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1 am - Monday 28 September 2020

韓國江南區的夜幕下:撼動韓語流行樂壇的性醜聞背後

週三 2019年07月03日, 10:1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_107517984_gangnammen

勞拉·比克(Laura Bicker) BBC駐首爾記者
2019年 7月 3日

今年早些時候,一場醜聞席捲了韓國引以為傲的流行音樂產業。

勝利是全球知名男子組合「Big Bang」的一名歌手,他因被控為生意招攬妓女,並挪用他參與投資的,位於富豪雲集的首爾江南區夜店「Burning Sun」資金而被警方訊問。

他的多名知名k-pop朋友,也被爆出在群聊內分享性愛視頻,並吹噓如何強姦女性。一個接一個,曾習慣被粉絲簇擁的偶像們,在前往警察局的路上躲避記者。他們面臨的是從吸毒到強姦等一系列問題的訊問。

這起事件揭開了首爾江南區不為人知的性暴力醜聞的冰山一角。江南區是韓國上層社會居住和生活的地方,但在繁華的街道背後,卻有諸多女性被有權勢的男性下藥並遭到強姦。

我們走訪夜店常客、員工和受害者。她們的很多證言表明,夜店裏對女性的虐待是普遍的,並且經常伴隨暴力。一些未成年女孩也難逃性剝削,被用作牟利工具。

例如,VIP及更富有的VVIP的客戶,在支付數萬美元後,便可讓夜店裏的普通女生服用藥物,並被帶到附近的酒店房間,這種虐待常被拍下來。

一位夜店常客說:「這些人是獵人,他們花錢來參與遊戲。所以你需要獵物。認為你不會在這個地方中槍是愚蠢的。」

警告:本文包含一些細節,可能讓讀者感到不適。

「他一直給我倒酒」

我們看到一段令人痛心的視頻,據稱這段視頻記錄了一次性侵犯。開始前的縮略圖就足以讓我對接下來的恐怖有了心理凖備。

一名女士赤身裸體躺在紅色沙發上,三個男人低頭盯著她。我按下播放鍵,男人們走近了她。一人抬了抬她的腳,那隻腳便滑落下來。她的身體軟弱無力,沒有任何反應。這段兩分鐘的視頻讓人不適,無法描述細節。

她似乎遭到了這三個男人的反覆性侵。

據稱,這段視頻是在群聊裏分享的,BBC無法對此獨立核實,但正在調查江南區夜店活動的警方已注意到它。

江南區常被形容為首爾的貝弗利山莊(Beverly Hills),奢侈而時尚,這裏是繁榮和地位的象徵。入夜後,這裏是富人和那些渴望體驗名流生活的人們的霓虹天地。

_107468611_gettyimages-508467821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一晚上在外面的開銷似乎不那麼重要。一位富有、人脈廣泛的夜店常客告訴我們,他僅一個晚上就花掉了1.7萬美元(合1.33萬英鎊)。一段在社交媒體瘋傳的視頻顯示,一名男子在舞池中旋轉,將鈔票像五彩紙屑一樣拋向空中。舞台嘈雜而浮誇。對於很多有名的夜店而言,獲得入場券需要在許可名單上。

DJ們本身就是名流,指揮著擠滿轉盤的舞者。漂亮的女生為狂歡的人們提供一千美元的香檳,他們似乎凖備好狂歡到天亮。

金女士(化名)曾是江南區的常客。她喜歡跳舞,她有幾個最喜歡的DJ。去年12月的一個晚上,她被邀請到一家夜店喝酒。

這群人中有一名亞洲商人,她說這名商人對她很感興趣,開始給她倒上威士忌。

「我看不見他如何倒酒,」她說。「他一直背對著我。所以我喝了三到四杯。每次我喝完,他就給我續杯。」

她稱,在某個時刻,她昏倒了,醒來時發現在一個酒店房間,一個男人俯視著她。

「他強迫我躺下,但我不想,所以我一直想站起來。但當我坐起來,他就抓住我的脖子,強迫我一遍又一遍地躺在牀上。我覺得那種力氣可以弄斷脖子。」

「我開始哭喊。他隨後爬到我身上,用雙手堵住我的嘴,使勁往下壓。他一直在說『放鬆,放鬆』。」

她對我們說,她很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我無法抵抗他的力量,我太痛苦了,可能會死掉,所以我放棄了,像一具死屍一樣躺在那裏。」

金女士說,她在夜店裏被下藥並被強姦。後來她開始嘔吐,並乞求回家。

_107511590_gangnamcub

「我拿著衣服和其他東西離開時,他拿著手機拍了張照片,照片上有他和我的臉。我說你在幹什麼,『不要,不要』。但他抓住我的胳膊不放我走。所以我想那就拍了後馬上離開,否則我會受到傷害。」

「所以他拍了照片後,我離開了。」

金女士說,她第二天去了警察局。警方在她的血液中沒有發現藥物的痕跡,但檢方對我們說,這並不罕見。最常見的用於使受害者喪失活動能力的藥品被認為是GHB(伽瑪-羥基丁酸)。這是一種強效鎮靜劑,數小時後便無法從體內檢測到。

她對我們說:「幸好事發時我醒著,可以充分描述我遇到的事情。」

但她說,她在網上發現其他一些女性,也認為自己在前往江南區夜店後被下藥和強姦,但她們卻對事件沒有清晰的回憶。

這名商人隨後遭到審問,但他強烈抗議稱自己是清白的。在一份給BBC的聲明中,他說金女士沒有昏過去,並表示自己完全沒有強姦、性侵或對她造成身體傷害。閉路電視的錄像顯示,她自願和他一起離開夜店,步行去酒店。

目前,調查仍在繼續。

「給我帶點屍體」

在過去幾個月裏,針對引發眾怒的, 涉及夜店場所毒品、賣淫、性侵和非法偷拍的指控。警方調查了近4000人,其中包括多名K-Pop界的男明星。

勝利(真名李昇炫)已宣佈退出演藝圈。他否認自己曾招妓,但承認醜聞帶來嚴重影響。

持續的爭議還導致韓國大型娛樂公司YG娛樂(YG Entertainment)創始人梁鉉錫辭職,該公司曾捧紅熱曲《江南Style》名噪一時。梁鉉錫否認有不當行為,但表示他無法忍受捲入毒品醜聞的「羞辱性」指控,通過辭職來證明清白。

_107519655_052869996-1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勝利(真名李昇炫)已宣佈退出演藝圈。

受這些指控的激勵,更多人開始發聲。一些曾混跡首爾夜店圈的重要成員願意與我們交談。他們詳細講述了一種剝削文化,在這種文化環境裏,為得到性滿足而誘使女性賣淫,幾乎成為一些富有客戶的日常行為。

一些夜店還僱傭人,專門扮演名為「MD」的角色,來滿足客人需求。這是一份陰暗的工作——一名女MD對我們說,她需要與「美女」建立關係,把她們帶到俱樂部。MD們會通過提供免費入場和免費飲料的機會,來吸引這些女生。

MD的電話名單上會有很多漂亮女性,而前者會鼓勵她們與客戶一起喝酒。MD可以獲得飲料銷售額的13-15%。有了合適的客戶,他們中的一些人每月能賺2萬美元。正如一名MD說的:「為了確保滿足高收入客戶需要,MD們需要能提供性感美女。」

我們反覆聽到一些指控,稱在某些時候,在客戶的要求下,這些女生的飲料會被下藥,使她們失去知覺。但一名高級夜店負責人對BBC說,出售或提供給顧客GHB,以鼓勵他們性侵的指控是荒謬的。

江南區一家著名夜店的前招待說,有一名VVIP(精英客戶)以「對失去意識女性的瘋狂胃口而聞名」。

「他命令我帶兩名完全喝醉,或失去意識的女人來見他,」他表示,凖確地說,那名客戶的要求是:「給我帶些屍體來。」

他聲稱目擊了數次性侵案例:「我每周都能看到一些人倒下,但她們並不像是喝醉了。你可以一眼分辨出誰是醉酒,誰又是因為其他東西倒下。」

李先生(化名)曾是一名MD,他說這些女生只是「來夜店的人」。

我想確保我能正確理解他的話,所以我向他明確地問道:「普通女性去夜店消遣,也會面臨被下藥和強姦的風險?這是你看到的嗎?」

「是的,」他回答說。

他說,在招到這些女性後,客戶「通常會把她們帶到夜店上面或附近的酒店,以及汽車旅館。」

_107511592_gangnamdrink

我們隱去了這些工作人員的姓名,因為他們擔心被報復。與之類似,一名夜店常客告訴我們,他在首爾一家夜店的貴賓室裏,曾看見一名服務員帶來了一名不省人事的女生。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給她下藥了,但我知道一個女生,她明顯出現幻覺並喪失了意識。我想知道她是否精神異常,尤其因為她一直流口水,身體無力。我擔心如果她死在這兒怎麼辦?」

他否認參與吸毒或性侵,並表示他曾向夜店招待提出抗議。

「我告訴服務員她喝得太多了。他說:『她沒有喝醉。她不會記得任何事,所以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性感、漂亮的女性是獵物。那些男人是獵人。他們花錢入場,所以你需要獵物,MD是放獵物的人。」

臥底牧師

趙元國(音譯,Joo Won-gyu)是一名教會牧師,他已成為江南區反對性暴力最有影響力的活動家之一。

_107468609_mediaitem107468608
圖片版權 Pastor Joo Won-kyu
趙元國說,他幾乎每周都能看到「三到四次」強姦案。

2015年,有20名離家出走的青少年失蹤。趙元國找到了這些小孩子,結果發現她們在夜店做童妓。他決定去夜店做司機,試圖進一步了解這些青少年的境遇,以及她們是如何被招募的。

他說,探子和皮條客會以在夜店「工作」2到3年後,幫助她們成為藝人或女演員的借口,引誘離家出走的女生。一些人甚至承諾可以幫她們做整形手術。

趙元國稱,在夜店工作的最年輕女孩中,有一名是13歲就被招募進來。在韓國,與人髮生性關係的法定年齡是18歲,與未成年人髮生性行為即是強姦。

當時趙元國目睹了一些不省人事的女孩被強姦。他告訴我們,自己終於了解了這個系統如何運作。

「會員們會告訴MD『我想和那個女孩睡覺』。然後MD會告訴女孩『這個貴賓是個超級富豪』,隨後MD會把女孩帶到包間,一群人一起喝酒,把GHB放進飲料裏,或讓她直接喝醉,以強姦或性侵她。」

他開車帶我們到江南區的後巷,在這裏,他會把客戶或女生,包括未成年女孩,送到酒店或公寓。

「我看到有女性在夜店裏被強姦、在夜店外的車後被強姦、被迫吃藥、被毆打等等。可以說,一周裏我能看到三四次這種情況。」

_102795390_mediaitem102795389

「我們輪流獻身」

趙元國試圖把幾個女孩帶離這些夜店,但沒有成功。他不讓我們與其中任何一人會面,但允許我們通過他,用電話向其中兩人提問。

一名16歲時被招募到夜店的人,對自己的身份直言不諱。

她說:「當我在那裏時,我們喝酒、嗑藥、像瘋子一樣跳舞,輪流獻出自己的身體。」

她說,這些人「如同國王」。兩名女孩還表示,性行為經常伴隨著暴力,她們和朋友們都需要接受治療。

她的客人經常拍她。她被告知要表現得無辜,有時她會表現得像被強姦了一樣。

「他們會用我們來製作色情片……當他們拍我時,我只是裝作我不知情。」

趙元國說,這些視頻可以用來敲詐這些年輕女孩,防止她們離開夜店,或阻止她們報警。

女孩們說,很多時候,在汽車旅館裏,她們並不是唯一和這些男人共處的人。

_107523286_illustration

有人對我們說,VVIP會帶上他們在夜店裏「撿屍」的女性,這些女孩會目擊她們被毆打或強姦。

她們說,一些女孩還被引誘吸食大麻。如果男人「認為這可能是一個會起訴他們的瘋狂婊子,他們會給她們下GHB,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下來」。

「她們沒有意識,不會抓到把柄,並且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現在警方的調查正在進行,我通過牧師問其中一位女孩,她希望看到此次捲入性醜聞的人們面臨什麼懲罰。

「我希望他們都去死,」她說。

「只有內心堅強的人,才能在江南生存。」

「性感美女是獵物」

賣淫在韓國是非法的。然而,性交易卻蓬勃發展,據稱(有估計)每年可達130億美元。對於那些想得到這種服務的人來說,妓女並不稀缺。


偷拍色情片猖獗 韓國抗爭者自述

但一名有錢的夜店顧客告訴我們,他所認識的男性都不想找妓女而傾向打良家女孩的主意。他說,將妓女與普通女性進行比較,「就像是一輛運營車和你自己的車」。

「你不能輕易地觸碰普通女孩。但當你接觸到某些不是每個人都能接觸到的東西時,你會有成就感。」

我們質問他,未經對方允許與女性發生性關係,難道不是強姦。

「一般女生來喝了點酒就會脫掉內褲嗎?那男人會做什麼?」他憤怒地回答。「他們試圖讓她們喝醉,但她們拒絶了。你會做什麼?」

「你天真無邪地說’我’只是在這裏跳舞。可以啊,但人們只會讓你跳舞嗎?這是一個叢林。你可以來這裏觀光,但會有鱷魚,獅子和蜥蜴接近你,性感美女是獵物。」

「尖叫的證據」

可能被男性盯上讓很多韓國女性感到不安。去年,數千人走上首爾街頭,抗議「偷拍攝像頭」。通過這些攝像頭,很多女性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拍攝露骨視頻。

這一醜聞引發進一步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人士呼籲公正調查。他們不信任警方會進行公正的調查。

_107519657_gettyimages-1010730934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數千人走上首爾街頭抗議「偷拍攝像頭」。

今年3月,來自綠黨的申智藝在國際婦女節大規模集會上發表講話,稱這種暴力行為已發生了「幾十年」。

「在太多的夜店裏,」她說,「我們聽到了女性遭到強姦和侵犯時的尖叫的證據。」

但人們憤怒的是,只有當名人被捕或警方涉案時,才會採取行動。人們認為,女性受害者的聲音長期遭到忽視。

警方在過去三個月內已經逮捕了354人,他們均涉及著名的「Burning Sun」醜聞。其中,有87人因性交易、偷拍和強姦被捕,20個案件中,女性被下藥。

但活動人士表示,女性受害者的實際總數可能高得多。律師車美京(音譯,Cha Mee-kyung)表示,此類「隱性犯罪」時有發生,但「並未反映在司法系統的統計數據中」。

還有人稱,警察對有關夜店的舉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韓國總統文在寅下令對警方涉嫌腐敗展開調查,他表示,「有證據表明,檢方和警方故意進行有疏漏的調查,阻止事實被揭露」。在一次特別調查後,江南警署署長已被免職。

對強姦案受害者來說,報案可能會很艱難。因為害怕丟臉,很多韓國女性不願意站出來。她們相信自己將受到這個極端父權社會的指指點點。

因為使用了毒品,很多女性很難記住性侵犯過程中的細節。

律師金正煥(音譯,Kim Jeong-hwan)正試圖將韓國首例涉及GHB的案件提交法庭。他說,GHB的使用決定了「受害者很可能對晚上的事沒有清晰記憶」。

「除此之外,找到GHB被使用的證據也很困難。因為它很快會從身體中消失,血液測試不太可能檢測出這種藥物,」他補充道。

此外,一些受害者也對是否真的能讓那些權貴承擔責任抱有懷疑,尤其是現在的警方已被指控試圖掩蓋部分罪行。

_107519659_police
崔賢安對BBC說,她的官員將「徹底和公正地調查」。

大韓民國警察廳已設立一個調查針對女性犯罪的特別科。負責人崔賢安(Choi Hyun-a)對BBC說,她的官員將「徹底和公正地調查,以讓所有韓國國民對警察有更多信任」。

她補充說,自己的團隊將把工作重點放在「預防女性被下藥的性犯罪」上。

「我們知道這是最讓女性感到害怕的,」崔賢安說。

有些女性擔心在爭議過後,一切會回到原點,很多活動人士誓言將持續抗爭。

金女士對我說,她從未想過自己將成為女權主義者或抗爭者。但在經歷了這次據稱的強姦案後,她改變了想法。

「我真的很想抓住這些邪惡的人,我希望法律能夠修改。我希望未來的社會能沒有這些迷藥,也不會有更多的受害者。」

如果你也曾受到性虐待或暴力的影響,可以通過BBC Action Line取得幫助和支持。

插圖:艾瑪·羅素(Emma Russell)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