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8 pm - Wednesday 28 July 2021

「不敢再回去」:香港書商在台灣的流亡人生

週二 2019年12月24日, 8:5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7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AMY CHANG CHIEN
2019年12月24日

2019年,台北,香港書商林榮基於公館地下道的連儂牆前。他4月離開香港到台灣定居,並籌備重開銅鑼灣書店的計畫。
2019年,台北,香港書商林榮基於公館地下道的連儂牆前。他4月離開香港到台灣定居,並籌備重開銅鑼灣書店的計畫。 Courtesy of Lam Wing Kee

今年4月從香港跑到台灣後,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感到安心、放鬆許多,但在不經意間,四年多前在香港與中國大陸經歷的那段「被失蹤」事件還是會闖入他的夢境。「我有一次叫得很大聲,自己都醒過來。」他在採訪中回憶,「很可怕啦,那個夢。」

林榮基的噩夢是今年爆發的「反送中」運動的不安前奏,也反映出香港抗議群眾對中國政府的恐懼。

2015年,香港五名書商相繼失蹤的事件引發國際關注與香港人民憂慮。書商之一林榮基於當年10月在深圳口岸被中國大陸的安全人員帶走,之後移至寧波、韶關等地關押,期間他因為出售關於中國高層內幕的書籍而遭到多次審訊,並被迫錄製認罪視頻;銅鑼灣書店也被迫歇業。他於2016年獲釋後返港並召開記者會講述自身經歷,不過,他對於生活多年的香港已然失去信心。

4月初,香港立法會完成《逃犯條例》修例首讀,這件事讓現年64歲的林榮基離開家鄉的心意更加堅決。他於當月25日離開香港,前往台灣尋求長期定居的機會。

自那之後,他開始規劃在台灣重開銅鑼灣書店,並於台灣眾籌平台上發起募資計畫。該計畫於9月初上線後,不到一日就實現了募款280萬元新台幣(約70萬港幣)的目標。林榮基在採訪中表示,新的銅鑼灣書店正在找裝修,預計一個月內在台北中山區開張。

林榮基抵台後,「反送中」大規模抗議於6月爆發,儘管港府在壓力下撤回了《逃犯條例》,但不斷升級的抗議也讓一些擔憂在香港面臨抓捕的抗議者逃到台灣。在尚缺乏一套規範難民權益專法的台灣,《難民法》修法的問題成為了近來政界人士的辯論焦點。不過,由於台灣總統大選將至、立法院處在休會期,該草案於明年1月11日選舉前在台灣通過的希望渺茫。

林榮基近日接受紐約時報中文網專訪,採訪以在線視頻方式進行。訪談內容經過編輯與刪減。

林榮基(左)是2015年失蹤的五名香港書商之一。在2016年6月的一場抗議中,他在銅鑼灣書店外。

林榮基(左)是2015年失蹤的五名香港書商之一。在2016年6月的一場抗議中,他在銅鑼灣書店外。

問:「反送中」大規模抗議爆發前,你因為擔憂港府推動《逃犯條例》修例而離開香港,而這樣的憂慮也在香港引發共鳴;隨著局勢升溫,最近陸續有香港抗議者逃到台灣尋求庇護。你怎麼看待自己在這一系列事件中的角色?

答:我是這個條例(首讀)通過以後,離開香港的。因為我本身有一個罪名給它吧,我的罪名是中國大陸認為我是違法經營書籍,這個條例要是通過,我很怕自己(被)送去中國大陸。對我來講,等於是在香港比較沒有人身安全,我當然是不能等它通過才離開,因為它一通過就可以不讓我離開香港。

4月25號離開之前,其實抗議的人不多的,3月份的時候,剛開始遊行的話一萬三千人,第二次三萬一千人,第三次就是13萬人。後來就是才開始有一百萬、兩百萬人出來。(這個)過程裡,剛開始還是很小,就是不注意吧,也沒想到每一個人都有人身安全的問題。通過一些專家分析,一天一天慢慢分析出來,把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帶出來,他們後來也發現這個條例影響太大,所以那個反應是很強烈(的)。可以說,在香港我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完,然後我沒有辦法不離開。

情況現在是,對香港,我是真的沒有信心。如果你中國大陸瞭解的話,你會知道,這個條例說明它要把香港收回去,也就是說,它不僅僅破壞了對香港人的承諾。

問:你和其他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抗議者有聯繫嗎?作為一個較早赴台灣的香港人,你是否會與這些較晚到的抗議者分享一些個人經驗?

答:有,但是我也不好說太明白啦。就是他們跑過來台灣,其中有一個,跟這邊的一些有背景的人,跟他繼續交往,就是說他要為他做一些事情,然後換取他的居留權。這個非常危險,你不知道他要你做什麼,對吧?是不是為台灣這塊做事,我不知道;是不是為大陸做事的,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人)比較正常啦,不是對他們(跑到台灣的抗議者)打什麼主意的人。一些NGO的團體,我就會希望他們可以找它們幫忙,可以避免一些出問題的情況。剛才我舉(的)一個例子也是出問題。我知道的,我會跟他們介紹,中間人我也可以做。我希望他們按正常的程序,留在台灣,不要在台底下交易。台灣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法治的社會,它有法律的條文。

他們(之中)有一個很徬徨啦,不瞭解台灣這塊,不知道將來怎麼辦。我就是會跟他……讓他安心一點啦。一個是我年紀比較大,另一個是我比他們瞭解台灣。最重要的,他們要找人幫忙的話,我會希望他找一些比較願意幫忙的,不是有什麼背景的,這個很重要。其實我也瞭解很多NGO也會很努力的幫忙。比方現在的濟南會(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還有台權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看起來好像是濟南會幫忙比較大。還可以說,濟南會是比較開放一點,為他們做一些保護。

11月,抗議者在香港銅鑼灣遊行。該地區的許多人十分蔑視中國政府,並希望將自己的自由儘可能長久地維持下去。

11月,抗議者在香港銅鑼灣遊行。該地區的許多人十分蔑視中國政府,並希望將自己的自由儘可能長久地維持下去。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問:跟香港比起來,你在台灣有很安心的感覺嗎?

答:差很遠啦。我現在有一些朋友還在香港。他在路上遠遠看見有警察,他就往後走,你怎麼知道警察不跟你走,他莫名其妙就可以把你關起來,毫無道理。他們在香港,人身安全很擔心啊。我這邊(台灣)看見警察我不會掉頭就走,對吧?兩回事。

問:你在香港感到恐懼,是因為經歷過「被失蹤」事件造成的嗎?你現在還會想起自己「被失蹤」的那段經歷嗎?

答:有影響啦,因為經歷過還是跟書本裡面看的是兩回事,所以,我算是一個比較慘痛的經驗。做過噩夢啦,做夢叫出來啦,叫得很大聲。就是香港比較緊張,我有一些情況被壓抑起來,過來台灣就很放鬆,很放鬆之後,(那段經歷)通過夢再重現。我有一次叫得很大聲,自己都醒過來。很可怕啦,那個夢。

問:你決定離開香港的時候,有沒想過《逃犯條例》修例會被撤回?你在今年剛抵達台灣時曾說「不回香港了」,你後悔當初離開香港的決定嗎?

答:我不敢再回去香港。因為現在香港已經有一個情況發生了,有一個叫陳浩天的人,他有一次想離開香港,那海關就跟他說,你上個禮拜違反了香港一個遊行的法律,我現在不讓你離開香港。(這)還有道理嗎?如果他當時違法你當時要跟他講,你不能等他離開香港的時候才跟他說。那說明什麼?香港人不一定有離開香港的自由,等於是人身自由受到威脅,它可以找一些藉口不讓你離開香港。我回去的話,他是不是可以隨便找一個藉口,我去年違反了它什麼法律。你說有道理嗎?我怎麼可以相信香港政府?

11月,抗議者在香港理工大學附近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11月,抗議者在香港理工大學附近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問:你支持抗議者用激進的手段來達成訴求嗎?

答:我希望做什麼行為也好,先要保護自己。你給他生命,你可以再抗爭什麼呢?你沒槍沒炮,拿什麼跟人家對抗。他們現在開槍,將來也會開槍。先保衛自己,這個是最好,不行的話我離開再抗爭。現在跟共產黨對抗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先有一個心理準備,一個非常長的時間。

問:到了台灣之後,你的日常生活大致是怎麼樣的?你和政府和非政府組織之間有什麼樣的互動?

答:有的時候會做一些交流,去學校,跟一些學生,希望他們瞭解中國大陸,還有台灣這塊。現在比較忙,就是重開書店,會集中精神去。

(政府和非政府組織的人)都是朋友啊,政府的人幫助很大,具體的我不好說。

這個網絡的眾籌,90%都是台灣這一塊的朋友捐款,他們也想把書店重建起來。他們也知道書店重建起來是很有代表性啦。共產黨把香港的銅鑼灣書店用暴力的手段把它摧毀掉,我們在台灣重建起來,這個很有意思,對嗎?這邊有一個廠商,我知道,可能捐了一百萬。等於是他認同我們。

問:隨著大選將至,台灣《難民法》修法的議題浮上檯面。你認為台灣政府和社會對待政治難民的態度如何?

答:不用說一個多月以後就是總統大選,還有以我的瞭解啦,台灣其實是一個非常傳統的也非常保守的地方。它有一個保守性的話,多多少少就是排外,就是它不太喜歡外面的人過來,這個跟文化有關係。哪怕是小英政府(所屬的政黨)在立法院裡面佔了多數,它可以是很勉強地去通過,對吧?因為一讀已經過了,二讀三讀就是不太難。問題是,她這樣做會損失很多選票,這個是很多人考量但是不說出來。其實按現在的難民過來的需要幫忙的人,它其實是在現有的法律下也可以做出很大的幫忙。

它現在給我三個月,然後延期三個月,等於是半年,其實我只需要離開台灣,在第三個國家待三天,再回來,問題不大啦。反正現在我也打算開書店。創業的話,大概是160萬港幣就可以申請投資移民來台灣,其實是非常低的啦。

2018年,林榮基站在自己曾經的「銅鑼灣書店」前,這家店如今已經關門。

2018年,林榮基站在自己曾經的「銅鑼灣書店」前,這家店如今已經關門。 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問:能否談談目前開店的計畫進展?你覺得台灣的出版市場跟香港存在什麼異同之處?在台灣市場可能會面臨什麼挑戰?你在台灣會繼續販售那些在中國大陸遭禁的書籍嗎?

答:我們其實老書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理念,一個是從文化上,希望能夠瞭解台灣是不是有很多問題也存在。另外一個是,我們也希望做一個可以交流的地方。通過書本,這個是非常有意思(的)。我們也希望可以維護台灣的自由民主。

其實我們沒有「禁書」的概念。我不會管它(中國政府),它怎麼想跟我沒有關係的。我們是一個自由的地方,思想是自由的,它怎麼看,那是它的事,跟我沒關係。你看過去的中國大陸,它現在為什麼那麼專制?它不是現在,它過去幾千年來都很專制,它為什麼從來沒有民主自由呢?這個是很重要的、可以探討的一個地方。你不瞭解它,你怎麼面對它?書本其實有很多方方面面的探討。

台灣的書版社跟大陸合作的話,它有一些準備要出的書,影響到中國大陸的話,它(就)不敢出啊。比如說台灣的誠品,有一些書它也不敢賣呀,因為那個書影響中國大陸的管制,它書在裡面是不敢賣呀。出版、書店在裡面也不敢做,那是不是跟香港一樣?它在中國大陸有更大的市場,它會看(重)台灣的市場嗎?你看香港現在很多書談「送中」條例帶來的影響。不在香港出,在台灣這塊出。因為香港的印書廠不敢出。

問:你是否關注到目前已有學者或作家正在著手研究或記錄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是否已經有與香港抗議相關的書籍出版了?

答:很多啦。現在還沒有,你要一個論述要相當多的時間,你才半年左右,所以你寫出來的話,那個探討是很表面,可能要過兩三年以後才有一些比較有深度的研究出來。現在要求的話是不可能。還是要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對吧?花一些時間才能出一本比較有水平的書。

有好幾本,(作者)有台灣也有香港,台灣不多,以香港為主,很多都在台灣出。

問:你預期「反送中」抗議未來會如何發展?對香港這座城市的未來發展感到樂觀還是悲觀?

答:其實香港將來怎麼樣,我其實不去再想,我等於是有一個結論。我比較關注現在留在香港的年輕人,你出來抗爭的時候,最重要是先保衛自己。如果你發現有危險的話,你不能留在香港,你就先離開香港,先把自己保衛起來。現在台灣政府、外交部已經有一個聲明,香港年輕人面對很大的危險,他如果過來台灣的話,也會伸出援手幫他們。我們其實也可以在台灣做一個抗爭,抗爭不是一定要跟它面對面,我們可以做很多在這邊的發聲,希望西方世界的民主國家為我們做一些宣傳。所以我最重要的是關注到他們現在的生命安全,這個事比其他重要。

我的觀念是「人權高於主權」。要看他們(香港人)自己想辦法。

Amy Chang Chien是紐約時報中文網編輯。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她 @amy_changchien。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7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