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 am - Sunday 05 April 2020

美女所長洩毒? 神秘中國武漢病毒所終於開口後秒删文

週二 2020年02月18日, 1:15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7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灣控:附上陳全姣否認聲明

來源: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

關於今日網路上出現以我名義發佈的所謂舉報言論,在此我鄭重聲明:

我從未發佈任何相關舉報信息,對冒用本人身份捏造舉報信息的行為表示極大憤慨。我將依法追究造謠者的法律責任。

特此聲明。

近期一系列謠言,已對我們一線科研人員科研攻關造成了影響,請大家嚴防相關陰謀和破壞活動。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 陳全姣

2020年2月17日


2020-02-17 19:38:52

39歲王延軼(見圖)只花6年升上擁有P4實驗室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被質疑「靠夫上位」,學經歷和能力也都被質疑,如今疫情爆發,更被指控洩漏病毒。(圖取自武漢病毒所)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各國學者將禍害起源矛頭指向位於擁有P4實驗室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外界各種質疑不斷,但研究所始終三緘其口;先前傳出研究員陳全姣指控所長王延軼涉嫌洩漏病毒,終於讓武漢病毒研究所開了金口,發表公開聲明否認。

中國社群媒體「微博」近來盛傳許多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質疑文章,其中1篇自稱陳全姣發布的文章內容指稱:「我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身分證號422428197404080626,我實名舉報(檢舉)武漢P4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洩漏病毒,王延軼本人沒有一丁點醫學知識,當年靠著特長招生進的北大,平常的研究都是其他研究員幫她做的,她經常會從實驗所拿一些實驗動物售賣給華南海鮮市場的野味攤位,她就是這次疫情的罪魁禍首。」
武漢病毒所推「陳全姣」聲明 痛斥遭冒名

武漢病毒所今(17)日刊登1篇聲明,署名者居然就是「研究員陳全姣」,內容指稱:「關於今日網絡(網路)上出現以我名義發布的所謂舉報言論,在此我鄭重聲明:我從未發布任何相關舉報信息(檢舉訊息),對冒用本人身份捏造舉報信息的行為表示極大憤慨。我將依法追究造謠者的法律責任。近期一系列謠言,已對我們一線科研人員科研攻關造成了影響,請大家嚴防相關陰謀和破壞活動。」


微博流傳聲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的實名檢舉文章。(圖取自微博)

外界不少質疑,認為39歲的王延軼2012年才擔任武漢病毒所基層研究員,2018年就升任所長,只花了6年時間,被質疑是靠著大她14歲的丈夫舒紅兵而上位,此外,她作為通訊作者在國際主流期刊發表了11篇論文,其中發表在權威科學期刊《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只有2篇,在生物學期刊《細胞》子刊也只有1篇,升職速度與學術成果不相符。

回顧王延軼的經歷,確實可發現與舒紅兵息息相關。2000至2004年,王延軼在中國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修讀學士學位,此時舒紅兵為該院特聘教授,王延軼更是在大學畢業後隨即與舒紅兵結婚;2004至2006年,王延軼前往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免疫學系修讀碩士,舒紅兵為該系副教授;2007至2010年,王延軼回到中國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修讀博士,甫取得學位就成為該院副教授,期間舒紅兵為該院院長。

【武漢肺炎】舉報武漢病毒所所長洩露病毒後秒刪文 陳全姣回應

2020-02-17 18:05:00

在繼「新冠肺炎零號病人」傳聞後,2月17日,中國網絡間瘋傳,武漢病毒所研究員陳全姣實名舉報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洩露病毒。

據稱,陳全姣在發佈相關微博後,迅速將其刪除。但該消息還是引爆了輿論。

在外界熱議中,也有聲音質疑消息的真假。比如陳全姣發文實名舉報的微博是否確實為本人等。

但在17日下午,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官網發佈一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陳全姣聲明」。聲明全文如下:關於今日網絡上出現以我名義發佈的所謂舉報言論,在此我鄭重聲明:

我從未發佈任何相關舉報信息,對冒用本人身份捏造舉報信息的行為表示極大憤慨。我將依法追究造謠者的法律責任。

聲明還稱,近期一系列謠言,已對我們一線科研人員科研攻關造成了影響,請大家嚴防相關陰謀和破壞活動。

自疫情爆發以來,武漢病毒研究所深陷輿論爭議。(新華社)

公開資料顯示,王延軼,1981年出生, 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科學學士,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免疫學系免疫學碩士,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微生物學博士,研究員。2010年5月加入中國致公黨。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組長,致公黨武漢市副主任委員。

雖然今年只有39歲,卻成為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所長也就是大家所俗稱的掌門人,王延軼被火速提升的速度以及較為年輕的資質,引發了外界質疑。

在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的情形下,武漢病毒研究所深陷輿論風暴口。

日前,一則關於「武漢病毒所一名女研究生黃燕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號病人」的消息在網絡流傳。根據網絡流傳的截圖顯示:武漢新冠病毒肺炎的零號病人是黃燕玲,系武漢病毒所科研人員,2012年考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碩士研究生。

另據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發佈於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薦免試碩士研究生擬錄取名單公示》顯示,黃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薦的學術性碩士。

對此,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於2月16日發佈聲明進行了回應。

聲明全文:近期網絡流傳不實信息,稱我所畢業生黃燕玲是所謂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號病人」。經查證,我所鄭重聲明如下:黃燕玲同學於2015年在我所畢業獲得碩士學位,在學期間的研究內容為噬菌體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廣譜性,畢業後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此前2月15日晚,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流感病毒實驗室研究員陳全姣均曾表示,對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黃燕玲的女研究生並不掌握,但可以保證武漢病毒所目前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對於上述回應,有網友質疑,為什麼不是當事人黃燕玲出來澄清,而是由病毒所回應,實在令人不解。

零號病人,指的是第一個得傳染病,並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在流行病調查中,也可叫「初始病例」或「標識病例」,正是他造成了大規模的傳染病爆發。

在武漢爆發疫情後,關於零號病人的所有信息一無所知,唯一可以從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發表的與這次疫情有關的論文中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據《柳葉刀》1月24日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稱,第一個感染者和後來的感染者,沒有發現在流行病學上的聯繫。就是說,他跟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跟野生動物沒有直接關聯。且最早發現的病例是2019年12月1日出現疑似症狀的,而非此前報導的12月8日或者12月12日。

零號病人非常重要,只有找到傳染源頭才能確定傳染鏈,然後阻斷疫情傳播。如今,零號病人謎一般地存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是誰。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79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