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4 am - Wednesday 02 December 2020

中國:對非洲人的新冠病毒歧視

週二 2020年05月05日, 10:2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20年 05月 05日 12:00上午 EDT

廣州出現強迫隔離、搬遷、拒絕服務情形

An African restaurant is closed off along with other businesses in Guangzhou\'s Sanyuanli area, where a neighborhood is in lockdown after several people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 in Guangzhou,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April 13, 2

An African restaurant is closed off along with other businesses in Guangzhou\’s Sanyuanli area, where a neighborhood is in lockdown after several people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 in Guangzhou,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April 13, 2020.© 2020 REUTERS/David Kirton

(紐約)- 人權觀察今天表示,中國政府應停止與新冠病毒疫情有關的非洲人歧視待遇。有關當局還應保護中國各地非洲人和非洲裔人士免於就業、住房和其他領域的歧視。

2020年4月初,中國最大非洲人社群所在地的廣東省廣州市當局展開專項行動,強制非洲人接受新冠病毒檢測,並命令他們自我隔離或到指定旅館隔離。接著房東開始驅逐非洲居民,迫使許多人在街頭露宿,旅社、商店和餐館都拒絕非洲人光顧。其他外國人群體基本上都沒有受到這種對待。

「中國當局聲稱對歧視『零容忍』,但廣州對非洲人所做的正是典型的歧視行為,」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說。「北京應立即展開調查,並追究所有官員及其他人員對這種歧視待遇的責任。」

4月12日,廣東當局宣佈,該省境內所有外國人都必須遵守「新冠病毒防控措施」,包括「檢測、採樣和隔離」。實際上,當局只針對非洲人執行強制檢測和隔離。他們派人到非洲人的住所進行現場檢測,或指令他們自行到醫院檢測。有些人被命令在家中自我隔離,住所四周被加裝監視攝像頭或警鈴。

這種政策缺乏科學實證基礎。該省境外移入病例大多是海外返國的中國籍人士。許多非洲人已經檢驗過新冠病毒陰性,沒有近期旅遊史,也沒有與新冠病毒確診者接觸。

在中國其他地方,也有非洲人舉報受到當地警察和政府官員騷擾,以及被醫院和餐館拒絕服務。

中國政府否認有非洲人在廣州受到歧視,自稱「拒絕差別待遇」而且實施「歧視零容忍」政策。中國官方媒體也以報導駁斥有關中國當局不當對待非洲籍人士的評論,並抨擊「西方媒體」企圖「在中國與非洲國家之間挑撥離間」。

官方數據顯示,約有14,000名非洲各國公民居留廣州,但研究者估計還有數千人無證停留。由於疫情相關的不當對待,許多在華非洲人要求本國政府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非洲人的一切形式歧視,還有些人希望本國政府協助他們撤離中國。肯尼亞政府已經宣佈將於5月1日派專機撤出困在中國的肯尼亞人。

人權觀察表示,非洲人在中國遭受歧視的報導,已引起全球各地非洲人社區嘩然。非洲數國政府,包括尼日利亞、烏干達和加納,召見中國大使表達抗議。有幾個非洲國家的駐華大使致函中國外交部,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非洲人實施強迫檢測、隔離和其他不人道待遇。」

非洲有超過300個人權團體和近1,800名社運人士連署致非洲聯盟的公開信,呼籲對「非洲人在中國受到的仇外、種族主義和不人道待遇」做出「立即糾正行動」。

過去二十年,中國已躍居非洲最重要經濟夥伴。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約70個國家投資數兆美元基礎設施的計畫)在非洲大舉投資,確實有助推升非洲經濟,但也讓中國政府獲得對非洲大陸的巨大影響力。非洲各國政府很少批評中國當局不當對待在華非洲人,或侵犯中國各地人民的人權。

在華非洲人長久以來飽受種族歧視。警方在移民執法方面經常特別針對非洲人,他們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常被扣連到暴力犯罪和逾期居留。有些招聘廣告特別排除「黑人」,或給非洲籍應徵者較低薪資。據有些非洲人舉報,他們和白人同事做同樣工作卻拿較低薪資。許多人還說,他們曾被出租車、飯店或商店拒於門外。2018年,中央電視台一年一度的春節晚會節目中播出一段幽默小品,一位中國女演員塗上黑臉,說些「中國為非洲做了很多」和「我愛中國人民!我愛中國!」之類的台詞。還有一家中國名牌洗衣機的電視廣告,把一個黑人推進洗衣機「洗淨」為膚色較淺的亞洲人。

「非洲各國政府應當共同發出明確呼籲,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在華非洲人的一切歧視,並實施及時、透明的調查,追究所有應為歧視行為負責者的責任,」人權觀察非洲區倡議主任卡琳・卡涅扎・南圖亞(Carine Kaneza Nantulya)說。「非洲各國政府還應該向中國施壓,落實防範未來歧視的措施。」

廣州侵犯人權詳情及陳述

廣州強迫篩檢、隔離

4月2日,官方喉舌新華社報導,廣州一名尼日利亞男性新冠病毒感染者攻擊一名中國護士,因為後者阻止他離開醫院的隔離病房。這則報導隨即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瘋傳,引發對非洲人的一片撻伐。4月7日,廣州當局表示,五名居住該市的尼日利亞人被驗出新冠病毒陽性。

4月20日,廣州當局強制尼日籍商人David E.(化名)接受新冠病毒檢測,並命令他居家自我隔離14天,但他自疫情暴發後從未離開廣州,也沒有與感染者接觸。「我對接受篩檢沒有意見,」David向人權觀察表示,「這是為了救命。但他們的做法是歧視性的。為何只針對我們非洲人?為何把我們非洲人當作病毒一般對待?」

4月9日晚上,當局上門將來自布隆迪的Micomyiza Jean-Claude帶走,把他送到一家酒店接受14天隔離。Micomyiza說:「我還要自付每天300元(50美元)的房費和餐飲費。我願意守法,但我已經兩次採檢陰性,沒有必要住在酒店。」

強制隔離結束後,警方又要求Micomyiza再接受兩次檢測。

肯尼亞籍醫學生James K.(化名)說,他在宿舍強制隔離14天後,還是不准離開大學校園。他說:「當局告訴我們,只有非洲人必須接受檢測和隔離。這根本不合理。現在我已經完成隔離了,還是不能出校門一步。為什麼?太荒謬了!」

強迫搬遷、拒絕服務

知情人士告訴人權觀察,廣州當局口頭指示房東和旅館驅逐或拒絕非洲人,導致許多人實際上無家可歸。網上大量流傳的照片和視頻顯示,有成排的非洲人拉著行李露宿街頭。

廣州的餐館、商店和公共場所也都禁止非洲人進門。在一支攝於麥當勞的視頻中,店員出示黑人不得進入餐廳的通知。麥當勞事後已經道歉。另一支視頻中,某賣場員工制止一名黑人女性進入,旁邊的白人女性則不受限制。

David說,他的一個朋友在4月19日結束14天檢疫隔離後,返回公寓住所時被門衛阻擋:「你不能回去自己的公寓,你也不能住酒店。廣州當局等於是說:『我們不再需要你們了。回去你們自己國家吧!』」

加拿大籍黑人Michael N.(化名)說,他從4月10日起被拒絕進入地鐵站兩個星期:

地鐵員工告訴我們,「今天早上我們接到通知,不許黑人搭乘地鐵。」隨即有四、五個安全警衛出現,對我問話。地鐵拒絕我,只因為我的膚色。他們不管我帶的任何身份證件,或我的健康碼APP怎麼說。

Micomyiza說,儘管已經三次採檢陰性,他還是難逃公然的種族歧視:

的士司機有時不讓非洲人上車,公交車司機常要求非洲人坐最後一排,因為中國乘客會被非洲人嚇到;我們上街時,有些中國人對我們吼叫或轉身跑開,另一些人就算戴著口罩還要掩鼻。這些都是很可怕的種族主義行為,但中國政府仍一概否認。

肯尼亞籍醫學生James說,他住在廣州六年來「每天」都感受到歧視,新冠病毒疫情前早已如此:「有好幾次,人們看見我就轉身。作為醫學生,我曾到醫院實習。我給病人看診時,病人居然不希望我碰觸他們。你想靠近一點都不行。」

他說,從以往到現在受到的歧視,使他期盼早日離開中國:「我在等著邊界開放,到時候我會第一時間離開中國。」

3月29日,Kyeyune Derrick(烏干達籍)和懷孕妻子到廣東東莞某醫院做產檢,竟被擋在門外。現場視頻在網上瘋傳後,當局登門拜訪,並且送他們到另一家醫院做檢查,但事後一再施壓要他們拍影片向中國政府道謝,將拒診事件淡化為「語言不通」所造成的「誤會」。Kyeyune告訴人權觀察:「我感到不安、背叛和被利用…把那件事稱為誤會,是對我們的心理折磨。」

國際法律標準

根據中國1981年批准的《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反種族歧視公約),各國政府有義務「禁止並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保證人人有不分種族、膚色或民族或人種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權利。」

專責監督各國遵行反種族歧視公約的聯合國專家委員會曾具體呼籲各國政府「充分實行立法及其他既有措施,確保非洲裔人民不受歧視。」同時,各國政府應當「檢討、制定和實施國家級的戰略與方案,目的在改善非洲裔人民的處境,保護他們不受國家機關、政府官員以及任何個人、群體或組織的歧視。」

在華非洲人要求非洲各國政府介入

非洲籍廣州居民告訴人權觀察,儘管中國當局已於4月下旬開始解除對非洲籍人士的限制,他們認為歧視和種族主義不會因隨疫情結束。Michael說:

你不可能前一天告訴大家黑人帶有病毒,後一天又說黑人沒那麼壞。你不能期待人們的想法一夕翻轉。真的有人在大街上看見我拔腿就跑。太荒謬了。你想不笑都不行。

Micomyiza說:

即使已經隔離,人們還是會對我們大吼大叫甚至霸凌,叫我們「病毒」。就算疫情結束以後,生活也會不同。…我受夠了每天遭到羞辱,而非洲領導人們卻對廣州種族歧視問題一言不發,因為他們不想搞壞雙邊貿易。領導人們更重視商機,不關心人道。

喀麥隆籍武漢居民John F.(化名)表示,他本來教書的學校從新冠病毒疫情暴發後就拖欠他的薪資,但他知道同校至少有兩名白人教師仍然按月領到薪資:「非洲籍老師感覺受到歧視。我們不知該怎麼辦,我們不知要找誰,我們身無分文,他們全都不理不睬。我們希望非洲各國政府向中國政府表達對此事的關切。」

尼日商人David表示,非洲各國政府的不作為導致非洲人在中國孤立無援:「我們的領導人不關心我們。即使中國人把我們當畜牲看待,我們也得忍氣吞聲,因為連非洲各國領導人也不關心我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