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1 pm - Thursday 09 July 2020

血色港都:二二八之後的高雄三六大屠殺

週五 2019年09月27日, 10:5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46482478_1297786207028647_8670514762657824768_o-1130x580
作者 玉山社 發表時間 2019-09-27 18:00
圖片來源:Mock Mayson 臉書 照片為高雄市政府大屠殺的歷史場景重建模型,攝於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228 事件,最慘烈的不是 228 當天,而是 3 月大屠殺。其中高雄是全台犧牲最慘重的城市之一。

陳儀和「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談判,是緩兵之計。他在 3 月 2 日發出急電向蔣介石請求派兵,5 日確知軍隊會來臺灣,但他在 6 日還在大談「和平解決」,要臺灣民眾相信政府,在 8 日軍隊上岸前,仍假意協商。不過,6 日高雄就發生了「三六屠殺」,比 8 日開始的全島大屠殺早二天,為何如此?


早在 3 月 2 日,陳儀(右)便暗中電請蔣中正(左)增援軍隊來臺鎮壓。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二二八事件的動盪在 3 月 3 日影響到高雄,人民群起抗暴,4 日學生成立自衛隊(雄中自衛隊),以臺灣省立高雄第一中學(今雄中)為首,另有高雄工業學校、高雄商業學校、高雄女中等校學生,目的在維持學校附近治安,並以雄中為臨時收容所,保護生命遭威脅的外省人。

早在 3 月 4 日這天,高雄要塞司令部司令彭孟緝就已決定採取軍事鎮壓的方式。5 日高雄成立「二二八處理委員會」,彭孟緝暫時按兵不動,偽裝成願意和市民代表談判,當天下午二時高雄處委會推派代表打算上山(壽山)進行談判,但因彭孟緝已經決定 7 日凌晨開始鎮壓高雄市區,必需用談判來拖延時間,於是要他們第二天再來。


3 月 5 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並通過組織大綱,並於隔天選出常務委員會。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3 月 6 日上午,市長黃仲圖、參議會議長彭清靠等七名談派代表依約前往壽山和彭孟緝談判,眾人才進入會議室,凃光明、范滄榕、曾豐明就被逮補,黃仲圖、彭清靠、林界、李佛續等人被衛兵限制行動。擒拿住談判代表之後,彭孟緝決定將 7 日的鎮壓行動提前,當天下午二時派軍隊下山鎮壓,兵分三路。


圖片來源:Mock Mayson 臉書 照片為高雄市政府大屠殺的歷史場景重建模型,攝於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進攻市政府的軍隊,先丟手榴彈,見人就殺。正在市政府前等待談判消息的各界代表與市民,來不及走避,死傷慘重,約五、六十人喪命。當天晚上,軍隊又向市府旁邊的防空壕丟手榴彈,躲藏的人被炸成碎片。第二天一早軍隊開槍掃射躲在高雄川(今愛河)的民眾。

主攻高雄第一中學和火車站的軍隊,抵達雄中後先遠遠包圍學校,再占領火車站。軍隊由三塊厝圍攻高雄火車站,站前民眾、旅客急忙奔散,軍隊並掃射躲在地下道的旅客,死傷無數。軍隊接著攻打雄中,由於學生反擊並丟手榴彈,士兵不敢靠近。對峙半日後,學生彈藥漸漸沒了,於是趁黑夜突圍而出。第二天清晨,軍人再度攻擊,在火車站的屋頂架設四門迫擊炮,轟炸雄中。當晚軍隊進入三塊厝搜索學生,學生大都已逃走,居民則飽受驚恐,有人被搶劫,甚至遭強暴。


高雄市參議會第一任議長彭清靠醫師。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3 月 7 日軍隊鎮壓行動結束之後,彭孟緝才釋放黃仲圖、彭清靠、李佛續,但凃光明、范滄榕、曾豐明已被處決,林界則於 3 月 23 日遭槍斃。

根據目睹者,軍隊沿途掃射,沿著愛河到處都是屍體,愛河的水變成紅色。口述歷史紀錄了幾個案例:臺南青年吳萬于和揹著嬰兒的妻子到高雄鳳山工作,回程吳萬于在高雄火車站附近的稻田,被士兵槍殺,妻子被刺刀刺死,刺刀穿過後背,傷到嬰兒。二天後親人「大膽」去收屍,嬰兒還沒斷氣,過了十多天才死。

市政府廣場唯一倖存者許國雄醫師,當時在市府擔任救護工作,他的父親是高雄市參議員許秋粽,在市府門口被軍人掃射,頭部中彈後,撐住最後一口氣,把他喚過來,用身體掩護他,才斷氣死去;許國雄記得市政府地上積血有一公分高。

許國雄後來被捕,關了三天三夜,因為他是彭孟緝母親的牙醫,幸運獲得釋放;他的兩個弟弟也被捕,要被處決前,也是靠這層關係獲救,不然,許家在二二八就要死四個人。在無差別的屠殺過程中,誰能倖存,是奇特的機率─人們會說:只能靠天意了。


高雄川(今愛河)。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軍隊無差別殺人過程中,許多受害人身上的貴重物品,包括衣服,都被剝走;有人去收屍時,發現親人是赤裸的。另外,鐘錶店、金飾店,以及腳踏車店也都成了軍人掠奪的對象。楊明德在鹽埕區開一家「眼鏡相機行」,隔壁傳來慘叫時,他一家三口和親友躲在半樓夾層的衣櫥裡,聽到軍人一批一批進來搜刮,後來有軍人步上樓來,喊著說要「美金」,楊明德為了保護親人,就出去打開金庫,讓他們搜刮,沒想到軍人將他打死。楊家隔壁先遭搶的銀樓,店主和太太都被殺死。

陳儀得知彭孟緝在 3 月 6 日就大開殺戒,很生氣,不是氣他濫殺無辜,而是擔心中央救兵還沒到,壞了大事。由於三六屠殺,臺灣民間叫彭孟緝「高雄屠夫」。


有「高雄屠夫」之稱的彭孟緝。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高雄三六屠殺,有四點特別值得注意:

  1. 誘騙談判代表上山。
  2. 屠殺在市政府等待談判結果的民意代表和市民。
  3. 沿途掃射路人。
  4. 清空高雄中學。

親愛的少年讀者,談判是這樣進行的嗎?換個你們可能比較能想像的場景─我方和敵方進行談判,敵方殺我代表後,軍隊就直接開進立法院,掃射在等待談判消息、手無寸鐵的國會議員和人民代表,結果我方死光光。

如果歷史可以給我們教訓,那麼,真的不要輕易和敵人談判,尤其是從來沒遵守過協議的中國共產黨及其創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根據保密局 3 月 21 日的內部報告書:「計在市府內死五十餘人、市府外死七十餘人、車站死七十餘、三塊厝死百餘人,零星死者數十餘人。……現被扣者計六百餘人,岡山槍殺二人,扣禁數十人。」這是加害方當時的估算,受害方沒有公權力替他們做統計,七十餘年後數據更加渺茫了。

附帶一提,彭清靠的小兒子彭明敏是臺灣大學教授,因「臺灣自救運動宣言」事件亡命海外,黑名單解消後返回臺灣,致力於公共事務。苓雅區長林界的女兒林黎彩,以受難者家屬的身分,近年來積極參與轉型正義的工程。三六屠殺受難者及其家屬的故事,社會大眾大都不清楚,甚至連高雄曾經發生這樣的事情也毫無所知。當時的高雄市政府,就是現在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本文摘自《少年臺灣史》一書。

少年臺灣史

  • 作者:周婉窈
  • 出版社:玉山社
  • 出版日期:2019/09/20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