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 pm - Friday 04 December 2020

【百大名校淪為中共幫手】昆士蘭大學脅迫被中共點名的「反華份子」退學,紅色滲透震驚澳洲社會!

週五 2020年04月24日, 3:5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4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Posted on 2020/04/24  美國之音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帕夫洛(Drew Patrov)是位主修哲學與歷史的「昆士蘭大學學生議會代表」,出生並成長於澳洲的本地,如今成為澳洲媒體焦點,因為,成績優異的他可能會被校方退學,罪名是 「組織抗議中國損害人權的活動,而損害學校名譽」。

這場訴訟引起澳洲社會關注,超過兩萬人簽署了一份 請願書 ,除了支持 Patrov ,也希望能幫他找到適合的律師,一同面對接下來 5 月 18 的聽證會。澳洲昆士蘭大學是「全球百大名校」,同時,也是中國留學生最愛去的澳洲大學之一, 根據報導 ,昆士蘭大學每年獲得許多中國資助,同時也允許「孔子學院」在校內運作。

讓澳洲社會不寒而慄的是,帕夫洛是中共黨媒點名的「反華份子」,如果中共能把手伸到昆大管理階層,壓制學生,那麼澳洲所面臨的紅色滲透,究竟已經多嚴重?(責任編輯:盧亞蘭)

1
反對中共政權的昆大學生 Drew Pavlou。圖片來源:ABC News。

在支持者眼中,帕夫洛(Drew Pavlou)是位敢言、有爭議、影響力非凡的學生領袖;在校方眼中,他是破壞學校名譽,行為惡劣的搗亂分子;在中國民族主義報紙《環球時報》眼中,他是「別有用心」的「反華分裂分子」。

20 歲的帕夫洛,是澳洲昆士蘭大學哲學系四年級的學生,也是北京最直言不諱的批評者之一。過去一年來,他組織支持香港抗爭的集會、討伐校園內的「孔學院」,還 把一位中國駐澳外交官告上法庭 。他因此受到人身攻擊、遭受謾罵、和死亡威脅。他對美國之音記者說,「我生於 1999 年 6 月 4 日,天安門事件 10 年整,是驚人的巧合」。

大學遭滲透?反過來幫中共開除這名學生

最近,帕夫洛再度被推上輿論的風口。上星期, 他收到校方發來的電子郵件,在一份註明「機密」的 186 頁文件中,學校列數了他的 11 宗罪,並告知他可能面臨被開除的紀律處分。 帕夫洛在布里斯本的家中,接受美國之音電訪表示:「我覺得他們認為,如果真的寄給我這 186 頁充滿指控的文件,說要開除我,我就會收手,還會嚇得尿褲子,會停止找麻煩」。

在此之前,他也數次收到 校方警告,要求他刪除發佈在社交媒體上「撐香港、批評中共」 的言論,威脅說校方正在審核他(下學期)的入學資格。帕夫洛說:「他們不明白的是,每當有人這樣對我時,我都會加倍還擊,因為我骨子裡就是這樣的人,如果他們想讓我就此封口,那麼他們找錯人了。」

昆士蘭大學將在 4 月 27 日舉行的兩小時會議上,決定帕夫洛的命運。他獲准在一名律師的陪同下出席,帕夫洛說:「這本質上就是私設公堂,我進到一個像地牢一樣的地方,他們羅列對我的指控,可能會允許我申辯,但雙方都知道,他們已經做了決定,這不會是一個公平的過程。我有心理準備, 4 月 27 日他們會通知說,我被開除了」

昆大死不承認在審查政治思想,還用「偷一支筆」檢訴學生代表

從高中時起,帕夫洛就是讓老師頭疼的搗蛋鬼,他成績優秀,卻總是被處罰,越是遇到對學生嚴厲的老師,他就越是不安分。

他說:「我很鄙視那些仰仗權勢欺負他人的人,每當遇到這種人,我都很想對他們發脾氣,搞破壞,我可能有點無政府主義吧。」15 歲時,帕夫洛在一個記事簿上寫下「我想成為艾未未那樣的人」,當時他看了一部拍攝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的紀錄片,深為那種影片中傳遞的反抗精神觸動。帕夫洛問:「還記得他們(中共)說他(艾未未)逃稅的事吧?但我們都知道,他們拘捕艾未未,是因為他批評中國政府。」

2011 年艾未未曾因「逃稅指控」被當局拘押 81 天,直到 2015 年才獲准離開中國。帕夫洛說:「我不是拿我自己跟艾未未比,因為他比我勇敢得多,鬥爭也嚴峻得多,他被拘押,受酷刑,但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經歷的事情是相似的。」

他對美國之音說,昆士蘭大學 指控他的核心內容是他針對中國政府的活動,包括支持港人、藏人、維吾爾人的行為,都「損害了學校名譽」。除此之外,還 加上一些荒唐可笑、雞毛蒜皮的指控比如他在學校的商店裡用了一枝筆沒付錢。 他說,這樣做是為掩蓋這些指控背後的政治驅動。」昆士蘭大學在回覆美國之音的郵件中說,校方不宜對個案發表評論,但否認帕夫洛所稱「這是對他發表政治觀點的處罰」。

「我不能看著暴行,卻假裝什麼事也沒發生」

「純屬好奇,帕夫洛,你為什麼那麼恨中國共產黨? 因為他們對你家人做了什麼事嗎?」推特上有人這樣問他,帕夫洛則回答:「因為我 永遠忘不了我維吾爾朋友的眼睛 。」有一天,在他與朋友喝咖啡時,那名年輕的維族人對他說,自己每天都擔心遠在故鄉的母親,這位朋友的家人,已經有好幾位被抓進了拘禁營。

帕夫洛 從那雙眼睛裡讀到恐懼和傷害 。那一刻他想,維吾爾人有自己的家園,卻在那片土地上淪為囚徒,這是何等無望、不公的處境。帕夫洛說「北京在當地的殖民政策,拘禁上百萬維吾爾人,試圖摧毀他們的文化和民族性。當我了解到這些時,我的心都在顫抖。」他想到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想到盧旺達大屠殺。令他震驚的是,國際社會面對如此真切而殘酷的暴行卻視而不見。他問:「人們 怎麼可以繼續過著日子,保持沉默,假裝什麼也沒發生? 當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卻不提高嗓門喊出反對聲音,這簡直就是同謀,我不想讓我的雙手沾上血。」

帕夫洛說:「有一天我的子孫們會問, 大屠殺發生的時候,世界在幹嘛?我不想告訴他們,我們什麼都知道,但是什麼都沒做。我想告訴他們,我們 為了對抗屠殺和殘暴的獨裁統治拼盡了全力 。」帕夫洛還有其他朋友對共產黨的強權壓迫有切膚之痛,一位香港朋友的家人在香港街頭被打,還有一位藏人朋友自幼年徒步穿越喜馬拉雅山區,逃離故土後,已經 30 多年沒見過母親。「當你遇到這些普通人,看到他們的生活被中國共產黨及其暴政摧毀,你會覺得 心裡有什麼東西被點燃了 ,那種不公會深入你的骨髓,你覺得你無法沉默,必須繼續抗爭。」

2
帕夫洛在個人臉書粉專的頭貼上聲援台灣。圖片來源:帕夫洛臉書粉專 。

去年 7 月,在昆士蘭 大學校園內一場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集會 上,一名戴墨鏡的華人男子從帕夫洛的手中搶走了擴音器,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帕夫洛說, 親北京的學生兩次暴力襲擊了他 。第二天,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事徐傑,在總領館的網站上用中文發表聲明說:「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進行反華分裂活動」。他還表揚了中國留學生「自發的愛國行為」

同一天,中共黨媒 《環球時報》發表文章,點名帕夫洛是所謂「反華活動」的組織者 之一。自那以後,他的社交平台上出現了幾百條人身攻擊,數 10 個死亡威脅。那些具有極端民族主義傾向的「小粉紅」們威脅要強姦他母親,殺他全家。帕夫洛說,「這是恐怖戰術。這些人試圖通過恐懼、恫嚇、和凌霸讓他人噤聲,這只會起到反作用。」帕夫洛的倔勁兒又上來了,襲擊來得越猛,他還擊的勁頭越足。

去年 10 月,他把中國駐昆士蘭州總領事徐傑,告上地方法庭, 要求這名中國外交官撤回「反華分裂」的說法,並向他道歉,該案計劃於本月底再度開庭。」帕夫洛對美國之音說:「表明立場很重要,作為一名中共官員,你可能在黨內位高權重,但你也要遵守澳洲法律, 不能因為一名澳洲公民選擇支持香港,就對他進行非法威脅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也對媒體說,澳大利亞希望外國外交官,尊重該國的言論自由和合法抗議權利,即使圍繞有爭議和敏感問題,也應採取這種態度。

收賄的大學,與被噤聲的學生

去年 7 月, 徐傑受聘成為昆士蘭大學語言和文化客座教授 ,校長霍伊(Peter Hoj)在致辭中讚揚他為「對推動兩國教育合作、人文交流」作出的貢獻。 昆士蘭大學與中國關係密切 ,學校官網上說,該校有 1 萬 1117 名在讀中國學生, 208 名教職員工出生在中國,在中國有 1 萬 4278 名校友,同中國有 54 個合作項目, 180 項協議,與中國的學生研究合作、商業夥伴關係超過世界任何其他國家。

去年 10 月, 澳洲媒體曝光了中國政府至少為四門昆士蘭大學的課程提供資金,該校還與其「孔學院」開設有關中國政策、音樂和語言課程。 帕夫洛認為,學校是為了金錢利益討好中國,才想要除掉他這個「眼中釘」。此前, 他曾多次要求校方關閉孔子學院 。「孔子學院由中國共產黨資助,這是對維吾爾人發起大屠殺以來,最嚴重的種族滅絕的政權,也是同一個壓迫港人,壓迫藏人,讓中國各地的異見人士失踪的政權。」帕夫洛認為,在中國政府改善其人權紀錄前,全世界應該抵制中國製造的商品、撤回在中國的投資、制裁那些侵害人權的中國政府官員。

他同時強調, 他的批評是針對共產黨政權,而不是中國人民 。他說,他想成為中國人民的朋友。他在推特上用中英雙語寫道:「我愛中國人民,他們是我人類共同的兄弟姐妹。這就是我批評中國政府的原因,我只是想要一個這樣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上,中國人的生活受到重視和尊重,普通中國人可以免於遭受酷刑,或失踪的恐懼。」去年,他擊敗校方支持的親北京對手,成為昆士蘭大學學生議會議員。他承諾把五萬元澳幣工資,全部捐給國際特赦組織,用於支持中國的人權事業。上星期,他匯出了第一筆一萬元澳幣。

澳洲官員看不下去,自己國家也被中國滲透

一個星期前,帕夫洛的支持者在網上發起 倡議 ,呼籲昆士蘭大學不要讓為正義戰鬥的帕夫洛消聲,這封公開信目前已獲得兩萬多人簽名。 至少 6 名澳洲政界領袖,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權捍衛者,也對他表示支持。 昆士蘭州參議員斯托克(Amanda Stocker)說:「如果他因為強烈表達支持香港民主的觀點被開除,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言論自由對於大學來說至關重要 。」帕夫洛則回應:「老實說,我覺得受寵若驚,這真的很振奮人心。我感覺有很多人在背後支持我,不然的話,這將是一場孤軍奮戰。」

帕夫洛決心為自己的權益抗爭到底,如果被開除,他會一直上訴,直到最高法院。他揮著手臂說:「我不會離開昆士蘭大學, 這是我的大學,我不會就這樣離開 」,他也決心不會在政治抗爭的道路上停步。他說自己永遠會是中國共產黨最強有力的批評者,直到他們放了維吾爾人、給香港人民主、讓藏人與家人相見,也直到不再有酷刑、不再有恐懼、不再有壓迫、不再有死亡,直到中國人民得到自由。」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865361367223796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4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