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 p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管仁健觀點》蝗蟲過境後必將引發的全球排華

週六 2020年04月04日, 12:2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1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發布 2020.04.03 | 16:23

蝗蟲在散居時是青綠色,因為有鳥類成為天敵,對農作物的危害不大。可是蝗蟲一旦群居,在高密度環境中,體色就會變為深黃,可產生鮮豔的警戒色與難聞的氣味,對鳥類產生警戒作用。因此移動中沒有天敵的群居蝗蟲(Gregarious Locusts),過境時會吃光一切路過的農作物,這就是我們說的蝗蟲過境,也就是蝗災。

美國是個移民組成的國家,歷史上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立法全面排斥某種族移民,且持續半世紀的就只有「排華」法案(Exclusion of Chinese)。

「排華」的法令當然不符美國憲法,但為何全美各族裔的移民及其後裔,竟然都會有志一同,透過針對性的法律,不分良窳的只排除來自支那的移民?這一點台灣人最清楚,因為台灣也是大多數移民者後裔所組成的國家。

任何族群裡都有好人壞人,來自支那的移民也一樣,不可能全是好人,也不能全是壞人。因此好壞皆有的現象,也存在於人類所有的民族。問題是支那移民的蝗蟲性格,讓當地其他人無法忍受。

品格低劣的其他各族移民,在他們自己的族群裡,都會受到排斥,僅有蝗蟲性格的支那移民例外。因為這些擁有蝗蟲性格的支那移民,無論做出任何卑鄙的惡行,只要躲在「熱愛祖國」的招牌下,立刻就有了金剛護體,完全不會受到支那人群組裡任何輿論的譴責,甚至這些痞子還能立即站上道德制高點,成了支那人的民族英雄。

難怪英國旅遊家立德(Archibald John Little),1901年就他的著作《峨眉山及其周邊:圖博邊境遊記》(Mount Omi and beyond: A record of travel on the Tibetan border)裡,引述天主教法國傳教士譚衛道的觀察:

「支那人如同蝗蟲一樣,凡經過之地必然寸草不留。」

「一點沒給美國人剩」的支那大媽

支那蝗蟲為何會引發眾怒?在武漢肺炎蔓延至歐美時,鄉民們只要看一下這個無恥的支那大媽「HeXin Jiang」,在美代購狂掃口罩,還自拍上傳炫耀「一點沒給美國人剩」,就能一葉知秋。

這個經營代購的支那大媽,疫情時的瘋狂掃貨牟利,根本就是禽獸的行徑。但從牠經營的社群軟體留言板,那些力挺牠的支那網民狂妄且無恥的留言,鄉民們應能警覺,疫情過後,全球都排華的日子必將來臨。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到美國後,確診人數已突破20萬,疫情越來越嚴重,各州的防疫物資也逐漸匱乏。防疫最重要的口罩,不僅一般民眾買不到,連前線醫護人員也相當吃緊。

但就在這敏感時期,卻爆出一個自稱「美國胖媳婦兒代購」(本名HeXin Jiang)的支那大媽,帶著白人老公與孩子上街,在美國佛羅里達州不同的超市裡,狂掃頂級的3M口罩囤貨,還用手機開直播錄下,放在微博與抖音這些支那蝗蟲的群聚處,恬不知恥的找牠的蝗蟲同類自嗨取暖。

這個在美國華人圈近日熱傳的短片,影片裡這個專掃頂級3M防護口罩的「美國胖媳婦兒代購」,先在一家超市,站在放滿口罩的購物車前,喊著:「超開心的!」然後這個無恥的支那大媽,就將一盒盒的3M產品堆上貨車。

接著畫面轉到另一超市,又見到一台放滿口罩的購物車,一箱一箱的裝上小推車,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好心的店員幫牠搬貨時,這畜生竟還冷嘲熱諷:

「他們還不知道限購的,趕緊埋單走人。」

不知道掃了第幾家後,支那大媽又對著鏡頭,滿足說道:「再一次成功結帳,心裡太舒服了。」畫面裡這個無恥的支那大媽,還說自己從佛羅里達州中部,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那裡,可能當地華人較少,所以「還不知道口罩的事」。短片下方還配上文字:

「買的太爽,都掃蕩光了。一點沒給美國人剩,別別,一點不剩太過份了,給他們剩小包裝的了,卡車都要裝不下了,太開心了!」

物以類聚的「支那蝗蟲」

這個代購的支那大媽,在美國搜刮了一整車的口罩,竟然不知自己這種行為是多讓人厭惡,還恬不知恥的拍片紀錄後上網。不少網民留言怒斥牠的無恥行為,批評牠:

「這叫利用善良,無恥之極!」
「這人真是有病,讓別人怎麼活?」
「不要臉,太自私了吧?」
「如此卑劣的行為還沾沾自喜,光鮮的外表,骯髒的內心,我只能說『人渣』。」
「影響國家安全,快遺返她,取消她的美籍。」
「為什麼會有這種黑心華人?」
「到底什麼教育才可教出這樣無同理心的人。」
「難怪別人排華,自己造成。」
「你可以買,但不要一下子買光,多沒公德心。」
「這樣開心及愛國,為什麼要移民美國?」
「還拍片炫耀,簡直是恐怖份子。」

但這個支那大媽卻毫不知恥,只是強調自己「清者自清、無愧於心」。其他水準類似的支那蝗蟲,則留言表示支持及感謝牠:

「為中國人買口罩、為國家貢獻。」
「買口罩又不犯法,評論區要跟美爹道歉的自己滾,別代表華人瞎跪。」
「這才是真相。」

後來這個自稱「美國胖媳婦兒」的代購業者,終於被有正義感的鄉民,肉搜出來她的網路商店。這個支那大媽是住在坦帕的37歲東北人,在美國登記的名字是「HeXin Jiang」,曾在2018年因家暴被逮捕過,老公是她為了長居美國所找的「備胎」。但在身分曝光後,牠已將這些影片從微博上全數刪除。
從馬英九看支那蝗蟲性格

早在武漢肺炎的疫情爆發前幾年,香港人就比美國人更早領教過這種支那蝗蟲過境後的慘況。由於支那境內爆發毒奶粉事件,來自支那的水路客,就像過蝗蟲過境的來到香港,狂掃嬰兒奶粉,運回支那轉售牟利,搞到香港人自己也買不到嬰兒奶粉。針對支那蝗蟲的瘋狂掃貨,2012年9月還引發香港市民群起抗爭「光復上水站事件」。

但是比起香港人,台灣人對支那蝗蟲的認識更深。2013年3月,馬英九首次以總統身分造訪梵蒂岡,率領慶賀團參加新教宗方濟各的就職彌撒前,竟然對著媒體記者說道:

「小時候家住萬華,每逢週日,常跟著祖母到住家附近西園路天主堂望彌撒、告解、領救濟品(奶粉、牛油、麵粉、包穀粉)。」

馬英九的父親歷任黨職公職,在經濟上絕非弱勢。馬英九的中學同學李大維,回憶1960年代曾說:

「打完籃球後,一身大汗,最大的享受就是跑到馬英九家,吃一碗香噴噴的牛肉麵。」

本魯到了1980年代,退伍工作後平日都只吃陽春麵,領到薪水打牙祭時,也只吃碗牛肉湯麵。在1950到1960年代,一個平日就已經吃得起牛肉麵,還能請同學來家裡吃的家庭,經濟上當然是有一定水準。

但馬英九這一家的行徑,就是典型的支那蝗蟲性格。戒嚴時代台灣的窮人家庭,領了教會發放的救濟麵粉,只是吃碗陽春麵。這麼富裕的馬英九家,照樣無恥的去領救濟麵粉,然後回家來煮牛肉麵,還多到可以分給同學吃。這種貪婪的行徑,就是「小時偷挽匏,大漢偷牽牛」的典型負面家庭教育。

在一個支那蝗蟲家庭裡長大的孩子,日後會成為國民黨豢養的職業學生,在美國當抓扒仔,監控其他台灣留學生,害同學成為鷹犬機關的黑名單,搞到同學家破人亡。到今天牠與牠的支那蝗蟲同類,也從未對當年的無恥行徑有一絲愧疚。

這些支那蝗蟲對台灣的危害,1947年228事件時,任職於美國駐台北領事館副領事的柯喬治(George Kerr)在其著作《被出賣的台灣》裡,就說過這段話來形容這群人渣:

「像蝗蟲一般吃盡了本島的財富,破壞了成長的潛力。」

支那大媽在美國狂掃口罩的無恥行徑,以及留言板上支那蝗蟲的囂張嘴臉,台灣人應該也不陌生。惡有惡報,疫情過後,全球都排華的日子必將來臨。

1
中國大媽狂掃口罩,並炫耀一個都沒剩給美國人。 圖:翻攝自推特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1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