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 pm - Thursday 22 October 2020

台灣棒球的復健賽,共兩場◎Toshio Oh

週一 2013年03月11日, 9:1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3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後來,中華職棒一直都沒人看,記憶中除了我阿公死忠的支持兄弟,我也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默默地開著緯來看職棒,這樣看看看看,他過世之後,我阿媽大概也就是習慣也是這樣開著電視演球賽的看。

這個故事要從很久以前的中日韓三國棒球說起,那時候稍早成名的郭源治,郭泰源,莊勝雄,趙士強,呂明賜,他們海外的成功,催生了中華職棒,到今天為止,過了二十幾個年頭。

球迷被選手帶起熱潮,從各隊的四大天王,黃平洋,涂鴻欽,謝長亨,陳義信到假日場場熱場的天王對決,職棒風潮讓更多的選手投入,後來得了奧運銀牌。

可是,那只是表面,棒球在台灣只負責被看跟用來頒獎還有報導,不用來紮根,投資,培養孩子們的品德,更不鼓勵孩子們在這種不太有投資報酬效益的行為上主動積極,打棒球的孩子,天生都是那被認為要吃體能飯的人,從來就沒聽過爸媽說,哎呀你好聰明你去打棒球吧。從一開始就帶著不正確的角度出場,棒球選手從小交往的對象也不會有太多差異。他們一心一意的想要用這少的可憐的資源,吃下多到也不知道怎麼說的辛苦跟委屈,就練,不練就被打,被訓,被罰,總歸這都是天命。

這樣培養出來的強大,容易帶來驕傲。以及慾望。

得到銀牌後,國家代表隊選手大量投入職棒。俊國熊分到林朝煌與黃忠義,與時報鷹分到大部分的國手,兩隊的強弱分野很大,時報鷹真的超級爆炸強,李瑞麟教練加上王光熙廖敏雄褚志遠真的強到恐怖,中信鯨當時也有分到一些,不過後來這三隊,只剩下沒有分到很強大的球員的俊國熊改名成興農熊,接著股份完全轉移,又改成興農牛,去年售出,是現在的義大犀牛隊的前身。

時報鷹中信鯨消失。另外一個聯盟也出現了,可是大家不想也不屑關心棒球,特別是職棒,國家隊也低迷,大家都說難怪比賽看起來假假的。另外兩隊味全龍跟三商虎,則是球團選擇不經營。這根本就是耍了球迷一大圈,沒有給球員足夠尊重的薪水,也不給支持球隊的球迷良好的環境,也不願意把真正的問題交代清楚,這就是我們的棒球界。最糟的時候,台灣大聯盟號稱自清,不過沒用了,大家已經不想看了,反正沒棒球看也不會死掉。

那些說什麼自己只看國家代表隊的球迷們,你們看的球員要從這種圈子開始成長,從小他就要和這些人打交道。發生簽賭案到現在也交代不清楚。棒球讓很多一直關心看棒球的人傻眼,球迷走了,體制被檢驗,但體制卻沒有什麼感覺,反應很慢,國家的棒協,奇怪的聯盟,詭異的球團。

這個國家文化有病,是一個喜歡錢,但是不喜歡付錢的國家。喜歡幸福,但是不提供幸福的國度。愛自己的子女,但別人的子女反正有別人愛就好了。

一直到那些不打假球的球員帶來一些振奮,某些高中畢業就到美國大聯盟去的球員,帶來的新的氣象,世界盃。我們那個永遠不太有表情的陳金鋒。王建民,許銘傑,張誌家,曹錦輝,謝佳賢,鄭兆行,陳致遠,在這些人沒有因傷纏身,沒有因假球案牽扯的時候,我們好像也有過很多場的榮光,大家記得世界盃的王建民好投,陳金鋒豪打,曹錦輝火球,強力左打謝佳賢,連陳致遠都為我們擊出過感動安打。上面誰打假球已經不重要了,他們都是大咖,他們打假球根本就是讓本來就脆弱的球迷信心頓時崩盤。但是這次幫台灣棒球復健的英雄,卻不是這種偉大的大牌球員。

接連發生的假球案中。一整隊的原誠泰眼鏡蛇後來的米迪亞暴龍,到後來只剩下周思齊。那時候沒人瞧得起他。也沒有球隊要他。但是他的球迷們相信他。他希望有球隊給他機會。他拚了命,只想要有地方打球。上述的那些爛環境,爛時代,被檢察官帶走的老闆隊友,沒有名氣跟耀眼的成績的他通通撐過來了,他哭著說,請大家給他們一個機會。最後去了兄弟象。是2012年的中職MVP,拿著低於中職頂尖水手水平的薪水。繼續留在兄弟象打球。

2013年03月08日隊WBC複賽V.S.日本隊,周思齊是英雄。

雖然比賽台灣代表隊沒有贏,但是他是英雄。很值得很值得你去認識的英雄。在這之前,國際比賽我們狂輸,開始又有人說我只看國家代表隊了。要怎樣代表國家呢?是突然跑出來的嗎?也許你跟我都沒有打過棒球,也沒有手開過那麼次刀,沒有上過球場,沒有接傳過球,沒有去打擊練習中心揮棒練習過,所以你不知道那些有多苦,我們在這邊看,會覺得,奇怪他怎麼不跑快一點,跑過去一點,閃邊一點,往旁邊打一點,他為什麼會揮棒落空?復健很辛苦嗎?真的有那麼痛嗎?有,如果你一直關心棒球,你就知道有多痛。

因為這是究極的運動競技。難度非常高。打者很多時候幾乎都是看不到球的飛行路線。投手對於球離手飛出去的那些細節瞬間根本不可能通通掌握。他們每天的練習就是用來克服這些變數,傷了累了也不放棄。繼續復健下去。

一直吃苦就是為了夢想。繼續努力就是要幫台灣的棒球作復健。

外野看臺上大都空無一人,內野也寥寥無幾。大多數的人都在家看大聯盟,沒人記得台灣棒球。球員們眼神偶爾飄向看台,但是也不敢多看,怕傷心,或許他們很想大叫,我們沒有打假球啊,你們回來看啊。但是他們沒有大叫。他們一次次的在球場上翻滾,流血,飛撲,狂奔,動腦,鬥智。只為了要幫台灣復健,希望台灣不放棄而已。

這次國家代表隊的野手成員大都以中職球員為主,你看,他們前前後後,走過來了,走過壟罩黑暗迷瘴煙霧的幽谷,抵擋黑暗中閃爍異光的眼神,走過各種真假交錯幻滅又真實的慾望,走過孤寂沒有聲響的冷清球場。

走到了光彩耀眼的東京巨蛋。

他們看不太清楚球場上球迷的樣子,腦子耳朵眼睛都是球場模糊而充滿躁鬧的熱氣,天氣冷,聲響燈光混雜,參雜著異國的語言與那些精悍銳利的抖擻眼睛,反而非常安靜,當眼睛盯住對方的投手和打擊者時候,聽不見聲音。

他們永遠記得那些在淒涼的球場中陪他們度過的球迷和球賽,那些鞠躬都是道謝。他們幫台灣的棒球打了兩場復健賽。

謝謝你們幫台灣復健。特別感謝周思齊。謝謝你,你好棒。

圖片取材自網路。

來源:Toshio Oh的FACEBOOK
(如不希望被轉載,還煩請留言告知,我會立即刪除,謝謝喔!)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3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