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5 am - Friday 14 December 2018

蔡英文為什麼輸這麼慘?(中國作家-姚堯)

週三 2018年11月28日, 4:4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0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灣控:中國網民對台灣政治真的一針見血,只有那些滯台中國難民還津津樂道,配合演出!

其實大多言論跟五毛網軍一致,造謠與胡說八道,不然就是被中國五毛造假的新聞給影響其判斷力,但還真的有人蠢到信以為真!台灣人不也如此!?

原創: 姚堯 姚堯 3天前

2016年初,國民黨在台灣大選中慘敗,當時姚堯寫了篇文章,叫《馬英九為什麼輸這麼慘?》,文中將馬英九比作祟禎。緊接著姚堯又發表《蔡英文難逃「李自成窘境」》一文,文中寫道:

又在這篇文章的末尾寫道:

今年6月13日,姚堯在《G7、特金會與收復台灣》一文的末尾寫道:

而今,民進黨在縣市長選舉中遭遇空前慘敗,蔡英文也被迫辭去黨主席,完全印證了我們一貫以來的預測。大戰略的問題,過去已經剖析得很清楚了,民進黨和蔡英文的慘敗是必然的。今天,我們只是從執行的角度,回顧蔡英文為什麼會輸得特別慘?

首先,我們有必要瞭解,雖然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出息有限、難成大器,但這兩個政黨在基因上是完全不同的。國民黨的特點在於內鬥內行,外斗外行,輸得都已經脫褲子了,關起門來還是要排資論輩。在國民黨內,戰將都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你勢頭旺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撲上來逢迎拍馬,想要跟你套近乎、蹭熱度。可一旦你遭遇挫折了,所有人都會敬而遠之,與你劃清界限,甚至落井下石,踩著你的頭顱而以清高自詡,可謂集官僚文化糟粕之大成。民進黨則不然,他們在處困境時戰力十足,只要能夠殺出血路,他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也可以放下恩怨一致對外。可一旦打下了江山,就會不顧廉恥地搶佔地盤,吃相極其難看,可謂集土匪文化糟粕之大成。2016年獲得全面執政權後,民進黨人就開始肆無忌憚地爭權奪位,先是最頂層的當權者把最好的權位攬到自己兜裡,接著又去拚命搜尋那些次一等的、再次一等的肥差,用來安排自己的小弟。在這個安排小弟的過程中,民進黨看上了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簡稱「北農」)總經理的位置,並且如願以償地拿了下來。可以說,這是民進黨執政以來幹得最蠢的一件事,因為原來的北農總經理正是當時已經淡出政壇十六年、現在正如日中天的高雄新當選市長韓國瑜。若不是被民進黨搞到失業,韓國瑜現在應該還在北農賣菜。民進黨為了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小官,丟掉了整片江山,這應該是最令他們追悔莫及的。可話又說回來,斯人也,有斯疾也,有這種缺乏出息的政黨,就會有這種缺乏出息的蠢事。不過在當時,還沒有人想到這件小事會引發山崩海嘯般的後續效應。

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對國民黨發動了抄家滅族式的圍剿,凍結了國民黨的黨產,以致於他們連黨工的薪水都發不出來,更不用說選舉時的大規模資金投入了。在民進黨看來,他們最大的敵人就只有國民黨。只要能把國民黨徹底整垮整死,那麼他們再怎麼胡作非為都行,因為他們已不再有競爭對手,民眾也不再有第二選擇。然而,民進黨這一刀砍下去,不但沒有將國民黨一刀斃命,卻反而割掉了國民黨身上的爛瘡,這可以說是民進黨執政以來幹的第二件大蠢事。我們方才說過,國民黨原本是個腐朽僵化的老機器,要想憑藉自身的能力改革,原本是完全沒有可能的,這從國民黨失去政權後的表現得一如既往的差可以得到證明,即便民進黨執政後的民調一路下滑,作為對照組的國民黨卻也遲遲未能出現相應出現反彈。在國民黨腐朽僵化的機制下,韓國瑜這樣的人原本是永無出頭之日的,他當初不就是因為無法適應這種機制而退出政壇的嗎?現在好了,民進黨的全面圍剿,使得國民黨中央喪失了過去可以調配的龐大資源,那些被馬屁精包圍的所謂黨內大佬們也隨之門前冷落,為日後韓國瑜的橫空出世創造了有利環境,這就如同歷代國家危亡時,總會從底層湧現出許多英雄名將一樣。民進黨人如果有智慧,他們就應該懂得,一個腐朽僵化的國民黨才是他們得以長期執政的票房保證。可惜的是,民進黨人就像土匪進城一樣,看到金錢美女便利令智昏,自己撕毀自己的票房。不過,這在當時依然沒有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畢竟這兩個黨都是一樣的目光短淺、出息有限。

2017年1月12日,不久前因北農總經理工作被民進黨搶走而失業的韓國瑜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在5月20日的投票中只獲得5.84%的選票,在候選人中排名第四,可見此時的他在黨內毫無影響力。9月7日,韓國瑜被下放到高雄擔任黨部主委。2018年4月9日,韓國瑜將戶口遷到高雄,宣佈參選高雄市長,5月21日正式獲得國民黨提名。當時輿論普遍認為,這是一場不可能打贏的選戰,這跟韓國瑜是否有能力無關,因為輿論認為民進黨不可能失去高雄。民進黨在高雄的勢力強大到什麼程度呢?現在的高雄市是由原來的高雄市和高雄縣合併而來,民進黨在原高雄市已經持續執政了20年,在原高雄縣持續執政了33年,在合併後的2014年高雄市長選舉中,民進黨提名的陳菊獲得了99萬多票,楊秋興獲得了45萬多票,差距高達近54萬票。因此,輿論普遍認為,韓國瑜若能在此次高雄市長選舉時將差距縮小到二十萬以內,那就已經可以算作勝利了。若能將差距縮小到十萬以內,那就絕對是大勝了。至於當選,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2018年3月7日,陳其邁在民進黨內初選中勝出,獲得黨內提名參選高雄市長,同時也被認為將毫無懸念地在年底的高雄市長選舉中勝出。4月21日,原高雄市長陳菊北上出任蔡英文辦公室的秘書長,同時還帶了一幫在市府的親信隨她北上,瘋狂地搶佔各個要職肥缺。這是民進黨執政以來幹的第三件大蠢事,它不僅引起了極差的社會觀感,更導致日後高雄選戰告急時,民進黨在高雄根本沒有人才可用。與第一、第二件大蠢事一樣,幹出這第三件大蠢事同樣也是由於他們的土匪文化所決定的,一旦老大搶下權位,就得趕緊給小弟分地分錢。

其實,此時韓國瑜的聲勢已有漸起之勢,這主要是因為他在北農的繼任者吳音寧表現實在太爛,飽受社會各界撻伐。吳音寧憑藉裙帶關係出任北農總經理後,坐領250萬新台幣(合56萬人民幣)的年薪,卻在經營管理上表現得極其幼稚無能,遂成為國民黨和親藍媒體猛烈攻擊的對象,民進黨和親綠媒體為偏袒自己人,則拚命為吳音寧護航。於是,雙方火力的焦點就集中到那個原本小得不能再小的賣蔬菜水果的公司身上,而交火的方式就是拿前任總經理韓國瑜和現任總經理吳音寧作對比,結果為韓國瑜博取到了求都求不來的媒體版面。陳其邁原本的策略是將選戰作冷處理,因為綠營在高雄基本盤遠大於藍營,只要不出太大的變動,自然就能在年底的選戰中順利當選,這原本也是無可厚非的,所有大幅領先者都會採取這種策略。韓國瑜因基本盤大幅落後,故而必須要主動出擊,博取媒體版面,引發社會熱議,才能有迎來轉機的可能。出乎人們意料的是,高雄的陳其邁不願意搭理韓國瑜,台北的吳音寧事件卻使得韓國瑜成為了媒體熱議的焦點。經過比對,人們逐漸認識到韓國瑜的四大優點:

第一是能幹,就任四年來,使得一家業績常年處在盈虧線邊緣的公司實現盈利大幅成長,創造了北農成立四十年來前所未有的優秀業績。

第二是親民,就任期間,韓國瑜常年與員工打成一片,公司賺得利潤後,便拿出很大一部分來作為獎金分給員工,即便民進黨議員強力反對也仍然堅持己見,所以韓國瑜離開北農時,上上下下都哭成一片,不捨得他走。同時,韓國瑜對於南部的果農、菜農也非常照顧,讓他們的農產品能夠賣出個好價錢,這也是日後韓國瑜能夠在高雄勝選的主要原因,因為南台灣的各縣市都是以農業為主,而農民長期以來都是最挺民進黨的。這兩年來,由於台灣的蔬菜水果價格崩盤,農民日子非常煎熬,他們自然懷唸過好日子時的韓國瑜,痛恨讓他們過苦日子的民進黨、蔡英文和吳音寧。

第三是清廉。民進黨為了鬥倒韓國瑜,派出大量的司法檢調人員去北農查賬,希望能夠找到韓國瑜貪贓枉法的證據。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被派去查賬的會計師居然成為了韓國瑜的鐵粉,他逢人就說:「如果韓國瑜將來參選,一定要投他,我就是查他帳的人,查了這麼多年的帳,還從來沒見過像韓國瑜這麼幹淨的賬本。」清廉,是每個從業者的基本要求,卻又很難向別人證明。好聽話誰都會說,關鍵是要別人願意相信。試想,僅憑韓國瑜的一己之力,是很難讓高雄市民相信他絕對清廉的。於是,民進黨幫韓國瑜做到了。

第四是口才。民進黨和親綠媒體全面攻擊韓國瑜,韓國瑜也相應做出各種澄清和反擊,遂在媒體和網絡上留下了大量的視頻畫面,人們這才發現原來韓國瑜的口才是那麼的好,反應是那麼的快,迅速吸引了大量粉絲的追捧。尤其是年輕人,特別喜歡看韓國瑜反擊民進黨的各種金句妙語,他們在網絡上瘋狂轉發與韓國瑜相關的視頻,使得他在遠離政壇十六年後居然一躍而成為全台最受關注的政治明星。

誠然,韓國瑜的能幹、親民、清廉和口才都是他固有的優點,但如果高雄的選戰真如陳其邁最初設想的那樣冷處理,那麼韓國瑜的這些優點是不會有多少人知道的。倘若民進黨當初能夠簡潔明快地處理吳音寧,讓她早日離開北農,那麼國民黨的攻擊就會失去著力點,韓國瑜的聲勢也沒有那麼快起來。可惜的是,民進黨上上下下都在全力袒護吳音寧,到後來甚至發展到連蔡英文都親自下令民進黨要為吳音寧積極辯護。正是由於吳音寧事件的持續延燒,使得韓國瑜得以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讓人們得以認識到他有這麼多的優點。我們在前文中提到,當初將韓國瑜從北農的位置上擠下來是民進黨執政後幹出的第一件大蠢事,而之後全力袒護韓國瑜的繼任者吳音寧,則是其執政後幹出的第四件大蠢事。民進黨人居然能夠在一家小小的果菜公司上來回栽兩個大跟頭,其智商也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追本溯源,這仍是由其土匪文化的基因決定的。

吳音寧之所以會在全台引起如此大的反感,是因為她的存在讓年輕人、甚至中壯年都普遍產生了「相對剝奪感」。相對剝奪感的意思是指當人們將自己的處境與某種標準或某種參照物相比較後而發現自己處於劣勢時所產生的受剝奪感,這種感覺會產生消極情緒,可以表現為憤怒、怨恨或不滿。簡而言之,相對剝奪感就是我覺得我和他沒有什麼不同,可是他不用努力就能獲得各種資源,而我拼盡全力卻永遠無法獲得。當初,民進黨正是操弄相對剝奪感而贏得政權的,那一次他們攻擊的對象是連勝文,這個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權貴子弟,一路攀升直至被保送為國民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候選人,而在藍營基本盤遠大於綠營的台北市,連勝文幾乎已經篤定能當選為台北市。於是,在民進黨的操弄下,這被渲染成全台年輕人普遍沸騰的相對剝奪感,最終民眾讓連勝文在台北市長選舉中大敗,進而連累了國民黨在其它縣市的選舉同樣是大敗。不過,在2014年擊敗連勝文的卻不是民進黨人。由於黨內缺乏好的候選人,民進黨與無黨籍的台大醫學院教授柯文哲合作。民進黨協助柯文哲在台北市擊敗了國民黨,柯文哲則協助民進黨在其它縣市大獲全勝。在2014年的縣市長選舉中,民進黨贏得了全台22個縣市中的13席,而國民黨輸到只剩下6席。在佔全台人口70%的所謂「六都」中,國民黨只以2萬票的極微弱優勢守住了新北市,在台北市以24萬多票的差距輸給了無黨籍的柯文哲,另外桃園、台中、台南和高雄四都則皆為民進黨所有。若將自己全力支持的台北市柯文哲算上,民進黨等於是贏得了六都中的五都,這為蔡英文在2016年的大勝奠定了基礎。可是到了2018年,如何處理與柯文哲的關係,卻成為民進黨最困難的抉擇。

在台北市的選民格局中,藍盤原本是大於綠盤的,可是在2014年的縣市長選舉中,由於馬英九的昏庸無能,使得大量的藍營選民不願意出來投票。由於連勝文引發的相對剝奪感,使得中間選民青睞柯文哲。為了擊垮國民黨,綠營選民更是一面倒地全力支持柯文哲。可是當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後,本著「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務實態度,積極響應大陸提出的「兩岸一家親」,引發深綠的強烈不滿,卻獲得了中間選民和淺藍的好感。在2014年,連勝文只能拿到藍營中深藍的票,淺藍是不願意投票的;柯文哲則能拿到深綠、淺綠和中間的票。可是到了2018年,柯文哲的票源結構發生了位移,除了原來的淺綠、中間外,還能瓜分到淺藍,不過也因此失去了深綠。國民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的票源結構是深藍和淺藍,淺藍的票以前都是投給國民黨的,但在2014年那次因不滿連勝文而拒絕投票,2018年則因柯文哲的漂移而被瓜分。至於深綠,因不滿柯文哲響應「兩岸一家親」,強烈要求民進黨自提候選人,使得蔡英文陷入空前的困境。

按照蔡英文此時的如意算盤,是繼續與柯文哲合作,協助其連任台北市長,然後守住已有四都,再敦請老將蘇貞昌出馬拿下新北市,那麼2020年就是囊中之物了。可一旦自提候選人,弊端是顯而易見的。首先,民進黨自提的候選人在台北絕無勝選的可能,而且毫無疑問會是第三名,這簡直就是自取其辱。其次,一旦民進黨提名自己的候選人,就會分割到柯文哲淺綠的票源,造成國民黨漁翁得利,贏回台北市的局面,這是民進黨最不願意看到的。再次,如果民進黨自提候選人造成柯文哲落選,那麼柯文哲必定會參選2020,而他在淺綠的票源上是與蔡英文重疊的,淺綠票源分散的結果,同樣會使得國民黨在2020年漁翁得利。如果民進黨自提候選人都無法將柯文哲拉下馬,也就是說柯文哲能夠在兩大黨的夾擊下連任成功,同樣會提升他的氣勢,這當然也不是民進黨願意看到的。最後,柯文哲不僅在台北市有許多支持者,在其它各縣市的支持者更多,且是以年輕人為主。如果民進黨與柯文哲決裂,那麼在其它縣市的柯粉雖然無法在台北市用選票支持柯文哲,但他們卻能夠在其它縣市用選票修理民進黨。因此,就理性分析而言,蔡英文無論如何都不能在台北市自提候選人,可她終究還是在5月30日被迫提名姚文智為民進黨的台北市長候選人,做出了其執政以來的第五件大蠢事。與之前的四件大蠢事不同,這次的大蠢事不是由其土匪文化基因決定的,而是由「李自成窘境」決定的。由於在兩岸問題上的頑固不化,台灣的經濟快速下滑,進而導致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快速下滑,於是她就只能向深綠基本盤靠攏,聽從他們的意見自提候選人。

民進黨自提候選人,與柯文哲決裂後,引起了全台柯粉的強烈不滿,他們除了在台北市攻擊民進黨外,也在其它各縣市尋找可以攻擊民進黨的著力點,而柯粉效應外溢受惠最明顯的就是韓國瑜,因為韓國瑜和柯文哲有非常好的交情。由於韓國瑜在北農的出色績效,柯文哲對其非常欣賞。在韓國瑜被民進黨逼著離開北農後,柯文哲有意將韓國瑜延攬至市府團隊,為此還特別攜妻子到韓國瑜在雲林的家中與韓國瑜夫婦吃飯,而韓國瑜也已經點頭答應進入柯文哲團隊,是後來民進黨的台北市議員強力反對才不得不作罷,否則韓國瑜今年當不會出來選高雄市長,而應該是留在台北市政府幫柯文哲打選戰。正是由於這段淵源,讓韓國瑜非常感動,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柯文哲對他有知遇之恩。因為雖然他一直都是國民黨員,但在淡出政壇的16年間,國民黨根本沒什麼人理他,只有柯文哲還把他當個角色,經常交流對於市政的看法。就這樣,正當吳音寧事件的熱潮逐漸淡去時,柯綠分手的效應又再次續上,使得韓國瑜依舊處於媒體關注的焦點。人們逐漸發現,韓國瑜的魅力較柯文哲有過之而無不及,遂使得韓粉的數量激增,甚至迅速超過了柯文哲,而姚堯自己也是在這個時段才開始認真關注韓國瑜這個人的。

由於十年前的一些因緣,姚堯曾經認真研究過台灣的歷史,也與不少台灣的政治人物和媒體人有些或深或淺的交情。雖然後來的注意力早已不在這方面,但對於島內發生的大小事也還知道一些。這十年來,除了柯文哲是新面孔外,其它政治人物都是十年前研究過的,所以當韓國瑜突然躥紅的時候,我覺得非常訝異,這個人是誰?台灣怎麼會有這號人物?我怎麼都不知道?一查資料方知他在2001年就已經淡出政壇了。於是,我找來他這一年多的資料,沒看多久我就斷言此人必成大事。時至今日,韓國瑜一舉成名天下知,大家都在好奇這個禿子究竟有什麼魔力,何以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翻轉高雄?但我想,真正能夠猜到原因的人是極少極少的,哪怕是韓國身邊最親密的戰友們都不會知道。今天,我把答案公之於眾,因為韓國瑜百分之百深入研讀過《毛選》。當你反覆熟讀深思某位作家的書後,言談舉止必定會深受其影響,一般人對此當然看不出來,可同樣熟讀這位作家的人是很容易看出痕跡的。在我看來,台灣有兩個政治人物是讀過《毛選》的,一個是柯文哲,一個是韓國瑜,可能這也正是他們倆會惺惺相惜的原因之一。或許柯文哲讀的還比較粗淺,但韓國瑜絕對是深入研讀過,他的很多語言行為,尤其是群眾路線那一套,絕對是從《毛選》裡學來的。所以,什麼叫作降維打擊?這就叫降維打擊!當台灣其他的政治人物還只會在議事廳鬼扯打架時,韓國瑜竟然閉門修行了十六年,而且是反覆研讀《毛選》這樣的書,其思想之深度和胸襟之寬廣早已遠非同行所能比擬,故而一出手就是驚天巨浪。

總而言之,當民進黨在5月30日決定自提候選人時,就把導致其日後敗亡的五大蠢事都已經做完了,戰略上就已經注定他必敗無疑,故而姚堯在6月13日的文章中斷言蔡英文年底必然崩盤,我們只需要靜靜地看著她是以何種方式崩塌即可。

5月,韓國瑜直指高雄市當前的兩大要害是「又老又窮」。對此,陳其邁非常氣憤,正式開記者會反駁韓國瑜,要他這個「外地人」不要唱衰高雄,親綠媒體更是全面撻伐。

當初決定主打「又老又窮」這個議題時,韓陣營內部也是存在高度分歧的,許多幕僚認為這樣可能會刺傷高雄人的心,不利於選情,但韓國瑜堅持要主打這個議題,並且拿出去數據證明:高雄在2010至2016的七年間,25到34歲的年輕人口減少8萬多,六十歲以上老年人口卻增加了11萬,這是又老;高雄的青年失業率高居六都之冠,平均月薪卻是六都之末,只達到新竹市的六成。除此之外,高雄市還背負了高達近3000億新台幣的債務,這是又窮;「又老又窮」的說法一點也不誇張。與此相對應的,韓國瑜提出的競選口號是「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

隨著「又老又窮」的議題持續發酵,韓國瑜的民調開始逐漸攀升,從最初落後陳其邁的二十多個百分點,到八月份時就只落後5%左右,逼得陳其邁再也不敢繼續採取冷處理的選戰策略,而必須與韓國瑜正面開火。在台北的柯綠分手議題逐漸冷卻之後,整個台灣的選戰焦點都開始全部聚集在高雄。

8月23日,整個南台灣天降暴雨,高雄市一片澤國,重創民進黨的選情,其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第一,陳菊長期吹噓自己的治水政績,結果被一場暴雨打回原形。第二,水褪去後的高雄道路上出現了五千多個觸目驚心的大坑洞,顯示當初在修建工程時必然存在大量偷工減料和營私舞弊。第三,陳菊執政期間造了許多漂亮建築,把高雄打造成休閒的宜居城市,所以很多人不願意接受韓國瑜所說的「又老又窮」,可現在滿地坑坑窪窪的路面沉重打擊了高雄人的自信心,使他們不得不直面現實,反思過去。第四,陳菊留下了這麼個大窟窿後,自己卻跑到台北去做大官,不但自己走,還把市府團隊中的大量親信帶走,讓民眾感到極為惱火。陳其邁最初的競選策略是陳菊最好的「接棒人」,要在高雄「一棒接一棒」,現在陳菊的形象既已崩塌,作為他的接棒人,陳其邁的選情艱難可想而知。

9月11日,民進黨被爆出「張天欽事件」,又稱「東廠事件」。蔡英文執政後,為修理國民黨而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簡稱「促轉會」),其副主委張天欽在一次內部會議上提出要好好利用促轉會來修理國民黨,並且洋洋自得地宣稱「我們本來是南廠,現在變西廠,後來升格變東廠」。雖然明眼人都知道成立促轉會的目的為何,可它的招牌畢竟掛的是「轉型正義」,現在其副主委竟然公然以選戰打手為使命,甚至以充當東廠為榮,就連內部人都聽不下去,於是有內部人主動錄音後向媒體爆料,遂引發軒然大波。雖然張天欽隔日就請辭下台,主管領導多次道歉,但這依然無法平息民眾的怒火。於是,民間開始流傳一個口號,叫「1124滅東廠」(11月24日即投票日)。不久之後,民間又開始流傳一個段子,說現在台灣最大的黨既不是國民黨,也不是民進黨,而是「討厭民進黨」。也就是說,民眾雖然對國民黨還是好感有限,但是都強烈憎惡民進黨。

與此同時,韓國瑜延續「又老又窮」的議題而強打「北漂」議題,說的是以前高雄很繁華,大家都到高雄找工作,可現在高雄窮困了,高雄子弟只能漂到台北來謀生活。於是,韓國瑜拍攝了許多宣傳廣告,主題無非是兩個,一個是在高雄的父母盼望在北台灣的孩子能夠返回家鄉,一個是在北台灣打拚的年輕人想要回到父母身邊。這些廣告在網絡上廣為流傳,並在9月24日的中秋節前後掀起一波波高潮。從這個時候起,我覺得韓國瑜就已經反超陳其邁了,而且只要韓國瑜不犯重大錯誤,這個差距會越拉越大,雖然我自己是覺得「北漂」這個說法實在有點扯。台灣是個非常小的島,我剛在地圖上量了下,從高雄到台北的直線距離是290多公里,從上海到南京的直線距離是270多公里,兩者差不多,那麼請問有哪個上海人會說到南京去是北漂的嗎?這不就一腳路的事嗎?

為了應對韓國瑜強打的「北漂議題」,陳其邁也拍攝了《相信高雄》的廣告。廣告內容是這樣的:一群在台北打拚的高雄人坐在一塊,談論高雄的好,談論高雄的溫暖,談論自己對高雄的感情,談論高雄是自己的驕傲。一個離開高雄超過15年的女孩說:「我是因為工作環境的關係離開高雄,到了一定的年齡後就一直想回家,非常非常想回家,我的戶口還在高雄,死都不會遷。」一個離開高雄七八年的男孩說「在台北,是生存,在南部,那是生活。」又一個女孩說:「把自己提升到更好,就是為了要回去。」緊接著之前那個離開15年的女孩說:「能夠回去發展,還是我最大最大的願望。」然後大家七嘴八舌地說:「會覺得是高雄人講出來很驕傲哎」「我會覺得我講我是高雄人就蠻自豪的。」最後畫面緩緩淡入儒雅地靜坐傾聽的陳其邁,字幕打上「高雄的好,我們知道」、「相信高雄」。

實事求是地說,這個廣告做得確實是挺感人,但我一看到這個廣告就知道,陳其邁這場選戰必輸無疑,因為他已經是黔驢技窮了,根本找不到任何應對的策略和方向。首先,你跟著別人的議題打,這就已經是處於下風了,更何況你打得根本就不在點子上。我們看廣告裡的這幾句對白,你說「因為工作環境的離開,非常非常想回家」,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高雄不能給你好的工作環境呢?你說:「在台北,是生存,在南部,那是生活。」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不能在高雄既生活,又生存呢?你說:「把自己提升到更好,就是為了要回去。」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要把自己提升到更好才能回高雄,而現在不能回去呢?你說:「能夠回去發展,還是我最大最大的願望。」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現在還不能回去發展呢?這些問題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為高雄的經濟凋敝,沒法提供相對高薪的工作機會,所以只能在台北討生活,這不正印證了韓國瑜所說的「又窮」嗎?年輕人無法在高雄工作,就只能漂移到台北,這不正印證了韓國瑜所說的「又老」嗎?所以陳其邁一方面憤怒地批判韓國瑜所說的「又老又窮」,可自己搞了半天卻在拍廣告印證韓國瑜所說的「又老又窮」,這種打法又怎麼能不輸呢?後來,陳其邁又將其競選口號從「正義溫暖」轉變成「經濟市長」,說是自己比韓國瑜更有能力提振高雄的經濟,可是人們又不禁要問,既然你這麼有辦法,那麼以前都是你民進黨在執政,為什麼你不做呢?

10月4日,在王金平的運作下,高雄市農會的理事長蕭漢俊出面表態支持韓國瑜。在此之前,雖然韓國瑜在網絡上的聲勢非常高,但民進黨不屑地說那些都是空氣票,又不是高雄在地人,不能在高雄投票。又說韓國瑜只有空軍,沒有陸軍,將來還是必輸無疑。隨著蕭漢俊的表態支持,韓國瑜算是有了第一支成建制的陸軍。不過民進黨又辯稱說蕭漢俊原本就是親國民黨系統的,出來表態支持韓國瑜這也沒什麼。結果沒過多久,又有許多原本深綠的民進黨鐵桿支持者倒戈支持韓國瑜。於是,民進黨一方面對這些進行人格抹黑,一方面說這些人都沒什麼份量。不管遇到多麼不利的局面,民進黨都要用硬凹的方式死不認錯,可他們始終沒明白,在全民「討厭民進黨」的大趨勢下,你要懂得反省,民眾或許還不生氣,你越是死不認錯,民眾就越是要同仇敵愾地拆穿你的藉口。

10月14日,陳其邁在鳳山舉行大造勢,宣稱有三萬人參加,場面火爆。隨後,王金平、蕭漢俊為韓國瑜舉辦三場大造勢,分別是10月26日在鳳山,11月8日在旗山,11月14日在岡山,號稱「三山大造勢」。就在鳳山那場,韓國瑜陣營的場面更加火爆,現場號稱有五萬人,而且很多人還是因為沒法擠過來而提前離開的。鳳山造勢拆穿了民進黨所謂沒有陸軍,只有空氣票的說法,使得整個藍營士氣大振。相形之下,綠營則大為驚恐,將所有的選戰資源全部投入到高雄。於是之後的每場造勢活動都變成人數比拚,都不願意自己在人數上輸給對方。這或許是民進黨不得不然的殊死搏鬥,因為民進黨絕對不能輸掉高雄,一旦高雄失守,不僅會動搖這個執政了二三十年的大票倉,更關鍵的,也是民進黨人不敢說出口的,那就是長期執政之下必定存有不少違法舞弊之事。將來如果韓國瑜徹查,不知該有多少人要被關進監獄。可是從更理性的角度而言,民進黨是不能救高雄的,因為高雄已經救不起來了,民進黨的孤注一擲不僅於事無補,反而會引起三個更加嚴重的反效果:

第一,韓國瑜的支持者全部都是自動自發來支持,而陳其邁的支持者全部要靠黨機器來動員。韓國瑜挾帶著自己的超高人氣,經常前往其它縣市幫忙助選,陳其邁則經常需要各路資源幫他助選,於是民間就傳出了個段子叫「韓國瑜是一人救全黨,陳其邁是全黨救一人。」因此陳其邁原本能力不差的,卻硬生生地被塑造成了一個無能的「媽寶」形象。

第二,在「討厭民進黨」的大趨勢下,民進黨任何努力都是徒勞無功的,甚至民進黨越是垂死掙扎,就越是激發民眾的反感。許多中間選民真的是不喜歡國民黨,但他們就是看著民進黨的那副死不認錯的樣子心裡不爽。他們之所以票投國民黨,真的不是希望國民黨贏,只是害怕民進黨不輸。

第三,按蔡英文最初的規劃,是台北市與柯文哲合作,由蘇貞昌出征攻取新北市,這樣民進黨的勢力就能從原來的四都變成五都,國民黨則六都全部掛零,那麼2020將徹底無法與蔡英文抗衡。但是隨著5月底被迫自提候選人,柯綠分手的結果使得蘇貞昌在新北市勝選已無可能,於是蔡英文又將防線後撤至台中,宣稱要「決戰中台灣」。因為台灣的選民結構是越往北越藍,越往南越綠,只要守住了台中,桃園、台南和高雄也肯定不會有問題,這樣就能維持住2014年的四都,民進黨此戰也不算輸。可萬萬沒想到的是,本來應該作為大後方的高雄居然變成了交戰的前線。民進黨全力搶救高雄的結果,是原本勢均力敵甚至小幅領先的各縣市全線防守空虛。正是由於民進黨全線撤守高雄,使得國民黨在許多原本希望渺茫的縣市也實現了翻轉,這就是蔡英文在此次縣市長選舉中全線慘敗的根本原因。

在2014年,民進黨擁有六都中的4席,加上台北市的柯文哲是其全力扶持,幾乎可以算作是5席,國民黨只有新北市1席。到2018年,民進黨只剩下桃園市和台南市2席,國民黨則坐擁新北市、台中市和高雄市3席,台北市也只是以三千多票的極微弱劣勢才輸給柯文哲。在六都以外的16個縣市方面,民進黨在2014年有9席,到2018年只有4席。國民黨在2014年只有5席,到2018年提升至12席。如下圖所示:

2018年的縣市長選舉結束後,民進黨最頂層的政治人物中蔡英文和陳菊被徹底殲滅,賴清德至少被滅了一半。現在檯面上還能接班的,或許就只剩下桃園市長鄭文燦和台南市長黃偉哲,尤以鄭文燦可能性最高,但若要參選2020,卻也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性。台北市的柯文哲這次只是以極微弱的優勢擊敗國民黨的丁守中,台北市尚且選得如此艱困,應該也不敢動參選2020的念頭。國民黨這次大勝的功臣無疑是韓國瑜,但他既然剛攻下深綠的大票倉高雄,許諾要全力帶領高雄人民拚經濟,應該不至於明年就去為參選2020作準備。所以,國民黨推出的2020候選人的應該還是朱立倫或者吳敦義,他們也確實極有可能勝選,但誰都知道,這次的江山是韓國瑜打下來的。無論是否能夠在形式上問鼎大位,他都將是國民黨內最有權威的人,因而也將是決定台灣未來走向的人。

韓國瑜之所以能夠在深綠的高雄贏得如此廣泛熱烈的支持,是因為他給高雄人民帶來了希望,許諾他們全力拚經濟就能過上好日子,就能又年輕又有錢。可這要怎麼做呢?韓國瑜說「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試問,東西要出到哪裡去?人要從哪裡進來?答案不言而喻。韓國瑜又說以後的高雄要「經濟100分,政治0分,全力沖經濟。」什麼叫政治0分,意思更是再清楚不過了。很多人說,國民黨這次選舉大勝,我們又要給台灣錢了。不過我覺得,花這個錢是值得的,因為韓國瑜要想在高雄站穩腳跟,必須立刻在經濟上全面依靠大陸,一面將高雄的東西賣到大陸,一面吸引大陸的人去高雄旅遊,而這最大的好處就是美國再也無法通過操弄台灣問題來對我們進行威脅和訛詐,台海將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迎來和平,使我們得以在這個全球局勢詭譎動盪的大環境下掃除一大隱患,從而能夠更好地發展經濟。與這個大戰略相比,往那個小島上花點錢還是相當值得的。從義的方面講,他們畢竟是我們同文同種的骨肉同胞。從利的方面講,買台灣要比打台灣划算太多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09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