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4 am - Sunday 23 February 2020

外媒點破「韓流」紅背景?韓粉社團、內容農場恐源起解放軍組織SSF

週四 2019年06月27日, 11:1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9/06/27 15:52:12


圖片來源:Foreign Policy

美國專門討論國際事務的媒體《外交政策》,26日刊登了一篇調查報導,探討韓國瑜2018年竄起背後,可能存在的中國勢力影響。其中不但發現了韓粉臉書社團創立與主導者疑似是來自中國的網軍,而且大量假帳號很可能是由中國政府所主導。

韓國瑜在8月中時民調還落後陳其邁,至大選前夕已穩定領先。 圖片來源:Foreign Policy

韓國瑜2018年的快速崛起 背後因素不單純

《外交政策》的報導中指出,在去年的九合一大選中民進黨遭遇慘敗,在全台18個縣市中有12個都輸給了國民黨。雖然總統蔡英文在選前因為各種改革與溝通不良的問題導致民調低落,但很少人預料到民進黨竟會輸掉高雄。該區已由綠營執政了20年,在2014年時甚至還拿下了68%的選票。

2018年時相對於較有政治經驗的綠營候選人陳其邁,國民黨的韓國瑜反而是個令人困惑的選擇,首先他並非出自高雄政治圈,親中言論也與高雄挺獨的立場不符合。另一方面,根據國民黨知情人士透露,國民黨內部也對韓國瑜沒什麼好感,似乎提名他只是因為勝算不高。

許多人曾將韓國瑜和美國總統川普相比,特別是他「讓高雄發大財」的口號聽起來是有點類似。但被問到該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時,他的答案似乎總是與中國有關。將更多高雄水果賣給中國、吸引更多的中國遊客、別說中國不想聽的話,錢就會自然地流進來。

但與在參選前就已經擁有名人身分的川普不一樣,韓國瑜在2018年夏天,投票日不到4個月以前幾乎是毫無知名度,但至11月時他已讓原本和陳其邁之間約20%的民調差距消失,甚至還超前了,他的影響力還外溢到了其他縣市。韓國瑜也自那時起,在網路及社群媒體上變得無所不在,這也被認為在他的勝選中扮演了關鍵角色。舉例來說,韓國瑜相關新聞帶來的社群互動,甚至比所有國民黨候選人加起來都還要多。

乍看之下,韓國瑜的勝選似乎是可以被歸為,一位民粹型的候選人,藉著現任總統不受歡迎的趨勢,靠著自身魅力與社群網路的力量翻轉了選舉。

「韓國瑜粉絲後援團 必勝!撐起一片藍天」在韓國瑜宣布參選後一天後成立,是臉書上最大的非官方社群,2018年11月時有超過6萬名成員,現在成員數更來到近9萬人。

粉專社團帶風向 管理員背景直指對岸網軍

然而事實似乎沒那麼簡單,報導指出,韓國瑜的官方臉書粉絲團在選舉期間累積了50萬名粉絲,是陳其邁的兩倍。但另一個非官方社團「韓國瑜粉絲後援團 必勝!撐起一片藍天」也扮演了關鍵角色,這個社團於2018年4月10日,韓國瑜宣布參選隔日便已成立,後來也成為了韓國瑜最大的臉書非官方社群頁面,在大選後期已累積了超過61000名成員,如今成員數更來到了88000。許多用戶透過發布對話話題、網路宣傳圖片、甚至還有假新聞,來攻擊陳其邁和任何說韓國瑜壞話的人。

在選舉期間這個社團內分享了數千則這樣的貼文,由社團內開始的假新聞甚至也會被分享到LINE上,造成進一步擴散。當時陳其邁團隊也曾召開記者會,表示要對社團內特定幾位散布假新聞的用戶提告,而透過追查IP位置也能發現有人是來自海外。報導認為,這個社團並非由韓粉自主創立,而很可能是由中國專業網軍團體經營培養的。

韓粉臉書社團三位管理者的名字,也出現在「領英」的平台上,這邊他們都聲稱自己在中國騰訊工作,其中兩位還都說自己「在多家外企做過公關」。 圖片來源:Foreign Policy

這個社團在2018年11月時顯示有6位管理員,其中兩位名為「方建祝」和「Yun Chi」的人是2018年4月10日就存在的創始成員,另一位管理員「陳耕」是在4月18日加入,而其他人則是在好幾個月後才加入的。報導中進一步發現,在專業人士社群網站「領英」(LinkedIn)上找到了三筆名字相同的資料,這三筆個人資料中,他們都自稱是中國騰訊員工,自北京大學畢業,其中兩人都聲稱自已「在多家外企做過公關」。

而若進一步以「在多家外企做過公關」在領英上搜尋,還能找到另外249筆資料,這些人都聲稱是騰訊員工且畢業於北大,照片還都是使用像是數十年前的畢業照,有些不同姓名的資料甚至還使用了相同相片。而這三人的臉書檔案自2018年11月24日後都進入了休眠狀態,沒有再發表任何貼文。

「領英」平台上高達249筆個人資料都被認為是屬於相同的中國網路團體。 圖片來源:Foreign Policy

中國政府背後操盤 韓國瑜「感謝支持」

多位社群媒體與網路安全專家在檢驗過報導的發現後,不了解為什麼一個可能由中國政府組織的網軍團體,會留下這麼明顯的線索,但他們都同意這三名臉書用戶及249個LinkedIn帳號一定是互相有關聯的。一位在台灣大型社群行銷公司擔任執行長的朱先生表示,領英在台灣的普及度和用戶很有限,這個團體大量使用領英平台顯示他們不太可能是台灣人,而他所認識的台灣社群行銷公司,即便是為國民黨服務的,也不會以這種方式操作。

另一方面,中正大學的助理教授,也是中國軍事專家的林穎佑則認為,這個網路團體應該能被追溯到中國解放軍的戰略組織SSF(Strategic Support Force)。林穎佑也引用了一則由美國網路安全公司FireEye發表的報告指出,中國網路諜報活動在2018年後期相當活躍。如果他的分析正確,那麼這會是第一起中國利用新興網路力量,試圖影響外國選舉的確認案例。

不過也有其他專家抱持不同看法,任職國防部心戰大隊,筆名「何中衛」的一位心理作戰情報軍官,認為這個網路團體可能是與中國企業簽約的私人團隊,而非專門的軍事或情報單位,但這些推論背後黑手仍指向中國政府。這不是北京政府第一次意圖透過社群媒體操控台灣選舉,何中衛與其同僚也曾發現許多臉書頁面和內容農場,雖然看起來屬於台灣,但經過檢驗後被發現可能是由中國共產黨的宣傳部操作。然而這些發現即便已在系統內被呈報,台灣政府高層領導卻從未向大眾公開。

包括林穎佑、何中衛,還有其他專家都相信,這些發現在中國大規模干預台灣選舉的行動中,僅是冰山一角。他們表示,北京還使用許多其他的團體、頁面、內容農場、還有臉書之外的平台,來幫助韓國瑜獲得勝選。

目前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韓國瑜本人與這些團體有所勾結,但他不可能沒察覺到自己網路上支持的來源有點神祕。面對外界指控,來自中國的數位力量幫助他的選舉活動與造勢時,韓國瑜的一貫回應是「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感謝他們的支持」。

《外交政策》的這篇報導,是由出身高雄,目前在台北工作的自由撰稿人Paul Huang所負責,他的調查報導與評論作品曾刊載於「關鍵評論網」、《蘋果日報》、《民報》等媒體上。

(民視新聞網/廖子良綜合報導)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