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6 am - Wednesday 05 August 2020

台灣沒有閩南人客家人

週一 2013年05月13日, 9:3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12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日本時代稱台灣熟生番為《本島人》
根本沒有閩南人客家人
只有說閩客語 忘記母語的熟番
和保持風俗語言的生番

再次提醒您《番 》在大清帝國的解釋是外國人的意思
福爾摩沙 被清劃分為《生番、熟番》
《番》在漢字的解釋是外邦
大清時代初期 台灣人對中國而言是 (外國人民)

台灣人不是閩南人客家人
只是大清統治台灣212年後 產生的閩.客語群
強調一下是 《語群》不是族群

台灣人 請您 仔細看本文
特別記住 是《閩粵》就是中國 閩南人 客家人

19世紀末期,黑奴貿易被廢除,西方殖民者逐漸發現“黃奴”吃苦耐勞,便從中國非法掠奪華工到美洲做苦力。就這樣,從道光26年(1846年)開始至光緒元年(1874年),10萬餘以廣東為主的閩粵沿海破產農民(也有不少被綁架的)懷揣著能在異國土地上獲得幸福、變得富有的夢想,以一紙契約賣身來到秘魯。這些人大部分留在了莊園裏當“黃奴”,約有十分之一的人被賣到鳥島上挖鳥糞。

鳥島地處赤道附近,天氣酷熱潮濕,每人每天定額要挖四到五噸鳥糞。苦力們勞動時間之長,定額之高,強度之大,要求之苛,待遇之低,都到了極限。每天夜裏幾乎都有兩三個人自縊而死。還有許多人在島上高處投海。大凡投海都是約定數十人或上百人同去。因累死、病死、被打死再加上不堪忍受非人生活自殺而死不計其數……致使欽察島中國苦力的死亡率極高,其中,清咸豐十年(1860年)運往欽察島挖鳥糞的4000名華工,最後幾乎全慘死在那裏。

關於鳥糞場的勞動,—位秘魯人寫道:“連希伯來人構想出來的地獄,也難以和鳥糞場將鳥糞裝船時那種難以忍耐的酷熱、可怕的腐臭,以及被迫在這裏勞動的中國勞工所遭到的懲罰相比。”

而一位英國人更寫道:“我可以證實,在這種悲慘的境況下,他們的命運是最不幸的。除了累死人的勞動(每個苦力每天要被迫挖掘5噸鳥糞)外,他們既沒有足夠的食物也沒有起碼的合乎衛生的飲用水……”

直到20世紀初,所有倖存的契約華工都獲得了解放,大部分人都留在了秘魯,並且成為日後早期秘魯華人社會的主體。華工一貧如洗,一些人浪跡街頭,掏糞、撿破爛、撿煙頭、打短工來維持生計,稍有盈餘開始做小買賣,有些人甚至冒險進入秘魯東部亞馬遜河流域林區開採橡膠、淘金砂……,隨著時間的推移,秘魯華人從一個處於移民中最劣勢的群體成為了移民中成功的族群。許多當年華工的後代成為了商界名流,有的甚至進入議會,能夠參政議政,例如:維克多•許,何塞•陳先後擔任秘魯總理一職。

今天我們作為新一代的中國人,不遠萬里來到這裏,只為了聆聽那海鳥的啼叫和浪擊海岸的轟響,去瞭解異國的文化與風情,作為我們不斷變化生活中的一個插曲。當我們頭頂南美上空的驕陽,迎著那撲面而來的充滿腥味的海風時,強烈地感受到了當年千萬華工去國萬里、孤懸海外、客死他鄉、飲恨海峽,而臨終時又始終不忘東望故土的思鄉情結……

梁啟超說過,“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當年海外華工正是因為沒有一個強大的祖國作為後盾,才會遭到如此厄運。民強則國強!希望,有朝一日,中國真正實現梁啟超先生的夢想“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于地球則國雄於地球”…

資料來源
http://blog.163.com/zhang_haishu/blog/static/14060220420122149103025/

當年中國”黃奴”的地獄:秘魯鳥島[原創]
2012-03-22 22:11:12|

鳥島主要是指巴耶斯塔三島。要到那裡,平常每天只有一班船,遇到節假日可能有兩班,但最晚就在10點,因為行程要兩個小時,過了中午,浪就大起來了,船容易 觸礁。從帕拉卡斯港出發,經過秘魯唯一的半島,沙石的紅色在陽光下跳動,迎著坡面,就是鳥島地畫,導遊介紹,地畫高180米,寬50多米,是一個燭台的形 狀,發現於1926年,象納斯卡地畫一樣,沒人能解釋它的來歷,又給這個國家增添了幾分神秘。約半個小時,鳥島開始一一呈現在你面前。由於地震、火山運動 和侵蝕,島的下部多處中空,石洞、石隙錯錯落落,很有些韻味。山石的本色是赭紅色,但日積月累的鳥糞把表面塗成了灰白色。儘管隱約有寫意的意境,但鳥糞的 氨氣味熏得人不想再靠前半步。島上還有壘起的矮牆,像縮微長城一樣樹立著,據說是中國人挖鳥糞時為防止落海砌成的。華人在秘魯是比較成功的族群,真難以想 像,最早到秘魯的中國人就是在這裡挖鳥糞,討生活,常年累月的工作,積累了今天的財富。目前不是挖鳥糞時候,但島上仍有人看守,同船的一個人就爬上繩梯, 上了鳥島。島上的鳥據說有百萬隻,最多的是鷺鷥、皮克羅鳥、海鷗和鵜鶘,密密匝匝、層層疊疊佈滿全島,簡直都難於找到空地。在一座島上,鷺 鷥站了半個島,遠遠望去,整個地面都是黑色。住房這麼緊張,當然下面的石礁、石灘也不能浪費,嬌小的企鵝在山石上穿行,海獅聚在一起,叫聲此起彼伏,隆隆 作響。

当年中国黄奴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回到岸上,看到有人居然用鵜鶘當寵物,靠喂食照相掙錢。這鵜鶘身形很是威猛,誰如果逗它不給東西,也不知道是撒嬌還是撒潑,長嘴一輪,不管不顧的就要叨你,嚇得美女花容失色。不過對主人甚是乖覺,任由抱上抱下,一聲不吭。

正是中午,找了一家生意最好的餐館,剛坐定,就有藝人來獻唱,秘魯原生態的東西,音樂率真而富有節奏,輕鬆的旋律同這海風海景到還契合。所以是鳥島就是魚多,來一條比目魚,拷的又鮮又嫩,要杯啤酒,伴著音樂體會一下秘魯式的愜意。

晴天所拍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位於太平洋中西部的欽查群島,是秘魯著名的「鳥島」。群島與由北欽查島、中欽查島、南欽查島3小島組成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經過秘魯唯一的半島,沙石的紅色在陽光下跳動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迎著坡面,就是鳥島地畫,導遊介紹,地畫高180米,寬50多米,是一個燭台的形狀,
發現於1926年,象納斯卡地畫一樣,沒人能解釋它的來歷,又給這個國家增添了幾分神秘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約半個小時,鳥島開始一一呈現在你面前。由於地震、火山運動和侵蝕,
島的下部多處中空,石洞、石隙錯錯落落,很有些韻味。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在一座島上,鷺鷥站了半個島,遠遠望去,整個地面都是黑色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島上還有壘起的矮牆,像縮微長城一樣樹立著,據說是中國人挖鳥糞時為防止落海砌成的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島上的鳥據說有百萬隻
当年中国黄奴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山石的本色是赭紅色,但日積月累的鳥糞把表面塗成了灰白色
鳥糞自然風化成為堅硬的鳥糞石,當年華工就是開採這些鳥糞石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儘管隱約有寫意的意境,但鳥糞的氨氣味熏得人不想再靠前半步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最多的是鷺鷥、皮克羅鳥、海鷗和鵜鶘,密密匝匝、層層疊疊佈滿全島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近看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這是陰天的時候拍得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無數的海鳥輪番起飛,有時竟能隱天蔽日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這些海鳥,是以海裡的小魚為食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船上的人爬上繩梯,上了鳥島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繩梯是上島的唯一交通工具,爬上了斷橋後,與我們揮手告別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在那高高的山崖下,無數的海豹、海獅正在曬太陽哪,那震天的鳴叫聲就是他們發出來的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再往海裡一看,成群的海豹在巡遊,在嬉戲。看,他們游得多歡哪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岸上,有人用鵜鶘當寵物,靠喂食照相掙錢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來張特寫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這鵜鶘身形很是威猛,誰如果逗它不給東西,也不知道是撒嬌還是撒潑,長嘴一輪,不管不顧的就要叨你,嚇得美女花容失色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喜歡與美女合影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不過對主人甚是乖覺,任由抱上抱下,一聲不吭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当年中国黄奴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正是中午,找了一家生意最好的餐館,剛坐定,就有藝人來獻唱,
秘魯原生態的東西,音樂率真而富有節奏,輕鬆的旋律同這海風海景到還契合。
当年华工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鳥島就是魚多,來一條比目魚,拷的又鮮又嫩,要杯啤酒,伴著音樂體會一下秘魯式的愜意。

欣賞完了鳥島,再說上一段沉重的話題:這座安靜祥和的鳥島上曾留下了許多契約華工的血與淚,這是一段被人遺忘的華工血淚史
当年中国黄奴的地狱:秘鲁鸟岛[原创] - 幸福1+2 - 看世界
19世紀末期,黑奴貿易被廢除,西方殖民者逐漸發現「黃奴」吃苦耐勞,便從中國非法掠奪華工到美洲做苦力。就這樣,從道光26年(1846年)開始至光緒 元年(1874年),10萬餘以廣東為主的閩粵沿海破產農民(也有不少被綁架的)懷揣著能在異國土地上獲得幸福、變得富有的夢想,以一紙契約賣身來到秘 魯。這些人大部分留在了莊園裡當「黃奴」,約有十分之一的人被賣到鳥島上挖鳥糞。鳥島地處赤道附近,天氣酷熱潮濕,每人每天定額要挖四到五噸鳥糞。苦力們勞動時間之長,定額之高,強度之大,要求之苛,待遇之低,都到了極限。每天夜裡幾乎都有兩三個人自縊而死。還有許多人在島上高處投海。大凡投海都是約定數十人或上百人同去。因累死、病死、被打死再加上不堪忍受非人生活自殺而死不計其數……致使欽察島中國苦力的死亡率極高,其中,清咸豐十年(1860年)運往欽察島挖鳥糞的4000名華工,最後幾乎全慘死在那裡。
關於鳥糞場的勞動,—位秘魯人寫道:「連希伯來人構想出來的地獄,也難以和鳥糞場將鳥糞裝船時那種難以忍耐的酷熱、可怕的腐臭,以及被迫在這裡勞動的中國勞工所遭到的懲罰相比。」
而一位英國人更寫道:「我可以證實,在這種悲慘的境況下,他們的命運是最不幸的。除了累死人的勞動(每個苦力每天要被迫挖掘5噸鳥糞)外,他們既沒有足夠的食物也沒有起碼的合乎衛生的飲用水……」
直到20世紀初,所有倖存的契約華工都獲得瞭解放,大部分人都留在了秘魯,並且成為日後早期秘魯華人社會的主體。華工一貧如洗,一些人浪跡街頭,掏糞、撿破爛、撿煙頭、打短工來維持生計,稍有盈餘開始做小買賣,有些人甚至冒險進入秘魯東部亞馬遜河流域林區開採橡膠、淘金砂……,隨著時間的推移,秘魯華人從一個處於移民中最劣勢的群體成為了移民中成功的族群。許多當年華工的後代成為了商界名流,有的甚至進入議會,能夠參政議政,例如:維克多·許,何塞·陳先後擔任秘魯總理一職。
今天我們作為新一代的中國人,不遠萬里來到這裡,只為了聆聽那海鳥的啼叫和浪擊海岸的轟響,去瞭解異國的文化與風情,作為我們不斷變化生活中的一個插曲。當我們頭頂南美上空的驕陽,迎著那撲面而來的充滿腥味的海風時,強烈地感受到了當年千萬華工去國萬里、孤懸海外、客死他鄉、飲恨海峽,而臨終時又始終不忘東望故土的思鄉情結……
梁啟超說過,「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當年海外華工正是因為沒有一個強大的中國作為後盾,才會遭到如此厄運。民強則國強!希望,有朝一日,中國真正實現梁啟超先生的夢想「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127 views

Leave a Reply