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 pm - Sunday 12 July 2020

助建P4 熱衷一帶一路 法國深陷中共圈套

週四 2020年03月26日, 11:0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
2017年2月23日,法國總理Bernard Cazeneuve在訪問座落於武漢市的P4傳染病實驗室後,發表講話。該實驗室是法國生物工程機構Institut Merieux與中國科學院的合作項目。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辛育綜合報道
2020年03月25日

截至到3月24日的不完全統計,法國中共肺炎確診病例已達19,856人,死亡860人。以浪漫而著稱的法國,爲何發病率這麼高?它與中共之間又有著怎樣的關係?

縱觀法國近20年的歷史,它與中共的關係可謂「劍走偏鋒」。早在2004年,法國政府就與中共簽署了協助中共建設武漢P4實驗室的協議,目前爆發的中共病毒被外界普遍認爲就出自該實驗室。同時法國又幫助復建了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一帶一路」上熱情高漲。單憑這兩個項目就足以讓中共病毒擁抱法國了。

援建P4實驗室 後果令法國始料不及

在病毒研究領域,法國一直處於全球領先地位。1999年,法國在里昂建立了歐洲規模最大病毒研究中心。據法國「挑戰網站」(Challenges)發表的《法中之間的危險關係》一書介紹,早在2003年,中共的中科院就要求法國政府協助在中國建立同類病毒研究中心。

中共的要求引起法政府及病毒專家之間的爭論,有法國專家擔心中共會利用法國提供的技術研製生化武器,法國情報部門當時向政府提出嚴正警告。後來發生的事實使這些擔心不幸「言中」了。

在時任法國總理讓-皮埃爾·拉法蘭(Jean-Pierre Raffarin)的力主下,中法雙方在法國總統雅克·勒内·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訪華時簽署了合作協議。雖然協議規定中共「不能將此技術用於攻擊性的活動」,只能研究埃博拉,剛果-克里米亞出血熱以及尼帕病毒,但事實證明法國根本控制不了。

據法國對外安全總局透露,原定讓法國里昂的一家建築設計所RTV負責該實驗室的工程,但2005年中共選擇武漢當地的一家設計所IPPR負責該工程。調查發現,IPPR與中共軍隊下屬部門關係密切,而這些部門早已在美國中情局的關注名單上。由於多種原因,武漢P4病毒中心到2017年才正式投入運作。時任法國總理貝爾納·卡澤納夫(Bernard Cazeneuve)出席了實驗室啟動儀式。

實驗室的投入使用,被中共媒體稱爲是「一帶一路」的典範,是中國突發急性傳染病防控科學研究基地,也是烈性病原的保藏中心和世界衛生組織烈性傳染病參考實驗室。
中共的特點是從不履行協議。有法國政府官员對外透露: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中方多次違背承諾。比如,中共當初承諾僅在武漢修建一座實驗室,但實際上中共已複製了多個P4實驗室,而且有些十分可疑。

今天,多個分析和推論都把中共病毒的來源指向武漢P4實驗室,當日中共堅決不承認。不過將來證實中共病毒確實源自武漢P4實驗室,那法國就真是自食其果了。

上海巴斯德研究所 爲「一帶一路」提供保障

許多人可能對巴斯德研究所比較陌生。這個成立於1887年的生物研究所,在1936年就成立了上海巴斯德所,1950年被中共接管,第二年在此基礎上成立了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1958年遷往北京。

2004年10月,中科院再次與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合作,成立了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簡稱上海巴斯德所)。同月11日,法國總統希拉克夫婦在上海為巴斯德研究所揭幕。希拉克表示,中科院和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同為世界著名的科研機構,兩者結成夥伴關係。

在上海巴斯德所的官網簡介上,寫著這樣一句話:該所要爲「一帶一路」戰略推進提供技術支掌與保障。

爲擺脫經濟困境 法國寄希望於「一帶一路」

法國長期處於經濟困境之中,到「黃背心」動亂爆發前的2018年第三季度,法國的公共債務已高達22,553億歐元,成爲經合組織內稅負最高的國家。

2016年,在美國不再願意承擔歐洲防務後,法國開始尋求中共和俄羅斯的幫助。《法中之間的危險關係》的作者安托萬·伊桑巴德(Antoine Izambard)說,「我們看到很多政治人物、商業人士,尤其是前總理、部長,如拉法蘭、法比尤斯、德維爾潘都看好中國,和中國做生意。」

2018年6月,法國參議院發表了一份關於「一帶一路」的研究報告,題目是《對法國而言,「一帶一路」是簡單的經濟標籤還是新的世界秩序?》。報告呼籲法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積極作用。

該報告的撰寫者之一是法國參議院外交、國防與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帕斯卡·阿里扎德(Pascal Allizard)。他當時曾對媒體表示,該報告旨在向法國社會全面客觀地介紹「一帶一路」。他認爲,中共的經濟和軍事實力能使其做出與其大國地位相匹配的政策。

2018年,中法兩國存在著300億歐元的貿易逆差,而且仍有繼續擴大的趨勢。爲此中共欺騙法國說,只有「一帶一路」帶來的巨大投資需求和產品需求,才能解決這個問題。這可能就是法國總統馬克龍非常熱衷「一帶一路」的真正原因。

2019年4月,馬克龍表示中共的「一帶一路」促進新基礎設施和文化項目,符合法國和歐洲的利益。他還說,這是「雙向」和「共享」的,歐洲必須和中共合作,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

巴黎公社禍起法國 獨立撰稿人如是說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表示,「法國是個很特殊的國家,誕生了拿破崙這樣偉大的民族英雄。但也出過『巴黎公社』這個流氓無產者造反這樣恐怖事件,它毀壞了巴黎市區80%以上的文物和精美藝術品。」

諸葛明陽說:「巴黎公社被視爲共產主義暴力革命的鼻祖,但許多法國人卻把其賦予浪漫主義色彩,甚至在2016年11月29日,法國國民議會依據《憲法》34-1條款通過了第907號決議,為1871年被鎮壓的所謂巴黎公社社員(地痞流氓)『平反』。這種正邪不分的行爲意識,也爲今天法國的災難埋下了禍根。」@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