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 am - Saturday 24 October 2020

促轉會揭「林義雄宅血案」新事證 中國國民黨政權涉嫌「滅證」甚至主導犯案

週一 2020年02月17日, 11:2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dsc_7755

作者 蕭長展
發佈時間:2020/2/17 22:38:07
最後更新:2020/2/17 22:48:29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日召開記者會,揭露 1980 年 2 月「林義雄宅血案」新事證。促轉會出席代表,自左起分別為委員葉虹靈、代理主委楊翠、委員尤伯祥。攝影/黃謙賢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日召開記者會,揭露 1980 年 2 月「林義雄宅血案」新事證。促轉會出席代表,自左起分別為委員葉虹靈、代理主委楊翠、委員尤伯祥。攝影/黃謙賢

發生在 1980 年 2 月 28 日、震驚臺灣社會的「林義雄宅血案」至今真相未明,今年適逢四十週年,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17)日召開記者會揭露新事證,指出中國國民黨政權統治下,情治單位主導辦案,全力將「國家」跟「政治謀殺」關係脫鉤,國安局更在當年就銷毀錄下重大嫌犯聲音的關鍵錄音帶,導致真相更難以水落石出。調查小組召集人、促轉會委員尤伯祥表示,依據 2018 年檔案局徵集獲得的檔案,林義雄家屬、住家當時遭情治單位嚴密監控,關鍵錄音帶又在當時遭國安局銷毀,案發後成立的「撥雲專案」被導向偏離國家涉嫌的調查方向,各種事證顯示,當時的中國國民黨威權政府,涉及滅證甚至主導犯案的可能不容排除。

林宅血案發生於 1980 年 2 月 28 日午間,位於台北市的林家遭不明兇嫌侵入,造成林義雄母親及 2 名女兒死亡、另 1 名女兒重傷的慘劇。事發當時,林義雄、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陳菊、呂秀蓮、姚嘉文、林弘宣等 8 人,因參與訴求民主、自由的「美麗島事件」遭國民黨政府關押、後來在 3 月 18 日開始的「美麗島大審」中都遭到當局求處 12 年以上重刑。促轉會今日在當時展開軍事審判的景美人權園區(即當時「警總軍法處」)第一法庭原址,就林宅血案調查進展召開記者會,對臺灣轉型正義而言,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指出,現在政府雖然以中國武漢肺炎防疫工作為主要任務,但林宅血案是重大社會案件,今年二二八又適逢案件四十週年,促轉會因而決定將調查完成的報告提出,向大眾說明。楊翠強調,促轉會選擇在景美人權園區「第一法庭」原址召開記者會,就是希望在這個重要的歷史場景,對當時這段歷史、人們心中留下的疑問,從轉型正義檢討政府的角度,試圖提出一些解答。
社會強烈質疑國民黨是林宅血案兇手 促轉會揭新事證釐清疑點

林宅血案調查小組召集人尤伯祥指出,林宅血案發生後,臺灣社會一直存在懷疑國民黨威權政府發動政治謀殺的呼聲,因為當時林宅受到國家嚴密監控,大眾不相信歹徒竟能輕易入侵,甚至逗留長達 80 分鐘行兇。尤伯祥表示,林宅是否受到情治人員監控、威權當局是否涉案,大眾一直沒有得到解答,還原真相正是促轉會的責任。拜《政治檔案條例》之賜,許多檔案獲得解密,促轉會也才能提出多項新事證。

以當年時空背景而言,尤伯祥指出,林宅血案發生正值美麗島大審期間,當時的執政者對美麗島雜誌人士抱持強烈敵意,促轉會在新出爐的檔案中發現,不止美麗島事件當事人,他們的家人及朋友都被當局列為政治偵防的對象、遭到嚴密監控。

從檔案顯露的事證,更加證實林宅當時在情治單位嚴密監控的範圍之中。尤伯祥指出,譬如 1979 年 2 月 14 日「調查局情報報告」提及林義雄在 2 月 12 日跟陳菊等人聚會、談話的細節。還有 1979 年 12 月美麗島事件發生後,情治單位為了緝拿脫逃的施明德組成「獵明專案」,專案會議紀錄顯示,情治單位優先對林義雄、張俊宏、姚嘉文三人住宅展開竊聽,並由憲兵司令部負責安裝林宅的竊聽設備。凸顯情治單位對林宅內部十分了解,不然就無法安裝竊聽器而不被發現。

根據上述新事證,尤伯祥強調,林宅當時確實受到嚴密監控。這些發現也推翻 1997 年國安局對監察院調查做出的回覆。國安局當時強調,「從未對高雄事件(即美麗島事件)涉嫌人林義雄及其家屬監控,故亦無紀錄」。

dsc_8005
林宅血案調查小組召集人、促轉會委員尤伯祥。攝影/黃謙賢

林宅血案調查小組召集人、促轉會委員尤伯祥。攝影/黃謙賢
辦案先射箭再畫靶 情治單位定調將國家跟「政治謀殺」關聯脫鉤

尤伯祥列舉促轉會發現的資料指出,林宅血案發生後,刑事警察局雖然組成「撥雲專案」展開調查,並將調查方向指向政治謀殺,但促轉會透過檔案卻發現,當時的調查被引導、定調為「只有國家的敵人會犯下林宅血案這種政治謀殺、國家不可能犯下這種罪行」。整個調查可說是「先射箭、再畫靶」。

新出爐的檔案顯示,撥雲專案調查人員在沒有任何合理根據下,就把嫌犯鎖定在「黨外人士」或是所謂的「國際陰謀份子」,這也讓跟林家熟識的澳洲學者家博(Jeffrey Bruce Jacobs)成為當局口中的重大嫌犯。

但依據國安局監聽紀錄,家博在當天接近案發的時間,曾打電話到林宅跟林義雄女兒通話數分鐘,這不止證明家博的證詞無誤,更顯示指證曾看到家博的兩名證人很可能是錯誤的。儘管情治人員曾在檔案中註記家博嫌疑可能不大,但還是放任專案小組往家博涉案的方向追查。

尤伯祥也指出,儘管證據顯示當時林宅受到情治單位嚴密監控,但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專案小組卻完全放棄思考、懷疑,能在林宅遭到監控下侵入住宅行兇的兇手,很可能跟進行監控的人有所關聯。
重要錄音證據當年遭國安局銷毀 現在指「嚴重影響國安」不願公開

促轉會這次揭露的事證中,還有一項重要發現,是檔案顯示林宅血案發生時,有一通疑似兇嫌從林宅撥打到一家「金琴西餐廳」、要求找一名叫「王春風(發)」男子的電話,但這段關鍵的錄音帶,卻在 1980 年 3 月 10 日案件調查期間、國安局內部簽文中記載「錄音帶已沖掉(銷毀)」,顯示調查林宅血案的撥雲專案小組,顯然遭到刻意蒙蔽、無法取得關鍵證據。

國安局事後在〈林宅血案金琴專線檢討與工作方針〉文件中表示,「負責監聽同志表示:⋯⋯因該電話內容係屬片段資料,且不知林宅發生血案,故未將該電話資料錄音存留」。尤伯祥指出,國安局當時辯稱對林宅發生血案並不知情,但資料顯示,案發當天國安局長就已經知道血案發生,且當時擔任林義雄秘書的田秋堇到林家看到慘況後,立刻就撥打電話求救,以國安局嚴密監聽林宅的事實,不可能對於林宅血案毫不知情。

尤伯祥指出,促轉會依據發現的資料推測,關鍵錄音帶遭到銷毀可能有幾個原因,其中包括「情治機關為案件主導者,或因掌握情報且事先知情卻默許案件發生,並煙滅證據」。而依據案發前情治機關對林宅、林義雄家屬及朋友的確有嚴密監控,加上關鍵錄音被銷毀、「撥雲專案」人員被刻意屏蔽,且調查遭引導無法往國家涉嫌方向調查,各種事證都指向,不能夠排除國民黨威權政府涉入林宅血案的嫌疑。

雖然促轉會這次藉由解密的檔案揭露許多關於林宅血案的新事證,但因國安局援引《政治檔案條例》規定,以部分檔案內容「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表示,須等檔案屆滿五十年後才能開放,導致仍有許多事實無法被還原、釐清。針對還未開放的資料,促轉會委員葉虹靈指出,如果是屬於未解密的檔案,依據《政治檔案條例》國安局必須報請上級機關國安會同意,就目前所知,國安會正在促請國安局進行檢討中。而如果是已解密卻受到「限制開放應用」、可能要過十年才能看到的部分,在社會輿情做出反應後,國安局已在針對縮小限制範圍、或縮短限制時間,積極進行檢討。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