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5 am - Sunday 23 February 2020

鄭文傑:我選擇了台灣這邊,民主自由價值能感召每一個人

週六 2020年02月15日, 3:2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200215151420

Yen-ting Chen
Feb 15 ·

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歷經了中共當局的秘密關押後歷劫歸來。他在英國倫敦接受專訪,除了回顧遭酷刑審訊的過程心境,也暢談他的台灣經驗。他呼籲台灣人不分藍綠都應認清中共的暴政本質,並強調,自己最終選擇站在台灣這邊,因為台灣的民主自由能夠感召每一個人。

以下為鄭文傑的問答節錄。

問:你曾經抱著大中華主義思想,主張兩岸統一,什麼事情讓你轉念?

答:周子瑜事件改變了我。如果我是個統派,會覺得她揮舞的那面國旗,對台灣人來說不是台獨啊!但大陸網民認為,如果不是五星紅旗,就是台獨。他們連中華民國國旗都不能接受的時候,所謂的和平統一還有什麼空間呢?就因為中華民國還有這面旗子,才讓兩岸在歷史上有交集,沒有了就斷裂了。我原先寄望中國的下一代變得更心胸開放,現在對他們徹底失望。

問:你怎麼跟台灣朋友談這件事?

答:我對台灣一些深藍的朋友說,我(對中國下一代)很失望。他們回我說:「你不要想那麼多,那只是個別網民。」我說:「不只個別網民,環球時報、人民日報出社論,稱讚這群年輕人(網路公審、霸凌周子瑜)做得很好,它的標題是『國家面前無偶像』,在國家大是大非當前沒有偶像、周子瑜揮的那面國旗我們不要它,那不已經是黨的立場了嗎?」他們說:「環球時報只是應付那些小粉紅、民族主義鷹派分子,中國媒體有不同派系,這不能代表中共高層想法。」

我對他們也很失望!我跟他們講紅的威脅,他們就跟我講綠的威脅;我跟他們說紅的很壞,他們說:「文傑你不知道,綠的更壞!」我很想告訴他們,說到底,藍、綠都是島內的民主政治競爭,但是紅色威脅牽涉整個國家民主政體的存亡!重要性、先後次序要擺正!

他們要正視國民黨的生存困境。他們覺得自己裡外不是人,既有紅的打壓、又有綠的打壓,但問題是,你的定位怎麼讓人民有信心?你不能一直說人家抹紅你啊!你的定位出了問題,國民黨應該站出來,是其是、非其非,在紅色的面前堅定的告訴他們,國父遺願是什麼?就是民主、自由!但國民黨至今沒做過這麼有勇氣的事情,他們想的都是台灣人在大陸的經濟利益,講些什麼和平、交流、溝通、共贏,他們沒有發現新冷戰時代來臨。他吞併你、威脅你的民主政體只是遲早的事情,你是與虎謀皮!

問:有沒有認識的藍營朋友被你影響?

答:還是有,有些以前不覺得問題那麼嚴重,因為我(被中共關押刑求)的事情發生了,因為他很清楚我的為人,這時候才當頭棒喝。

這很類似我們香港人以前覺得法輪功太激進、對中共的指控講得太誇張,因為我們以前從來沒遭遇過被消失、被刑求、被自殺。但是當我們不惜代價爭取民主的時候,我們把一國兩制的假面具撕下來,才看到暴政的本質!這時候才對法輪功有一點共鳴。

當初我們容許法輪功在香港宣揚理念,是基於我們對言論自由的尊重;現在不止是這樣,而是我們開始體認到,或許他們講的東西是真的!他們被迫害的程度太深了,我們從沒體驗過,現在我們開始慢慢接受他們的說詞了,這是一個學習、體驗的過程。

我以前沒去過台灣的時候,受香港媒體影響,一聽到陳水扁、民進黨,都有不明究理的厭惡感。但是去了台灣,一開始我還是藍的,跟民進黨有距離,但後期發現中共的本質、開始改變認知,我能夠體會台灣人的感受、體會民進黨的理念,因為我尊重民主自由。這種學習的過程,我自己也是這樣,我相信人是會改變的。

問:談談你對今年初台灣總統大選結果的看法。

答:我非常滿意。我覺得台灣人空前地做出了他們的選擇,已經大聲地發出了台灣人的宣言。

雖然藍綠基本盤沒改變,但是多出來那幾百萬選票,都是台灣的下一代、都是台灣的未來。這是給中共一個當頭棒喝,如果一個政權不尊重民主、自由、人權,他無論動用多少文攻武嚇、多少銀彈收買,都換不了台灣人民的心。

就算香港守不住(民主自由),也用它的代價去守住了台灣。我很高興香港跟台灣彼此年輕人的連結越來越深,這是我當初去台灣的時候希望達到的一個目標,現在已經達到了。

問:經歷被關押刑求再回頭看台灣選舉,有什麼特別感受?

答:台灣投票前,我看到朋友在臉書上推薦一個選舉廣告,叫「大聲說話」,看了非常有共鳴。旁白是一個祥和的聲音,畫面是台灣年輕人在打打鬧鬧,說人在網路上打筆戰,下班在捷運上休息、約朋友去海濱公園打球…看起來都是理所當然的,非常小確幸、安詳的日常生活。但是他話鋒一轉講到,在不遠的一個地方有人被失蹤、被打壓、被自殺,畫面很衝突,他講的是香港年輕人像是在戰場上面對警察的暴力,在一個很絕望的情況下,無可奈何,只能使用暴力抗爭。到底是誰、是什麼樣的東西,把這群年輕人逼瘋了?我能感覺到他們在內心的吶喊。

我看到廣告那一刻很感動,因為當時剛從香港逃離,經歷了在大陸被酷刑逼供,撿到一條命回來。我在台灣一下飛機,聞到那個空氣,就感覺是祥和的空氣,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好像一場夢。我隱約聽到有人打鬧的聲音、捷運叮叮的聲音,不是很急躁,路人都很祥和、帶著笑容,然後一切都慢下來。我感受到陽光,終於可以停下來,感受到鳥在叫、樹葉在動,覺得人生突然改變了。

有人問我:「你會不會覺得很traumatic(受創)?」我說不會,我現在每一天都是掙回來的!就因為是掙回來的,你才學會活在當下。所以我回到台灣的心境就不一樣了,真正感受到台灣美好的價值在哪裡。

「大聲說話」是在提醒台灣年輕人不要忘記,你今天得到的生活都不是理所當然。影片最後說,「這是輪到我們台灣人大聲說話的時刻」,你看香港人沒有選票,只能這樣(上街)表達訴求,現在輪到我們台灣人去表態,你決定怎麼表態?我看那廣告時候,心裡感覺就是:「對!就是應該用自己的選票來守住民主自由政體。」不能夠再像香港以前、像我以前一樣覺得,中國經濟富裕會帶來政治改革、民主自由。沒有付出血淋淋的代價爭取,我們就不知道民主自由的可貴。

我在台灣六年,人生翻轉的地點就在台大、就在台灣,所以不希望台灣是我回不去的地方,當然希望台灣能守住民主自由這個最重要的價值。最重要的價值不是像香港、深圳有那麼多高樓大廈、那麼繁忙,每個人都拚來拚去;真正的生活是我們有綠化的空間,我們可以遊行集會,大家談怎麼安居樂業。

我以前去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短期交換)的時候,他們的主流思想跟流行書籍都是關於大國崛起、國際搏弈,都是赤裸裸的叢林法則,他們的社會競爭跟生存壓力很大,中國繁榮的背後並不是那麼開心的。但是反過來我去台灣,台灣人聊的、書店賣的內容是,什麼是轉型正義?什麼是居住正義?怎麼深化民主?怎麼保護自己的法治?談的是一個、一個人作為公民的權利是什麼,這對我來說衝擊很大。

國家民族榮耀這麼重要嗎?如果他的經濟發展建立在屠殺人民的基礎上,他為了穩定、為了國家統一而殺人,這種虛榮心可以合理化悲劇的發生嗎?我不同意!最終我還是選擇了台灣這邊,台灣的民主自由,這種價值觀能夠感召每一個人。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1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