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7 am - Saturday 24 July 2021

YouTube已經淪為中共打擊自由言論的幫凶了嗎?

週六 2020年04月25日, 9:2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3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博訊北京時間2020年4月23日 首發 – 支持此文作者/記者)

今天博訊「獨家」頻道申請YouTube恢復廣告的努力再次失敗,自2018年9月以來,「獨家」頻道一直被取消廣告收入。之前,「獨家」也陸續發生被YouTube取消廣告收入的事件。「獨家」頻道開立於2017年1月,至今已發佈1700多個視頻,觀眾點擊量3393萬人次(博訊認為點擊量被YouTube控制)。獨家頻道是一個宣揚自由民主和普世價值,批判中共極權的時政分析頻道。

但博訊的遭遇並不是孤立的,據自由亞洲電台《中共審查延伸至Youtube?「財經冷眼」被封號》一文披露,近日有多位海外華文自媒體人的新冠疫情視頻遭到油管「貼黃標」、限制收入。一位財經博主在討論數字貨幣後被封鎖了整個頻道。他質疑中共的審查模式是否滲透到谷歌。油管(Youtube)博主「財經冷眼」發佈「中共急推數字貨幣背後的七大陰謀」視頻後,遭到平台查封,油管的母公司谷歌給的理由是「垃圾內容,商業欺詐」。財經冷眼曾在2016年底因為一篇談論北京霧霾的文章,一夜之間被微信封掉3個公眾號。他沒有想到,谷歌讓他噩夢重溫:

「現在我感覺,全世界都逃不開言論審查了,世界上沒有光明的地方讓我呆下去。一下子回到那個時候了,非常絕望。我做這個平台,沒日沒夜的,熬夜到兩三點鐘。現在被封號了。我原以為,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在國內微信審查,我認了,因為它就是一個極權國家。」

另一個在油管上頗為受歡迎的自媒體人文昭的油管頻道現有五十多萬粉絲。武漢封城之後,他上傳的肺炎視頻沒過幾秒就會被「黃標」。其他涉及伊朗、伊斯蘭國、種族問題的節目也是如此。

2月以來,不少香港台灣的博主發戴口罩、洗手的視頻即被貼黃標,引發群體抗議及8萬網民白宮聯署。據本台早前報導,油管高層3月3日會見香港油管用戶時稱,「無差別黃標」與上頭的壓力以及AI技術失誤有關。

谷歌官網稱,黃標視頻的原因是由於自動化系統或專家審查後,將其納入「暴力」、「成人內容」、「有爭議的問題和敏感事件」等類別。用戶如果不服可以申訴,谷歌會再度啟用人工審查。

「財經冷眼」在數字貨幣節目被強迫下架後進行申訴,視頻得到恢復後獲得20多萬點擊,但很快就被再次封閉了整個頻道,所以冷眼懷疑,自己的帳號最終是被人工查封。

「很多華語頻道交給華人審理,他們的傾向和尺度就非常關鍵。有人說,如果中共和谷歌的經理達成協議,招人的時候就會招中共推薦或默許的人。他們會自動審核。」

據端傳媒報導,香港的油管創作者Professor PowPow就這一議題去函油管,詢問審核香港視頻的專家是否為中文使用者,油管回覆,「我們相信是這樣。」

時評人士張傑博士認為YouTube早已被中共滲透,淪為打擊海外言論自由的黑手。由於谷歌一直希望返回中國,它會通過定向招募YouTube審查人員的方式巧妙地與中共交易。YouTube取消民主頻道廣告收入就從經濟上卡住了海外自由言論的脖子。

附:YouTube被紅色滲透 民主頻道被定點圍剿

(2018年12月18日)

正值美國等西方政府對中共的紅色滲透覺醒,並開始組織有效反擊時,在YouTube上的宣揚自由民主中文時政頻道卻被卡住了喉嚨。

據瞭解,今年以來,YouTube開始出現一些反常現象,一些宣揚自由民主的中文時政評論頻道節目點擊率銳減,如一個著名時政評論人的節目播出五六個小時,點擊率保存為1;一些節目點贊數昨天100,今天變為10等等。這些還微不足道,更令人震驚的一些批判中共極權暴政和宣言自由、民主的頻道陸續被YouTube通知取消廣告收入,如博訊頻道「博訊直擊」和「獨家」、 夏業良的頻道「經世濟民」、陳破空先生的「縱論天下」以及黃河邊的頻道「黃河邊播報」等等。在這場針對自由民主的精心「圍獵」中,一個個批評中共的頻道已經或正在成為待宰的羔羊。

YouTube的突然「斷油」使這些自由民主頻道面臨空前的生存危機,不僅發展無望,而且魂斷疆場指日可待。這些頻道既沒有暴力、色情,也不存在侵犯版權,僅僅是時政評論,YouTube斷油的理由是什麼呢?為什麼在言論自由的美國,自由民主頻道反被卡住了喉嚨,成為民主自由的反諷?為什麼中共的大外宣頻道卻錦旗飄揚、凱歌高奏?YouTube這到底是演的那一曲?

要破解這個謎團,或許我們還得說說八年前Google與中共的愛恨情仇。

2010年,以「不作惡」為行為準則的Google公司在中國遇到了麻煩。中國的言論審查與Google的自由言論原則發生了碰撞,並最終Google關閉了中國大陸的搜索服務,轉用香港域名和服務器,從而事實上退出了中國。而這八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用戶快速增長,從 2010 年的 3.03 億增長到現在的 7.53 億。Google為它堅守的理想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於是,Google面臨一個重大的選擇,堅守初心還是重返中國?Google顯然已經做出了決定。

2015年谷歌前董事長兼CEO埃裡克‧施密特表示,谷歌將在未來10年內,用「encryption(加密)」技術進入審核制度較為嚴格的國家,其中包括中國和朝鮮。2016年6月1日,谷歌現任CEO桑德爾‧皮蔡表示,關於谷歌搜索等服務回歸中國市場一事需要與中國政府方面進行談判,並表示:「如果我們能妥善處理相關事宜,谷歌非常希望能重返中國。」 Google 開發者大會於2016年12月8日和2016年12月14日分別在北京和上海舉辦。2017年5月,中國烏鎮圍棋峰會在烏鎮互聯網國際會展中心舉行,此活動是Google舉辦。自2018年8月,The Intercept報導Google正研發自我審查版的搜索App,此項服務將以「Dragonfly蜻蜓」為代稱。該搜尋引擎會將中國政府認定的敏感詞彙、圖片或網站屏蔽掉。

8月,美國國務院一名官員針對谷歌計畫在中國重新推出搜索引擎的報導說,美國「仍然對中國長期以來限制網絡言論自由的做法深感關注」。這位官員說:「我們強烈反對中國強迫美國公司屏蔽或審查網上內容並以此作為市場准入的條件。」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與另外五名來自兩黨的議員聯盟寫信,要求谷歌公司做出解釋。

Google急切地重返中國想法和近年來與中國的緊密互動,使人很難不聯想到YouTube近來的鬧鬼。2006年11月,Google以16.5億美元收購YouTube,並把其當做一間子公司來經營。

美國知名智庫加州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11月29日發表213頁的重量級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對中共全面滲透和操弄美國政府、大學、傳媒、智庫、企業和僑界提出了警告。

Bloomberg記者Eli Lake披露,谷歌僱傭中國人發展中國監控項目,他認為其中不乏中國間諜。在12月14日Fox新聞中,評論人士Robert Siciliao先生認為,經美國安全部門調查,谷歌的一批員工,均為中共官方服務。這些人鼓動谷歌員工反美!蜻蜓計畫的真相是:慫恿谷歌研發,然後有中共間諜剽竊其技術。

面對YouTube對中文自由民主頻道的打壓以及上述,筆者有理由懷疑,這不是商業行為,而是來自於中共的定點清除,YouTube已經被中共紅色滲透。

筆者希望YouTube公司能夠對其行為做出解釋和改變,也希望引起美國政府和議會的高度重視。

儘管自由民主的中文頻道處境艱難,但這些自媒體人仍然堅守著,每天都有新的視頻上傳,批判中共獨裁暴政的聲音沒有停止。讓自由民主和法治的陽光照耀在中國的大地上,是他們守望的夢想。

危難時刻,我們需要共同堅守。

[博訊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支持此文作者/記者 (博訊 boxun.com)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3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