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 pm - Sunday 09 August 2020

桂民海女兒《華郵》撰文:中國厚顏無恥更上層樓

週五 2020年03月06日, 2:05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angela-gui-%e6%a1%82%e6%b0%91%e6%b5%b7%e5%a5%b3%e5%85%92-%e8%8f%af%e7%9b%9b%e9%a0%93%e9%83%b5%e5%a0%b1-20200305214705_11f7_large
桂民海女兒在《華盛頓郵報》撰文。

撰文: 眾新聞記者 | 發佈日期: 05.03.20 | 最後更新: | 2020-03-05 21:55:48

前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被中國法院判刑10年,他的女兒Angela在美國《華盛頓郵報》撰文,指中國「厚顏無恥更上層樓」(a new level of Chinese brazenness) ,呼籲各國應向本國公民示警,到中國可能面臨任意拘禁風險。

Angela在題為〈Why China’s cruel imprisonment of my father should terrify us all/為甚麼中國殘酷囚禁我的父親會威嚇我們所有人〉的文章說,她是在26歲生日翌日,才得知父親被判刑10年的消息。她說,父親被強行綁到中國,根本無法獲得任何情報,卻因「為境外非法提供情報」被判刑。她說這種超現實的指控,代表中國的「厚顏無恥更上層樓」,知道自己遭綁架便構成藏有國家機密,「這種悖論是為了讓人們永遠噤聲」(and knowledge of one’s own kidnapping constitutes possession of state secrets. This is a paradox designed to silence people forever)。

全文: Why China’s cruel imprisonment of my father should terrify us all

上周,中國政府將我的父親桂民海任意拘留逾四年後,判處他十年有期徒刑。這項宣判是在他的案件經歷數年駭人波折之後得出的。 2015年,他因在香港出版和銷售中國大陸的禁書,在泰國被中國特務綁架。中國當局聲稱他於2017年底獲釋,但實際上是將他置於居所監視之下。 2018年初,他與兩名瑞典外交官一起乘火車旅行時再次遭到綁走,他作為瑞典公民是有權利的。

現在,他因「向境外非法提供情報」而判刑,這是一種超現實的指控,顯示中國的厚顏無恥更上層樓。

我和其他人一樣,都是通過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網站上的新聞發佈,得知最新進展。那是我26歲生日的翌日。當我看到有人發來短訊説說他們看了新聞和感到難過時,我差不多就寢。

自從2015年被綁架以來,我的父親一直被迫在中國電視上承認各種罪名。他也一直被拒獲得瑞典的領事支援—那是瑞典《維也納公約》賦予他的權利。他的判刑,只有當成是對瑞典的恐嚇手段或可能的報復才能說得通。中國威脅不向出席父親獲頒PEN Tucholsky獎典禮所有瑞典官員發出簽證,瑞典拒不屈服。

目前仍不清楚他被指控提供給境外人員的「情報」是甚麼。正如郭丹青(譯按:Donald C. Clarke,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律專家)在China Collection 博客指出,自從我父親被強行帶到中國後,他一直在無法獲得任何情報的處境中。更大的可能是,中國當局擔心他或會吐露自己被綁架及被中國警察拘留情形的消息。如果這是真的,那意味遭中國政府特務綁架並帶到中國就是受害人的罪行,而知道自己遭綁架就構成藏有國家機密。這種悖論是為了讓人們永遠噤聲。

%e9%8a%85%e9%91%bc%e7%81%a3%e6%9b%b8%e5%ba%97-%e5%af%a7%e6%b3%a2%e6%b3%95%e9%99%a2-20200227021307_22aa_large
寧波法院網站上的公告。

然而,對於我們而言,更令人悲痛的是,中國聲稱我父親放棄了瑞典國籍,並於2018年申請重新恢復中國國籍。瑞典外交部則證實從沒收到放棄國籍的通訊。由於中國不允許瑞典領事官員訪問他,因此他們無法證實他確實希望恢復中國國籍。

只因中國單方面決定,我父親就不再是瑞典公民,這種怪異的說法指出,我們只差一個潛在的關鍵聲明,就會被強行帶到中國,並為我們沒有犯下的罪行而判刑。正如孔傑榮(譯按:Jerome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律專家)在最近的博客文章中指出,這意味任何國籍的人都可以前往中國、被拘留,然後被迫放棄本身公民身份及受其保護的任何權利。或者,就像我父親的個案那樣,甚至不用到中國旅遊。

瑞典政府表示不接受中國對我父親國籍的說法。但是,我想知道,這種沒有隱含後果的聲明,在現實中有甚麼意義。歐盟最近就我父親被判入獄發表聲明,說當中「有嚴重問題需要回答」。確實是有的。中國政府需要回答為甚麼自他2015年被綁架以來,瑞典一直沒有(按中國法律的要求)收到官方的法律訴訟通知;到底涉及哪些中國執法機關;以及當中國法律明確規定一個人最多只能被拘留六個月,他為甚麼被拘留超過四年。

但是為甚麼是歐盟不公開問這些問題?為甚麼不要求立即釋放他及陳述不是那樣做的後果?

遺憾地,歐盟的聲明和瑞典的立場都欠缺對後果的任何討論。對於一個不管國籍,宣稱主宰任何人的國家,要繼續正常外交關係,應該是不可能的。實際上,與那樣一個國家保持關係,首先是很難被理解為「正常」。各國政府必須認知,它們與中國的關係,將大大地增加其公民隨時被剝奪所有權利和保護的風險。如果這不是它們準備承擔的風險,那麼它們準備怎麼做?在它們提供答案之前,我們必須不斷問它們譴責字眼的真正含義。

如果要從我父親的經歷中學到教訓,那就是若要中國對自己的罪行負責,就要言行一致。

至少,各國政府應開始發佈旅行警示,讓公民知道他們在中國不受免於任意拘留和監禁的保護,這樣我們可以盡最大努力在這個日益不安全的世界中保護自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