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7 pm - Wednesday 02 December 2020

柯文哲語錄

週三 2013年05月08日, 4:5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14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希望沒有OP,剛看到的真的很有趣!他應該是老鄉民。(來源:http://disp.cc/b/115-5E4X)

1. 台灣的媒體不是自由業而是製造業,台灣沒有記者只有作者。我講一句話,第二天看到十家報紙就有十種版本。

2. ECMO (葉克膜) 這個東西現在全地球上要找五個最懂的人,我就是其中一個,但是你想當第六個嗎?不需要嘛!太深奧了,學這個做什麼呢!

3. 你現在學的臨床治療方法,兩年就舊了,五年就丟垃圾桶了,所以我在美國唸書時都在做什麼呢?都在練英文以及釣魚。最笨的人才會去背那些chemotherapy 的 protocol,真是haudai(耗呆,台語「笨蛋」之意),那些看得懂就好了,背那個做什麼!

4. 你們不要看我柯文哲上課像唐老鴨,你們應該有聽過我在ICU 是像俾斯麥。但是偉大的不是俾斯麥,偉大的是普魯士陸軍。如果俾斯麥生在當時的中國,指揮北洋艦隊,他就變成李鴻章,只能去簽馬關條約。

5. 美國的學費非常貴,所以學生對老師上課的要求很嚴格,如果老師上課在抬槓,他們會寫信去申訴要求換掉老師,因為這種老師是在浪費他們的錢,像我現在這樣早就被趕下去了。

6. 鬼月不能開刀,這我最近也想出了其中的道理。七月份,是什麼時候?就是新的 R1 (住院醫師) 和新的 intern (實習醫師)上來的時候,現在你們知道這都是有道理的了。

7. 以前在學校時都教一些很少見的疾病,連感冒要怎麼看都沒教,每次教授講到說:「今天的 case 很少見,30年才出現,大家一定要認真聽!」每次講完我就從後門溜出去了,30年才遇到一個病人,那麼遇到時 refer 給同學去看就好了。

8. 這幾年我的智慧慢慢達到一個顛峰,很多事情動腦想一想就可以想出道理。我們要多思考,然後要多念書,但也不要唸太多,像 Harrison 唸兩遍就可以了。很多事情國外大學生認為是 common sense,台灣學生卻答不出來,素質就有差。

9. 如果我做的所有事情都讓法律追究的話,下半輩子都要在牢裡度過!

10. 動物王國要選出大王。動物們覺得,奔跑、游泳和飛行,是動物最重要的三個技能 (就好像台大醫院要升等,要比教學、研究、服務,總分高的就可升等。) 於是就辦了個比賽,依照奔跑、游泳和飛行三項的總分,最高的當動物王國的國王。比賽前呼聲最高的是獅子、鯨魚和老鷹。但結果你們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大王嗎? 是鴨子。鴨子每項四十分,總分一百二,獅子、鯨魚和老鷹,都是單項一百,兩項零分。 所以啊,台大有很多的鴨子教授啊!

柯文哲:我們急需人格教育


醫師就是園丁,園丁不可能改變春夏秋冬,只能讓花長得更好看。醫師也不可能改變生老病死,但是可以儘量減少身體或是精神的痛苦。關鍵就是「盡力」而已。
2011-11-08 親子天下雜誌 29期 文/陳雅慧
今年五十二歲的柯文哲,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國際級的心肺重症專家。他可以讓沒有心臟的病人使用葉克膜(ECMO),維持十六天生命,再接受心臟移植,最後清醒的自己走路出醫院。至今用葉克膜救治人數超過一千五百人,是世界第一,其中包括台中市市長夫人邵曉玲。
柯文哲受老師朱樹勳影響,進入外科加護病房,成為台灣重症醫學教育家。他推動台灣器官捐贈移植網路登錄系統和器官勸募網絡系統,接受《康健》雜誌訪問時說:「我還以為將來可以因為這些,得醫療奉獻獎,但沒想到卻因此下台。」
最近讓他聲名大噪的,不是因為外科專業,而是台大醫院爆發誤植愛滋器官疏失。柯文哲是當時的器官移植小組召集人,他毫不修飾的發言,總是引起媒體注目。
「這麼爛的制度是誰設計的?是偶!人是我招考、我訓練、我管理,作業手冊全部是我寫的,我負責呀!」柯文哲是目前為止,唯一被懲處的人,直言不諱、一肩承擔的個性,也讓他儼然成為悲劇英雄。
柯文哲在立法院簡短的報告指出,這個案子是典型的瑞士乳酪理論,每個錯誤就像乳酪的洞,都恰巧沒有堵上,光就穿過去了。「這個洞要擋住,不是用SOP(標準作業流程),是人對工作的熱情。」
年輕時的柯文哲曾相信「人定勝天」。他描述自己醫術日益精進,躋身名醫後,看到數據和心電圖,還沒看到病人就脫口說:「急性心肌炎」。但現在,在他的眼中,又重新看到在家庭和社會中牽扯不清的「病人」;而非數字和病理報告中呈現的「病」。
中間經過的心情掙扎,曾經讓他想要出家。七年前他寫過一篇文章〈回家的路太遠〉描繪他功成名就背後的心情:「我的人生太順利了,三十五歲就當上主治兼外科加護病房主任……但我不快樂,連家都不想回。這輩子我從來沒有做過自己想做的事。我念台大醫學系,不是因為想當醫生,是我爸爸幫我填的志願,結婚是我媽媽替我相親,至於要生幾個孩子,我太太做的主。但我問自己想做什麼,卻想不出來……巡一趟病房,三十秒內要決定病人生死,情感就成了奢侈品。現在我對人完全無感,人的心在想什麼,我不知道,不想知道也不用知道……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突然渴望家人的擁抱時,家已經不是個家了……」
柯文哲說自己是很糟糕的爸爸、缺席的爸爸,從頭到尾都缺席。孩子小的時候看到他時,都只有在他睡覺的時候,那時孩子還以為「爸爸」的意思是「睡覺」。
柯文哲一直跟「生死」學習,從人定勝天的驕傲,到敬天愛人的謙卑。這一次的HIV誤植事件,他又有什麼人生體悟?
Q:你自己是老師,在台大醫學院教全台灣最聰明的學生。你覺得這群學生最棒的是什麼?最缺少的又是什麼?
A:我最近很想問學生:「你們認為台大醫院是台灣的台大醫院?還是台灣大學的台大醫院?」因為在這裡聚集全台灣最精英的學生,若是受了教育後,每一個都成為「人格者」,那麼放出去全台灣,不管到哪裡,對台灣社會都有好的影響,台灣就會提升。
但是,現在我覺得,台大醫學院雖有台灣最好的學生,但我們教得不好。最慚愧的是,人格教育失敗。我深深感受,國家力量在國民全體。我的理論是「A的N次方理論」:若是A大於一,A的N次方答案就會無窮大;但若A小於一,其結果就會趨近於零。這個底數A,就像是一個一個學生。若是每一個學生,願意自己付出給社會的多於自己獲得的一點點,所有人累積起來,就會變成無窮大。但是,若是每一個學生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去多拿一點,就是底數A小於一,最後總和起來趨近於零。
現在學生當然是愈來愈聰明,我不相信什麼一代不如一代。新的一代用更新的工具,學習更多的東西。只是,學校和老師是否能夠在人格教育上,讓他們學習付出多一點,發揚A的N次方理論?
Q:你說的「人格教育」和「品格教育」有什麼不同?
A:人格教育和品格教育當然不同。大家對於品格教育的期待是不說謊、不偷、孝順……
但是,一個「人格者」是有道德勇氣。看到不合理的事情時,敢說出來。我們要怎麼樣塑造一個環境,讓學生看到不道德的事情,敢自由的講出來,這是台大醫學院現在最需要的教育。
其實,一個柯文哲的存在,是見證這個時代的荒謬。
你想想看,連勝文中了那一槍時,台大醫院一個一百多年的公家醫院發布的新聞稿,卻沒有柯文哲講的話有信用,這是一個國家危機(編按:連勝文槍傷案後,柯文哲接受訪問後說:「我看過傷口,看過電腦斷層,我是深綠,難道你們不相信我嗎?」)。這實在不是我們希望的社會。一個社會裡的英雄太多,是不對的。我們不是要大家做人上人,應該要大家去做人中人。讓多數人都在人群裏,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一個社會的知識當然要進步。但若是只有知識發展,那等於在沙漠中蓋摩天大樓。國家知識的建構,還是需要穩固的基礎,只有拔尖,不是好的。
Q:你以前受的教育裡有比較多人格教育,現在沒有嗎?
A:不,以前的環境也是沒有道德。
但為什麼現在更需要,是因為國家進化。我理想中的國家文明階段論:文明社會發展的第一階段是公園有鴿子。意思是說,社會夠富庶,人民不會缺乏蛋白質,去抓鴿子來吃,所以公園裡會有鴿子。
第二階段是廁所有免費衛生紙。這個台灣也做得到,資源夠平均,大家不會把公共場所裡的衛生紙一捲一捲帶回家。
第三階段進化到博愛座是空的,但是很多人站著。
第四階段是坐火車不需要有人檢查車票,這我們還做不到。若是能做到,那我們也就不會有連勝文槍擊案時的國家信任危機。因為在文明社會裡,我可以不喜歡你,但我不會對你不公不義。
文明社會第五階段的考驗,就是社會面對這次台大醫院發生的HIV器官移植錯誤事件的態度。能否以寬容的心看待之,而不是找一隻代罪羔羊,把責任全部推給他,而是去檢討能否改進系統。
一個社會互信容易,互愛互諒很難。這次事情發生,我最痛苦的是,大家一直問:「誰要負責?」「誰要下台?」
文明社會是我們所有人努力的目標。所有教育的理想,是訓練下一代的人建立起文明社會,就是人格教育。有好的人格教育,知識發展也會更好。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去明尼蘇達大學念書時的一個插曲。那時我三十三歲,室友十九歲,是一個大一新生。寒假宿舍公布,住一天的費用八元,請大家自己登記。我跟室友說:「哇!只要少登記一天,就可以賺八塊。」室友用很奇怪的表情看我:「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那是一九九四年,我第一次發現,我來自一個落後國家。
Q:七年前,四十五歲的時候,你寫過一篇文章〈回家的路太遠〉,說一輩子沒有做過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又如何批評現在的學生沒有熱情?
A:沒錯,我的一生都是被安排。文章也寫了:「問自己想做什麼,卻又想不出來……」那時面對人生有很大的迷惘、很低潮。
但是,從四十五歲到現在,我也有了很多新的人生體會。以前我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我念書時過目不忘,是你們所有人最憎恨的那種人,每次都第一名,就算大家都不及格,我還是一百分。
我在台大建立的葉克膜團隊,擁有世界級的葉克膜技術。有一次國際外科學會在台北舉辦,葉克膜祖師巴特雷醫師(Dr. Bartlett)參觀台大醫院時,在我的一個病人床前站了一個小時,直說:「Wonderful(太厲害了)!」後來到處跟人說台大葉克膜是世界最強團隊之一。那時我真覺得「人定勝天、科技萬能」。
後來這個病人惡化,沒有可能好轉,反而告訴我:「就不要再有壓力了。」我常常在忙完一整天的事情,晚上十一點多去看他。這麼多年過去,治療過程的欣喜、挫折都忘記了。但唯一還有記憶的是兩人午夜聊天,甚至相對無言,最後這段日子,兩人的互信互諒,再無遺憾。從此,我知道醫生診斷和開刀之外,還有一些事情可以做。
自己也未曾想到,七年前,我會以行政命令宣示:「安寧照顧是外科加護病房的工作重點。」因為我體悟到醫師就是園丁,園丁不可能改變春夏秋冬,只能讓花長得更好看。醫師也不可能改變生老病死,但是可以儘量減少身體或是精神的痛苦。關鍵就是「盡力」而已。
Q:你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學習是什麼?
A:「university」(大學)這個英文字,字頭universe是「宇宙、萬有」的意思。我是民國七十五年大學畢業,如果你是台大電機系同一年畢業,那時最厲害的電腦就是 Apple II。若把 Apple II 弄得很熟、很厲害,然後就不學習了,你現在能做什麼工作?就是博物館管理員。這個世界一直變,我在大學醫學院教育學到的專業,現在臨床用的不到一成。早就進入終身學習的時代,最重要的是學會「如何學習」的能力。
Q:年輕時你的夢想是「人定勝天」,現在呢?
A:在一百年前的三月二十九日,那些烈士有的結婚不到一年,就去參加黃花崗之役。數百個中國頂尖的知識分子進攻兩廣總督,對抗十二萬的清軍。他們是用什麼心情出發?為什麼?我後來想通,他們就是存心去死,因為決定用這種死來喚醒中國人。我想人因有夢想偉大。但是黃花崗烈士的悲哀是:他的夢想不是他太太的夢想。
我現在的夢想是順應春夏秋冬、生老病死的循環。醫師雖無法改變生老病死,但能在人生過程中,讓每一個人過得更快樂、更燦爛,如是而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14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