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 pm - Monday 23 November 2020

什麼叫台灣人?死後葬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就是台灣人

週二 2013年05月07日, 11:0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81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5月8日是「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的祭日
讓我們一起回顧 這位日籍台灣英雄為台灣奉獻的一生

八田與一(Hatta Yoichi)1886年 出生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父親是富農,也是鄉長,兄長有三位,長兄繼承家業,二哥於日俄戰爭陣亡,三哥是醫生。八田與一1910年 畢業於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土木工學科,該年8月,24歲的他就踏上台 灣的土地,到總督府報到,任土木科技手,開 始了在台灣30多年的職業生涯(王英欽,2003)。

就和許多來台的外籍宣教師一樣,他貢獻自己於這塊土地,造福台灣社會,把台灣當做自己永遠的家園。八田與一完成建造烏山頭水庫,不僅 是一個工程上的偉大成就,被美國土木工程協會賦予「八田水庫」的殊榮,更使廣大的60萬嘉南平原的農 民蒙受其利。此外,他還為台灣民族留下一個可以盡情發揮創意的偉大故事,能夠鼓勵台灣人勤奮打拚、成就大事造福社會,能夠釋放深沉的 愛情與親情,豐富台灣民族的內涵。

八田與一初抵台灣時,高雄正在築港,所以被總督府派到高雄勘 察地形,並調查嘉義以南,整個南台灣自來水工程的開發計畫。1914年升任總督府技師,服務於土木課衛生工程股,負責自來水、下水道工程。1916年8月轉派至土木課監察股,負責發電灌溉等工程,參與桃園埤圳計畫,進入桃園深山做調查、測量,以很短時間完 成桃園大圳的工程設計書,經總督府認可後於11月開工。1917年在桃園埤圳工程順利進行後,八田與一返回日本,在8月14日與剛從故鄉金澤 高女以優異成績畢業,才16歲的米村外代樹結婚。婚後一起返回台灣,住在台北。桃園埤圳工程之設計,灌溉面積達34,500公頃,農民受益非 淺。八田與一因為表現優異,受到總督府的肯定,因此受命負 責更艱鉅的工作,就是改善嘉南平原的農田水利。

八田與一於是擘劃興築嘉南水庫大圳工程,總工程費估計高達5,430萬日圓,而當時的 台灣總督府年總預算僅為5,000萬日圓。為使嘉南大圳工程能開工進行,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二次回日本,向內閣議會交涉請求同意補助。交涉 過程中,據明石總督後代兒孫敘述,有一晚明石總督親身前往商請前內閣首相山縣有朋相助,明石總督正襟危坐分析工程之必要性至三更半夜,竟因此腳麻失禁漏尿,尿水流到山縣元老腳下,使山縣大感折服,終於答應鼎 力相助。最後日本內閣應允補助2,674萬日圓,才使工程得以順利進行。嘉南大圳灌溉嘉南平原,明石總督之催生功不 可沒。 (黃守禮,2007)

1920年9月亞洲最大的灌溉土木工程正式動工,當時,烏山頭山區仍有「生番」出沒,而且多瘴氣,瘧疾還是主要的傳染病,八田與一為了 促使工程順利成功,決心在這樣不友善的環境創造安全繁榮的生活圈,讓職員與工程人員安心工作。他規劃、開拓了2,000戶 的住宅生活環境,包括宿舍、醫院、學校、大澡堂、以及娛樂和運動等軟、硬體設施。1922年烏山頭宿舍完工後,八田與一 舉家遷入。他們夫婦共育有八名子女,其中有四女一男是在烏山頭出生的。1930年5月15日,烏山頭水庫 發出轟隆聲浪,豐沛的水傾洩而出,順著嘉南大圳的水道潤澤大地,農民跳躍歡呼:「這是神的恩惠,神賜予的水。」(楊鴻儒譯,2002)

1942年4月,八田與一接受日本政府的徵召回到日本,準備再投向南洋開發水利。同年5月1日,接到了正式 人事通知,被任命為菲律賓軍政部屬員,規定要在5月5日於廣島附近的 宇品港上船。1942年5月3日,他寄給台灣 子女一人一張明信片,也寫了一封信給妻子外代樹,這封信在5月9日寄抵台北。八 田與一在這封信裡告訴外代樹,他將在5日搭「大洋丸」 前往馬尼拉,船程費時8天,說不定會停 靠高雄或基隆港,如果停靠基隆港,他會直接回家,若停靠高雄,他會拍電報回去,希望外代樹能到高雄來見面。這時的外代樹還不知道,在 她收到信的前一天,大洋丸被美軍潛艇擊沉,八田與一已經不幸罹難。(趙卿惠、王昱 婷,2000)

大洋丸上的罹難者遺體隨著潮水漂流,八田與一的大體在6月10日漂到山口市, 日本方面從衣服口袋中的名片,確定了身份。他的骨灰在6月21日被帶回台灣, 經過了三次盛大的喪禮,葬於烏山頭水庫。戰爭進 入末期,盟軍密集轟炸台灣,外代樹選擇從台北疏散到原來在烏山頭水庫的宿舍。戰爭結束後,日本人奉命撤出台灣,外代樹沉重地思考自己的未來。1945年8月31日,也被徵召從軍的次子泰雄回到烏山頭團聚。翌日,八田外代 樹留下一紙便條:「玲子、成子也長大了,兄弟姐妹要好好和睦共同生活下去。」那 是颱風來臨的前一天,烏山頭的風很大。穿好繡有八田家徽的和服,外代樹走向水庫放水口,她輕輕脫下木屐,整齊排放在岸邊,然後,毫 不猶豫勇敢地跳下去,選擇和丈夫堅守在真情奉獻的台灣。(趙卿惠、王昱 婷,2000)

嘉南農田水利會的人將外代樹的遺體火化,一部分骨灰送回日本 故鄉,其餘的和八田與一合葬,夫妻親密長眠於烏山頭水庫堤堰畔。

烏山頭水庫公園內有一座造型相當特別的八田與一銅像,這座銅 像是參與水 庫工程的職員以及嘉南地區的台灣人在水庫完工之後,徵得八田與一的同意,遵照他的意願,共同出資委託日本石川縣金澤市的雕塑家都賀田勇馬製作,是一尊身著工作服、穿工作 靴、席地於堤堰上沉思模樣的銅質塑像,於1931年7月8日以無台座方式安 置在烏山頭水庫大壩旁, 被認為是台灣公共藝術的濫觴。

1941年太平洋戰爭,日本戰事吃緊,急需銅鐵金屬等物資,嘉南農民唯恐八田與一塑像被徵收熔解供應戰事軍需使用,就偷偷移走塑 像,藏於番子田(即今隆田)車站倉庫之內,戰後才由水利會的人再偷偷運回烏山頭。不過,大家又擔心相當痛恨台灣人親日的中國黨統治集團會 加以熔毀,便將塑像藏放於八田與一住過的宿舍的陽台上。經過數 十年,赤藍人反日情緒較為緩和之後,水利會於1981年在八田夫婦塚前,建台座置放此塑像。八田與一坐在石板上,眼睛望去的方向剛好是大壩,他一手支頭,一手放在腿上,展露沉思的神情。

每年5月8日八田與一的忌日,水利會都會在烏山頭水庫八田塚前舉行追思會,在日本的 「八田之友會」也都會組團前來參加。這個追思會已經成為台灣人回顧歷史的嚴肅時刻。

(本文摘自《網際 時代的台灣民族運動2.0》,02/28/2013前衛出版社出版)

圖片來源 / 台灣農田水利入口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81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