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3 am - Sunday 05 April 2020

國民黨還瞞了台灣多少事?一位聯合國官員的真實見聞,完全顛覆 228 的「史實」

週五 2017年03月03日, 9:0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Posted on 2017/03/03 BO 肥皂箱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揭露的,或許只是國民黨黑史中的一小部分。艾倫‧詹姆士‧謝克頓(Allan J. Shackleto)是 1947 年在台灣工作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官員,他的所見所聞完全扭轉了國民黨解讀 228 的一言堂。

隨著《促轉條例》、「黨產委員會」的成立,現在也正是時候讓台灣人了解,國民黨還瞞了我們多少事情。(責任編輯:黃靖軒)

二二八事件 70 週年,文化部長鄭麗君 25 日說,中正紀念堂有必要轉型,提出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紀念堂 商店將停止販售涉及威權崇拜文宣品。圖為已下架的紀念公仔商品。圖片來源:中央社

文/ 福爾摩沙再解放

中華民國說 228 是「本省人強姦外省人如大溪女教師姦殺案」。

這段話其實已被蘇瑤崇教授利用 2008 年 中研院台史所從市面上「收購」到 僥倖未被銷毀「憲兵普洱茶」 文件,證實為假。(這可能是 8 年後的 2016 年 國民黨政權急於回收外流文件的動機)

我們也曾是日軍一員,中華民國有多怕日軍?

儘管 ROC 中將葛敬恩趾高氣昂的發表「台灣是次等領土、台灣人是次等公民」演說,但當美國第七艦隊載著 ROC 國軍來到基隆和高雄時,在基隆港口的 ROC 軍官「乞求」美軍穿過狹窄的山谷至 18 哩外的台北查看,因為 ROC 國軍聽說仍有不死心的日軍潛伏在山中,所以不敢上岸,最後美軍怒了,狠狠的斥責他們,要他們「認命」並且「強迫」上岸。在高雄,美國人急於清理運輸的船隻,也不得不用恐嚇的方式把 ROC 國軍趕上岸,否則他們一點也不敢進入「虎穴」。

被出賣的台灣》,美國駐台副領事著

很不幸,我們被美國繳械,喪失抵抗力,然後為了中美關係而交易給中華民國。

史實是顛倒過來

引用自「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以下簡稱 UNRRA)」工業重建官員 Allan J. Shackleton 的著作:

……….Then my interpreter turned to me and said that the soldiers had come along to take the girls away to sleep with them for the night and our arrival had caused them to give up the idea. The leader was intent on taking one particular girl, who of course was very much distressed. As we could see no real reason for the soldiers withdrawing, especially as they evidently did not stop at murder to obtain what they wanted, we thought the withdrawal was only temporary, and after a few minutes the girl whom the leader had picked out ran away to stay with a friend in another part of the town. ……..

《Formosa Calling》(福爾摩沙的呼喚), CHAPTER IX THE FINAL PHASE OF THE REBELLION ,全文請看: 連結

中華民國人 A 錢的「衣食父母」,「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在台灣工作至 1947 年) 的 Allan J. Shackleton,在 228 期間,回到自己在高雄下榻的旅館時,見到一群中華民國國軍(都是中國人,即日後自稱的外省人)和一群女房客,他上前友善的向國軍打招呼,在談話中表明「自己沒有意願在這過夜」。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女孩立刻表露出驚恐害怕,Shackleton 很意外,不知道怎麼回事,便叫他的翻譯說他們改變主意了,要住下來。

國軍走掉後,他的翻譯才跟他說,這些中國軍人本來是要帶這些女孩回去「睡覺」的,而他們的出現使國軍改變主意。國軍的領隊看上並要帶走一個特定的女孩,那女孩顯然非常的難過不安,幾分鐘後就立刻逃到城鎮的另一端去找朋友躲起來。

Shackleton 認為軍人只是暫時放棄這些女孩,因為國軍仍在四處透過謀殺 (murder) 取得 (obtain) 他們任何想要的東西。(顯然包括台灣女人)

旅館的氣氛在下午和晚上都十分緊張,所有人都聚集到 Shackleton 的房間來,訴說著具一致性的故事 :中華民國國軍怎樣一面開槍一面闖進家裡,就跟稍早他們在這家旅店做的一樣,不同的是,旅店老闆在中國軍人來開槍時.,出門友善的打招呼希望他們能停止,結果被當場槍殺。

「她們」全都堅持 Shackleton 的出現拯救了人命,在她們離開 Shackleton 的房間後,他仍可以聽到她們自己在隔壁房間不斷交談至深夜。

他們周圍有許多哭紅眼睛、充滿悲傷的女人,他稱這些軍人的行徑卑鄙 (dastardly notion)。

在他離開該旅館的當晚,旅館被穿甲彈掃射。

其他地方也是

這是偶然個案嗎?不,僅僅一個外國人竟然可以在不同地方接連兩次目睹擄走女孩的事情。

Shackleton 等人離開高雄後,到台南去找一個醫師和三個護士。台南成為一片死城 (city of the dead),每一個街角都架設著機關槍,看不到一個平民。Shackleton 開始害怕,不是怕中華民國說的 228 元凶↓(編按:國民黨對 228 發生的解釋,是「台灣同胞缺乏中心思想,沒有國家觀念,對國家沒有信心,受日本奴化教育之餘毒,以及受奸黨(共產黨 )潛伏,御用紳士及 歸台浪人 之煽動。」)

或者共產黨(Shackleton 曾被委託去代表高雄市民和國軍談判,他說根本沒看到共產黨)

而是中華民國的軍隊有大量文盲(illiteracy),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 (UNRRA) 的旗幟對他們來說可能什麼都不是,因為看不懂,中華民國的軍人可能會覺得可以先胡亂掃射然後再報告。

(中華民國的正史說那些文盲都是社會菁英,是優越人種,而我們台灣人都是劣等人,即使美國陸軍中將魏德邁來中國和台灣考察後,說當年台灣人 80%可以閱讀書寫,而中國正巧相反)

在 Shackleton 找到那三個護士後,護士們說,他們躲在旅館裡,中華民國國軍來開槍掃射,當抗暴民眾逃出後,中華民國軍人們「得到」一群女孩 (obtained girls) 並把那裏當作妓女院 ( brothel. )。
(這邊應該和上段一樣,女孩都是去抓來的,惟原文沒有進一步描述。)

「婦女從家中被拉走;老人跑出去抗議,即被兩個軍人砍倒」這是美國國務院的紀載,所有外國人在台的目擊均具備一致性。

228 之前

如果你以為強虜女孩子去強姦只發生在 228,你就錯了。

那年代中華民國的軍人平常就這樣,即使沒來台灣幹下 228,也會在中國大陸傷害當地老百姓:

1947 年 3 月,國民黨軍隊對山東實行重點進攻,山東除渤海地區外,都受到國民黨軍隊毀滅性的破壞,損失極為慘重。據魯中區十四個縣的統計,被搶劫耕畜達 83900 餘頭,使 120 萬畝以上土地因為無力耕種而荒蕪,百萬農民淪為災民……

《台灣不教的中國現代史》(這本書有輔仁大學歷史學系主任林桶法、政大歷史系教授劉維開當推薦人)

在北投女孩子會被用麻藥抓去軍營強姦,滿足完中國民國國軍的性慾後,用船載至中國。

有個比較聰明的女孩騙取俘虜她的國軍信任後,翻牆逃出來,回到家裡找父親,她父親去報警,但警察現在都是中國人 (之後自稱的外省人),害怕軍方憲兵,根本不敢調查軍營綁架台灣女人的案件。(Shackleton 的《Formosa calling》)

(當時的出海控制在中華民國大陸人手上,被載到中國後應該就是被販賣了,1947 年上海金都戲院發生過警察與憲兵的槍戰;在台灣的中國警察素質極差,專收紅包,台灣紅包文化就是起源於 1945 年的中國到來。)

有個醫生承租的房子被國軍強站,國軍還抓了兩個女孩進去當性奴強暴,女孩的哥哥拜託那個醫師救人,醫師試圖交涉結果換來槍殺的威脅,一年後,那兩個女孩生了孩子,然後國軍搬走,再也沒人知道女孩去向。《Formosa calling》

(有個軍武版胖子還跟我說國軍屠殺台灣人的 21 師還討到台灣老婆。我在思考是「抓」還是「討」,他們停留在台灣時間很短,然後在國共內戰被共軍消滅)

國軍如何抓人?

Shackleton 在高雄時曾被高雄 228 處理委員會委託,去和高雄國軍要塞談判。(他們和 Shackleton 說,早先的嘗試談判結果是一死一傷)

當 Shackleton 要走進國民黨軍的據點時,屋頂上槍聲大作,約兩百碼外一名女人中彈倒地(最近才有「學統計的」寫論文說 228 被開槍的都是男性喔),導致談判作罷。

Shackleton 隔天晚上在旅店裡遭到國軍開槍破窗掃射,街上的零星槍聲越來越近;他意識到國軍已經開始有組織的進攻高雄市,他們就躲進房間,用塌塌米圍起來,同時也看到中(華民)國國旗飄揚在原本 228 處理委員會 (people’s headquarter) 的屋頂上,顯然機槍手已佔領該地。

最後是一聲接近的槍響伴隨著旅館玻璃的破碎聲,他知道是國軍士兵面對面來了,他就沿著走道用英文說「好了!好了!不需要這樣。」

然後他轉頭就發現自己的眼睛和一個國軍士兵的刺刀尖距離不到六英寸,對方正準備開火的樣子,在他後退並用英語大喊後,對方才把槍放下然後上來握手。

然後這群士兵「喝令」所有旅店房客來排隊,然後把所有人「帶去監獄」。(他們什麼也沒做,也不是共產黨,這就是 ROC 怎樣抓台灣人)

共產黨帶動 228?打過緬甸戰役的榮民就是好人?

身為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UNRRA)的官員,國軍自然是不敢動 Shackleton。

為了 A 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的錢,中(華民)國可還特別設立了政府機構「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CNRRA)」呢,全權處理 UNRRA 在中國的所有物資分配,說是為了民族自尊。

Shackleton 在旅館房客要被帶走時,遇到一個會講英文、打過緬甸戰役軍官,開著 Shackleton 的吉普車,一直跟他說是共產黨煽動,他們 ROC 軍人才「被迫」怎麼樣。

前往高雄要塞的路上,Shackleton 就知道台灣人的起義註定要失敗,因為台灣人根本沒有武器,他唯一見到的槍械是 20 個年輕人持有的 6 把槍,還是從逃跑的國軍手上拿到的。而一路上街道邊和山頂上到處都是中華民國國軍的機關槍,有些口徑還非常大,卡車上也被架設大砲。

而 Shackleton 則說他根本沒看到半個共產黨(他遊走兩邊)。

高雄要塞的「犯人」

隔天早上 Shackleton 就看到幾群民眾,被用繩子套在脖子上帶近來;其中一個獨自站在一邊,雙手被鐵線反綁,綁得很緊,鐵線陷入肌肉裡,他上臂也被鐵線緊綁,脖子也圈了繩子,奄奄一息,每當頭低下,國軍士兵就刺刀拍打他的嘴。

Shackleton 的翻譯認出那人是他們在 228 處理委員會 (people’s headquarter) 的律師朋友,是其中一個反對毆打中國人的台灣人領袖;Shackleton 則認不出他,因為被虐的太嚴重了,消瘦了很多。無論他是誰,看到有人被這樣對待都令人震驚。

他們想營救,但結論是只要他們對他表現出一點興趣.,就會讓國軍更加找他麻煩。

(恩…… 中華民國不是說那些都是共產黨或日本浪人?)

重返高雄市區

原本要拿來保命的 UNRRA(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旗幟,卻發揮了令他們意外的功用……

大批民眾湧上前來,不是攻擊,而是因為食物被國軍搶走而挨餓,看到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的車子就蜂擁上前,訴說他們的痛苦遭遇。

不是幾個,而是一大群民眾,這是前一天還沒有的。

平常只要十分鐘就能走完的路程,現在卻因為不斷湧來向 UNRRA「陳情」的大量人群,而花了一小時。

其中一個女孩在講述自己遭遇時努力忍住激動情緒,旁邊的人也保持沉默,他父親是高雄市的重要人物且不贊成武裝反抗,然而國軍卻洗劫了他們家,並搶走所有值錢的東西和食物,也擄走父親。女孩拼命打探,卻下落全無。

Shackleton 等人現在確定之前在高雄要塞看到那個被虐很慘、鐵絲綁很緊的人是高雄市 228 處理委員會一位非常反對暴亂的律師,他的老婆現在非常難過、焦急,也前來委託 Shackleton 去打探下落。

於是 Shackleton 開著 UNRRA 的吉普車回高雄要塞,得到的答覆是:「噢,他是個領袖」,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各監獄外頭擠滿探監的親友,許多人是三金半夜莫名被抓,都還穿著睡衣)

稍後中華民國祕密警察頭子來找 Shackleton 麻煩,虛構他的台灣人翻譯借了十萬台幣;然後又有一名 ROC 官員要來偵查「共產黨工作的事實」。

「If they keep telling themselves that the rebellion was caused by the communists, sooner or later they and the world will believe it」
如果他們繼續告訴自己說這反抗是共產黨發起的,遲早他們和整個世界都會如此相信,1947 年 228 當下 UNRRA 外國人就已經知道這個中華民國此後 70 年的宣傳了。

被台灣人抓到的中國人會死嗎?

Shackleton 在「中華民國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的中國人 (之後自稱外省人) 朋友曾被台灣人抓住,當他趕去營救時,那三個中國人被關起來看管,台灣人告訴 Shackleton,中國人都在海軍基地裡,除了那哩,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這個看管所,他們會好好照顧那三個中國人。(那三個中國人是離開海軍基地前往辦公室時被群眾「逮捕」)

顯然這和中華民國幾千個中國人被武士刀砍死的講法相去甚遠。

事實上中國人只死了約 40~53 個,受傷 866 人,來源是中華民國監委調查報告。228 一結束 ROC 就開始調查並補償中國人受損,資料中可以看到很多中國人連衣服被搶、水果被偷都列出來請求賠償,ROC 向來誇大中國人當年的損失,而非像台灣人那樣遭遇白色恐怖 50 年調查斷層。

外國人說的見聞的屠殺

Shackleton 說台北情況比高雄慘,一個 UNRRA 的女性官員即使住處有美國國旗也被國軍襲擊,一個駕駛吉普車的西方人路過並救了他,因此這西方人至今還開著他那車身有幾處彈孔、連方向盤都被打掉一部份的吉普車,這就是當時台北國軍的作風。

一卡車一卡車配備機關槍和步槍的國軍從基隆抵達台北,掃射街道民眾還嫌不構,對商家和住宅亂開火,台北和基隆之間一個村子有 20 年輕人睪丸被閹割,切耳朵挖鼻子,軍刀刺死。

在台北,國軍的習慣搜索房屋時把應門的人射殺;抗暴剛開始時,一群初中生到萬華火車站搭車,兩名學生先進入車站詢問,國軍憲兵把他們叫過來並不准離開,其他外面的學生不知道發生什麼,進入車站了解,車站裡的四五名憲兵無預警對初中生開槍,打死約二十人。

他們屍體和許多人的屍體堆再一起達好幾天之久,河裡看到屍體漂來並不是不尋常

餘波盪漾

原本街道上玩耍、習慣爬上 Shackleton 吉普車來玩、在各處都會遇到歡笑的孩童向他揮手打招呼,這尤其在他們穿梭不同村莊時最明顯,有時候還會喊著一些英語打招呼

但現在,街道上很少看到且滿臉愁苦的孩子們,再也沒心情再跟他們打招呼,有時候他看見一些婦女和男孩在牛拖的犁后面艱難的耕田,Shackleton 都會想,他們是不是承擔父親工作?因為父親已經為了自己家園重新獲得自由而犧牲了?

他說,台灣人為何而死?有何原罪?大約在 1947 年 3/5,台灣全島幾乎都在抗暴份子的控制下,反抗份子政治聯盟主席張先生從台北廣播,他們的目標沒有一項不合哩,只是要求一般的民主權利。

1945 年國民黨好厲害的軍情系統

國民黨一直說 228 有日本浪人,這十分可笑

真的有「穿越時空」的感覺,但其實不意外,國民黨 1945 年的軍事和情治系統都十分落吼,中國那邊在探討國共內戰的論述經常提到「國民黨無能的情治系統」

當美軍於二次大戰,向中華民國索討關於台灣的情報時,中華民國的情報大概是這樣:

日本人只控制台灣平地,被迫將台灣三分之二總面積的山地讓給原住民,而高階聯軍戰俘已經被移送到台灣東部一百英里的一座島嶼上……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為美國駐台副領事、前美國國防部二戰時期 X 島計畫台灣專家

很明顯這是抄襲並竄改自 1870 年代的中國報告,這種報告還常常有不只一個國軍將領的簽署和轉發。

1947 年中華民國情治人員關於桃園囚禁中國人(外省人)的報告有兩份(《謊言建構下二二八事件鎮壓之正當性 m》)

1. 來源特務林德麟,「三月三日所有公教人員盡被叛民集中在桃園農校監視,大舉虐待,初還不給糧食…..」

2. 來源特務黃峰,「桃園暴徒襲擊於三月九日深夜,曾一次湧到農業學校(現駐軍並收容約 70 名國內同胞)做包圍式攻擊」

第二份報告意思是,桃園農校的中國人(外省人)其實是被駐軍保護著,然後再 3/9 被攻擊,這兩份報告自相矛盾。

這就是當年的 KMT 特務水準,加上當年的 ROC 乞丐兵。

中華民國要求台灣人交出所有武器,Shackleton 說以他所見,台灣人所交出的武器只會是刀子和長矛,這大概就是武士刀「日本浪人」的由來,實際上是因為台灣人根本沒武器。(除了 27 部隊因為台籍日本兵而取得日軍留下的武器)

ROC 的軍隊和情治都是在台灣靠著當年被他們殺害迫害的臺灣人民的稅收、台灣人進去服兵役的新血,以及美國的指導,才脫胎換骨成為現代化的軍情系統,然後請看一下國軍動輒拿軍人忠誠度來威脅,而且國軍風評不好。

(與國府軍作切割,用美式文化美籍教官建立第二軍隊是可以的,納粹德國就是先例,那才是台灣最需要的)

真的沒有加害者?

管仁健《外省新頭殼》:

1949 年來台的外省人分做兩種,一種是被拉伕或充軍的老兵或流亡學生;另一種簡單說就是高級外省人,而且大多數都是特務。國共內戰後期戰局逆轉時,軍隊無法都撤來台灣,但特務因消息靈通,幾乎全都來台。

在禁婚令限制下,特務又比老兵更早也更容易結婚,所以 1950 年代在台出生的外省人,來自特務家庭的比例超高,現今政壇藍營高層的結構就是明證。

戒嚴時期在台灣鄉下,一天老師也沒當過的特務,瞬間變成校長;一天警察也沒當過的特務,瞬間變成分局長,也難怪鄉下小孩能見到的外省小孩,大多出自特務家庭。

其實很簡單,因為有人控制這個中華民國的媒體和政治,並且想掩蓋之。能夠做到這點,就是因為檯面上那些人很大比例都是 (或至少出身其家庭),這很容易推得,馬英九自己就曾經是個職業學生。

228 不是悲情的一天,無論是台灣人或者外國人,都表現出極大的勇氣,在武器缺乏的情況下與 ROC 背水一戰,這才不是官逼民反,而是反 ROC 外來暴政的戰爭,至今他們都沒有台灣主權,以後也不會有

這份 2004 年的國際法期刊 (FORDHAM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的論文說:

是美國指派蔣介石的中華民國去佔領並管理台灣島,所以 50 年後,中華民國政府仍扮演著美國政府代理人的角色,時間流逝並不會改變,也沒有改變,代理人和委任者的合法關係。

至於另一份 2006 年的歐洲論文《Taiwan’s Mainlanders: A Diasporic Identity in Construction》則說:

Unable to return to China, at least in the short run, they committed themselves to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and to reshaping Taiwan to their own image as the Republic of China. Rather than a relationship of immigrants to a host majority, it was a relationship of colonial domination.

無法回去中國,至少在短期內,他們可以對中國國民黨忠誠,並且將台灣「重新塑造」(reshaping;這裡意思為「本來不是」)為他們自己印象中的那個中華民國,這不是移民,而是統治殖民。

這就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實際地位。

因為 1947 年的抗暴戰爭沒能成功,導致台灣人被當成次等人剝削幾十年,未來也打算再階級複製下去,他們還掌控媒體把自己形塑成族群衝突的受害者。

國軍特約茶室內的女侍應生,服務對象是外省老兵,所以這些雛妓不是台灣人,就是原住民,根本不可能出現外省女孩。當年金門出現河南籍的雛妓,群情激憤幾乎引發兵變;何況「無湘不成軍」,在本島出現湖南籍的雛妓,這根本是天方夜譚。

《一個明星女中的資優生自殺以後》管仁健

831 就是抄襲日軍慰安婦,不同點是慰安婦有日本女性。

現在,該是完成我們祖先當年未完事業的時候了

尾聲:2017 年 2 月 28 日,Allan J. Shackleton 的後代來台 , Tim Shackleton :「祖父目睹鎮壓後,面臨巨大的衝擊與失落,所以回紐西蘭後以八十多頁的英文原稿記下台灣在中國國民政府統治下的實況 …….」

當年在台灣的外國人寫的書都被中華民國壓制,無法出版,《Formosa Calling》出版時 Allan J. Shackleton 已死,推薦序要由他兒子代筆,他遺言是「在台灣出版此書」;另一本由美國駐台副領事所寫的《Formosa Betrayed》(被出賣的台灣)則更傳神,中華民國甚至直接施壓美國出版社、派人到美國收書、買斷版權然後停止出版等,只差一點,我們就永遠無法得知史實。

(本文經原作者 福爾摩沙再解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官員的 ROC 228 強姦文獻》。首圖來源:中央社)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3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