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疫情太可疑!一名研究員生死 為何中國瘋狂熱議?

2020-02-18 11:00 聯合報 / 記者賴錦宏/綜合報導

武漢病毒研究所稱,已將尚未在中國上市的藥物,以抗新型冠狀病毒用途申報中國發明專利。(武漢病毒所官網圖片)
武漢病毒研究所稱,已將尚未在中國上市的藥物,以抗新型冠狀病毒用途申報中國發明專利。(武漢病毒所官網圖片)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大陸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聞名全世界。外界質疑該所與新冠肺炎 [1]病毒具有密切相關,否則為何能這麼快分離出病毒株?該所的研究中心主任為何被稱為「蝙蝠女俠」?又為什麼會傳出「零號病人」就是該所研究生?一連串的問號正等著一一打開。

●大陸最高防護研究所 離疫情源頭不遠…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怎樣一個機構,最近成為中外媒體焦點。據該研究所官方網站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成立於1956年,是從事病毒學基礎研究及相關技術創新的綜合性研究機構。該所擁有中國大陸首個投入正式運行的生物安全(四級,P4)實驗室等研究技術平台。

國際上通常根據危害程度、所需防護程度等,把生物安全實驗室分為四個等級,四級意味著需要的防護水平最高。2015年1月31日,武漢P4實驗室竣工揭牌。

許多人第一次聽說、開始談論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是因為「蝙蝠」。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前,外界對疫情和新型冠狀病毒的了解有限。不過,在距離疫情源頭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公里、車程只需半小時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員早已開始分析從病人身上採集的樣本。

封城當天,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團隊就公開研究成果: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的基因組成分析後證實,初始宿主是蝙蝠。石正麗人稱「蝙蝠女俠」。在對SARS病毒溯源研究中,她的團隊經多年調查研究後證實,蝙蝠是SARS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今年1月21日,湖北成立新型肺炎應急科研攻關研究專家組,組長正是石正麗。

石正麗為大陸研究冠狀病毒的專家,她帶頭完成的「中國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研究」項目曾獲一等獎,人稱她「蝙蝠女俠」。(翻攝自YOUTUBE) 石正麗為大陸研究冠狀病毒的專家,她帶頭完成的「中國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研究」項目曾獲一等獎,人稱她「蝙蝠女俠」。(翻攝自YOUTUBE)

●新冠首病例 竟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

美國小報《華盛頓時報》曾引述一名「前以色列情報官員」指稱,新型冠狀病毒其實是中國當局研發的生化武器,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引起疫情。但報導都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儘管「生化武器」之說過於荒謬,但新冠病毒的源頭是否與該實驗室相關,卻疑雲重重。尤其是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刊載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撰寫的論文,稱該醫院在去年12月1日收治了首例後來被證實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患者,其並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美國羅格斯大學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萊特曾在國際權威期刊《自然》(Nature)對石正麗的實驗表示關注。他對BBC表示,根據目前對病毒的基因組測序,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該病毒經過人工改造。但他補充說,這並不代表著可以「完全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由於實驗室事故進入人群的可能性。

「基因組測序顯示,此次爆發的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雲南某個山洞採集的蝙蝠冠狀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它從2013年儲存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至今。」埃布萊特說。

2月2日,石正麗在微信朋友圈發文稱:「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石正麗在其微信朋友圈發文稱,「用生命擔保,新冠肺炎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臭嘴」。(新浪微博)

石正麗在其微信朋友圈發文稱,「用生命擔保,新冠肺炎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臭嘴」。(新浪微博)

●該研究所 為何搶註冊驗證中的藥品?

但不止外國人懷疑,大陸民眾也懷疑。中國醫學博士武小華指證蝙蝠專家石正麗所在的武漢病毒所管理不善,涉嫌為洩漏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後,中國多益網絡董事長徐波2月4日又在微博上公開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涉嫌製造並洩漏傳播了病毒。

緊接著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在SCRIBD網站發表報告指出,在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排序發現,有96%及89%與菊頭蝠具有的冠狀病毒(CoV ZC45)相似,但須研究病原體及如何傳遞給人類。

報告稱,武漢疾控中心的研究做法是透過手術從這些動物提取DNA及RNA作測序,有關樣本及受汙染垃圾會是病原體,這間實驗室除了鄰近華南海鮮城,亦鄰近協和醫院,而該醫院有第一批確診新冠病毒的醫生。報告認為,儘管仍需確鑿證據,但認為這種病毒洩漏到周圍並感染到最初患者是有可能。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月中下旬,美國吉立德公司把病毒防治藥瑞德西韋送給大陸中科院。2月4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發布訊息稱,「我國學者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文中稱,已在1月21日就瑞德西韋申請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瑞德西韋是美國吉利德公司專利產品,用於治療伊波拉等傳染病。

美國媒體曾報導,使用瑞德西韋後,一位在美國的武漢肺炎患者症狀改善。大陸媒體質疑,疫情當頭,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什麼對有效性仍在驗證中的藥品開始「搶註」?此舉或許會重新挑起外界對中國對智慧財產權尊重問題的擔憂。

1月29日,工作人員演示新型冠狀病毒mRNA疫苗研發實驗過程。愈來愈多人懷疑,新冠肺炎是由人工培養出來(新華社)

1月29日,工作人員演示新型冠狀病毒mRNA疫苗研發實驗過程。愈來愈多人懷疑,新冠肺炎是由人工培養出來(新華社)

●傳說中的零號病人 究竟是死是活?

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質疑還不止這些。2月15日有網友稱,新冠肺炎「零號病人」是該所一名微生物學女研究生,名叫黃燕玲。武漢病毒研究所2月16日發出聲明表示,網路流傳稱該所畢業生黃燕玲是所謂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號病人」,經該所查證為不實信息。「她畢業後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相關傳聞未歇,2月17日,網路又出現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實名舉報所長王延軼洩露病毒的傳聞。隨後,武漢病毒所官網登載陳全姣的否認聲明,稱「對冒用本人身分捏造舉報信息的行為,表示極大憤慨」。

隨着武漢疫情的升溫,武漢病毒所遭受到連串質疑,雖不斷發表聲明自清,卻始未能完全釋疑,深陷於輿論風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