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 am - Monday 21 September 2020

若他們還在,台灣會是什麼樣子呢?回憶228那年被殺戮的台籍精英…

週六 2020年02月29日, 2:3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3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pic5_0-1112x580
施並錫教授的二二八系列畫作——中國國民黨軍屠殺台灣人。

作者 簡 翊展 發表時間 2020-02-28 09:00 最後更新 2020-02-28 22:17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報導)73 年前的今天,一群台灣人不滿中華民國政府蠻橫統治、紀律渙散,在台北街頭遊行希望爭取民主、杜絕腐敗,軍隊卻以子彈回應人民訴求,開始從遊行演變為各地動亂,之後幾天,許多台籍精英選擇加入「二二八處理事件處理委員會」,希望排除官民衝突,未料卻公親變事主,台籍精英在三月中開始遭到有計劃地清算、屠殺,今天芋傳媒將和大家回顧幾位在事件中犧牲的英魂們……

筆桿不敵槍桿的英才——陳澄波


畫家陳澄波。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畫家陳澄波於 1913 年考上當年時台灣的最高學府「總督府國語學校」,在學校便表現出繪畫的長才,1924 年,順利考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圖畫師範科,三年級的時候(1926 年),以一幅《嘉義街外》的作品,入選第七回「帝國美術展」,是台灣人首次以西畫跨進日本官展的門檻。

戰後,陳澄波以具有「祖國」身分,準備為台灣美術運動的再出發,同時,也對新的政局充滿著憧憬與期盼。他參加歡迎國民政府籌備會,任副會長,並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又擔任嘉義市自治協會理事,並向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申請入黨,成為第一位國民黨籍的台灣畫家,1946 年當選嘉義市參議員。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事件擴及嘉義市,嘉義地區衝突激烈,國府軍被民兵圍困在水上機場要塞,嘉義市的「二二八件處理委員會」接受和談要求,決定推派代表前往水上機場協商。陳澄波以其通北京話、具有「祖國」經驗,被推為代表之一,未料他一去不復返,遭軍方拘捕,數日後被綁赴嘉義火車站前,槍斃示眾。


陳澄波遭槍決後被拍下的遺照。
圖片來源:歷史照片

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伯公的伯父——吳鴻麒

吳鴻麒是中壢客家人,自日本大學法科畢業後,通過司法科的高等考試,取得律師資格,於台北建成町開業,終戰之後,吳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由於出身治學嚴謹的日本法學系統,吳鴻麒對於光復後陳儀政府官吏貪污馬虎的作風十分不以為然,因此對於貪污暴亂案件的處理均十分嚴格,從不加以寬待,因此得罪了一些人。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吳鴻麒沒有參加任何行動或聚會,他甚至還到監獄視察監獄中被捕嫌疑犯有無安置妥當;但 3 月 12 日在高等法院故遭國府軍逮捕,被捕的當時,正在法院開庭,同月 16 日在台北縣七星區南港大橋腳遭槍殺。

然而,諷刺的是,吳鴻麒遭到槍殺時,其親姪吳伯雄 8 歲,日後吳伯雄加入中國國民黨,父子兩代在桃園一帶先後擔任縣長,並獲中國國民黨推為「榮譽主席」。


剛正不阿的吳鴻麒。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死在國府軍槍下的中國革命軍人——陳復志

陳復志出身在嘉義市,在日本就讀中學畢業後潛赴華北,考入保定軍校工兵科,對日抗戰中,由排長升至中校副團長。戰後,陳復志返台,半山人士李友邦受國民政府之命回台籌組「三民主義青年團台灣區團」。出身保定軍校的陳復志,經常以身為一名「中國革命軍人」而自負。所以在三青團任職期間,他始終身著中國軍服,一身戎裝成為他的獨特標誌。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三民主義青年團嘉義分團與嘉義市參議會聯合舉辦市民大會,正式成立「嘉義三‧二處理委員會」,並組織「嘉義防衛司令部」。陳復志以其係軍人出身、又精通北京話,被推為委員會主任委員,兼「嘉義防衛司令部」司令,並與陳澄波等十二人擔任民兵與國府軍和談的談判代表,最後下場和陳澄波相同,長年以「中國革命軍人」自居的陳復志,遭到他信仰的祖國、穿著同樣軍袍的弟兄槍決了……


身穿軍裝的陳復正。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消失的報社總經理——阮朝日

阮朝日出身在屏東林邊望族,1930 年去到台北擔任《台灣新民報》販賣部長兼廣告部長,後又轉任印刷部長,戰後國民政府派李萬居接收《台灣新報》,改組成《台灣新生報》,阮朝日被聘為該報的總經理,而在戰後初期,台灣仕紳籌組「台灣光復致敬團」,一同赴祖國拜訪致意,阮朝日雖然不是該團成員,但該團出發及返台時,阮朝日都熱誠負責接送;對於「祖國」十分憧憬。

1946 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阮朝日正因氣喘病發作,每天延請他的好友醫學博士施江南來家診療。3 月 9 日之後,國民黨軍開始大規模屠殺和濫捕,本來天天來家裡看病的施江南,忽然沒來了,不久得知施江南莫名其妙被捕失蹤,阮朝日十分焦急,擔心朋友們的安危。

3 月 12 日甫出嫁的大女兒回家探望父親,由於當時時局十分混亂,大女兒勸父親避避風頭,阮朝日回答說:「我又沒犯什麼罪,為什麼要逃?」話才剛說完,就聽到有人敲門,門一打開有五位便衣人員,其中一位用北京話問:「這是阮朝日的家嗎?」阮小姐答:

「是,有什麼貴事?」對方接著說:「麻煩你請他出來,我們有關報社的事,想請教他。」便衣人員載走後,一去音訊全無……


《台灣新生報》總經理阮朝日。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被淋上汽油焚死的王添灯

1930 年 6 月「台灣地方自治聯盟」成立,王添灯擔任台北支部的主幹(即支部負責人),後來並膺選為自治聯盟的理事,開始投入政治社會運動。1931年在台北市港町開設「文山茶行」(今長安西路、南京西路附近),從事茶葉出口生意,茶行生意興隆,分別在大連、沖繩及新加坡等地設有分店。

戰後初期王添灯對於新時代充滿希望,希望貢獻一己私力來建設新台灣,因此積極活躍於政壇和新聞界;1946 年當選省參議員,問政期間,十分認真,曾在省參議會中,提出「國民大會代表宜付民選,絕不可使外省人為本省國大代表」等十二項政見。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他出任擔任《處理委員會》宣傳部組長,並和一些同仁參議後,草擬三十二條處理大綱,要求當局付諸實施,後來在大會中又追加十條,此四十二條處理大綱向陳儀提出後,卻遭陳儀震怒拒絕,這四十二條也在二日後成為「反抗中央背叛國家陰謀」的罪證,成為大屠殺的藉口。

3 月 11 日深夜,憲兵隊包圍王添灯住處,王添灯在睡夢中被拖走。據聞,他被抓後,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審訊,卻因大聲抗辯不屈不撓,而遭人以汽油焚身而亡……


王添灯。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沈入淡水河的哲人——林茂生

林茂生 1927年赴美國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留學,是台灣第一位留美的哲學博士,哥倫比亞大學甚至因其成績優異,贈送了一枚金鑰匙給他,並希望他留校任教,但他仍心繫台灣,婉謝道:「做為一個學者,留在哥大,當可償平生夙志,但是每念及台灣家鄉的那群羔羊,我實在非回去不可。」

1945 年日本無條件投降,因著對「祖國」的憧憬,林茂生雀躍的心情,不可言喻,舉家遷居台北,並擔任國立台灣大學先修班主任,除了授課之外,林茂生對於台灣能脫離日本的統治給予相當高的期望,有感於台灣與「祖國」文化隔閡甚深,決心辦報啟迪民智,且可為台民喉舌;於是與一群由前《興南新聞》的台籍新聞從業人員,創辦了《民報》,並擔任社長。

但國府接收台灣之後,新來的陳儀政府表現在政治上的貪污腐敗,林茂生主持的《民報》都勇於揭露當時政治社會的黑暗,一一提出忠實的報導,以及諤諤的諫言,使得《民報》的銷路扶搖直上。二二八事件爆發後,電台廣播請他出面磋商處理的方法,他則認為一個學者對實際政治無從參與,也就沒有積極參與,只有在 3 月 4 日時去了一下處理委員會,發表了簡短的意見,督促他們要公平,要有建設性。

事後有人勸他走避,免遭不測,他卻天真地說:「他們知道我林茂生並沒有做什麼,能對我怎麼呢?」然而卻在 3 月 10 日的深夜,林茂生家中被 8 個人闖入,其中一人對他說:「陳長官請你去說話。」,他即被押走,最後一去不復返,之後有人傳說,他被裝在蔴布袋內,丟入淡水河裡。


台灣第一個留美哲學博士林茂生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浙江財閥所不容的台灣金融先驅——陳炘

陳炘出生於台中大甲社尾人,自幼求學成績優異,1924 年至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攻讀經濟學,畢業後隨即返回台灣,當時台灣的民族、文化運動正蓬勃展開,為對抗日人對台灣金融經濟壓力,陳炘致力於本土金融事業的拓展,結合民族運動的領袖林獻堂,籌組一個糾集台灣人的資金,以供台灣人利用的金融機構,於1926年創辦「大東信託株式會社」,並擔任總經理。

他在本土金融業方面的努力,也奠定了他的社會地位,1930 年被遴選為台中州協議會會員,到了 1941 年,日本大肆瘋狂推行皇民化運動時,陳炘亦被日政當局指派出任「皇民奉公會」中央本部的委員,並擔任皇民奉公會台中州支部的生活部長。甚至戰後,受邀參加南京受降典禮,是台灣六位代表之一;不久奉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令籌設台灣信託公司,隨後並出任董事長。

然而陳炘因為「接收台灣信託公司」及設立「大公企業」兩案,損及浙江財閥利益,並與陳儀政府多所齟齬。1946 年 3 月 11 日凌晨,在被台北警察局刑警大隊帶走,羅織「陰謀叛亂首要」罪名逕行處死。


台灣金融先驅陳炘。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沒吃完的魷魚糜——李瑞漢

李瑞漢出身竹南地主家庭,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法科,通過司法科高考後,返台在台北永樂町開業當律師,終戰後,仍為執業律師,並當選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對於新的政局,和一般台灣知識份子一樣,抱持著希望與期待,曾經與一批社會領導人士一同發起出資修建介壽館(今總統府),以便國府的接收。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李瑞漢並無任何暴動行為。只是在三月初,召集台北市律師公會會員開會,檢討時局,提出改革建議(當時行政院長官陳儀對外表示歡迎各界提出興革意見)。李瑞漢他們提出之建議書內容,不外「司法獨立」、「起用本省人」之意見,並無什麼激越言論。

3 月 10 日下午,李瑞漢和友人林連宗,以及同樣執業律師的弟弟李瑞峰在家中的客廳聊天,一邊吃隔壁鄰居送的魷魚煮成的粥,忽然有四個便衣和一個憲兵軍官前來,表示要找李瑞漢,在場的林連宗及李瑞峰主動向他們表明身份,結果也一併被「請」走,軍用吉普車載走後,一去不回。

李瑞漢走後,李妻焦急萬分,到處打聽下落,每聽到某處出現屍體,便前去認屍,皆無所得。經過數年,音訊杳然,李家後來 3 月 10 日,李瑞峰三人被捉走的日子,作為忌日。並且,每逢 3 月 10 日,他們吃魷魚粥以作紀念。


律師李瑞漢。
圖片來源: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官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3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