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6 pm - Sunday 11 April 2021

中資公司赴台搶奪人才 學者:國家支持的系統性挖角

週一 2021年03月22日, 12:3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5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21年3月20日 20:54 陳筠

芯片製造代工龍頭台積電和台灣的旗幟在新竹總部外飄揚。(資料照片)

台北 —

台灣媒體日前報導,有中資在台違法設立公司,組高薪挖角團,3年來挖走台灣數百名半導體人才,遭台灣檢調單位調查。台灣分析人士表示,這一事件暴露了中國「紅色供應鏈」下搶人大戰花招百出,同時也說明防範中國系統性經濟間諜網絡滲透,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中國專門製作加密貨幣挖礦機的大廠「比特大陸」,在未經台灣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許可的情況下,於2017年以中資支持在台設立「智鈊」 、「芯道」兩家公司,高薪挖角大批台灣半導體人才,涉嫌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檢調兵分7路發動搜索,約談19人,兩家公司負責人訊後被諭令以新台幣10萬、20萬元交保。

3年來挖走數百名台灣工程師

檢調調查指稱,智鈊科技有限公司與芯道互聯有限公司,透過共同投資新創公司的方式,在台私設大型研發中心,為母公司「比特大陸」研發AI晶片。

具體操作是,挖角團隊先挖走原在台灣IC設計公司的研發人員出任新設公司的董事長,董事長再拉攏先前任職公司的同事加入,並同時在網路人力銀行公開 「獵人頭」,用原年薪2倍以上的薪資,挖角台灣晶片研發人才。

檢調表示,3年來台灣已被挖走數百名半導體人才,嚴重影響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


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陳筠攝)

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面臨的是「追趕型經濟」,亦即一開始比較貧窮的國家傾向於比富裕國家的經濟增長更為快速,而為了加快達到發達國家的水準,只好想盡辦法追趕。一開始是直接「模仿」,再來是「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把別人的東西買回來做拆解,研究各式零件如何製成,再自行拼接組裝。他說,中國高鐵就是很典型的「逆向工程」代表,深圳「華強北」商圈號稱「山寨大本營」也可見一般。

劉孟俊說,當山寨做法逐漸被先進國家以保護專利和智慧財產權為手段防堵後,中國只好祭出挖角了。

韓國追趕日本時的「週末專家」

據劉孟俊介紹,不只是中國,其它追趕型經濟在追趕過程中,都是招數盡出。例如韓國在追趕日本的過程中,出現過「週末專家」的模式。

由於韓國離日本很近,韓國三星公司會幫日本即將退休的工程師買好機票,日本工程師每週五下班後,從日本搭飛機到韓國,週六、週日幫韓國三星科技廠「打工」,週日晚間再飛回日本。這是韓國在追趕型經濟過程中所用的一種方式。

劉孟俊表示,中國對台挖角以挖高階人才為主,因為高階主管最清楚需要哪些人才的配合,才能發揮到最大效益,因此,對台灣而言,人才的流失是系統性流失。

劉孟俊以台灣知名的鼎泰豐小籠包為例指出,若要獲得鼎泰豐的技術,必須整個團隊出走才有效益,否則光是挖走很會搟皮的人,也做不出鼎泰豐小籠包的滋味。

劉孟俊說:「鼎泰豐小籠包去做技術外流,你會搟皮的搟皮,分工分的很細,那你挖人除非是整個團隊一起挖,否則你挖一、兩人也沒有用。中國大陸他要挖人是挖非常高層的,如果中下階層一個一個去挖,效益不見得會那麼高,(高層)挖過去,他會幫你去組一個團隊,他很清楚一個團隊有哪些部分的人才會有比較大的關鍵,而且人才的流失會很有系統。」

挖資深人才組成「老少配」

曾經被中國挖角至安徽半導體廠擔任主管的黃先生對美國之音證實了這項說法。他表示,他原本在台灣新竹科學園區的半導體廠擔任IC技術中階主管,在更高階長官的介紹下一起赴中國工作,因為對岸開出的薪水是原本台灣的4倍多,職級連升兩級,對他極具吸引力。

黃先生表示,他之前的台灣同事,很多人也都在同事間的相互介紹下,一個跟著一個跨海到對岸工作,基層人員大約30歲左右,大多還是單身,即使有家庭的人也通常是一人隻身到中國,孩子、妻子、父母留在台灣。不過,黃先生說,只有半導體元件設計才需要人親自到中國現場工作,如果是做IC設計,工作不受地域的限制,人在台灣就能為中國公司工作。

他表示,中國挖角喜歡有一定資歷的人,高階主管最好,由資深的人去找資淺的人組成「老少配」團隊,互為搭配。黃先生說:「他們(中國)找人的模式可能會先有一個管理階級,再去挖裡面一些他們需要的人;管理階級也不可能一個人過去,他就會找自己知道、原本合作過的人就會去嘗試。他們會找一定是找有經驗的人,能夠老少搭配的,老的有經驗,太年輕應該不太會,他們要有一定的程度,已經是滿資深的,老少一起搭配。」

黃先生也表示,大部分接受中國公司挖角的人多半是出於高薪考慮,但也有一些人出於政治考量,認為教會中國技術,將不利於台灣半導體發展,因此為了「大局」著想而拒絕。他提醒人們,領更高薪水要承擔更高的風險,他本人就感覺「被騙」了,當初談好的薪資配套跟實際拿到的不一樣,因此赴大陸工作一年多後就回台了。

黃先生說:「那些package都不可信,配套可能要有一定的條件,它才會給你。一種是技術股,一種是每年分紅的利潤來講的話,技術股這種本來講好就應該給的,可是一直鎖著,所以在打官司,後面的分紅要給的部分那更不用說了,所以大概兩年不到就離開了,一開始條件都會開得不錯的。」

民調:高薪是「西進」最大誘因

不過,中國的高薪挖角對台灣工程師還是極具吸引力,才會有人前仆後繼地要去大陸工作。

台灣最大網站入口網站「Yahoo!奇摩」民調中心,在挖角事件爆發後進行「對岸重金挖角,你會願意西進工作嗎?」的網路民調。

民調顯示,1萬6千4百人參與投票結果,有28.8%的人表示「非常願意」,25.1%表示「還算願意」,合計約為53%。選擇「不太願意」者佔15.8%,選擇「非常不願意」者為23.0%,合計近39%。在被問到在「什麼樣的條件下,你會想去中國大陸工作?」時,回答是「待遇夠優渥」的人最多,為44.6%。可見「高薪」確實是台灣人才願意赴中國工作的最大誘因。

中研院歐美所副研究員吳建輝表示,雖然優秀人才在全球流動實屬正常,不只中國廠商會挖角,美國企業也會挖角,但中國對台灣是個威脅、是敵人,但美國不是,這是根本的區別。


中研院歐美所副研究員吳建輝。(吳建輝提供)

吳建輝說:「現在的問題在於,第一個,我們認為中國是一個威脅,中國挖角是違反商業模式的挖角,過程我們的技術和人才會外流,同樣它可能會違反相關的法律規定,一個像是營業秘密,一個可能會有競業禁止的問題,這才是我們考量的問題。第二就是說,我們人才到美國,那是有正式的合法手段,它有相關的智慧財產權跟法律的保護,我們去中國可能不一定有相關保護的。簡單來講,就是我們去中國投資,我們的投資技術可能會被外流的,我們的技術可能會有被強迫技術移轉的問題。」

學者:系統性挖角才是根本問題

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表示,半導體產業在台灣被視為國家安全產業,一旦中國取得技術後,由於內部不完備的市場機制,地方政府彼此相互競爭資本造成產能過剩,國家補貼又變成低價傾銷,進而破壞全球市場價格,更令台灣政府擔心。

中研院歐美所副研究員吳建輝表示,除了國際間的挖角之外,台灣本土廠商之間也會挖角,因此中國挖角跟帶走營業秘密還不是根本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中國傾國家之力發展半導體產業,這些中資公司是在中國國家的支持下、系統性地去挖角台灣人才、去盜學台灣技術,這才是根本問題所在。

吳建輝說:「根本的問題在於中國的挖角它是系統性的,它是建立在國家支持的基礎上。廠商跟廠商之間的競爭,侵權或是侵害專利,它就是廠商跟廠商之間的賠償,通常可以用刑法跟民事賠償來解決。但當你的商業間諜模式或挖角模式是建立在國家支持的基礎下,就不是廠商跟廠商的競爭,而是廠商要面對一個有國家支持的廠商的競爭。」

吳建輝認為,台灣的修法工作著重在針對挾帶營業秘密赴中國的工程師處以嚴刑峻法,但重點應不在於如何防範台灣工程師,而在於防範中國在台系統性的經濟間諜網絡,比如有多少中國經濟間諜滲透,其據點在哪裡等,然後做出系統性的因應,這才是解決之道。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5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