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5 pm - Saturday 17 April 2021

閱讀:我從哪裡來之黃種人崛起

週一 2017年08月28日, 3:0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2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灣控:本文也是取自中國網站,不知道為什麼近日的原住民歷史研究相關文章都來自中國,當然也跟中國統戰有關係,刻意串改台灣史獨立於大中國史的事實,企圖洗腦台灣的原住民讓他們相信台灣自古隸屬中國!真的其心可誅!希望台灣原住民朋友不要被中國的洗腦文章影響才是。本文有做修改,將串改的史實做了修正!

2017-08-28 由 樂眼觀象

我從哪裡來?為什麼我看起來和印度人和北歐人那麼的不同?這種不同是如何造成的?南美洲為何會發現黃種人文化?本篇就為讀者揭秘黃種人的由來。

在本文的一開始,首先需要糾正大家的一個傳統觀念:中國人皮膚的顏色不是黃色的,而是淺棕色的。中國人眼睛的顏色不是黑色的,而是深棕色的。中國人的頭髮的顏色也不是純黑色的,而是帶有一點深棕色的。對於中國人種族上的這種性狀特徵,我們需要了解它的來源。在此之前,我們又必須了解中國人的種族構成。

黃種人遷徙路線圖

大遷徙——走出非洲的那兩次記憶

中國人的種族來源,由兩大部分構成,一部分是歐亞部落的血統,一部分是古亞洲人的血統。古亞洲人是第一次出非洲的人群,而歐亞人是第二次出非洲的人群中的第二次擴張的人群。

古亞洲人分為兩種,一種是矮黑人(D-YAP),他們和非洲黑人(尼格羅人)擁有一個共同的祖先,另一種是棕種人(C-M130)。純種的矮黑人是印度的安達曼人,東南亞的維達人等,而純種的棕種人如今已不存在,但他們是蒙古人,女真人,澳大利亞土著等民族的直系祖先。

矮黑人,棕種人先後從亞洲南部北上東亞後,膚色變淺。矮黑人中最進化的一支是日本的阿伊努人(蝦夷人),它們是繩文人的後裔,也是大和民族的重要底子。另外,西藏人中也擁有大量的矮黑人父系成分。

第二次出非洲的人群被稱為中東部落(F-M89),其中的一支演化為歐亞部落(K-M9),其餘進化成地中海-高加索人種,屬於暗白人種。歐亞部落的原始人種屬於未分離的黃白人種,又演化成好幾支。其中一支形成東亞部落(NO-M214),被稱為黃種人(又稱華夏-芬蘭人種),另有一支形成中亞部落,屬於早期的白種人。

古代北方中國人長期是世界上最高大的人種之一,不亞於歐洲人

現在就可以著手解決問題:既然北歐人的祖先和中國人的祖先血緣關係如此接近,為什麼中國人長得和北歐人不一樣呢?為什麼中國人沒有強壯的體格,高鼻深目,金髮碧眼,白色的皮膚呢?

在生物學中有兩個個規律,一個是海拔越高的地方進化成長的物種就越高大粗壯,反之亦然。還有一個是溫帶地區形成的人種最高大,熱帶和寒帶形成的人種都比較矮小。在人種形成的初期,受外界的自然環境選擇作用是很大的。

中國人的祖先出非洲後,曾經在伊朗阿富汗一帶的中緯度的高原上進化了很長的時間,然後才通過印度緬甸進入雲南的中低緯度的高原,又進化了很長的時間,最後才擴散到中國各地,取代了原來生活在中國境內的古亞洲男人。其中華夏族又在西部甘肅的中緯度的高原上生活了很長的時間。

北歐人和印第安人的共同祖先和中國人的祖先在伊朗高原上分離以後,進入了中亞的中高緯度的高原地區進化了很長時間。北歐人印度雅利安人的共同祖先接著和印第安人的祖先分離,並分兩批向西進入歐洲或印度。

第一批進入歐洲的是西歐的克羅馬農人,第二批是近兩萬年後才進入歐洲的從南俄草原進入的作為征服者的印歐人。

印歐人的另一部分向南進入印度,伊朗,阿富汗,他們就是大名鼎鼎的雅利安人。在兩批進入歐洲的北歐人之間,隔著一批在農業擴張時代進入歐洲的中東農民,他們帶來了歐洲人中的地中海人種的基因,甚至一部分非洲黑人基因(不過和班圖黑人屬於不同的子類型)。

另需提醒,歐洲的緯度高於東亞。史前的歐洲不僅緯度高,而且經歷了寒冷的冰川期,地中海人種的某些體質特徵的形成某種程度上就拜這次冰川期所賜,克羅馬農人也受到過一點影響。地中海人由於生活在炎熱的中東時間更長,所以高鼻深目的特徵就更突出。印歐人6000年前征服了歐洲後,由於和被征服者克羅馬農人,中東農人混血,加上相同地區的相同地理氣候條件下產生的趨同進化,使得所有的歐洲人面目特徵都看上去比較相似。

在中世紀,歐洲的氣候仍然很寒冷,一直到近代大西洋暖流的形成。北歐人雖然長期生活在北歐寒冷的高緯度平原地區,但是由於他們的種族特徵主要形成於溫帶的高原地區,所以並不矮小。

中國人的父系祖先也是在高原上進化出的人種,因此先天的身材並不矮小乾瘦,只是緯度沒有北歐人高,氣候條件也比北歐人暖和一些,所以先天基礎沒有北歐人高大強壯。飲食習慣和營養條件對人種的形成也非常重要。不過因為和身材矮小瘦弱的古亞洲女人混合,導致了後代的中國人身材,體格被大大拉低。但影響身材高大強壯與否的除了人種的先天基礎外,還與人種大致形成後的氣候條件,飲食習慣和營養條件息息相關。古代北方中國人長期是世界上最高大的人種之一,不亞於歐洲人。

倒是歐洲人歷史上有一些時期由於營養不佳,身材比今天矮小很多。

南方漢族,是比北方漢族更純正的黃種人

相比於現代東方人的扁平的五官,純種的黃種人其實是可以稱得上「高鼻深目」的,只是沒有中東和南歐的地中海人種那麼得誇張。「高鼻深目」本來就是M89的中東部落後代的特徵(應該來自於非洲祖先),只是地中海—高加索人種實在是進化得有些誇張了。

而M9的歐亞部落後代則要柔和很多,這應該和歐亞部落在較高緯度的地區進化過一段時間有關。不過和大餅臉的古亞洲人相比,純種的黃種人具有明顯的歐亞黃白人種的特徵,五官立體感要強很多。今天的亞洲基本已經沒有純種的黃種人了,不過這可以參考一下黃種血統比較多的某些東南亞人,以及介於黃白之間的某些北美印第安人。某些東南亞民族,他們是比南方漢族更純正的黃種人(當然也是和矮黑人棕種人混血過,只是比例要稍低一些)。

而南方漢族,是比北方漢族更純正的黃種人。

漢人中黃種血統最少,矮黑人棕種人成分最多的是土生的西北漢族(新疆漢族屬於中原移民,另當別論)。另外,南方的四川地區有些特別,矮黑血統比其他南方人要多,這是因為四川是屬於矮黑種的歷史上的氐人的老家。韓國人類似於西北漢族。

而歷史上的各種北方胡人(白鬍除外,包括滿蒙),日本人,基本上不屬於嚴格意義上的黃種人。即使今天的兩廣人,也不是純正的黃種人,只是黃種成分比其他中國人更多。很多人污衊廣東人是「馬來人」,殊不知,廣東人的某些「馬來特徵」,恰恰是黃種祖先的原始相貌特徵的一些反映。

原始大亂斗,在沙灘上黃種人顯然屬於後浪

具體分布大致是這樣的:黑種人分布於非洲大陸和撒哈拉(Sahara)沙漠以南地區;白種人分布於歐洲、北非、西亞乃至印度;棕種人分布於澳大利亞大陸、紐幾內亞(New Guinea)、美拉尼西亞(Melanesia)、安達曼群島(Andaman Islands)等地;黃種人分布於其餘除南極洲以外的地區,包括北亞、中亞、北歐、東亞、東南亞、太平洋諸島、紐西蘭(NewZealand)、印度洋諸島、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和美洲。但在有些地區,可以明顯看到人種間普遍的混合特徵,比如中亞和北歐,基本上是黃色和白色人種的混合。這種人種混合的體質觀察現象由歷史記載也可以得到印證。

當我們用單倍遺傳標記把各地區的人種進行聚類分析,得到了非常有趣的構型。非洲黑人自然很早就開始分化成幾個細支,並不斷地進行著基因交流。走出非洲的群體中,棕色人種最先分化,遠遠地離開了白色和黃色人種。白色和黃色的分化則相當晚,幾乎是與棕色人種分化年代的一半。問題已經相當清楚了,在遠東替代棕色人種的黃色人種是從外部進入的,入口就是東南亞。

可以得出結論,黃種人進入遠東時曾與棕色人種有過有限的交流,而擴張期間則基本上把遭遇的棕色人種消滅了(所以說原始人是野蠻的原始時代生存競爭是十分殘酷的)。

我們可以以時間順序排列:

A. 棕色人種大約十萬年前走出非洲,至少在五萬年之前已經來到東南亞;黃色人種則是大約五萬年前的時候開始向東遷徙;

B. 大約四萬年前,棕色人種已散布於東北亞到澳洲的廣大地區,而黃色人種則進入了東南亞;

C. 大約三萬年前,黃色人種在東南亞、印度尼西亞次大陸和中國南方進一步擴張,而棕色人種可能有一部分已經來到美洲;

D. 大約兩萬年前,黃色人種幾乎征服了東亞和東南亞的大部分地區,使該地區的棕色人種銳減;

F. 在數千年內,黃種人向中亞、北歐、印度洋和太平洋諸島擴張,東亞最偏遠地區的棕色人種也漸漸與黃種人融合。

這是一個動態的替代過程,黃種人擴張的同時棕種人也在繼續前進。替代過程中的征服和殺戮恐怕是難免的。這與兩個人種社會文化上的嚴重差異有關。黃種人之所以能替代棕色人種,也可能與其社會文化的相對先進和工具的相對先進有關。

直到殖民時代到來,大部分的棕色人種始終都使用粗糙的舊石器,沒有陶器;而黃種人則很早就有陶器和新石器。可能東亞地區的舊石器時代沒有後續的晚期智人考古文化大多屬於棕色人種,而新石器及其祖先型的舊石器文化則可能都屬於黃色人種。社會和器物的更替通過人種的更替實現了。

從非洲到亞洲,黃種人來了

黃種人走向遠東的路線應該與棕種人不同,他們更可能採用了一條陸路。從西亞,進入印度河流域,在南亞次大陸的北端經過,進入東南亞。初來乍到的黃種人還沒有能力與棕色人種抗爭。至少在南亞的時候,印度半島南部生活著大量的棕種人,一小批的黃種人只能沿喜馬拉雅山南麓匆匆通過。這期間也融入了少量棕色人種的基因。在東南亞的密林里,黃種人發展壯大了起來,漸漸占據了優勢。也是在這一時期,黃種人分化成了沿海支和內陸支。

沿海支的黃種人最初在越南、廣東一帶形成,後來部分人南下馬來和印度尼西亞,部分人則沿著東海大陸架北上。這些人(水註:沿海支)就是南島語系(Austronesian)和侗台語系(Daic)的人群的祖先,就是民族學上所說的百越民族。這一支的人群攜帶著明顯的Y 染色體單倍群O1。內陸支的黃種人則形成於緬甸、雲南一帶,並長期居住於此。由於歷史比沿海支稍長,漸漸形成了更多的基因突變。這群人(水註:內陸支)是南亞語系(Austro-Asiatic)的祖先,就是民族學上說的百濮民族。他們帶的Y 染色體特色單倍群為O2 和O3。

我們這裡提到某個人群帶有某種特色單倍群時,並不是說他們只有這種單倍群,而是說他們以此為主,還兼有其它類型。在這些群體中,的確是特色單倍群占到絕大多數。

當時的末次冰期不僅僅造成了海平面的下降,大陸邊緣的延伸,另一個效應是當時的一些不高的山都是積雪冰封。所以長江流域和珠江流域之間的南嶺居然成了一個不小的阻隔。這限制了黃種人向北的遷徙。當然,可能還是有一些人進入了北方,這些人可能攜帶了特色Y 單倍群P。他們(註:在冰期末最先翻過冰雪進入中國北方的黃種人)與後來到來的黃種人混合以後形成了黃種人的北亞支,就是阿爾泰語系(Altaic)的祖先。

末次冰期結束使黃種人大量北上,這個時間在大約兩萬年到一萬年前。我們可以看到北方的人種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半坡和寶雞的新石器人種與甘肅史前古人種完全不同。黃種人的史前大北伐使中國大陸的人類歷史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不久,新石器產生了,並迅速傳遍了各地的黃種人社群,農業文明的星星之火在各地的黃種人中燃燒了起來。這開創了一個全新的時代,社會發展的火車頭被拉動了。

黃種人的北伐也是分兩條路線進行的。東部的沿海支進入浙江、江蘇、山東,形成了河姆渡—崧澤—良渚的先越文化和大汶口—龍山的先夷文化。這一支人群與南下的沿海支黃種人遺傳上比較接近,所以古人類學家觀察到大汶口文化的人種體質上與玻利尼西亞的南島民族極為相似。夷越類群(註:沿海支北上,商人與此類群關係密切)在沿海一帶的發展相當快,東北渤海周邊的紅山文化也可能與這一類群有關。農業、新石器、玉器和早期的中國哲學思想都可能先產生於這一族群中。

西部內陸支的先濮民族也幾乎同時北上,他們是通過雲南、貴州、四川這條路線北上的,並且至少分出了兩支。一支沿著長江往下走,到了三峽地區和洞庭湖平原,發展出了城背溪—大溪—青龍泉的先蠻文化,形成以後的苗瑤民族(Hmong-Mien)。另一支(註:內陸支北上,和夏、周有關)沿著四川的幾條大河北上,來到了黃河上游地區,發展出了半坡—仰韶的先羌文化,形成了以後的羌華民族(Sino-Tibetan)。我們計算北方的O型的年代時,基本上都得到一萬年左右的數值。

通過白令路橋向美洲跋涉,一萬多年前到達

北部的阿爾泰群與當時北上的兩支黃種人廣泛地發生了混血。至今可以明顯地看到,東部混有較多的沿海支成分O1,中部混有較多的內陸支成分O3。在混血發生之前從北部支已經有一部分的人開始通過白令路橋向美洲跋涉,這部分人在行進過程中Y染色體從P 變成了Q。一萬多年前到了美洲以後,他們(大陸北部黃種人)迅速地向南擴張,在千年時間內遍及了南北美洲。

種族的對決,我們無需對此懺悔

黃種人來到北方以後,對當地的棕種人進行了殺戮和驅逐。但是這個過程並不是很快就完成的。棕種人已經在北方生活了這麼長時間,並繼續在許多偏遠的山區躲藏了很長時間。直到商代的人骨材料中,我們還可以發現可能是棕色人種的成分,而且為數不少。只是他們依然是黃種人殺戮的對象。在殷墟的祭祀坑裡有大量的異族俘虜的頭骨,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是棕色人種。

這個替換的過程在中國進行到了非常晚的時期。唐代崑崙奴的傳說不知道是否與此有關。據地方史料記載,清代廣東官宦家庭中還有過豢養「小黑人」的案例。在台灣,最早到達的南島語系原住民有著滅絕「矮黑人」的傳說。這些零零星星的記憶都指向一點,黃種人對棕種人進行了種族滅絕。所幸的是,在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這個棕色人種的分支——「矮黑人」還是存在的。我們無需對此懺悔,這是那個社會階段必然要發生的事件。

在原始社會,與本種群有競爭關係的其它種群就是敵人,只有你死我活的結局。要麼黃種人消滅棕種人,要麼棕種人吃光黃種人。在這個長期的拉鋸戰中沒有其它的結局。而當黃種人文化上先進於棕種人的時候,結局就只有一個了。那就是黃種人成了遠東唯一的主宰。  當歷史進入了階級社會,情況就發生了變化,奴隸的需求使得黃種人對遭遇到的棕種人不再滅殺。那段時期黃種人才到達的邊緣地區,比如青藏高原、日本列島,棕色人種的成分被大量地保留了下來。而南島語系的族群向兩個大洋拓展的過程中,甚至避開了棕色人種居住的區域。

兩個人種的交融地區——日本列島在棕色人種到來時還可以通過大陸架很容易地到達,而當黃色人種來到東北亞時,已成為茫茫大洋相隔的海島,是黃種人傳說中的蓬萊仙島。所以長期以來,島上居住的繩文人一直是與大陸不同的人種。關於繩文人的來源,日本研究者的大膽猜想很多。有一點是公認的,現代北海道的蝦夷人和種子島的部分居民應該是繩文人的後代。那麼根據蝦夷人的遺傳結構,我們能夠了解繩文人的來源。很幸運,蝦夷人的Y 染色體給出了明確的結論,他們大多是D,還有部分的C。他們必然是早期的棕色人種的後代。

向東挺進,通過九州島進入日本

日本的黃種人——彌生人,是中國的春秋戰國時期遷入的,進入口是九州島。他們向本州島及更東北方向擴張的過程中,對舊石器的繩文人進行了征服和奴役。勢必造成了繩文人比例的下降。但是到1800年,我們可以看到本州島島的北部開始到庫頁島,都還是蝦夷人的領地。

從日本各地的遺傳結構看,棕色人種的遺傳比例雖然是從西往東遞減,但各地的該種成分都不在少數。所以日本人總體上應該算是兩個人種的混血區域。

對於蝦夷人奇特體質,以前的人種學家猜想很多,最後有人認為這是一個處於黃種人和白種人之間的過渡種群。這實在是一種匪夷所思的觀點,他們居然與遠在地球另一面的白種人有關。其實他們的體質形態獨特性說明,棕色人種經過漫長的歷史發展,已然形成了幾種不同的體質,至少澳洲土著、尼格利陀人和蝦夷人是有區別的。

青藏高原上的混合

青藏高原的情況要複雜得多。藏族是一個很晚才形成的民族。他們是秦漢時期開始向高原遷徙的羌族中的兩支——發羌(黃色人種)和唐旄(棕色人種)。在進入高原後,與當地的雅礱土著發生了混血。在藏族起源的神話傳說中,雅礱土著被轉化成了醜陋的獼猴,羌人則是仙女,兩者婚配繁衍出了藏族。其實雅礱土著屬於棕色人種,在羌人的審美觀念中,他們的確是非常醜陋的。他們的混血使羌人很快適應了高原的環境。也使青藏高原的歷史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期。我們在研究現在的藏族人的遺傳結構時,還是能看到大量的D 型Y 染色體。而觀察藏族的面貌特徵,甚至在同一個村子中也會看到兩種截然不同的樣式。有的人是挺拔的羌人的面容,有的人則是敦圓的棕色人種面貌,膚色的差異也很大。

當我們在青藏高原進一步擴大調查範圍,研究氐羌的其它民族,更有趣的現象出現了。曾經在中國南北朝的歷史舞台上叱吒風雲的氐族,現在僅存於四川和甘肅邊界地區,有著驚人的Y 染色體遺傳結構——全部的D 型。難道他們也是棕色土著的後代?

我們恍然大悟,原來在漢藏語中,「氐」這個詞,從來就是「底層」的意思。羌人來到青藏高原,把原本就在這裡的土著居民稱為「氐族」,因為他們「原抵」就在那裡。我們再看羌族的結構,他們也含有部分的D 型,但還是以O2 為主。再看華族,就幾乎不含有D 型了。所以,「氐—羌—華」原初大概就是這麼分化的。

而歷史上對西戎民族的認識,一開始就有氐和羌的不同概念。我們進一步計算當地的D 和O 的年代,發現D 至少在四萬年以上,而O 卻最多纔有一萬年曆史。青藏高原上的D 型成分與安達曼群島棕色人種的D 型應該是有關係的。

在東南亞的中南半島,這樣的遺傳成分也是存在的,並且在各個民族中的成分比例不同。東南亞是世界上民族結構最複雜的地區之一,南亞語系的百濮民族是最古老的黃種居民。由於生活於熱帶,他們的膚色很深,比如佤族就是我國膚色最深的一個民族。但是有些民族的膚色就深得過份了,比如泰國和馬來西亞邊境上的土著Senoi 族,再加上他們其它一些特別體徵,不得不讓人懷疑他們是否含有大量棕色成分。可惜他們的遺傳結構至今還沒有調查過。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2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