4月底全部遣散,遣散人數約320人左右。遣散費超過2000萬,人均有6萬多,和同類公司比起來算是比較慷慨,只可惜這些錢如果要盤算著再找工作、還房貸車貸,只能說是相當緊吧。如此,三星「拋棄了」其在中國唯一一家生產網絡設備的公司,堅定走在了撤出中國的大道上。

而據4月16日的報導,受到中美兩大經濟體可能爆發貿易戰的影響,韓國科技巨頭三星電子、LG電子或被迫關閉他們在中國的液晶電視工廠。其實這樣的理由並不成立,撤退的理由,總是可以因境生情找出來的。

其實,這家2017年營業收入額1800億美元、世界五百強排名第15位的韓國巨頭,近年來一直在加快撤離中國的步伐,特別是在薩德事件反韓浪潮高漲後,三星的撤退更是超出了想像,近年來在天津、蘇州和深圳等中國製造業重鎮大幅裁員,更是成為國內各大媒體報導的焦點。

只是在很多人眼裡,中國已經有的華為、小米、中興,三星好走不送。但是,局外人可以這麼說,對身處三星涉及的就業家庭,肯定沒這麼輕鬆。

曾記何時,三星在中國是何等的叱咤風雲,三星旗下的公司在中國長期佔據出口企業的前列位置。但自2012年三星在越南狂砸百億美元投資後,越南已經取代中國,成為三星最大的生產基地。

據說三星的產值已經佔據了越南GDP的20%,工廠員工每天吃的大米就消耗13噸。在整個東南亞,三星工廠員工已經達到了14萬,在大陸2016年時僅有8000多人,經過這兩年的撤離已經所剩無幾。而在2012年前,在大陸和東南亞就業人數應該是顛倒過來的,三星的出走,帶來的是10萬及以上直接崗位的流失。

2

與此同時,三星在中國的供應鏈也出現劇烈振盪。首先是其一級供應商蘇州普光、東莞普光、東莞鎢珍、及艾迪斯等曾在中國僱傭成千上萬名員工的大廠先後倒閉。

其次,為三星及三星供應商提供電子、包材、塑膠等材料的供應商也受到強烈衝擊。以龍頭企業裕同集團為例,因為三星的撤離,公司的三星訂單由2013年的3.4億猛跌到2015年的不足1億,2016年、2017年還在繼續減少。而中國包裝印刷行業受此影響的大型企業可能多達數十家之多。

三星龐大的配套產業鏈相繼相跟著搬遷至越南,帶來的是百萬級的工作崗位流失和稅收減少,這些損失都是無法估量的。三星系的離開,對中國製造業的撼動強烈之極。

而更令人憂懼的是,不僅僅是三星在有步驟地撤離,松下、夏普、東芝、飛利普、索尼、霍尼韋爾安防、希捷、蘋果都已經加大撤退的力度。特別是蘋果係,這個萬億產值的商業帝國此前幾乎將全部產業鏈投放在中國,如果一旦撤離,那麼無工可打的日子真的就要來臨了!

因為中興缺芯事件的影響,網上有很多叫囂抵制、封殺蘋果的聲音,姑且不說蘋果這樣萬億級別的企業,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度只佔15%,是否能封殺得了。單單是蘋果和富士康撤退後留下的百萬級的失業、減薪人員,就是一個巨大的麻煩,這樣的後果,不是那些嘴炮封韓抗美的人士說起來那麼輕鬆,畢竟失業的不是自家人,鍵盤俠誰都會當。

3

在有2萬多家外企的廣州,外企佔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的62%;在央企雲集的上海,外資貢獻了全市2/3的進出口總額與工業總產值;在長三角的工業重鎮蘇州,外資工業產值佔規上工業的比重分別為67.8%;在台資較多的廈門,外資貢獻了70%的工業產值。而在深圳這個對外開放的橋頭堡,這一比例已經在70%以上。而外企給中國帶來的就業崗位,保守估計都有3000萬。

儘管有華為、中興、騰訊品牌支撐,但是外資對深圳經濟的貢獻依然高達70%以上,目前不是外企離不開深圳,而是深圳比任何時候都需要外企,但是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沉睡在盲目自大的夜郎國裡。

近年來,深圳經濟在高房價的支撐下,GDP繼續一騎絕塵,趕上了廣州,超過了香港,現在已經把目光瞄準了台灣。類似《深圳將香港踩在腳下》《台媒哀嘆:一個深圳就打敗了整個台灣》的雞血文章在各種論壇和自媒體上發酵,不管是官方授意還是民間自發,大體上反映了深圳的意得志滿。

但是,如果冷靜下來思考就會發現,為什麼深圳的GDP總量約為台灣的一半(52.3%),但財政收入總額竟是台灣的1.64倍;人均GDP僅比台灣高出11.5%,人均稅負卻是台灣的3.6倍。若考慮最終轉嫁到深圳居民身上的土地出讓收益,則人均財政負擔更高。這還是在全面落實各項稅費減免政策的基礎上,政府給予企業和個人巨大的恩惠、大力降負的結果。

在如此高額的稅負之下,是房地產業對深圳發展的堅定加持,製造業瘋狂外遷深圳後也為房地產騰挪出了更多空間。到底是深圳拋棄了外資和中資製造業,還是這些製造業被深圳拋棄,市場一定會有答案。

4

「深圳不需要低端產業!那些低附加值的製造業代工廠被淘汰了活該!租不起工廠的滾出深圳!深圳依靠港口貿易,依靠中興華為撐起來的通信產業,再賣賣房子,完全可以做金融中心!房地產和金融業才是未來!低端產業快點滾!」

這樣的言論,算是對深圳近年來在產業升級、房地產立市的大旗下,外資和實業撤退凋零現象的一種反諷。

一、產業升級。

確實,「供給側改革」、「產業轉型升級」、「工業4.0」、「智能製造」已經成為了近兩年來非常熱的話題,不提這些口號,不趕走幾家低端外資工廠,你都不好意思說是一線城市。

土地財政讓地方政府吃飽了,高速的經濟增長讓市民吃飽了,他們覺得髒亂差的製造工廠已經影響了環境,不能代表城市的形象,工廠的去留對他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們沉浸在房地產和金融的海市蜃樓中,忘記了這個城市的興旺之本——製造業,也忘記了來時的路。

最近,深圳市政協低調發佈了一份《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壯大深圳實體經濟重點調研報告》,指出:近期,有超過1.5萬家企業遷出深圳,深圳製造業外遷已成潮流。其中不乏一些明星企業,如2014年中興通訊將生產基地遷往河源;2015年比亞迪在汕尾投資建設新能源汽車產業基地;2016年華為終端轉移落戶至東莞松山湖;大疆科技2013年在東莞買地;飛利浦、三星、霍尼韋爾等眾多國際巨頭亦紛紛出走。

實際上,早在2008年,深圳製造業產值增長速度開始出現明顯遞減,平均每年以3%的速度遞減,2014年甚至出現零左右的增長。一定程度上說,這是產業空心化的前兆。

深圳的產業升級口號喊了多年,但是除了培養出了像華為、中興這樣沒有核心技術和自主知識產權的「巨人症」患者,經不起風吹雨打的深圳產業升級之路乏善可陳。

而在這些政策「口號」的背後,與之相伴的則是中國人口紅利的消退,企業用工成本、土地成本的不斷提升以及綜合稅率居高不下。這也正是促使不少企業被迫撤離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二、高房價。

深圳的樓價飆漲,成為近年來中國樓市中最熱門的事件。在 大陸、香港各路資金的炒作下,深圳樓市從2015啟動加速暴漲,成為狀元。2016年,深圳樓市成交額超過6660億元,相當於平均每日成交18億,想想有多誇張!

而這種暴漲的狀況在2017年才有所改觀,但是房價仍然維持在高位,無形拉高了製造業的生產成本,這是不爭的事實。2017年6月份,深圳一手房成交均價為54492元/平米。有中小製造業老闆笑稱自己賺的錢,還買不了深圳市中心的一套房子。

製造業大舉外遷,說白了就是土地和人力成本上升。商人都是逐利的,都在用腳投票,深圳貴了,那就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也沒有那麼多假裝。可以說,深圳正在加速空心化。

而突飛猛進的房價,已經榨乾了消費的最後一絲動力,在地產和金融的加持下,深圳正在越來越輕,也飛得越來越高。深圳變了,變成了一座買不起房的城市;深圳變了,變成了一座不太適合搞製造的城市。

三、物價大漲。

深圳不僅房價飛漲,物價這兩年也跟坐飛機一樣。特別是在供給側改革和環保的雙重打壓下,原材料價格暴漲,企業生產成本直線上升,為了降低成本許多國外製造業廠家只能選擇關閉工廠,高端的直接回流本土,中低端的轉移到東南亞國家,深圳已經被空心化。

有好事的網友還算了一筆帳,深圳市產業園工人稅後基本上到手的薪資平均大約是5000多,若算上五險一金,則公司供養一個員工需要12000元/月。這樣的成本跟越南工人1000多一月相比,根本沒辦法競爭。而且,同樣一件商品,中國生產成本原料加人工成本加稅費是100塊,越南加起來才70塊。同樣出口,越南報價100,中國企業怎麼跟人家競爭?

三星的撤離,有三星產品在華份額下降,戰略失策的因素,但更多的應該還是成本因素。

這也是為什麼近年來,海外華人都能感覺到在美國看到的「made in china」的產品越來越少的重要原因。要不了多久,我們這個未老先衰的世界工廠就將被東南亞、墨西哥、印度替代,剩下的只是滿處的無業人員和一地雞毛!

四、高稅收。

當前美國、歐洲、日本都在減稅,在吸引全球資本回流投資的大背景下,我們要不要減稅,成為很多自媒體關注的重點。而我卻認為:我們已經沒有了減稅的空間,很多時候是變相加稅,停不下來。

5

危險的是,包括深圳在內的很多地方政府,並沒有意識到正在靠近的灰犀牛。十多年的土地財政,已經讓地方政府失去上個世紀90年代招商引資的動力,他們只需要大手一揮,批地賣地,就會有滾滾財源不斷而至。對於他們來說,製造業那點微薄的蠅頭小利,已經瞧不上眼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愛來不來」,「好走不送」,已經成為他們對待外資的態度。

雖然那些一連串響噹噹的外資企業都在深圳成為了歷史,但這一切似乎並沒有影響到深圳的「繁華」。房價還在飛漲,每個人計算資產時都變成了千萬富翁;金融業還在繼續爆發,只要有錢買點理財,一年的收入都很可觀;華為、中興營造的通信產業夢還在繼續;服務業還在爆炸式增長,各種燈紅酒綠,海外旅遊度假,朋友圈裡的美食和曬娃,都是一片歲月靜好,深圳經濟展現出了另一番繁榮昌盛的景象。

然而,更讓人擔憂的是,面對支撐起大國改革開放和世界工廠半壁江山的外資撤退,深圳這個移民城市裡的年輕居民們,顯得事不關己,有些還莫名興奮。100個年輕人中,至少有70個人是樂見這種外資撤離的,「華為XXX,歐美企業嚇尿了」這種題材的文章在網上大量傳播就是一個證明,即便是在中興被拍熄火,華為已經被美國啟動司法調查的情況下。

在很多90後年輕人看來,這些外資撤走了,就會有成百上千個華為、中興、美的、格力、京東、騰訊、阿里站起來,中國民族品牌就可以徹底佔領中國市場,和歐美日韓五百強企業在世界範圍內競爭,一決高下。外資的撤離是國家強盛、民族復興的證明,而不是被拋棄的信號。

在他們看來,中國現在的經濟已經是世界第二,GDP即將超過美國,已經開始對外大規模投資,需要引進外資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更有甚者認為,離開了中國,世界就會失去一個大市場,蘋果、谷歌、大眾、三星、豐田都將熄火,歐美日都會陷入衰退……

97金融危機以前,眾多日美企業為了降低成本把企業紛紛從印尼泰國遷移到成本低的大陸,當年泰國人收入是我們的三倍。二十年風水輪流轉,現在因為這裡高房價、高人工成本和稅務成本,這些外資企業又慌不擇路大逃離,比當年逃離東南亞更甚。而這些流失的,正是40年改革開放沉澱的精華部分。

而90後們很少能意識到,這些外資企業的撤離,不僅意味著該企業的員工失業,更意味著依靠其生存的整體產業鏈被斬斷,一大片同胞將要失去飯碗;他們也看不到,目前很多高端製造業核心技術,其實都被歐美日企業所掌握壟斷,經過40年的發展,我們還僅僅是學到了皮毛,處於賣苦力、代工的水平。

中興因為被美國製裁出現斷芯危機,某種程度上就是揭開了深圳產業升級的遮羞布。產業升級遠遠沒有完成,外資的撤離,讓我們失去了最後學習的機會,我們成為了閉門造車、夜郎自大的夢想家。

更可怕的是,外資撤離讓我們失去了一種兼容並蓄的心態和思維,從狹隘到開放很難,但是從開放到狹隘就在一瞬間!

失業不可怕,冬天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正在越來越封閉,越來越愚昧,這是無法治癒的硬傷!我們都沉浸在印鈔機的轟鳴聲中,沉浸在理財致富的憧憬中,沉浸在鋼筋混凝土的虛假繁榮中,長睡不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環球冷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8/0429/1106491.html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3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