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1 am - Sunday 23 February 2020

「沒想到疫情擴散這麼快!」獨家專訪日本學者 鑽石公主號為何成了「海上火神山」?

週五 2020年02月14日, 12:3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沒想到疫情擴散這麼快!」獨家專訪日本學者 鑽石公主號為何成了「海上火神山」?

圖片來源:YouTube

文 彭子珊 2020-02-13

過了10天、218人確診新冠肺炎後,日本政府終於鬆口,讓停靠橫濱的鑽石公主號「老病者明天上岸」。曾在SARS時期創下毫無染病死亡紀錄的日本,為何這次鬧得灰頭土臉?

等了10天,停靠在日本橫濱大黑碼頭外的鑽石公主號,終於有了新契機。日本厚生勞動省大臣加藤勝信宣布,讓80歲以上高齡、罹患慢性病及房間沒有窗戶的乘客優先下船。

但船上2666名乘客、1045名船員中,採檢492人後發現,確診新冠肺炎的人數也同時增加到218人,超過44%。其中還包括一位只有帶手套、口罩上船而遭到感染的橫濱檢疫官。

過去10天,從印度籍船員到台灣乘客,向外界發送的求救訊號不斷。前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甚至在臉書寫道,日本讓鑽石公主號變成「海上火神山」,是「堂堂檢疫大國的沒落。」

曾在SARS時期創下毫無染病死亡紀錄的日本,為什麼這次防疫卻步調緩慢,猶豫不決?

疫情擴散速度超乎原本預期

為什麼停靠基隆港的寶瓶星號,1738位乘客可以在一天之內採檢完畢全數下船,鑽石公主號卻停靠至今,讓確診案例快速增加?

人在橫濱,正準備和日本環境感染學會一起針對鑽石公主號進行媒體說明會的東北醫科藥科大學特聘教授賀來滿夫,透過電話對《天下》解釋,「其實日本政府一開始的計畫,就是要針對所有人進行檢查,只要準備好了,就針對所有乘客做檢查,」賀來滿夫解釋,「但沒想到(鑽石公主號上)疫情擴散的程度超乎預期」。

曾在SARS期間與WHO合作的他透露,日本環境感染學會今天下午的媒體說明會結束後,明天要跟WHO專家舉行說明會,討論日本國立國際醫療研究中心針對3個新冠肺炎確診案例的診療過程及發現。

其中,負責感染對策的小組成員12日剛進入鑽石公主號查看現場狀況,也會在討論會中分享當時的發現,但現在還無法透露細節。

賀來滿夫觀察,新冠肺炎病毒的傳染速度可能比原本預測的更快,因為郵輪本來就是諾羅病毒等傳染病好發的環境,只是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感染,開始做檢測之後,才意外發現擴散速度這麼快。

這艘鑽石公主號怎麼會從令人嚮往的奢華旅行,變成一場人心惶惶的防疫困境?

關鍵在於郵輪觀光時代降臨,加上大量的中國遊客訪日,但日本的醫療及組織設計卻沒有跟上新興病毒傳播的速度。

問題一:為什麼不能全員檢查,下船隔離?

「因為鑽石公主號還沒有進入日本國內,所以要在船上做邊境檢疫,」接受《天下》電話採訪的日本醫療管理學會理事的上昌廣感嘆,「但他們(檢疫人員)只是在遵循過去的規範,因為沒有經驗,以為在船上做隔離檢疫跟在一般的房間一樣。」

結果,船上隔離還不滿一週,30位日籍乘客就提出請願書,描述「船內生活環境急速惡化」,要日本政府儘速回應,包含改善房間內的清潔、藥品供應等。確診人數也急速攀升,無法排除船上群聚感染的可能性。

過去曾是血液腫瘤科醫師的上昌廣,曾在東京的虎之門醫院、國立癌症中心擔任醫師,2005年在東京大學醫學研究所尖端醫療社會溝通系統部門,負責醫療管理的相關研究。新冠肺炎爆發後,上昌廣也不斷撰文及受訪,分析日本防疫政策的可能漏洞。

2月8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帶著25名醫護人員登上寶瓶星號,對船上1738位乘客進行三階段檢疫。

先是全員量體溫,再針對有中港澳旅遊史及疑似症狀的126位乘客和船員,採集喉嚨檢體送到國家級昆陽實驗室,最後在4小時內驗出全部陰性,沒有感染新冠肺炎。

面對鑽石公主號上超過3700位乘客與船員,日本厚生勞動省也針對咳嗽、發燒的120人及密集接觸者153人進行採檢,卻在2天後才公布其中31人的檢查結果,發現10人確診。273名乘客的檢查結果,則在4天後才全數公布。

為什麼這麼慢?

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RT-PCR檢測,日本全國只有國立感染症研究所能做。賀來滿夫表示,如果單算橫濱、川崎地區的檢驗能力,每天只能檢驗不到200人。即便集結83個地方衛生所的人力,每天也只能檢驗1500人,還得同時處理武漢包機返日的乘客檢驗。

但要讓地方衛生所參與並不容易,因為要採集咽喉擦拭液或痰液、下呼吸道抽取液等,都需要技巧與訓練,才不會影響到檢驗結果的精準度,甚至引發更多感染。

也是因為這樣,當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在10日被問到,要不要幫鑽石公主號上的所有人做新型冠狀病毒檢測時,他語帶保留地說,「目前有困難,將以發燒等有症狀或高齡者為優先。」

問題是,等待過程中,不斷有新的乘客反映身體不適,需要採檢的人數也從273暴增到439人。

直到12日,厚生勞動省和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才向產業界求援,共同委託日本醫療檢測巨頭Miraca旗下的檢驗中心SRL,執行鑽石公主號所需要的即時RT-PCR檢驗。

問題二:為什麼有乘客確診,醫院卻收容不了?

目前為止,鑽石公主號上的174名確診病患所在的醫院,已經從最近的神奈川縣向外輻射,擴散到東京、群馬、千葉、琦玉、茨城、靜岡、栃木、山梨、長野等9個縣。

日本厚生勞動省不願透露醫療院所名稱及各自收治的患者人數。但為什麼需要動用這麼多醫療機關?

因為新冠肺炎屬於第二類傳染病,要有負壓隔離病床的設備,才能收治確診病患。

而位在鑽石公主號附近的神奈川、東京、琦玉、千葉、靜岡縣內,可以收治的第一種、第二種感染症指定醫院共49家,負壓隔離病床總共也才345床。

也許是確診人數快速增加的壓力,日本厚生勞動省也在10日忽然政策轉彎,通知日本全國醫院「就算不是指定的感染症收治機構,也可以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只是,原先就沒有負壓隔離病房的醫院,要怎麼防止病毒在院內擴散,成了許多一般醫院不安的源頭。

放眼日本全國,負壓隔離病床總數僅不到1800間,比台灣多了近700床。但若按照人口比例計算,相當於台灣每百萬人口分到47.8床,而日本每百萬人口只有14.2床,不到台灣的三分之一。

「因為日本是島國,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旅客大量來到日本之前,日本沒有那麼多傳染病的問題,」上昌廣解釋,如果有病床,也會用在癌症或心臟病等治療,因為高齡長者越來越多。

SARS消退後這15年,訪日的中國觀光客從62萬增加到959萬人,增幅高達14.5倍。「傳染病變成大問題,也是從中國旅客大量到訪才開始的,日本對此非常感謝,但未來也不得不開始思考傳染病的防治對策,」他說。

近年,來日本旅遊的中國觀光客大幅成長14.5倍,雖然帶動地方經濟,但也因此引發傳染病問題。(Shutterstock)

問題三:政策應對緩慢是因為沒有CDC?

要思考傳染病防治對策,但日本的體制和台灣、美國等不同,沒有類似疾管署(CDC)的專責機構。鑽石公主號的處理就是以厚生勞動省為主。

去年,搭乘遊輪到日本的遊客總數約215萬人,其中八成來自中國大陸。橫濱更是全年停靠188次,在日本所有海港中排名第3,僅次於博多和那霸。

但因為鑽石公主號停靠在橫濱外海,要不要停留、檢疫的責任與判斷,都落在橫濱檢疫所所長的身上。「他們只是在認真執行明治時代留下來的法規而已,」上昌廣說。

根據日本《檢疫法》第14條規定,若是停泊或駛入日本的船上發現傳染病的患者或污染,檢疫所長可以決定是否隔離患者,規定船隻停留原地。

賀來滿夫則觀察,不太可能只有橫濱檢疫所長下判斷,但日本沒有類似美國、台灣等疾管署(CDC)的機關,主要還是厚生勞動省跟各科專家討論後才下了決定。

以這次的鑽石公主號為例,就是由厚生勞動省的事務官和國立感染症研究所一起討論,後來發現沒辦法為所有船員和乘客做檢查,應該委託橫濱和川崎的檢疫所來進行,由官僚和醫生一起決定,再呈報大臣。時間也就這樣耽誤了。

台灣在歷經多次慘痛教訓後,終於成立防疫專責機構,得以因應疫情迅速應變。但日本至今仍缺乏類似的單位,導致此次疫情應對緩慢。(劉國泰攝)

其實,台灣現在看似高效率的傳染病指揮體系,也是在多次慘痛經驗之後,痛定思痛的結果。

疾管署副署長、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監測應變官莊人祥說,過去台灣傳染病防疫分別由衛生署防疫處、預防醫學研究所與檢疫總所管理,在1998年爆發腸病毒71型大流行時,曾因內部聯繫落差,遭批「三頭馬車」,隔年才合併為「疾病管制局」(現升格為疾病管制署),統籌防疫事宜。

歷經SARS後而修訂的《傳染病防治法》,也讓台灣在發生流行疫情時,可以成立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必要時邀集相關單位協調會報,來迅速應變,因應疫情需求,指揮官的層級也較以往上提升。

日本未來防疫的方向,也正追隨台灣的經驗。

賀來滿夫表示,這艘3千多人的郵輪,疫情不管發生在哪裡都很難因應。該怎麼管理是很大的課題,所以日本政府正拼命聽取各方意見。「希望未來可以成立像美國疾管署(CDC)這樣的機構,來控制及指揮疫情,」他說。

採訪接近結尾,一面匆忙趕去討論會路上的賀來滿夫仍氣喘吁吁地兩次重申,這次鑽石公主號的疫情對日本來說是很好的經驗,可以思考未來的危機處理,是不是有更好的可能性。(責任編輯:吳凱琳)

【新冠肺炎 完整報導】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7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